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愤指江山(十六)

    一)

    阴姬悬浮于大理寺的上空,微风丝丝徐来轻抚着阴姬的裙摆,她俯身一降,脚尖轻点黄土,便停留于了这大理寺狱的门前。只见她轻声一念,瞬时身形便化为了一无形的游魂,伴着那缕清风便飘进了大理寺的狱中。

    然而这进了狱中,阴姬反而步步艰难,步步缓慢。这六年沉睡,六年相思,浮华一梦,泣泪成灾的场景还在眼前,她还没来得急要去抱怨这岳云竟然欺骗了她六年之久,便要在瞬间接受他即将离开这尘世的心碎之情。

    你用了一瞬让我爱上你,而我却烧尽了此生……

    阴姬浮泪于眶,深情的望着那拐角之处岳云的狱房。只见岳云于昏迷之中,口中依旧不停的喊着殷吉的名字,而左手之中却紧握着那块血玉。

    她轻轻的走进了岳云的狱房,蹲下了身子看着他那苍白无力的侧脸。曾经的岳云是如何的英勇,又是如何的潇洒不拘,然而,这一昏庸的王朝尽然磨去了他的万般豪气,将如此的英雄逼迫成了一个狼狈不堪的阶下之囚。她眼含晶莹,情深似海的抚摸了一下岳云的脸颊,而岳云却忽儿猛的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对着那片虚空喊道:“殷姑娘!殷姑娘,是你吗?是你来见我最后一面了吗?”

    他不停的喊着,来回踱步于这狭小的狱房,然而却始终没有发现殷吉的身影。云,闭上了眼睛,苦笑了几下,自语道:“是啊,她怎么会来,我如此伤了她的心,那不过就是一时的错觉,一时错觉罢了啊!黄粱一梦,黄粱一梦啊!”

    云,悲戚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死死的抓着那地上的杂草,晶莹之泪颗颗融入了其中,湿润了杂草,也刺痛了阴姬的心房……

    而此时,阴姬却从岳云的背后一把抱住了他,哭着,笑着,语道:“云,我回来,我回到你的身边了,我知道之前你那狠心的拒绝全都是骗我的,这次不要再赶我走了好吗?”

    六年了,六年的相思,岳云在心中默念了殷吉多少次?又想了她,爱了她,念了她多少次?六年夙愿一朝得见。云泪眼婆娑的慢慢的转过了头看着殷吉,而殷吉也情深似海的望着他。

    云,抚摸着阴吉的侧脸用力而又缠绵的吻了上去,而殷吉也回应着他,不停的将舌头蠕动在他的口中……

    他们的手紧握在了一起,他们的爱也再不分离。

    相思总凄苦,相思泪千川,纵使我已活千年,却仍只爱这,一缕相思,两处柔情,倘若此刻能成为永恒,用我命去换,又有何不可?

    阴姬突然一把推开了岳云,手指放于嘴前默念了一句,之前那刹那之间岳云手中的血玉大放血红之光,将岳云整个人给吞了进去,随后朝着那缕从狱窗中射来微光的方向,飞了出去……

    阴姬,笑了,她幸福的笑了:“我知道,即使我劝你离开你也不会走的,因为你走了,岳家的谋反之罪便再也说之不清。而我,既然改了你的命就注定会化为尘灰,就让我最后为你做一件事,此生也无憾了。”

    阴姬轻轻摇身一变化为了岳云的样子,静静的坐在了那牢狱之中,望着那缕微光,甜甜的入了梦。

    “阴姬,你以为区区的锁妖链能困得住我红蝶?你太天真了……”只见红蝶突然面露修罗之色,阴气大发,将整个锁妖链瞬间化为了尘灰,随后化为了万千灵蝶朝着那血玉的方向飞去……

    二)

    (点篇诗)

    千转百回生无门,一朝宏愿化飞灰。

    昔日伊人笑犹在,如今死生已决别。

    愤怨不平指天咒,永世不做人间人。

    ——宪咒天地怨

    (正文)

    话说,自从上次张宪被用重刑审问之后,便一直被关押在大理寺的重刑牢房之内,这数日以来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而在这几日里,那狱卒却时常悄悄的潜来看他,为他涂药擦身。然而,那狱卒是每涂一次便哭一次,这位昔日的民族的英雄,如今却以变得如此千疮百孔,血肉模糊,三分像人七分为鬼的模样,这让他岂能不悲戚,岂能不泪流?

    而今日却有些特别,那狱卒为他涂药时他终于苏醒了过来。

    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望着那散发着微光的牢窗,那缕缕微光轻刺他的眼眸让他明白了他还活着这一事实,随后他又转过了头来看向身边这位狱卒。只见那狱卒嘴唇一珉,表情痛苦万分,刹那之间放声大哭的跪倒在张宪的面前说道:“张将军!小的对不住您啊!!!小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受刑法受冤屈,却……却丝毫未能起到作用,小的该死啊!”

    而宪却只是轻轻一笑,将他那虚弱的左手伸向了狱卒,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说道:“好兄弟,你瞧我这一身的涂药,这数日以来皆是你在照顾我,你本来就逢命行事,而如今却冒着极大的危险前来为我医治,你没有丝毫的对不起我,相反你还是我张宪的大恩人啊!”宪说着又将右手伸了过去,轻轻拍了两下狱卒的手背。随后他又焦急的问道:“那张俊没有任何证据,现在朝廷可有定岳家之罪?岳家怎么样了?”

    宪这话一出,那狱卒瞬时便悲戚的大哭了起来,抽搐着答道:“那……那秦桧硬是凭着张俊莫须有的证词已将岳家父子定了罪了,岳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也已被逼的跳了井啊!!!”

    “什么!!什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他们竟然以莫须有的罪名,根本没有的证据将岳家定罪?!”宪躺在地上绝望而又疯狂的笑着,他拼命的,颤颤巍巍的抬起了那已血肉模糊的手,指着天骂道:“天啊!你何其昏!你何其昏啊!你罔顾奸臣,昏君!你灭杀好人,残害忠良,你不仁不义,你无情无道!哈哈哈哈!!小虎,忠良,如雪,再兴,孝娥……你们都被一一害死,我张宪都只能看着你们一一离去,到最后却连你们最后的一丝心愿也达不成,呵呵呵呵~~!!”

    十年生死,百战千回,步步泣血,累累白骨。

    至亲皆离,至爱皆陨,死生两界,不复相见。

    天道不公,夙愿皆灭,空有悲愤,难以回天!

    只见宪指着天的手突然滑落,重重的掉在了地上,他,昏死了过去。

    而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声狱卒的哭喊声,他抱着张宪不停的喊着“张将军!张将军!!”……

    而此时在另一边, 红蝶已手握血玉,口中默念,红光四起,血红大开,将岳云给吐了出来……

    (三)

    (点篇语)

    大风潇潇,吾心愤愤,一腔冤屈,无以消散。

    只恨这一世浮尘,凄苦无数,到头来极刑切尸,再不愿复人间苦。

    ——宪不复人间

    (正文)

    天地灰蒙一片,大雾弥漫,丝丝冷雨,直逼人心。这天,闹市皆苦,百姓皆泪,囚车马队低头过市,阴沉一片。而唯独骑着宝马走于囚车前的张俊显得一副耀武杨武,神态得意的样子,他劈开人群,领着张宪与岳云的囚车直赴那临安闹市……

    而此时突然阴风大作,飞沙走石,遮人眼帘。只见那零点一秒之间,红蝶便化作黑雾飞向那阴姬假扮的岳云一把抓起了她的手,将她拉了出去。又轻声一念,于囚车中虚空一裂,真的岳云便安然走了出来,坐在了里面……

    “红蝶大人,你怎么过来了!”阴姬又惊又怒的看着红蝶,而红蝶此时却一把抓住阴姬的衣袖大声说道:“你以为区区的锁鬼链能锁的住我血红蝶吗?若不是我前来你此次该闯多大的祸!你知道吗?你擅改结局,救不该救的人,你会化为飞灰永远消失于这天地之间的啊!”

    而阴姬却突然跪倒于红蝶面前,悲戚的哭诉道:“红蝶大人,阴姬自知犯了冥界大规,也自知会灰飞烟灭,可是阴姬深爱岳云,纵使死也情愿啊。”

    “不行,你必须和我回去。”红蝶断然的说道。

    “那对不起了,红蝶大人……”只见阴姬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嘴角大裂,双眼血红之光大闪,化为原本修罗模样,手持万千幽灵之火,血眼一闪,那万千火焰便朝着红蝶的方向直投而去,而后她又从手中伸出百发穿鬼箭,百箭齐发射向红蝶,可是却无一用处,红蝶丝毫未伤。

    “为……为什么?为什么对你一点用也没有?”阴姬睁大了眼睛惶恐的看着血红蝶。

    而红蝶却只是诡异的一笑,语道:“你以为我是普通的鬼魅吗?我即是修罗。”说罢,只见红蝶轻声默念了句封印,阴姬的胸口便瞬间显出八角鬼魅阵,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倒在了红蝶的怀中。而红蝶却神情凄楚的抚摸着阴姬的脸颊,将那封岳云最后写给她的信和那块血玉悄悄的塞进了她的内衣之中……

    “浮尘本凄苦,阴姬,你怨我也罢,恨我也好,只要你依旧活着,我便甘愿承担你一切的怨恨。”

    红蝶红袖一挥,散去了阴风和飞沙,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而她轻抱阴姬浮于虚空之中,俯视着这张宪最后一刻的场景。

    囚车缓慢而又沉重的将张宪和岳云送到了临安闹市,张俊拿着羽毛扇,轻翘着兰花指,蔑视着他们,大声的阴笑着,语道:“这秦大人啊,知道你们犯的是谋逆的大罪,特地嘱咐我要用腰斩之刑将你们处死!放心,这腰斩啊,和其他刑法不同,你们不会一下子死的,而是拦腰切断,砍后还要挣扎个好几分钟才会死呢~你说,这是不是是很符合你们的刑法啊!”

    “张俊!你废话少说,我张宪还有我兄弟岳云都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腰斩又如何!我们绝不会吭半声!”宪转过头去微笑着看着岳云,而岳云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人相视而笑着望向虚空,看着这一片最后的天空……

    “好,好,我让你们嘴硬,我让你们嘴硬!来人啊,把他们拖到闸刀前,给我拦腰切断!”

    “是,是大人。”只见两个壮汉将宪与云二人拖上了邢台,将其腰部置于闸刀之下。而此时岳云却反而神态自若的侧着头望着张宪说道:“张宪,你还记得我们结拜时的场景吗?虽然我们不能同生,但今日却可以同死了,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恩赐呢?”

    岳云刚一说完,那闸刀便瞬间落下,只见他瞬间化为两半,而其上半身却无丝毫挣扎,只是望着那最后的蒙天,伸出了手去,口中默念着殷吉的名字。

    殷姑娘,对不起,岳云始终都负了你,若换一个时代,你们皆为平凡之人,你织布,我耕作,那该多好……

    云的手倒了下去,而那思念也化为了泣血洒在了这最后的热土之上。

    “云兄弟……”张宪默念着,眼神却丝毫未显其悲,因为他知道他们越是悲切,那狗人张俊便越发愉悦,于是他雄浑之气尽露天宇对着虚空大声念道:“将军百战生死义,佞臣一语,朝代亡!”那闸刀刹那切下,宪身为二截,而那愤怒之指却依然指向着张俊,指向他背后的秦桧和这昏庸之君,那看的张俊是汗毛直立,冷汗淋漓,腿脚发软,瘫坐于地上。

    这一瞬,这十几年的场景如走马灯般回荡于张宪的脑海,他所爱的,爱他的,他的兄弟,爱人,以及他尊敬的人纷纷惨死,离他而去……

    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比绝望更令人心死的东西?

    若无爱,又岂会有恨,若无期待,此时又何以空留一腔悲愤。

    宪,怒目而视的指着张俊,没有了气息。

    红蝶悄然的叹了一口气,消失于了这虚空之中。

    而这数日以来张俊因望着宪最后的怒目惶惶不安,难以入眠,便奏请了秦桧说是怕其冤魂复仇,将宪的尸骨分成了七十二块分于各处。

    一个月后,岳飞被打折肋骨,害于大理寺内,死时不停的喊着:“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最后悲愤而死,留下了一篇《满江红》——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据说尸体虽为全尸,但在大理寺的牢内,深受酷刑。

    此后,岳飞家眷,张宪家眷尽数被流放,而跟随之的昔日武将也纷纷被夺兵权,或贬职,或愤愤不平而死,岳家军终被迫解散,南宋也再无抗金之力,随后金兵再犯,终国破山河,南宋覆灭……

    红蝶哀伤的望着这一片焦土,轻抚着怀里沉沉睡去的阴姬,最后看了一眼南宋最后的惨景。随后红袖一挥,化为熊熊修罗烈火,烧成阎罗之门,跳入了其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