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六等奖

    叶荣耀没有理会别人的吃惊和议论,兑换奖后,就拉着柳箐箐离开。

    “老公,你就不担心那张刮刮彩是一等奖吗?”

    走出人群后,柳箐箐疑惑地问道。

    “呵呵,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啊,要真的是一等奖,也是那位中年人命中该有的,就给他好了。”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嗯,老公我们去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柳箐箐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家里也不缺钱,只要自己男人开心,就好了。

    ……

    “快刮奖啊!”

    “都等着呢,看是不是一等奖!”

    “快啊,别磨蹭了。”

    就在叶荣耀离开人群后,中年男子被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嚷着赶紧刮卡片,大家都很期待这最后一张被赠送的刮刮彩。

    被这么多人支持着,中年男子也激动啊,就动手刮起卡片了,很快就刮出一个“奖”字。

    “真的有奖啊!”

    “不会真的要中一等奖吧?”

    “我靠,这运气逆天了!”

    “我说大叔,你速度快点好不,看着着急啊!”

    ……

    看着大家比自己都着急,中年男子也激动啊,这肯定是中奖了,有可能,很有可能中的是一等奖。

    想到自己中一等奖,拿十万块钱的奖金,中年男子也激动啊!

    快速地刮开后面的两个字。

    等字出来的时候,中年男子愣住了。

    “我靠,六等奖!”

    “这运气,还好人家是送的,要真的花五百块钱买的话,真的要气晕了!”

    “不错了,这白挣的五块钱啊!”

    “也是,一分钱都不掏,就挣五块钱,这也该心满意足了。”

    ……

    不管刮刮彩点的事情,叶荣耀带着柳箐箐来到一家装修不错的西餐馆,好久没有吃西餐了,叶荣耀带柳箐箐吃一顿西餐。

    毕竟柳箐箐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经常吃西餐,只是嫁给自己后,就没有吃过什么西餐了。

    这次难得带她出来玩,顺便带她吃一顿西餐。

    “请问有什么可以服务的?”

    叶荣耀他们坐下没有多久,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就过来问道。

    “等会,我们看下菜单。”

    叶荣耀摇摇头说道。

    这些服务员也太快了,自己都还没有看菜单呢,她们就上来了。

    很快,叶荣耀点了两份“沙朗牛排”。

    “沙朗牛排”指肉质鲜嫩又带油花嫩筋的牛肉,基本上取自于牛背脊一带最柔嫩的牛***体位置不同,风味也各有千秋。

    比较正宗的沙朗取自后腰脊肉,含一定肥油,尤其是外延有一圈呈白色的肉筋,上口相比菲力牛排更有韧性、有嚼劲,适合年轻人和牙口好的人。

    “老公,这里做的西餐,没有你做的西餐好吃!”

    吃了几口“沙朗牛排”,柳箐箐皱着眉头说道。

    真的,自从吃过自己老公给自己做的西餐。

    柳箐箐吃这外面的西餐,是越来越觉得没有味道了。

    这要是自己男人开西餐店的话,这生意岂不是好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柳箐箐不喜欢直接男人当厨师,油烟味太重了,有洁癖症的柳箐箐不喜欢。

    而且有油烟味的衣服,特别地难洗,洗了都还有油烟味。

    “那以后我在家里做这牛排给你吃。”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外面的牛排,偶尔吃吃还可以,可不能经常吃,不卫生。

    甚至有些西餐店里的牛排都是有死牛或者病牛的牛肉做的,还存放了很长时间,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叶荣耀前不久还看这样的新闻,华夏的一些牛排,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都是那种存放了十年以上的储备牛肉,到期了,通过走私的手段卖给别的国家。

    至于卖给本国的民众?

    开什么玩笑,这种存放十年以上,都已经过期的牛肉,吃了有什么后果,谁都不敢保证,哪里敢给自己本国的人吃啊,当然是要卖给外国了,至于会不会吃死人,好像跟自己无关。

    毕竟这些都是走私的,不是国家光明正大地卖就是了。

    反正我国家强大,你也奈何不了我。

    “嗯。”

    柳箐箐点点头开心地应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过来,在叶荣耀的边上的位置坐下。

    这为年轻的妈妈二十出头,怀里的怀着估摸也就一岁大的样子,打扮的很潮流,看起来特别地可爱。

    “这是你的孩子啊,真可爱!”

    柳箐箐看着坐在边上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说道。

    看着年轻女子身上抱着的漂亮的小女孩子,柳箐箐在想等“嘟嘟”大一点的时候,自己也给她穿这些漂亮的衣服。

    柳箐箐前一段时间,看了一本育儿书,说女儿要富养,男孩子要穷养,觉得特别地有道理。

    “嗯,是我女儿,刚好一岁。”

    听柳箐箐夸自己女儿漂亮,赵晓晓开心地说道。

    这女人,尤其是刚成为妈妈的年轻女人,一聊起孩子,就特别地有话题。

    这不,柳箐箐就跟她给聊上了。

    “叫文文,这个名字很好听。”柳箐箐说道。

    “那是我老公取的名字,我老公可是硕士生,可有才华了。”

    赵晓晓自豪地说道。

    对于女人来说,孩子和丈夫是她的一张脸面。

    妻以夫为荣啊!

    这赵晓晓最得意的事情,就两件,第一是嫁给了一个硕士生做妻子,第二是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我的女儿名字也很好听,叫嘟嘟,也是我老公取的,我老公可是浙南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哦。”

    柳箐箐也很骄傲地说道。

    这没有结婚的女人出门在外,比的是颜值,比的是奢饰品,可是结婚后的女人,就没有那么肤浅了,她们比的是老公,比的是孩子。

    你要是听过结过婚的女人聊天的话,你就会发现,她们的话里,一大半都会提到自己的老公和孩子。

    女人是很伟大的,在没有结婚之前,她们是一自己为中心,可是结婚后,她们就是以自己老公和孩子为中心。

    为了这个两个“中心”默默地无怨无悔地付出。

    所以说作为母亲,女人是伟大的,作为妻子,女人是无私的。

    为了丈夫,为了孩子,女人要一辈子操心。

    因为丈夫是大孩子,需要理解,需要关怀,儿女是小孩子,需要教导成才。

    “浙南大学的医学院教授?”

    赵晓晓吃惊地看着叶荣耀说道。

    要知道这教授,博士生导师,可是比自己老公这个硕士生牛逼多了。

    不过赵晓晓在意的不是这个,毕竟这世界上比自己男人强的男人多的去了,这要是计较这个的话,这辈子就别嫁人了。

    赵晓晓在意的是叶荣耀的医院教授的身份。

    “对啊,我老公可是浙南大学医学院教授,你都能在浙南大学医学院的官网上搜到。”

    柳箐箐骄傲地说道。

    都说这攀比是很肤浅的事情,可不让女人攀比,真的比杀了她们还难受。

    比颜值、比穿着、比奢饰品、比男朋友、比老公、比孩子……,女人们总是能找到攀比的东西。

    “真的,太好了,医生,你看看我女儿有没有哪里有问题。”

    赵晓晓看着叶荣耀激动说道。

    毕竟在赵晓晓看来,能在浙南大学医学院当教授的人,绝对是大医生,让他给自己孩子瞧瞧最好不过了。

    “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容易流虚汗而已。”

    叶荣耀看了一样小女孩子说道。

    对于这种小毛病,以叶荣耀现在的医术,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

    “医生,你太神了,我孩子就是会流虚汗,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流汗,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单都被汗水给浸湿,这是怎么回事啊?看了好多医生,吃了很多药,也没有见效果!”

    赵晓晓激动地看着叶荣耀问道。

    “小孩子多汗,主要是三种起来,一是最常见的,就是缺钙,第二是脾虚,第三就是正常现象汗腺分泌由迷走神经控制,睡着后,迷走神经兴奋导致出汗多,一般以头部、面部出汗为多,但是睡后一两个小时内就会缓解。”

    “如果你的孩子是第三种的话,建议还是不要去吃药,要是吃错药,反而更严重。”

    “对对,我小孩睡着后,就是头部、面部汗多,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我带孩子去看了很多医院,都不见好。”

    赵晓晓期盼地看着叶荣耀,激动地问道。

    这是神医啊,真正的神医啊!

    要知道每次到医院,又是拍片,又是验血来的,最后医生还说不出所以然,就是开药给孩子吃,可是越吃越严重。

    都带孩子去看了很多大医院了,没有什么效果。

    可这位先生一眼就看出自己女儿的问题,实在是太神了。

    “如果是第三种的话,你看西医是没有效果的,这要看中医。”

    叶荣耀说道。

    不过现在纯正的中医越来越少了,就是到医院里看中医,其实本质上,还不能算是真正的中医,因为这些医院的中医,都是挂着中西医结合的旗号,西医方面懂的比中医多多了。

    这主要是中医比西医博大精深多了,又是筋脉说,又是阴阳论,还有五行法……,实在是太多,太深奥了,很多人都看不懂。

    很多华夏古代留下了的医学宝典,都是以文言文、八股文形式流传下来的,现在的年轻人,又要学数理化,又要学外语,哪里会懂太多的文言文、八股文啊。

    这种深奥的中医宝典,很多学中医的看不懂啊,所以很多中医,到最后都变成了挂着中医名的西医了。

    这从他们开的药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开的药,绝对是西药比中药多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