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时空收割者

062:去洛阳

    祝玉妍走了,走的干脆。

    连自己的弟子白清儿都没有带走的意思。

    不过,大约是因为祝玉妍觉得自己并没有充足的把握能从刘健的手中夺走白清儿,魔门从来都是以力强者为尊,若果祝玉妍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击败刘健,那么不但白清儿她要带走,即便是刘健祝玉妍也绝对不会放过。

    至于一个月后,祝玉妍会不会拿着天魔大法的秘籍来到余杭和自己交换邪帝舍利,这个刘健到没有办法确定。如果祝玉妍真的去了,对于刘健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

    这天下,不管是四大圣僧还是三大宗师,只要他们进了余杭城,进了美狄娅所建造的魔术神殿的影响范围,纵然他们有通天的本事,也只是刘健砧板上的鱼肉。

    同样的,刘健也没有跟祝玉妍讨论有关于鲁妙子的话题。

    邪帝舍利落在了刘健的手上,鲁妙子对于祝玉妍来说就没有太大的价值。至于祝玉妍会杀了鲁妙子这种可能性,刘健并不认为唐唐阴癸派之主会愚蠢到这样的地步。杀了鲁妙子,除了彻底的激怒刘健之外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万一激的刘健和石之轩联手,那么无论是对阴癸派而言还是对他祝玉妍来说,都不吝于灭顶之灾。

    此时此刻,刘健却带着白清儿一起,登上了钱独关为自己准备的大船,一艘五牙大船。

    五牙大船乃是隋朝主力舰种,仅甲板上层就有五层建筑,可载负八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船上还设置着排杆,床弩等军中利器,攻击力强大无比,是隋朝水军纵横江河,所向无敌的主力舰。

    当然……也就只能在内河之中猖狂,根本入不了海,一旦入海那就是倾覆的结局。

    现在刘健和白清儿两人登上的这艘五牙大舰却是一艘仿制品,而且上面没有搭载任何的武装,施以奢华装饰,成了一座移动的行宫。

    这本是钱独关预备要送给楚帝林士宏的礼品,如今却连同船上的乐师、舞姬、侍女等一同送给了刘健,用作讨好刘健之用。

    刘健登船之时,郑淑明及钱独关各自率领大江盟以及汉水派所有人手前来相送,一直到这艘大船从他们的视野之中消失,才散而离开。

    刘健的目的地,是洛阳。

    五牙大舰航速本来就很缓慢,再加上这一路上逆风逆水,自然航行,只怕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到达洛阳,好在刘健也不着急,他到洛阳的目的不过是凑凑那慈航静斋遴选天下明君的热闹,顺便看看那个天命在身的李世明究竟长的是一副什么模样,所以也不着急。

    五牙大舰上的乐师班子本是钱独关精挑细选出来为楚帝林士宏准备的,要讨好一国之帝,哪怕只是自称的一国之帝,也不能敷衍了事。因此船上的每一位乐师、舞姬都是身家清白,姿容靓丽,身段优美的妙龄女子。

    至于这些妙龄女子之中有多少人是阴癸派麾下的秘密弟子,刘健即便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不在少数。

    此时,乐师班子在白清儿的亲自指挥之下款款弹奏,饱经训练的舞姬在丝竹声之中款款起舞。

    隋唐之时,风气开放,不像明清的时候恨不得让女人连脖子、手腕都遮掩起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隋唐时的女子,并不以暴露为耻。良家妇女穿着开领低胸的衣裳,露出小半****,深邃****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衣着。

    良家女子都是如此,以声色娱人的舞姬穿着起来自然更加的大胆奔放,更何况这些舞姬的身后还若隐若现着阴癸派的影子。

    船上的舞姬们,翩翩起舞衣带飘飞的同时,粉臂玉腿,雪腹玉挤,乃至丰臀娇乳,若隐若现,予人一种又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丽诱惑。

    刘健坐在高台上,却看的兴趣缺缺。

    倒不是因为他知道这些无机质中大半都有可能出身阴癸派,至少也是和阴癸派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因而心下小心。

    他对歌舞本就没有太大的兴趣,阴癸派搞出的这么点儿东西比起后世的东莞服务守则来就算是好也好的非常有限。初次看的时候自然觉得好看,觉得新奇,但是看了那么三五次之后,未免就觉得有些无趣了。

    实际上,他的贪欲虽然炽盛,但是对很多东西的兴趣都很短,没到手的时候当个宝,到手了之后当根草,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正在刘健感觉到无聊之时,一艘小船忽然向着他坐下的五牙大舰靠了过来。

    船头上,一位白衣士子迎风而立,英俊潇洒,手中一把美人扇,更添三分风流之姿。看到刘健,看到刘健船上的歌舞,这位白衣士子的眼睛一亮朗声道:“歌好,曲好,舞好,人更绝艳,不知侯希白是否有幸近观一番。”

    声音传过宽阔江面,不见丝毫减弱,显示出来人不俗的内力修为。

    “侯希白,石之轩的徒弟啊。”刘健笑了笑,在这里撞上侯希白他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心人的安排,不过都没差。而侯希白一开口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也让刘健对他稍稍升起一点儿好感。

    “想来就来吧。”

    声音不大,也没有用内力,但是以侯希白的修为,纵然江风盛大,依然听见了从风中飘来的声音。

    “主人既然相邀,那侯某恭敬不如从命了,侯某船上尚且有一位同船朋友,主人大量,能否容我两一同登船?”

    “随意!”

    侯希白果然干脆,听见刘健同意,二话不说就要上船,还招呼了自己一同来到的同伴一声。刘健倒是没有想到那艘小船之上竟然还有第二个人,而且看起来身份算是不低,毕竟江湖上能让侯希白称一声‘兄’的人数量也算不上太多。

    在刘健应下之后,等到两人施展轻功,上了船来,刘健才发现自己竟然碰上了熟人。

    “哈,宋贤弟。”刘健呵呵笑着:“这可真是巧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