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一世恋空(二十七)

    (一)

    卧于空灵禁地的妫月只觉全身一阵酸痛,她揉搓着肩膀慢慢地直起了腰来,随之四处一望,在那禁地之口的一块巨石左侧看到了冀天躺于那儿的身影。

    “喂,面具男,你没事吧?”妫月一边拍打着冀天的脸颊,一边在他的耳边唤到。

    冀天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望着面前的妫月淡然一笑,随之问道:“妫月,这里是?”

    妫月环顾了一下四周——水滴石穿。洞中阴暗,四面皆是黑石环绕并无出路,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是空灵禁地?

    她这样念想着便是回着冀天道:“我们现在都在空灵禁地之中,那臭道士只怕是还在门口等着我们出去自投罗网呢!”

    然而妫月的话语刚落,却只见那洞外金光大闪,化为封洞之罩,将他们死死困于其中。

    阴阳子指尖点光,朝着那禁地的方向高声喊:“二位不要再挣扎了,洞口已被我封死,只要尔等乖乖交出琴弦,我阴阳子保证定不伤二位性命。”

    阴阳子的话并没有激起妫月丝毫的恐惧,却反而是让她满腔怒吼着道:“鬼才相信你的话!想让我们交出琴弦门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就请二位不要怪我了。”阴阳子这番道着却是将那封洞之罩越收越紧,贴于了洞口,随之他眉宇一紧,万道光束便从那金黄之罩中一射而来,所射之处石皆被烧了个穿,滴水皆沸腾了起来。

    “快走!”妫月见那急射向冀天的光束,却是将他一把推了个开,拉起他的手不停朝着洞中的最深靠去。

    可是这个洞就这方大小,没走个几步便再无去路。妫月回头楚望,眼见那急射而来的万道光芒近在眼前,却在这时冀天向后一靠,那双蛇刀的剑柄正好触到了那黑石中央一圆心洞中。

    只见那地上的黑石忽而打开一圆形区域,将他们二人吞入其中,随之剎然紧闭与原先别无异样。

    被吞入其中的他们随着那条七绕八弯的曲折石道不停往下滑。他们不知滑了多久,也不知这洞的下方究竟是有多深,他们只知随着那石道最后一端的翘起,他们顺势被甩到了一片漆黑的一间暗屋之中。

    “那是?……”朦胧迷眼之中,妫月抬头一望,隐约看见了那暗间的墙上一腾云驾雾飘渺仙逸的男子楚眼瞭望南天门外,好似在静候着什么人……

    妫月的意识逐渐模糊,未等她细细看清,她便倒了头去陷入了一片沉睡之中。

    黑烟轻漫,混沌之中,地敷子一跃而出,站于妫月与那冀天的身侧,斜眼一笑,朝着那副画像走去。

    他,兰指一翘,用着极为鄙夷的眼神望着那画中飘渺仙逸的男子不屑着道:“谪仙啊,谪仙,若不是为了言灵,想我堂堂地敷子,又岂会救你?这次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它日拿命来还吧!”

    地敷子,蔑视一笑,拿起了画像便忽而失去了踪迹消散于了这虚空之中。

    而此时,另一边,襄阳隆中。

    羽衣等人来到了那隆中茂林望见了那水天一色,碧云蔚蓝。但前方却唯有那座座矮山,并不见丝毫白魔教的踪迹。

    它,究竟在何处?

    众人的脸上显出了一丝愁苦。

    (二)

    “林不大而茂密,水不深而澄清。”

    他们望着这碧海蔚蓝,水天一色的隆中,却是见那湖中有影而林中却无影。

    “乾坤子道长,为何这湖中竟有着那圆顶建筑的倒影,可这四周望去却除了茂林什么也看不到呢?”羽衣走于了乾坤子的身边问着他道。

    而乾坤子却只是眉宇一皱,说了一句:“这是障眼法。”便将身后的宝剑拿下,双手捧着高举于了头顶,跪在了那湖前的林下喊道:“空灵派首席弟子乾坤子特来拜访白魔教冷教主。”

    乾坤子的话语回响在那林中。只见林间一阵摇臆,虚空之中便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回着他道:

    “我教素与空灵并无往来,还请你们回去。”

    那女子的声音刚落,却是见那觉明忽儿的走上了前指着那虚空喊道:

    “那这能杀黑魔教教主冷雨凌的方法你们也不想知道吗?”

    那声音停顿了半刻,随即回道:“进来吧。”湖前的茂林便忽儿闪了一道白光,随之打开了一道圆形缺口。

    从缺口望去里面是一座圆顶,六角柱的白色宫殿。宫殿虽说宏伟,可却清新素雅别有一番韵味,并不显得奢华。而围绕在那宫殿四周的是那清一色的白玉兰。玉兰配白宫,一片洁白之色,让人竟有了疑虑——这真的是魔教的所在?若非是走错了地方,误入了仙境?

    乾坤子等人望着眼前这片洁白,呆然了片刻,随之迈出了脚步朝着那白宫的殿门一走而去。

    站于殿门的是一个身着白衣,头发束成马尾的娇小女子。女子的脸上并无表情,可眼睛却花俏而灵动。

    只见女子微弯下了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领着乾坤子等人朝着那白殿的**武台“英武台”一走而去。

    穿过那一坛坛的**玉兰,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硕大的方形武台。

    女子手指那方形武台,蹲了半身轻做了一个揖,便忽儿消去了踪迹,消失于了这**之中。

    他们顺着那女子方才手指的方向,向着那武台望去,却只见那武台之上忽另一女子从天而降,一脱剑鞘,转身剑指他们,表情显得阴毒凶狠。

    “可不是个人都能见冷教主的。要想见她先得过我这关!”

    “那……那个人,不是你在集市撞见的吗?”阴姬指着那罗刹凶狠女子,头微侧着,靠着羽衣的耳边道。

    羽衣轻点了两下头,一滴鹅汗滴了下来。

    不知为何,那那个罗刹女子的身上她总感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那股气息好似一阵强烈的气压压迫的她喘不过气来。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臭道士,我看这里也就你稍微能打点。你速速上来,三招之内,我必让你们原路滚回!哈哈哈哈~”那女子剑指乾坤子,鄙夷的笑着。

    然,觉明却笑的更为大声,摆了摆手道:“难怪你们这白魔教一直以来竟灭不了这黑魔教,原来全都是像你这些有勇无谋的蠢猪啊?”

    “你……!”觉明的话那是气的那罗刹之女脸都成了铁青,她刚想拔剑指向那觉明的喉咙,却只见那觉明突然诡异一笑,眼闪异光,将那手中的几根银针直接飞向了那罗刹之女点地的右脚,那罗刹之女在躲避银针,身体微倾的那一刻,却突而从那地中伸出了万佛之手将她死死抓于其中。

    “你使诈!”罗刹女的脸上满是怒火,齿咬着牙朝着觉明喊道。

    而觉明却只是走到了那罗刹女的面前,得意一笑,为她解释着道:

    “这你方才转身的那一刻我便发现你先出的是右脚,故,在那一瞬,我便站于了乾坤子的身侧而我藏于身后的手则悄然伸向了他的袋中偷取了他的银针。而后我伸于身后的手,又在他的掌心写下了佛掌二字,他便领会了我的意思。当一切的前期计策都已谋划好了之后,我再用言语激你,让你血气上行,不得多想就这样掉入了我的圈套。之所谓兵不厌诈,论武功,论能力我等凑到一起可能都不是你的对手,可论智谋你就甘拜下风了。是不是,护法大人?”

    觉明的此番话语使那原本嚣张的护法顿然逝去傲慢凶狠之色,愕然一愣,随之又露出了一丝钦佩之色,对着他道:“看来这次是真的来对人了,我带你们去见教主。”

    (三)

    (点篇语)

    醉酒笑我三千泪,何谈人生凄苦情?

    纵有魔尊世间颂,唯叹心不由己悲。

    ——《冷语嫣?情为何?心不由己殇》

    (正文)

    这罗刹女,方才还是傲慢凶狠,目中无人,可转而之间却是恭敬了起来。只见她左手一挥摆于身前,向着他们几人弯腰做了个礼,便走于了前方,带领着他们从那**的武台向着正殿走去。

    这白宫的正殿,从外望去乃是一片洁白,可若自内穿过便会发现那六角的柱上,壁上,皆是那晶莹闪耀,夺你眼球的水晶。

    那罗刹女沿着正殿最中的红毯不停地向着里走,而在她拐向了右方停于了一扇红帘门前之时,她,却突然露出了微笑,把身子俯了下来,秀声的说道:“教主,这几位却有些本事或许能杀了那冷雨凌。”

    那罗刹女的话刚一落,一条白绫便似那千年蟒蛇一般一飞而出卷了她的身子便拉到了内殿。

    “世人皆笑我痴颠,我笑世人怨太浅。”冷语嫣左手倒着杯中酒,右手托着那被白绫死死缠绕的罗刹女,脸泛红晕,苦闷的笑着道:“雨馨啊雨馨,你说这该死的人为何不死?而那该活的人又为何这么早就离我而去!你说!这是为什么!哈哈哈哈!”

    语嫣仰天长笑,将那杯中之酒一尽倒在了脸上,又将那铜制的杯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踩了个粉碎。

    “教主,你相信雨馨,这次的人定不会让你失望!”雨馨散去了白绫,跪倒在了地上,抬头望着语嫣言情意切着道。

    而语嫣却只是闭上了眼睛,眉间一丝愁苦,随而右手一摆,那红帘便忽儿拉了开来。

    “你们进来吧。”语嫣这番道着,却是一甩衣袖,霸气直露,瞬闪到了那宝座之上,和方才那是判若两人。

    “你们究竟有何本事能杀得了连本座也仅能勉强抗衡的黑魔教教主?”冷语嫣鄙夷一笑,而那目光中的冰冷与阴毒却似那来自深海的压强裹着那地狱的阴恶包围了他们全身。

    “禀告冷教主,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也碰不了那黑魔教教主一根指头。”觉明走上了一步,拱手作了个揖,有礼的回着那冷语嫣道。

    而冷语嫣闻了这番话,却是忽儿捧腹大笑,眼角竟留下了泪水指着觉明:

    “你到也果真诚实,既然如此你们就远路返回吧!”

    “冷教主且慢。”

    语嫣的逐客令刚下,觉明便忽儿扬嘴笑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脑袋道:“这论武功,我等自然不是那黑魔教教主冷雨凌的对手,可这论智谋,天下之人又有几人能于我寥觉明之上?”

    “小子,你这人不大可口气却不小啊。”冷语嫣抿嘴一笑,眼中却露出了一丝欣赏之色。

    “我的口气仅是谦卑,可我的智谋却远在我的口气之上,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护法,她方才是如何输的?”觉明抬起了头,那如猛狮般的眼睛,直戳了语嫣的内心。

    看过了众多的武林高手,打过了百千的妖魔鬼怪,可这样一个让冷语嫣也猜不透的人物,她却也是第一次见。

    “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能杀了那黑魔教教主冷雨凌,天下宝物由你来选,天下之事凡我能者皆为你愿!”

    语嫣之言刚一出口,觉明便咧嘴微扬,再次拱手一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