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一世恋空(二十一)

    (一)

    (点篇语)

    何以苍白笑?刀刀皆是苦。

    何以泪拂面?情深弃命来。

    (正文)

    “啊~~~!!”妫月见那幽蓝之眼便是一声尖叫响彻了鸿宇,霎时将手伸进了布袋之中,一把将那驱魔散撒向了那蓝眼妖姬的脸上,抓起了一旁冀天的手,便拼命的向着远处逃出……

    蓝眼妖姬伸出了玉指慌忙地拂去了脸上的驱魔散,眉宇之间透露着三分怒气。只见她将发丝轻绕于小指之间随之微微一勾,那妫月和冀天的身子便不由自主的从那远处倒跑了回来,笔直的转过了身来,立于了她的面前。

    妫月定睛一望,朝着自己被控制了的的手脚细细地探去,却只见那隐约之间,竟有如丝般的银色秀发捆绑在了她与冀天的手脚之上,而秀发的另一端却是连着那蓝眼的妖姬的小指……

    “我化了一天的妆容!”

    蓝眼妖姬手撵着方镜,左右摸着自己脸上那由驱魔散所引发的小红疹,脸化为了修罗之色,恶狠狠地怒视着妫月:

    “哪里来的野女人!竟伤了我这绝美的容颜!今日,正好我刚吸了一个‘隐修’之人的鲜血,便就拿你来试试手,测一下我妖力的增进了!”

    只见她咧嘴一笑,将手化为了六指暗黑阴抓,妖气肆意,瞬时移动到了妫月的面前,慢慢地伸向了妫月的俏脸……

    望着此景的冀天,情急之中,是一口唾沫直接飞吐于了那蓝眼妖姬的黑抓之上,激着她道:“老怪物!丑八婆,有本事你就冲着我来!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

    只见那蓝眼妖姬望着那手上肮脏的飞沫,脸上顿时显出了一丝狰狞与扭曲,颤抖着黑抓,怒目而瞪,将头一度倾斜,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继而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她的阴抓死死磕进了他的肉里。

    而血红却一点一滴的从他的肉里不断的涌出,颗颗滴于了妖姬的指间……

    “死八婆!你要杀的人是我,要杀就杀我,放开他!”

    “哟~~还抢着去死?”

    妖姬掩面大声笑,眼珠一转,望着妫月阴邪笑着:“你们倒是情深。这样吧,我给你一条生路。你用着匕首将他一刀刀的刺死,我便放了你,如何?哈哈哈哈~~”

    蓝眼妖姬这样笑着,便阴爪一摊,变出了一把匕首扔在了妫月的脚边。

    “死八婆!要刺我也是一刀刀的把你刺死!先把你的眼珠肚肠全都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做的。然后再……”

    未等妫月说完,却只见那蓝眼妖姬之眼一闪幽蓝,顷刻之间便夺取了她的神智,将她控于鼓掌之间。

    随之,她小指轻轻一拨,撩了一丝自己的发缕,妫月便似提线木偶般拾起了地上的匕首,一步一步地朝着冀天的方向走去……

    情丝悠悠,爱恨愁愁。

    一恋一思,百般梦,只愿这相距愈短,情更深厚;但何以,如今却愿,回眸身去,长命得安,未得相识……

    “呲……”

    她一刀便刺进了冀天的胸膛,他的鲜血随之喷射而出,撒了她满脸。

    “妫月……你活着便好。”

    冀天惨白一笑,额上的虚汗颗颗滴于了妫月的手上。

    她眼角的颗泪,不断的涌出,湿了她的衣衫……

    回忆似那锦绣篇章,走马之灯,于她的眼前回放,从最初鬼庄的相识,到蔽月山庄的相知,这一路的相随相伴,这日日夜夜的念念思思,早已入了妫月的骨髓成了她的魂灵之所,最深的羁绊。

    若是终是一死,

    那死的人,也该是我……

    “啊~~~~~~~~!!!!!!”只见妫月忽儿一阵呐喊,刹那之间,眼便化为了血红之色,挣脱了妖姬的控制,弹去了所有的银丝,浮于了虚空之中……

    “妖姬,你的死期到了。”

    妫月蔑视一笑

    那,是来自幽冥的阴冷……

    血红之门,不知何时已然开启,等着你的是彼岸的解语……

    (二)

    (点篇语)

    彼岸的幽火,

    自记忆复苏之日便悄然开启。

    觉醒,

    是破灭的前奏,

    等着,

    末世的来临……

    (正文)

    暗黑之气,不知何时已然围绕了妫月的全身,她伸出了手去将那蓝眼妖姬一把吸于了掌间,将玉指掐进了她的脖颈之中,邪眼漠视着,嗤着鼻阴阴作笑:“是谁,前面说要我一刀刀将那周冀天给杀死的?如今,我便要她百倍偿还!呵呵呵呵~~”

    灭世的幽火,最深的暗黑,那一瞬,妖姬看到了血红尽燃的世界,无尽的绝望将她整个吞没,

    她,错了,从一开始她就不该挑战彼岸的王者,不该引出她暗藏的幽火。

    “不……不要啊……饶……饶命啊”蓝眼妖姬眼带惊恐,双唇不停地颤抖,两行晶莹之泪从眼角一流而下,苦苦地乞讨着一丝活命的机会。

    可妫月却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随之血眼大闪,忆起什么般似的突然将她的脖子掐了个紧,道:“对了,我方才好似说过要先挖出你的眼珠肚肠来着。”

    冀天闻着妫月此番话语,便是朝着她呼喊道:“妫月!!住手!!”可任凭他如何呼喊,却始终传不进她的心的彼岸。

    只见她,斜过了头去,嘴角露出了一丝阴邪,好似看着待宰的羔羊般漠视着蓝眼妖姬,一把将那玉指插入了蓝眼妖姬的眼窝之中,将她的眼珠抠了出来扔于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蓝眼妖姬痛苦的用手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眼窝,哀吼之声响彻了鸿宇。

    冀天身上的银丝,随着蓝眼妖姬的哀吼,竟也松动了下来,掉落于了地上……

    “接下来是你的肚肠……”妫月阴邪的笑着,将玉指轻轻地滑于她的腹上,来回绕着圈。

    “不……不要啊……求求你,直接杀了我吧!”蓝眼妖姬的双手不停地颤抖,血红从她的眼窝之中直涌而出,好似那血泪般红了她的脸颊两侧。

    冀天仰起了头,望着那个陌生的人。她,并不是妫月,她阴冷而凶残,并不是他所熟知的“捕鬼人”。他所熟悉的她,虽也是蛮狠了些,但心却是极为炽热而善良的,可如今面前之人却如此的残忍……

    只见妫月目如寒冰,伸出了手来,朝着蓝眼妖姬的腹部快速刺去,但却在那快要碰触的一瞬,一把匕首却直飞了过来,划伤了她的手臂。

    她,松开了手。

    妖姬,径直掉了下来,晕倒在了地上。

    “周冀天,你这是做什么!”妫月恼怒的望着他,质问着道。

    “你不是妫月!她是不会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

    “哼~我不是妫月,那我是谁?我只不过是将这个妖魔,加注于你身上的痛苦加倍还回去些罢了。”妫月冷冷的笑着,朝着冀天的方向一飞而去,降于了他的面前。

    冀天望着眼前的如此阴冷的她,眼露哀思,一把将她抱于了怀中,左手摸着她的头道:“我认识的‘捕鬼人’,她虽有些大小姐脾气显得粗暴、蛮狠,但她的心却是极为炽热而善良的。她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妫月,不要输给自己的心魔。”

    冀天的话语,那怀中的丝丝温暖直沁了妫月的内心。她的血红之眼瞬间又恢复成了黑色。她伸出了右手轻抚着冀天的左脸,淡然一笑:“面……面具男。”

    随即便一口浓血吐于了地上,感到了一阵天旋,向后一倒,晕厥于了冀天的怀中。

    冀天摸着妫月的侧脸,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背起了已然昏厥的妫月,屏着最后一丝气力唤出了火曜直飞上了峰顶。

    然而他这刚降于了峰顶,便因着召唤所消耗的力量过大,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神智晕厥了过去,与妫月一起倒在了这侧峰的顶上……

    (三)

    未时,孟门山,左侧山峰

    羽衣双手搁于头后,仰望着那一片蔚蓝,于她眼中浮现而出的是如同冀天般样貌的云彩。

    她,甜甜地笑着,扭过了头去,眼中尽是那爱的喜悦:

    “阴姬,你说这爱究竟是为何物?竟会让人感觉如此酥麻,如沐春风,就如那暖阳般直射入了心田让我觉着万般温暖,呵呵呵~”

    “爱的确如那春风,更似糖蜜……但是未曾真正爱过的人又怎么懂得那蜜恋背后的酸楚,那萦绕梦中的牵肠挂肚,别离时的痛彻心扉……”阴姬瞭望着蔚蓝,眼中却是一片哀楚。不知何时那泪早就湿了她脸的两侧,不知何时她放眼望去整片虚空竟都是南宋的景色,云的天空。

    “阴姬……你……”羽衣刚欲问个究竟,却是忽见那脚下的泥土顷刻便成了紫红之色。随之与她们(北东南西一圈)12个角度12个方向由12石所连贯组成的12角阵浮闪于了她们的脚下……

    “羽衣,快走!”只见阴姬拉起了羽衣的手便朝着那虚空一飞而去。可她还未飞到那十尺高,便被那看之不见的壁墙给弹了回来,两人顷刻便倒在了地上。

    “阴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这脚下闪现的怪异阵图又是什么?”羽衣邹着眉宇,不知所措的望着阴姬。

    “我也不清楚。但是它却将我们困于了这里。不停地吸着我的幽火,将我的灵力一点点的夺取,只怕不久之后,我们都会被吸干然后死在这里。” 阴姬环顾着四周,这天虽依旧蔚蓝,可她眼前的景色却越发的模糊,四肢竟也越发柔软起来。

    只见她血眼一闪,拔下了那头上佩戴的血红珊瑚,它便忽儿化成了一把硕大的红弓。随之她取发成箭,瞄准了那石林的12奇石之处(那各种如兽状的奇石)一射而去。

    那奇石被她的箭一射便在瞬间爆裂了开来……

    “成功了吗?”羽衣探着头向着那奇石之处张望而去。却只见那爆裂之烟散去之后,它便又恢复如初且由石变为了青铜。

    “怎么会这样……”阴姬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番场景,继而又拔下了数根发丝化作了数十法利箭朝着不同的奇石分别射去。可它们却皆如刚才那般于片刻之间便恢复了形状,且化为了青铜。

    阴姬气竭幽弱,瘫倒在了地上。而此时阴风穿林,兽叫惊天,伴着树的狂舞那四周的奇石青铜便在那刹那之间活了过来,绕着那12角阵的边缘依次的走着,贪婪的望着那“笼”中的猎物。

    地转天晕,乾坤置。

    “难道我就要死在此处了吗?”阴姬将手伸于了自己的眼前,可却已是一片黑暗,不见五指。

    “岳云……赵毅……”她默念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阴姬……阴姬……你醒醒,你醒醒啊。”羽衣不停地摇着倒于地上的阴姬,放声的悲哭。

    却只见她腰间的血玉突然血红大闪化为了两半,随之里面一只鬼仆一飞而出在阴姬的头上不停的盘旋,呼叫着她的名字。

    “阴姬……阴姬……”

    那一瞬,她好似听到了岳云的声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忆云。

    “阴姬,阴姬,快起来。我知道那怪石头的弱点。”忆云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凑到了阴姬右手的中指旁一口咬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