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愤指江山(十一)

    一)

    “张将军,这……这附近的景色怎么越发恐怖,越发不对劲了起来呢?”孝娥紧皱着眉头看着身边的雪林不知何时竟然变成了一片血红恐怖之景,她不由的心里渐渐泛起一股恐惧之感。

    而面对孝娥的担忧,张宪却显得坦然自若。其实自刚才一踏入这迷林开始,张宪便马上发现其可疑之处,但他行军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遇事慌则乱,乱则败,因此他从刚刚开始便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一边带着孝娥试图走出这片迷林。

    “岳姑娘,你放心,我张宪一定会带你走出这片迷林的。”张宪看着孝娥微微一笑,说着。

    而这一抹微笑却似艳阳照射了她整片心海,如痴如醉。

    “嗯……”孝娥低着头,脸泛微晕,轻声应着。

    于是,张宪便带着孝娥一边走着,一边留着记号。可是不到一会他们竟又寻到了记号,走回了原地,这让行军多年对各种地形都了如指掌的张宪而言,也不禁的霎时没了主意。而就在此刻,周围的景色突然风云大变,只见那血红之景中突然出现了鬼龙腾飞于天,巨蟒盘旋于地,地狱之蝶舞于空中,而独木小桥,红岩滚浆,青绿鬼火也尽然于他们眼前。

    见到此情此景的张宪那是心里面疑惑重重,这些都不是人间之物,难道他们步入的不是普通的迷林,而是鬼魅之域?

    而此时与张宪相反,孝娥的内心那却是兴奋不已。她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灵异的景象,也从未得知这大千世界竟有这些生物的存在。可就在此刻她却不知有一双血红之眼正从背后贪婪的打量着她,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

    “啊!!!”

    只见,从孝娥身后突然窜出一个红色的身影将她一把抓于掌中,那红色的身影一边嗤笑着一边俯视着张宪说道:“我乃红麒麟是也,本是上古神兽,可是却被你们这些人类害的坠入了这鬼魅之域,不杀你们几个,难解我心头之恨!但我更爱看你们死生离别之苦,倘若你肯自刎于我面前,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了这个小姑娘,哈哈哈哈!”

    “好!我张宪答应你!”说着张宪便拿出了自己的佩剑朝着自己的脖子挥去……

    “张将军,不要!!!”只见孝娥突然从衣袖中拔出一把匕首朝着那红麒麟的眼睛狠狠刺去,那红麒麟是被她刺得鲜血直流,悲鸣不已,一把将她甩在地上,用爪子奋力拍去,那拍的孝娥是五内俱焚,鲜血直流。而见此场景的张宪,那是怒冠冲发,如魔附身,大喊着飞跃到红麒麟的面前,一剑刺向红麒麟的胸口……

    红麒麟在哀嚎中飞向了虚空,逃了去。

    沾满红麒麟血液的张宪,悲戚的扑倒在孝娥的面前,他一手抱起孝娥,一手抚摸着她那苍白无力的脸颊,凄楚的苦笑道:“孝娥,你是想用这种方式留在我的心里吗?”

    而孝娥却是只是眼中浮满了泪水,用着她那双尽是血红的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张宪的侧脸微笑着说道:“孝娥,哪有那么坏,我只是和如雪姐姐一样,深爱着你,张大哥,不知为何,自从红尘一相见,便此生沦陷,我不求你像爱如雪姐姐那样的爱我,只求你永远记得我……”

    宪哥哥,你只宛然一笑,便撩拨我心。

    可惜,只恨相遇的太晚,情却埋的太深,你,已爱遍那场苦雪,我,却爱遍了你。

    自从红尘一相见,我便此生沦陷。

    你心躺在如雪的之林,我心却如飞蛾静静的……盘旋在你的天地

    孝娥微笑着手倒下了。

    “孝娥!!!!!!!!!!孝娥!!!!!不要!!不要离开我,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人,小虎,忠良,如雪,他们都一个个死在了我的面前,小虎,如雪他们都是为了我而死,我不要,不要你再为了我而死,啊啊啊啊啊啊,孝娥,我愿意一切重来,只求你睁开眼睛看我一下啊!!!”张宪的泪悲戚了鸿宇,而眼前的景色却随着一道明亮变了天地,他,在一片明亮中沉睡了过去。

    “张将军,张将军?”孝娥摇着躺在雪林之中的张宪,脸凑在他眼前不停的打量着他。而张宪在孝娥的摇晃之中渐渐的睁开了眼……

    “孝娥!!!!!”张宪喊着,看着身边正打量着自己的孝娥,尴尬的笑了笑。

    而孝娥却只是微微一笑,抱着腿坐在张宪身边说道:“看来昨天我们都在雪林之中睡着了呢,而且……”

    “而且什么?”张宪不敢看孝娥的侧脸,只是假装着欣赏雪景抬着头望向虚空。

    “而且,我们好像都做了同一个梦境。”孝娥灿烂的笑着,也随着他一起抬起了头,将微笑留给了虚空。

    宪,在你的雪景中,是否能让我盘旋于你的天地,共看那雪川奔流……

    二)

    (点篇诗)

    半世缘,肠断化万千。

    红烛尽燃,伊人笑,从此天涯别。

    ——阴云别

    (正文)

    “殷姑娘,这次这多亏了你了。最近张宪对待孝娥的态度那可是大不一样呢!自从如雪死后啊,我还没看见过他对那个姑娘那么上心,方才我居然还见着他帮着孝娥提水呢,那整个氛围都和之前大不相同哟。”岳云一边兴奋的说着,一边拿着筷子将菜夹于嘴边。

    而殷吉看着岳云那份美乐的表情心里也顿时泛起丝丝喜悦。她宛然一笑伸出了筷子前去夹菜,然而她望向自己那伸出的右手,刹那间竟变为了隐隐约约的透明之物,她便马上将右手缩了回来紧张的瞄向岳云。但只见岳云此时正沉浸在一片浮想联翩的欢愉之中竟丝毫没有察觉殷吉的异样,她便松了口气,将手藏于身后,战战兢兢的说道:“阿云,我……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说完,她便跨着飞步离开了岳云的视线。

    既定的宿命,在不知不觉中微偏了原始的轨迹,停止的齿轮已悄然发生了变动……

    “我,是要消失了吗?”殷吉看着自己那只已然忽隐忽现的右手,不由的内心泛起了阵阵酸楚,她明白再这样下去终有一日她会化为浮尘消失于这个世界,可不知不觉之中,她竟已爱云如此之深,明知是如此结局,为何自己却还不肯放手?明知不该相爱,却在无形之中跌入了红尘的深渊,粉身碎骨,魂不悔……

    殷吉任凭那苦楚在心中滋养,那如泪的笑容伴着微风浇灌了她的心海,而旋舞于她身边的那只灵蝶,此时却拍打着翅膀,飞向了虚空,来到了红蝶的身旁……

    “阴姬,宿命本已定,你却做了那飞蛾扑向了这无望之火,而我又怎能再无动于衷?”红蝶轻点一灵蝶,顿时那眉间泛起丝丝愁绪,不禁喃喃自语着。随之,她突然脸色一变,红袖一舞,化为万千幽火直朝着岳云的方向飞了去……

    “岳云…你可真心爱着阴姬?”岳云此时正在房间研究兵法,却不料刹那之间突然一团幽火尽燃于眼前,然而那团幽火却开口讲话了。

    那岳云望着眼前这团非人间之物,那是刹那间头脑皆为空白,只是结巴的指着那团火焰问道:“你……你是谁?你来有何目的?”

    而那团火却只是一边猛烈的烧着,一边缓慢的说道:“阴姬也就你所认识的殷姑娘,她并非人间之人,你们的结合将会改变你的宿命也将会使她灰飞烟灭消失于这天地之间。”

    “一派胡言!”岳云用着愤怒到颤抖的手指着那团火吼着。

    而那团火却只是依旧娓娓的语道:“你不信我,你去看一下她的手便知。”说罢便消失于这虚空之中。只留了岳云独自一人望着那无尽的虚空,坠入那苦楚的深渊……

    “殷姑娘,你看这满园春色,繁花朵朵,争艳斗奇,好一番惊天绝色之景啊。”岳云携着殷吉漫步于那春日花海之间,不由的说道。而殷吉看着眼前这片奇景,竟也止不住对其赞赏于口,怜爱之色衬于其颜。然而此时岳云却突然一把情深似海的抱住了殷吉,他快速的斜视了一眼殷吉的右手只见那原本纤细如玉的芊芊之手竟已不见了踪影。虽然殷吉立马慌张的将手缩了回去,可是岳云的心里却早已明了。

    ——爱,便是成全。

    “殷姑娘,你还记得我们的三个月的约定吗?那便是明日了。明天你来此地,我有话想要对你说。”岳云深深的抱着殷吉,好似那此生已结,那明日便是末日般苦楚而又情深……

    “恩……”殷吉轻轻的应着声,她只愿此刻能成为永恒的停留,她也知道此生她已沦陷红尘,那怕只多伴岳云一日于她而言那也是幸福,因此她早已想好,她不要只是三个月的短缘,她要的是此世此生,直到她化为飞尘的那一刻。

    爱总是凄楚,相爱却并一定要去拥有。

    倘若我的无情,能换你一世安,我愿此生做尽魔鬼,今生与你不再相恋……

    “今夜的月,不知为何,总像是在虚空之中暗自悲戚,但是我却很幸福!呵呵呵呵~”殷吉醉倒着卧在窗台之上,看着那一轮明月悬浮于漆黑之中,不由的指着虚空语道。

    岳云,明日我就会告诉你我的心意。即使你的存在是一团无望之火,我也已无悔的扑向了你的身边,直到化为那飞灰……

    殷吉一大早就起来梳妆打扮了一番,她轻轻割破了自己的手指,那血红滴在梳妆台上化为一颗血色之玉,她将那血色之玉轻捧于脸庞,而脸上尽泛着那丝丝甜意,伴着她的思念飞入了那彩云之巅……

    “岳云!”殷吉按时来到那片春日花海,只见岳云早已等在了那里,她按耐不住心中那绵绵情深,如飞蛾般扑向了他的怀里,将他的手指一一摊开,把这块血玉放在了他的掌心。“云,这块是我随身携带的宝玉,今日我将它赠与你,你可明白我的深情?”殷吉那爱恋之情尽露眼中,而她脚尖一踮,双眼一闭,那蜜唇缓缓的向着岳云的嘴唇靠近……可就在此时岳云却一把将殷吉推开,转过身去,将那血玉扔向那百花丛中,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份请柬交于殷吉手中。

    “对不起,殷姑娘,我想之前我们是有些误会,我即将成亲了,对象是那大家闺秀的巩氏,还望得到你的祝福!”岳云从不知何为肝肠寸断,但此时他才明了这几个字对他而言却是太过轻微,他背对着殷吉,冰冷的语道。

    而殷吉此时却像被掏空了灵魂,整个人突然瘫软在地,无声的悲戚着:“为什么?你不是说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让我爱上你,可是为何此时你却先变了?”

    “我从未变过,我即从未爱过姑娘,也丝毫未对姑娘上过心,只是在这默默红尘过的太过无聊了一番,不由的向姑娘开了个玩笑。”

    “玩笑?这一切于你却只是个玩笑?哈哈哈哈!!!”殷吉对着虚空疯狂的笑着,那颗心在那一瞬竟被撕成了无数块撒在了风里……

    “殷姑娘。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岳云做了一个告别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春色之园,也离开了他此生唯一的思念。

    “这,这是血泪吗?”阴姬摸着脸上的血红,不由的凄苦的笑着,身为鬼官的她,尽然也如同厌灵一般留下了那殇魂的血泪,这是如何的讽刺……

    血红一流千秋殇,万世悲鸣万世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见阴姬大喊一声,百里奇香瞬间竟化为飞灰消失于了这天地之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