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浮梦长安(二十三)

    一)

    (点篇语)

    好美,我从没见过如此幽冥的蓝火。

    那,是地狱蝶燃尽的色彩。

    姐姐,不要悲泣,我只是随了红蝶去了另一个国度,那里没有悲痛,没有苦难……

    (正文)

    暴雨在长安城内肆意地笑着,摆弄着大地,它吞没了一切,吹散了一切,却唯独拆不了这红墙高院,白头之所。

    看乐殿

    “秦姑姑,你看那前方,是不是有人来了?”晓莲站于正殿门口,指着那远处密密麻麻向她走来的人群,问道。

    秦姑姑定了定睛,顺着晓莲所指的方向,仔细地打量着,只见那远处黑压压的一队御林军正快速地向她们赶来。

    “呀,这柳婕妤不是才被抓了去吗?这么一转眼,这他们又来了?”秦姑姑看着这队火速赶来的御林军,万般不安直上心间,在原地不停转悠着道。

    “他们来了……看来姐姐是无事了。”晓莲望着正迎面向她走来的御林军,微微地笑了,随即转过了身偷偷将一封信塞于了秦姑姑的手中,拍了拍秦姑姑的手背在她耳边言道:“姑姑……这是晓莲最后一次求您了,麻烦您务必要将这封信交于姐姐的手中。”

    “这是……”秦姑姑愕然地看着晓莲,她虽并没弄懂这是如何一回事,但看着晓莲那充满希冀的眼神她却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秦姑姑。”她,如暖阳般笑了。

    “就是她!她才是罪臣之女商绮梦!将她给我拿下!”

    晓莲摊开了手,闭上了眼睛,一队御林军朝着她冲了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她毫无任何抵抗的,很顺从的便被抓了去。

    姐姐,永别了……

    秦姑姑望着晓莲被御林军抓走的身影,死死地捏紧了信,磕出了血。

    半个时辰之后,看乐殿

    “秦姑姑,秦姑姑,我回来了。”绮梦携着若潇一起回了看乐殿中,但却只见这四周空荡一片不见半个人影。

    “这人都去哪里了?”绮梦望着若潇不解地问道。

    正当他们相互对视,极度茫然的时候,红蝶却不知从哪儿冒出了身影,立于门前,指着那远方冰冷地说道:“晓莲被抓了……”

    “什么?晓莲被抓了?”绮梦听了红蝶此言,只感觉一股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刹那之间便能昏死之感,但是此时的她又岂能倒下?她强忍住了一口气力,对着在旁的若潇言道:“若潇哥哥,我真是蠢,早该料想到那张大人定会找个替罪之人来交差,麻烦你陪我速速前去刑部,我怕去晚了,晓莲的命也就陨了……”

    “好……我这就陪你前去。”若潇扶着绮梦极度虚弱一碰便可倒去的身子,在她耳边答应着。

    心却已是凄楚万分,不安肆意。他不知这前方,他们看到的将会是怎样一番场景,但他只知道不管这前路如何,此生此世他都会陪着她一同走下这余下的路,纵使它凄苦无度。

    暴雨肆虐,狂风起。

    孤夜之下,一批骏马正急驶于去刑部的路上,伊人并着最后一丝气力,苦苦地撑着,然而急咳之间,血染尽了素帕,她放了手让它在长安街头随风而飘,紧紧地抱着若潇,陷入了噩梦之中……

    然而此时正当红蝶遥望着虚空眼露微哀之时,她身边的空间却突然扭曲裂了开了,形成一道漆黑深长的口子,地敷子邪眼一望,一甩那悠长发丝,从了漆黑之中跳了出来。

    只见他双手一撑将红蝶按倒在墙上,随之又伸出右手托住了红蝶的下巴,将头靠在了红蝶的耳边挑逗似的语道:“血红蝶,你不是无情无爱无喜无悲吗?为何还会指引他们去找那晓莲?你终究还是动了情,动了恻隐之心的。”

    而红蝶却只是一把将他推开,冷眼望着他道:“不管我指不指引,那女孩终究是要死的,结局皆是不变的。我,并未动情。”

    “你说谎!如果你真毫不动一丝情感,你冷眼旁观就是,如今你分明是不舍,想让他们见那女孩最后一面罢了。”地敷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意念控制着红蝶转过身来,他紧紧地握住了红蝶的肩,深情地看着她言道:“你何时才能放下……”

    “啊!!!!!”地敷子这话一出,只见红蝶血眼一望,幽冥之火燃遍全身,化为了万千红蝶消失于他的眼前……

    “言灵……我要怎样才能救的了你?”地敷子闭上了眼,苦苦一笑,跳回了这漆黑之间……

    刑部

    “杜晓莲,你可认罪?快快招来,可以免受皮肉之苦。”那张大人一边缕着胡须一边阴笑着说道。

    “张大人,你所说的,我杜晓莲全都认了。我才是那罪臣之女,请你不要冤枉我姐姐,抓错了好人。”

    晓莲此言一出那是正好顺了那张大人的意。他本也怕着夜长梦多,多生变数,如今这杜晓莲招认的如此之快,便也的确舍去了他不少的麻烦,只见他命着一旁的衙差道:“快,快去拿纸笔,让她画押!”

    “是!”那衙差回命着,速速地拿来了纸笔置于了晓莲的眼前。晓莲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很快便写了完,按上了手印,交给了衙差。

    而那衙差也小心翼翼地将之呈于了那张侍郎的面前。

    “恩~这样便好,这样便好。”只见那张大人见了这份画押,一边满意地不停的点着头一边对着那四周的衙役说道:“这,既然这女犯都招认了,那就行刑吧?”

    “是!”衙役们领着命,抓住了那杜晓莲的手把她推到了那闸刀之前……

    “住手!张大人住手!”只见那安若潇带着绮梦闯进了刑部,从远处喊道。

    “快!快给我行刑!”见着他们飞速赶来的身影,那张大人的脸显得格外的扭曲,变形,他对着那闸刀旁的衙役急切地厉声吼着。

    从我六岁那年,我便不知爱,不知恨,一世颠沛流离,受尽孤苦。

    母亲的命,是我人生唯一的希冀,

    我曾以为那便是全部,

    直到有一天,

    你,

    为了我鲜血淋漓,

    我才懂了爱,有了去看世间的眼。

    姐姐,

    请你替我好好活着,

    带着我未完成的梦去看那长安城外,歌舞逍遥,纵情山水,一世为安……

    地狱蝶,展翅急拍,化为了幽蓝,燃尽了自己。那是幽冥之火,那是地狱之门,那是苦海之结,那是迎接着彼岸之路的道。

    晓莲转过身来看着绮梦如那和煦般灿烂地笑着,她最后一滴泪水刚划过了侧脸,头便被按了下去,一刀落了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晓莲!!!!!!!晓莲!!!!!晓莲啊!!!我的妹妹!!!”

    绮梦扑倒在了地上,一口浓血呕了出来,她缓缓地爬到了晓莲的身边,抱起了她的头颅,痴痴地苦笑着,顷刻发白了雪……

    二)

    (点篇诗)

    商女泪白头,一生浮华尽。

    此恨无绝期,此恨永不息。

    掖庭宫中狱,戚戚自凄凄。

    一生永作陪,不离亦不弃。

    (正文)

    若潇抱起了发白如雪,已然昏厥的绮梦对着虚空惨吼了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便泪了屠苏,心血万滴地捧着她的身躯坐上了马匹向着看乐殿的方向急驶而去。

    掖庭宫,凉亭

    “弑尹,弑尹,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只见秦姑姑在凉亭之中不停地来回奔跑寻找着弑尹的身影,大喊着。

    “秦姑姑,你这是找我何事?”他不知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站在了秦姑姑的身后手于背后握拳道。

    “你不是告诉我说让杨妃上位就能置那柳梦漪于死地的吗?!为何现在她没死,倒是那杜晓莲死了?!”秦姑姑手中拽着杜晓莲生前最后给她的书信,愤怒地朝着弑尹吼道。

    “这杜晓莲的死,完全在我的计划之外,皆是她咎由自取。但是你放心这柳梦漪的死期怕也是近在眼前了。”弑尹一边冷漠地说着,一边坐在了石凳之上,举起了茶壶倒了一杯姜苏茶,细细地品了起来。

    秦姑姑听了弑尹的这番话,她闭上了眼,眼前浮现出了晓莲最后一笑的样子,她也不是无情之人,多年的相识,一朝陨,换谁也不能视若无睹,只是冷漠的旁观。

    她握着那封信,将指甲掐进了肉里,血染了信。

    “弑尹,我不会与你合作了,那柳梦漪固然该死,但我已经不想再害任何性命。希望我们就此两清分道扬镳,告辞。”秦姑姑背对着他做了一个告别状,正想离去,却不料弑尹突然从袖口拿出了许多信函置于桌上,对着秦姑姑说道:“你看看这些是什么?”

    秦姑姑头也不回,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哼,你无非是想拿我的罪证来威胁我罢了,我既然敢与你决裂,你以为我还会怕你的揭发吗?”

    只听弑尹的精致鬼神面具里传来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之声,他指着这些信函道:“这些不是你的罪证,你先看了再说。”

    弑尹这笑,让秦姑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她转过了头去,缓缓地走到了弑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眼前的信函。

    “这……这是!”秦姑姑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弑尹。

    “是的,这是秋菊与那侍卫苟和的罪证。这秋菊虽不像明兰是你的亲生女儿,但你毕竟也栽培了她多年,一直视她为自己半个儿女,我想你也不愿见她惨死在这后宫刑法之中吧?呵呵……”弑尹一边说着一边又往自己的茶杯之中倒了半杯姜苏茶放于鼻尖享受般的闻了一下,口中念叨了一句“好茶”便一饮而尽将那茶杯置于桌上。

    秦姑姑的指甲往肉里又掐的更深了,血一滴滴地滴在了地上,她表情显得尤其痛苦,许久她才缓缓冒出了一句:“你还需要我干什么?”

    弑尹听了秦姑姑此话,那是立马走到了她的跟前,伸出右手拍打着她的肩膀欣慰地说道:“如此甚好……你放心,我只要你帮我办一件事,办好之后你我两清,从此天涯不见,你看这怎么样?”

    “好,我答应你,你要我办什么?”

    只见那弑尹拿出了一个胭脂盒大小的锦盒放于秦姑姑的手中对着她言道:“我要姑姑做的事很简单,你只要将它想办法交于杨国舅的手中便行了。”

    “就如此简单?”秦姑姑质疑着道。

    “就如此简单。”弑尹笑道。

    “好……希望此事以后,你我不再相见。”秦姑姑接过了锦盒,调转了头消失于这掖庭宫的尽头……

    品吾姜苏茶,坐看风云变。

    满城尽带血,大唐缥缈巅。

    我自仇恨起,我自灭唐恨。

    弑尹字何解,弑君少一言。

    弑尹站于这凉亭,举着姜苏茶邀着残月,奸邪之笑浮散于整个掖庭宫。

    苦云凄了夜,遮了月,染了血红,黑了一穹虚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