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只能做棋子

2019-05-21 作者: 六月鹰飞
  “邪帝舍利。”没有丝毫的迟疑,阴后果断的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邪帝舍利吗?”刘健嘴角勾了勾:“虽然不是公平的交易,但是接受无妨。说起来……”

  刘健的眼睛在伏地的白清儿身上转了一下:“我本来以为你会用鲁妙子换走自己的弟子呢,毕竟就交易而言,这两者也算是平等。”

  这样的话说出去,刘健能够感觉到无论是祝玉妍还是白清儿都没有产生任何特殊的反应。显然在邪帝舍利面前,祝玉妍并没有在乎自己徒儿的生命和人生自由,白清儿也不觉得阴后会抛弃自己是多么严重的问题。

  甚至,在魔门……这连抛弃都称不上吧。

  “既然阴后信誓旦旦,我也就不做隐瞒。”刘健笑着道:“没错,邪帝舍利切切实实是在我的手上。先前所说我只是拥有邪帝舍利的消息,不过是欺瞒邪王之言。”

  随着刘健话音落下,无论是阴后还是白清儿、钱独关的眼神都变了。拥有关于邪帝舍利的消息和拥有邪帝舍利本身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不过,我很奇怪阴后你要邪帝舍利做什么?”刘健笑着问道:“石之轩想要得到邪帝舍利,是因为他拥有向雨田所发明的从邪帝舍利之中抽取元精的方法,他可以用邪帝舍利之中的元精来完善自己的不死印法。但是阴后你……会这种方法吗?”

  “看来刘公子当真如鲁妙子所言,知道这天下间许许多多隐秘之事。”祝玉妍轻声开口,音如婉转黄鹂,说不出的悦耳动听:“我对于刘公子身后的墨家,更加有兴趣了。”

  “有兴趣就好。”刘健轻轻一笑:“因为我对于阴癸派也有着同样的兴趣。”

  不等祝玉妍有所反应,刘健接着道:“这样吧,天魔大法第十七重和第十八重的心法加上鲁妙子换我帮助阴后你……”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指了指祝玉妍,刘健淡淡的道:“突破天魔大法第十八重。”

  天魔大法,在阴癸派内部之中称之为天魔秘。

  外人以讹传讹,便称之为天魔大法。

  但是不管是叫天魔秘还是天魔大法都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在祝玉妍年轻之时,曾被石之轩所骗,以至于失身于石之轩,导致终生无望天魔大法的最高境界第十八重。

  这个交易筹码,是祝玉妍所无法抗拒的诱惑。

  果然,当刘健话音落下的刹那,祝玉妍的眼神瞬间产生了剧烈的变化,虽然她已经极力的掩饰,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刘健看穿天魔大法第十八重对于祝玉妍而言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我知道阴后现在有很多的疑惑,我也知道现在阴后你对我并没有多少信任,不过这并不是关键所在。你想要邪帝舍利,目标不过是两个。第一个,是为了阻止石之轩将他的不死印法臻至完善。第二个,是希望借助邪帝舍利的力量,找出能将天魔大法推至第十八重的方法。而这两者,我不需要邪帝舍利都可以办到。所以,邪帝舍利对你而言真的重要吗?”

  “就算公子这样说。”祝玉妍轻声道:“空口白话,让玉妍如何能信?”

  “所以你可以去查。可以去向你的女儿美仙询问,询问我是否有其他的方法能够帮助她在天魔大法的修为上更上一层楼?美仙的天魔大法,已经突破到了第十六重的境界,我想你应该知道天魔大法突破第十六重对于单美仙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刘健淡淡的道:“当你见过她之后,就不会怀疑我有办法帮助你在天魔大法之上再做突破。”

  祝玉妍的目光闪烁,半晌沉默之后再度开口道:“公子所言当真?”

  “是不是真的,我说了,你自己可以查问。”刘健缓缓的道:“你来找我,这一点很好。相信吧,我和你之间有着充足的合作前景。你想要光大阴癸派,想要击败慈航静斋,想要改变如今天下的局势。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追随我,我可以向你保证……男人与女人之间地位的平等!因为……”缓缓的抬起一只手,刘健冷冷的道:“因为我要做的不仅仅是取得这个天下,而是要摧毁旧有的世界之后……再创造一个新的天下!”

  男人和女人之间地位的平等!

  创造一个新的天下!

  刘健的话语,刘健的豪情,毫无疑问是充满了说服力的。

  但是这对于阴后祝玉妍来说,却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她是谁?

  她是阴后,魔门两派六道之中地位最高势力最大的阴癸派首脑。若是她当真是那种可以被旁人两言三语就说动了的角色,那么这个世界未免显得太简单了。

  更何况,为了避免引起祝玉妍的反感,刘健在言语之中也没有动用任何惑心秘法,这让他的言辞更加缺乏说服力。

  “公子此言,当真是叫奴家怦然心动。”祝玉妍眼波流转,其间娇媚神态当真是叫人血脉喷张。不过,对于祝玉妍多少算是有些了解的刘健却知道,这代表着祝玉妍根本就没有一丝一好相信他所说的话。

  “阴后不信,那我无话可说。”随意的笑了笑,祝玉妍不相信自己的说词,他也不是很在乎。对于刘健而言,祝玉妍从来都不是他天然的盟友,魔门两派六道的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色。自私自利的天性已经发展到了极致,不管任何事情首先要计较的都是自己个人的得失。在自己不能得到最大利益的时候,甚至宁愿两败俱伤。看到旁人得了哪怕一点儿好处,便要眼红心妒,处心积虑的要夺过来。对于旁人,哪怕是最亲密的家人,也缺乏最基本的信任。

  祝玉妍算是其中难得的有些能力的人,可惜出生在魔门这个烂泥潭里,早就沾染上了一身污秽,顶天了也就是从没见事情都专注与自身得失升格到专注于阴癸派的得失的地步。

  就像现在,祝玉妍不会选择信任刘健。

  他们缺乏立足天下的眼光。

  可以作为棋子,可以作为工具,但是绝对不会成为刘健的盟友。

  “一个月后余杭,阴后可以得到邪帝舍利。”刘健淡淡的道:“带上天魔秘,阴后就可以从我这里拿走邪帝舍利。希望阴后不要自作聪明,天魔秘入手我自有办法判断其中的真假。如果我觉得阴后缺乏交易的诚意,我不介意拿邪帝舍利去换《不死印法》。我想,那是我跟阴后都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