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以红尘怨

凤凰泣血(五)

    青烟拿起地上的衣裳遮住了丝雨雪白的肌肤,他抱住她而泪却往心里砖,这痛苦宛如割心掏肺,他不知从何时起他最爱的丝雨竟要日日忍受他人的摧残,他也不知何时这天已将他二人送入了地狱的彼岸。他只知道他一定要离开这里,他一定要带着她离开这里,逃离这战争,逃离这苦难,逃离这无爱的长城。

    “丝雨和哥哥一起离开这里好吗?不管死生我们都在一起,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回到那片油麦花海,你轻舞我追赶…”青烟留着泪央求着丝雨。

    丝雨含着泪默默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哥哥已经杀人了,留在这里只会是死路一条,而她也知道此时的他们只有逃跑这一最后的选择了。

    青烟听了他幸福的抱着丝雨虽然他此刻的内心在趟着血,但他的眼神却极尽的温柔与体贴,也许,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他不想失去她,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妹妹,不是因为家族的责任,而是他们相伴多年的相思与相爱,两小无猜的追逐与欢笑,日日夜夜的维护与牵绊,往事如烟尽在眼前,他迷恋的深深的吻了丝雨一下,而这泪却又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丝雨,我爱你,不管生死,不管明日如何,只要你现在在我身边,便是最后一日,与我也是幸福的。”青烟哭着说道。

    “哥哥,我…。”丝雨听着青烟的话语早已是哭成了泪人,这么多年的思念,一朝终于成真,但却是在最不该来的时候而来。

    她突然感觉腹部一阵不适,狂吐了起来,她虚弱的擦拭了一下嘴唇,眼神中尽露悲哀,她知道她与他已是隔了万重山之远,她便低着头,不愿与青烟对视,只是轻声了说了一句:“对不起…”

    青烟却并没有放弃,他抱着虚弱的丝雨,抚摸着她冰冷的脸颊道:“等到我们出去后,哥哥会好好照顾你,哥哥今生都会保护你,爱护你再不让你受半点伤害…”

    皎月也朦胧了,时间也不忍走动,阴姬在空中飞舞,红蝶虽看似无情,也为他们也弹起了哀歌。

    “相思何曾苦?相思终苦楚,若为圆梦来,终是相思苦。”

    红蝶弹奏,阴姬伴舞。

    第二天一早便有士兵敲锣打鼓的喊道:“楚国反抗起兵而来啦。”

    此时四面楚歌,气势蓬勃。听到的将士们皆以为真。纷纷步兵去阵前。而此时歌瑶子,悄悄的来到了青烟的身边,正经的向他作了个揖,严肃的说道:“青烟兄,计谋成功了!”

    随即歌瑶子放声哈哈大笑起来,青烟听了那是欣喜若狂,马上去通知了丝雨。他们三人趁着秦军不备之际,混入了运脏水的马车朝着他们认为会是幸福的前方奔涌而去…

    而另一边,此时的秦军发现阵前一片空寂,没有半点人影,想来是中计了,于是他们纷纷愤怒的返回营地,拷问了那敲锣打鼓的士兵,那士兵说是有把柄在歌瑶子手里,而这一切全都是是歌瑶子等人的出逃计谋。

    正在此时又一士兵来报说是有秦兵被青烟所杀,那将军顿时是气愤的指天发誓道不管他们逃到天涯海角,都要抓回来碎尸万段!

    这天,打起了雷雨,哭湿了大地…

    他们三人在这北风萧萧,寒风刺骨的冰天雪地之中已然是逃了几天几夜,而没有马匹没有食粮又饱受风霜摧残的他们,又岂是秦军的对手?他们只能怀着一丝希望不停的奔跑着,朝着那根本不存在的理想乡冲破了肉体的极限一味的向前,向前的追赶。

    可丝雨终是不行了,她的孕吐越来越厉害,而身体也越发虚弱起来。她虽没有透露过丝毫,可毕竟青烟和歌瑶子也不是傻子。

    终于青烟还是怀着钻心刺骨的疼痛向着丝雨问道:“丝雨,你。。。。是不是有了?”

    丝雨低下头默不作声,只是闭上眼睛,含着泪微微的点了下头。

    她本来以为青烟听了会及其悲痛,谁知青烟却是紧紧的一把抱住了丝雨,露出了这数月以来从未有过的幸福的神情:“丝雨,我会好好的照顾你和孩子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不,我会比对待自己的孩子更好。我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织布,我种田,过着极为平凡的,远离战乱的生活,只要,只要你在我身边,不管哪里,便都是桃源。”

    丝雨哭了,她嘶声力竭的哭了,这么多年,这宛如地狱般折磨的数个月,不管是有多少人在身边死去,不管这天是如何残忍的将她折磨,不管这世间一切的苦涩如何袭来……她曾幻想过一切舍弃她的场景,也曾幻想过他们是否会有幸福的未来,但她只要一想到之前的屈辱便觉得这一切却又都是不配的。

    爱他,就应该给他最好的。

    她一直这么想的,但直到此刻她才明白青烟对自己的情是有多深,而这份爱又有多沉?她抱着他点了点头,可是爱他的话语想讲却说不出口,也许,是怕这字太沉,一讲便灰飞烟灭了。

    只见此时青烟一个公主抱将她拥入怀中,痴痴的笑着,漫步在雪天之地,任凭风霜如何猛打也吹散不了他此时的爱意。歌瑶子跟在身后,默默的笑了。阴姬也在雪中悄悄的堆了一颗爱心。

    青烟由于顾忌到丝雨的身体,连日来一直都缓慢行进,就在他们饥寒交迫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远处有一座小茅屋,他们三人像是看到救命稻草般怀着希望冲进了草屋。但他们打开门的一刹那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但青烟并没有失望,他只是笑着说道:“看来,今夜我们是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丝雨用着满怀爱意的眼神温柔的看着他轻轻的“恩”了一声,便倒下了头陷入了沉沉的昏睡状态。

    青烟一摸丝雨的头,那温度是如火中烧,而她又将她的衣袖一消,一看又尽是虚汗淋漓。

    歌瑶子见这情景马上着急的向青烟说道:“丝雨这样怕是不行啊,在这天寒地冻,苦寒之地,又没粮食又饱受风饥,而且她还怀着孩子,如今又发着高烧,在这样下去……怕是……”

    歌瑶子低下了头,不敢与青烟对视。随后他又补充到:“最起码,现在如果能给她弄点食物,补充点营养那也是好的,只可惜,这万里冰雪的又上哪里去找?”歌瑶子的眼中尽露悲凉。

    青烟听了,却咬了牙,从裹腿的麻布中拿出一把小刀说道:“食物?这里有!只要能救丝雨,便是拿我的命去换,也是幸福了。”

    只见青烟眼睛也不眨的一刀向自己的腿上刺去,挖下了一块肉,交予歌瑶子的手中,他虚弱的说道:“麻烦歌兄将它煮了给丝雨吃……谢……谢……不……不要……告诉……丝”

    没等他说完他便倒在地上昏了过去,而歌瑶子拿着这块让他刻骨刺心的肉,虽是万般苦楚,却也微笑着答应了青烟。

    天,你究竟何时才能悯人?给他们一条通往那没有伤痛之路吧。歌瑶子心中默念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