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一世恋空(二十)

    (一)

    (点篇语)

    如果恋一个人,真的会醉。

    那我自见你的第一眼起,便已是酩酊大醉,无法醒来。

    就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夜,

    就让尘世也在此刻灰灭,

    望着你,

    我便拥有世界,

    失去你,

    我便只是一具残骸。

    可明日之光却依然是要升起……

    (正文)

    冀天拉着羽衣的手走于这集市之中。四周琳琅满目,万千之物,皆吸引着羽衣的眼球。

    “冀天,这里的有趣之物如此之多,我究竟应该选什么呢?看的我眼睛都花了。”羽衣望着这摊位上的各种物件,那是挑选的已然乱了手脚,花了眼。

    然而此时,虚空之中却是一场倾盆之雨霎时落下,打湿了羽衣的衣衫。

    “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冀天望着这速来之雨,便是拉着羽衣之手便朝着集市周围的一个破旧草棚跑去。

    然而他们刚歇了脚,冀天却是斜望向了羽衣,忍不住一阵发笑。

    而羽衣见着冀天笑的如此怪异,却是呆然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他,摇了摇头,伸出了手去,从羽衣的头上取下了一片树叶,置于了两指之间,轻轻一折,继而又将它放在了嘴前来回的吹奏。

    那动人心弦的旋律悠然之间跃动进了羽衣的耳里,声声沉醉了她的心田,将她拉入了那红尘的梦中。

    伴着那妙美的曲调,羽衣甜甜的笑着,踏出了草棚,于雨中胡璇,继而她又踢去了鞋袜,赤着脚在那泥泞的地上不停的点着,玩耍着……

    她,让冀天看的如痴如醉,在他的眼中羽衣永远是这世上最洁白,最纯真,也是最美之人。

    只见他扔去了树叶,淋着倾盆之雨,不顾一切的跑向了羽衣,将她一把抱于了怀中,于她的耳边深情的说道:

    “羽衣,我爱你。在‘云中隐’的日子,是我一生之中,最幸福,最无忧无虑的日子。自你救我的那刻开始我便一点一点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你。对我而言,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的生命比你还要珍贵包括我自己,所以我希望你安全,你明白吗?”

    “冀天,我……”

    羽衣刚欲想说些什么,却只见冀天将那右手置于了她的嘴上堵住了她道:“相信我,等着我……我会和妫月平安归来。”

    羽衣望着冀天殷切期待的眼神,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望着羽衣灵动的双眼,雨中浸湿了的衣衫……在和她对视的那一秒,他深情地吻了上去。就这样他们久久矗立于雨中,不停地深吻着对方。接儿,他又将羽衣一把抱于了手中,托着她那瘦小的身躯,躺于了草棚之中……

    “羽衣,等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就成亲好不好?这世界如此之大,还有好多地方我没有带你去看过。”

    “恩……我要去看万江奔流,小桥人家,古道瘦马……”羽衣抱着冀天,不停地说着,然而内心深处却默默念道:冀天,只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哪里都是我幸福之所。

    ……

    雨,不知何时竟停了下来。

    他们回到民宿却已然是深夜。

    推开了那扇虚掩着大门,他们望见的却是妫月等人略显生气的容颜。

    “你们怎么才回来呀。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妫月这样说着,却是将那冀天一把揪了过来,于他的耳边问道:“诶,怎么样?你们和好了?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啊?”

    被妫月这么一问,冀天却只是忽然咳嗽了两下,然后装晕似的倒于了桌上,对着她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了风寒,现在头晕眼花这耳朵也不好使了。”

    “我看你就装吧你!”妫月说着便是朝那冀天的腿上一脚踢去,随后气鼓鼓的朝着房中走去……

    而阴姬见着此番场景,却也是参合了进来,朝着冀天的腿上也踢上了一脚道:“好啊,你们说什么游戏,却一个个的都成双成对的回来,空让我一人于那集市之中痴傻的徘徊,这一脚便是我阴姬的憎恨!”

    “喂……妫月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来……”未等冀天说完,那阴姬却是早就跑了去,消失于了冀天的面前。

    羽衣,却只是掩起了面容,暗自偷笑。

    冀天望着羽衣如此开怀的容颜,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柔情,抬头望着皎月竟也亮了……

    (二)

    (点篇语)

    旭日的升,是今世劫的开始。

    婆娑泪眼,红尘爱怨;

    回首已无阑珊,伊人却空等灯火之处……

    命,早就有了定数,而归路却无。

    (正文)

    旭日之阳,不知何时已悄然升起。翌日,也在此刻来临。

    民宿之中,乾坤子眉宇紧锁,望着那早已集结于院落之中的众人百般嘱咐。

    只见他忽儿从腰间取出了一只紫金小葫芦,拔开了它的葫芦盖,从里面倒出了一粒黑褐色的小药丸,置于了觉明的眼前,肃着脸道:“觉明,这个是隐身丹。你待会上山的时候便将它含于口中,这样任凭谁都察觉不了你的气息,以便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殿中。”

    觉明望着那眼前的隐身丹快速夺了过来,随即又厚着脸皮嬉笑着道:“这个法宝是好,可还有没有其他的可以秒杀那些道士的?”

    乾坤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又伸出了手去在他的道袍之中一阵摸索,拿出了三道画着奇异符号的符咒,交于了觉明的手中,慎言着道:“这三道符咒分别是爆破符,惊雷符,和入幻符,你使用的时候千万小心,由于它威力巨大,故而在害及对方的同时也会对自己造成一成的伤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使用为好。”

    觉明闻着乾坤子此言,那是一丝虚汗直流而下,吞咽了一口口水道:“知……知道了,我会尽量不使用的。”

    随即,他又转过了头去,面向着那另外四人肃着颜道:

    “你们也是,务必小心。若是碰到“隐修”之人,记住“避”方为上策,万不可正面交锋,明白吗?”

    只见他们相互一视,各自点了点头。

    他们五人便转过了身,敞开了大门,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羽衣回过了头去望向与他渐行渐远的冀天,心中默默的祈祷着他的平安。

    午时,孟门山,左侧山峰

    “阴姬,这左侧的山峰果然较为平坦,我们走起来是丝毫不费气力呢。”羽衣甜酥的笑着,环顾着四周,放眼望去:一片祥和之景。她随之张开了双臂,让徐来的清风撩拨着她的发丝轻轻的飞舞,闭上了尘世的双眼,竖耳聆听着自然的歌颂……

    阴姬微抬着头,望着那虚空正中的艳阳,朝着前方眺目一望,指着那石林道:“羽衣,这山顶就在不远处了,如今离我们约定好的子时还有好几个时辰,要不我们先于那前方的石林之中休息个片刻?”

    “好啊……”

    羽衣微笑着点了点,便随了阴姬朝着那片石林走去。

    羽衣站于那片石林之中,傻傻的笑着,指着她面前一块怪异而巨大的石头,道:“阴姬,你看,这石头长得好生奇特啊。像……像老虎!呵呵呵呵~”

    “像老虎?”阴姬闻着羽衣此言,却是新奇的立即走上了去,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块奇特的石头。

    可不知为何,隐约之中她感到了一种不由言说的压迫之感,但若要分明的说出,却又道之不明……

    她邹起了眉宇伸出了手去慢慢地朝着那块巨石靠拢……就在她玉指刚触摸之际,却又听见从后方传来羽衣欣喜呼喊的声音:“阴姬,阴姬……你看,这个长更为奇特,好像是个兔子!还有那个,像马……”

    她闻着羽衣的声音,转过了身,朝着她的方向走去……

    却浑然不知,那石虎之上此时却裂开了一条裂痕。而透过那条裂痕一双极为凶狠的眼睛,正默默地贪婪的注视着她们,阴邪的笑着……

    (三)

    (点题语)

    支离破碎的幻象,血泊中的左手,握住的是我一世的深情。

    我,只不过想去好好的爱一个人。

    但为何,却是这般结局。

    我,好不甘心……

    但,即便如此,我却依旧无法停止这份爱,即使终有一日,世界已是灭。

    可唯有你活着,我的心也才跳着……

    (正文)

    午时,孟门山,右侧山峰

    “面具男,这……山,怎么这么陡啊?几乎都是垂直的了!”妫月拂着额上的汗滴,皱起了眉宇,怨声道道。

    可冀天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眼望前方,不停的攀爬着,并不理睬她。

    妫月望着冀天如此冷漠的模样,却只是小声犯着嘀咕:“死面具男,还不知道昨天是谁帮你来着……”,她这样念着,便伸出了手去,一把拍在了一块壁石之上。

    然而却只见那壁石骤儿松动了起来,而握着它的妫月便也随着那壁石的掉落而一同摔了下去……

    “啊~~~~面具男!!救我!!!”

    妫月的眼角一丝晶莹直飘而出,而眼前却忽儿模糊了起来……

    冀天望着她急速掉落的身影,心中顿时焦急如焚,未等的急思虑片刻,便随着她一同跳了下去,乘着风朝她的方向而去……

    “妫月!!把手给我!!”

    冀天,朝着她的方向不停的喊着,把手奋力地向她抓去……

    白芒了的世界,急速的光梭之中,遮蔽于眼眸的晶莹在那一瞬间却闪现了许多支离破碎的画面:

    古琴前,是阴姬的手。她手拿一颗血红丹珠,将它置于了妫月的手中,好似叮嘱了她些什么;

    黑暗混沌的世界,一片血泊之中,一具爆裂了的尸体,左手之中死死拽着什么……那双手……为何如此的熟悉?

    我,好像在哪见过……

    她,是谁?

    我,又是谁……

    “妫月,抓住你了……”冀天柔情地笑着,死死抓住了她的手。随之,又将她一把抱于怀中,取下了她插于发间的珠钗,朝着那壁石缝间用力一插……

    磨石起火,钗入八分。

    终于,他们停了下来,悬浮于半峰之间。

    妫月凝望着冀天,苍白一笑,顷刻便昏睡了过去。

    冀天四周一阵环顾,无意之间一撇望去,发觉那斜下方之处竟似有个山洞。

    他便抱着妫月随之一跃,将她轻放于了那山口之中……

    “妫月,妫月……你醒醒,你醒醒。”冀天轻拍着她的脸庞,愁眉凝望着。

    “面具男……我没事。”妫月好似听到了他的呼喊一般,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望着冀天淡淡一笑。

    “这里是?”妫月撑起了身子,打量着四周这一陌生的景象:自上而下有无数的三角尖石宛如兽齿,洞中隐约泛着一股阴冷诡异之气……

    只见那妫月的脸色忽儿变得煞白,她颤抖着拉了拉冀天的衣角,把头靠向了他的方向道:“面……面具男,这里,如果我没睬错的话,应是妖魔居住之所,我们趁她还没发觉,快快离去。”

    “你,这儿就要走了?呵呵呵呵~~”

    只见从妫月和冀天的空余之中,忽儿一双蓝色之眼浮闪于了她的头侧,缓缓地转向了她闪着幽蓝,将她的左手轻轻地搭在了妫月的肩上,朝着她诡异的笑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