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番外篇:一世恋空(三十七)

    (点篇语)

    听,那是绝望,哀吼的声音。

    它,来自地狱,来自你的心,更来自阎鬼者满嘴血红的笑。

    站起,咆哮了的你,此刻,你已背离了人道,走在了那条复仇的不归路上……

    (点篇诗)

    唯爱唯恨痴笑颠,醉酒三千醒又灭。

    众生皆死又如何,不入阎罗焉成佛?

    (正文)

    空灵途中,狂风舞,山雨欲来自哀愁。

    “师弟,有个问题我想问你。空灵……真的遭受到了黑魔教的攻击了吗?”

    乾坤子突然低下了头去,将拳头撰的紧,皱着眉宇,神情显得万分痛苦。

    “大师兄,您在说什么呢?我坎离子与您相伴多年自小的情谊又怎么会拿如此重大的事来骗您呢?”

    坎离子转过了身,脸上浮着微笑,朝着乾坤子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去。

    “是的,坎离子不会骗我……可你不是坎离子。”

    坎离子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停下了脚步,表情一瞬变得冰冷。可忽儿他又挂上那抹假意的微笑,望着乾坤子道:“大师兄,您可是糊涂了,我不是坎离子,那我能是谁呢?”

    雨,浸湿了乾坤子的衣衫,他抬起了头眼神显得哀楚,他虽不想去承认这个事实,但却终要面对。

    “坎离子,已经死了……你脖子后的尸斑出卖了你。你,究竟是谁?”

    坎离子闻着他的话,伸出了手去摸了一下自己脖颈后面凹陷下去的尸斑,忽儿摇了摇头,疯狂地大笑了起来:“没想到啊,这小小的疏忽竟然暴露了我的身份,不过也罢,我的目的既已达成,那再在此耗着不过也就浪费我的时间罢了。”

    坎离子这番说着,望了一眼乾坤子身后的那片荞麦地,阴邪一笑。

    他的笑不知为何让乾坤子顿感天地旋转,世间皆灭,唯有黑暗与恐惧笼罩了他的全身。他随着他的目光望了一眼他身后的荞麦,便忽儿失去了理智,扯开了腿,跌跌撞撞地朝着那片绝望之地奔走而去。

    “跑吧,拼命地跑吧,我已为你备好了舞台,就差了你这一角,好戏便可上演了。”

    坎离子仰天大笑,摊开了双手。只见一道白光,忽儿那附于他身的兮月分身便从他的体内一飞而出,朝着那片荞麦地的方向飞去。

    地狱本不在人间,可人却制造了地狱。

    另一边,荞麦地中

    雨润泽了大地,却也侵染了大地。

    兮月抬头一凝,她的分身便骤然回到了她的体内。只见她走到了惜黎的跟前,用着如同俯视臭虫一般的眼神鄙夷而又冰冷地望着惜黎,蹲下了身子,将她的头发一把揪起,抚摸着她的脸颊,斜瞅着她道:“怎么不行了?想就这样死去?”

    “杀……杀了我吧,放……放过其他人,放过乾坤子……”

    惜黎急喘着气,用着极为虚弱的声音哀求着兮月。

    可她的神色却在那一瞬变得更为恼怒,几近了咆哮,对着她道:

    “杀了你?呵……我怎么会这样就让你解脱!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我恨不得食你的肉喝你的血扒你的筋,将你挫骨扬灰,去皮剔骨!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为爱人所憎,为世间所恶,让你脸上的那抹伪善成为为祸苍生的罪魁,让你在漆黑无望之地,感受着砖心蚀骨的痛与绝望,每日每夜的哀嚎,但却想死也死不了~哈哈哈哈~~~”

    “你疯了!兮月,你怎么能说出如此疯狂的话!我,我要和你同归于尽。”惜黎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两手,紧紧克住了她的脖子。

    “就你现在的样子还想杀我?”

    兮月轻哼了一声,朝着她的脸上一掌打去,她由着惯性倒于了荞麦地中。随后她将她一手拎起,用另一只手掐着她的头道:“我要让你看着我接下来所做的事。”

    惊雷闪,惧容颜。

    她,下了咒——下了让她永远不能说出的咒,与她换了魂,控了她的言行。

    雨,疯狂地下着。

    它近似悲戚万分,却又毫无血肉,空留一地冰冷。

    算准了的时机,急速跑来的人。他看到了人间最凄的一幕,让悲鸣划破了长空

    ——荞麦地间,一白绫飘带,身有轻棉环绕之女将惜黎腹中的血块“咔吃咔吃”地咬于嘴中吞咽了下去。随之又将她的肠一拉而出,将她的身躯就这样丢弃在了地上,转过了身来用着冰冷无神的目光就这样盯着乾坤子看。

    我死了,而你却将永远活下去,背负着食子的罪孽,背负着为所爱所恨的凄凉,就这么如同行尸般的活下去吧!而我却终于能够回到他的身边……

    惜黎(灵魂是兮月的灵魂)仰面而亡,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带着那份孤苦回到了他的身边——彩蝶的身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惜黎!惜黎!惜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乾坤子哀吼着跑向了惜黎,将她刚陨了气的尸身拥入怀中,不停地悲戚着。

    若这个世上真的有妖,

    若真有不该被世人认可之物,

    若万千世界非要找一个人去承受这份罪孽,

    那这个人也该是我,

    从来不该是你……

    乾坤子握着惜黎逐渐冷却的右手,忽儿妖气侵染成了全黑,妖气大作,朝着兮月(灵魂是惜黎的灵魂)急速跑去……

    兮月(灵魂是惜黎的灵魂)的双眼依旧空洞,此时的她什么感觉也竟没有,什么也忆之不起。脑海之中,唯一浮闪而出的便只有“夺妖丹”这三个字。

    她突然向上一飞,浮于了虚空之中,舞起了白绫,朝着乾坤子一挥而去,束了他的手脚,继而她小指一翘,他便腾在了虚空。

    “夺妖丹……夺妖丹……”兮月不停地念道着,双唇一开,那乾坤子体内的妖丹便一点点的被她一吸而出吞入了体内……

    然而就在这妖丹已被吸了大半之际,空灵派的掌门却突然从天而降拿着拂尘一把断了她的白绫,随之一挥将她扇倒在了地上。

    “徒儿,许久未见,你竟不人不妖,善恶难断,着实令为师心寒啊!”

    空灵掌门深叹了一口气,将乾坤子置于了地上。

    “师尊,你不要阻拦!我要杀了她!让我杀了她!”

    血丝布满了乾坤子的双眼,他齿如阴鬼,目如饿狼,好似那来自地狱的囚徒不分黑白的便想将那眼前的女子撕个粉碎。

    妖丹已入了她七分,若是她此刻陨了性命,妖丹也会随即消失,怕是靠着妖丹维持着生机的乾坤我徒,连大罗神仙也难以再救了。

    师尊,这番想着便是将那乾坤子定在了原处,对着他道:“此妖不能杀,我会将她交予正派七教的掌门将她永世关押起来再不霍乱苍生!”

    “师尊,师尊!她以惨无人道的手段杀了徒儿的妻儿,徒儿定要将她碎尸万段!师尊,你放了我啊!你放了我!”

    乾坤子的苦求并没有传入师尊的耳里,相反他却只是默哀着摇了摇头,对他道了一句:“世间本无路,你以仇铺了路,这来来往往的人,便都会顺着这条路走向那条积了恨的道。”

    他,回望了一眼乾坤子。随之,便携了兮月一飞而去消失在了这虚空,空留乾坤子一人绝望哀吼。

    空余恨,自难消,乾坤醉,剔骨悲。

    仇起,提剑灭人道,一路行,归路消。

    自兮月被师尊携了去,乾坤子便如同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兮月的踪迹,但却终苦寻无果。

    食子,杀妻的一幕,日日浮现于他的眼前,

    在醒与醉之间,

    在梦回心泣伊人笑已逝之间,

    酒早已撑不了他的魂,

    而与日俱增的恨却推着他走向了那条弃了人道的不归路。

    为了报仇,他不惜潜入了空灵圣地偷学了空灵禁术,以铜镜探知到了“镇河塔”,可也因此惹得师尊勃然大怒,将他列入了“叛徒”各地的追捕。

    他的神自那日开始暗沉,眉宇间也依稀多了皱褶,极少言笑。仅是一年的时日,他却好似老去了许多,也沉稳了许多。

    而那一日,他以镜窥探,却于无意之间望到了“云中隐”上羽衣与冀天一飞而出之景。自他为道多年的经验,告诉了他这个女子是“鬼车”。

    而另一“鬼车”(羽衣的母亲)当初为救夫杀人无数被正派七教囚于“镇河塔”内之事他却也早年从师尊的口中闻得过一二。

    这,乃是天赐良机。

    想到这儿乾坤子便嘴角一扬,御了剑朝着他们所欲前往的“杨村”一飞而去。

    然而去了“杨村”的乾坤子,却竟逢上了空灵的道士。慌忙之际,他遇上了傲因,详装着不敌,任凭它将自己掳了去关押在了地宫,等躲了风声再伺机而逃。却不料在那地宫的牢中遇上冀天等人,自那牢前相救的一幕,他便眼前一亮,彻底将他们认做了将会为他开启“镇河塔”门的钥匙,为他复仇的工具。

    因此他便一洗妆容,重新穿上了道袍,以正道而居,摆着道法之姿,设了计,出现在了“蔽月山庄”开始了这一段复仇之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