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赢了

    “那个我去下厕所。”

    王开山坐不住了,这白子的落子位置,把自己黑子的路都给堵了,这要是一步落错了话,这棋局黑子可是要输定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这人有三急,很正常,谁都避免不了。

    “这个时间可能有些久,你要多等下。”

    王开山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理解。”

    叶荣耀笑笑地说道。

    ……

    说完,王开山往会文书院下面的道观走去。

    这会文书院没有厕所,要上厕所,就要出山中央的公厕,或者去下面道观的厕所。

    到了道观,王开山没有去厕所,而是走到道观的角落。

    拿起手机拨打自己的大徒弟的手机号码。

    “师傅,您找我有事?”

    马东阳疑惑地问道。

    要知道这个时间段,基本上是棋院的棋手训练的时间,自己师傅是知道的,在这个时间段,他一般不会打电话给自己的。

    现在自己师傅给自己打电话,这说明自己师傅肯定有事。

    “你跟岛国那个野生三郎比赛的棋局被人给破解了。”王开山说道。

    “什么?”

    马东阳愣住了。

    那个残局竟然被人破解了。

    要知道自从上半年那场世界级比赛,自己输给岛国的野生三郎,马东阳天天在研究那个残局,结论是无路可走,死局。

    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判断,而是整个棋院那么多顶级棋手一起判定了。

    整个棋院都把那残局定为不可破解的死局。

    可现在自己的老师告诉自己,那棋局被人给破解了。

    这真的是把张东阳给吓到了。

    “你那个残局被人破解了。”

    王开山以为自己大徒弟没有听清楚自己的话,就又说了一遍。

    “是谁,是谁破解了?”

    张东阳回过神来好奇地问道。

    毕竟华夏围棋九段的棋手就那么几位,张东阳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位破解可这残局的。

    “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被自己大徒弟这么一问,王开山傻眼了,自己都还没有问跟自己下棋的那位小兄弟叫什么。

    自己还真不知道是谁跟自己下棋。

    “您不知道?”

    张东阳无语了,自己这师傅怎么回事啊,这么重要的人,他竟然不知道。

    “我没有问他的名字,他不是专业棋手,是一位年轻的业余棋手。”王开山说道。

    “不是专业棋手,还是年轻人?”

    自己师傅给的信息,可把张东阳给吓到了。

    一个年轻的业余棋手,竟然把整个棋院所有的棋手,都破解不了的残局给破解了,这也太打脸了吧。

    “不要说你不相信,我现在还觉得在梦里呢,不说这个了,来不及了,快给我参考参考,我现在该怎么走。”

    王开山把刚才用手机偷拍的棋局发给自己的大徒弟,让他看看自己下一步该落子在哪里。

    “这是我那个残局吧?”

    张东阳看了看棋局,很快就认出了这就是自己下过的,输给岛国的野生三郎的那个残局。

    “对,就是那个残局,现在都被他破解成这样了,再一步,黑子就要输了,你看看,我下一步该怎么走。”

    王开山着急地说道。

    这个张东阳是王开山最满意的弟子,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的棋艺已经超过王开山顶峰的时候的水平了。

    被叶荣耀的白子逼得走投无路的王开山只好求助自己这位大徒弟了。

    毕竟自己这个曾经的围棋九段,在那么大的优势下,还输给一个业余棋手,还是一个年轻人,这是多么丢脸的事啊。

    至于有作弊的嫌疑,王开山可管不得那么多了。

    现在是保住不要输就好,哪怕最后平手,自己脸上也好看些。

    “我看看。”

    张东阳说完,把自己老师用手机拍的棋局传到自己的电脑上,仔细地研究一番。

    现在这棋局对黑子非常不利,一步落错,就会满盘皆输。

    ……

    “那位老先生不会被吓跑了,不敢来了吧?”

    二十分钟过去了,一位围观的游客,有些担忧地说道。

    毕竟现在的棋局很清晰,黑子处于举步维艰的地步,任何一步走错,就如万丈深渊,就会输。

    这位游客真的担心那位老先生,好面子,尿遁了。

    “不会吧,我看那位老先生还挺有修养的,还不至于输不起,尿遁了吧。”

    另一位围观的游客有些不自信地说道。

    毕竟这事情,有些说不清楚,就算是拉肚子,也不用这么长时间啊,这都过去了二十分钟了。

    “人家年轻人都有耐心等,咱们怎么就等不下去呢,再说了,这人上了年龄,上厕所时间长,实在太正常了,大家体谅下。”

    一位六十岁的老先生说道。

    这位老先生棋艺不错,跟王开山下过几回棋,觉得王开山不是那种输不起,临阵脱逃的人。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快半个小时,王开山走过来,在叶荣耀的对面坐下,对叶荣耀歉意地说道。

    “没事,刚好让我把《系统之乡土懒人》,最近更新的章节看完,最近这作者更新不给力啊!”

    叶荣耀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放,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刚才看小说?”

    王开山郁闷啊,自己跟大徒弟一直再研究这围棋后续的走向,累的半死。

    这位年轻人呢,竟然在看小说。

    这完全是不把这棋局放在心上啊。

    难道他这么有信心能赢自己?

    王开山有种被人轻视的无力感。

    “对啊,不看小说干等着,多无聊啊。”叶荣耀说道。

    “你不需要研究这棋局?”

    王开山盯着叶荣耀看到。

    “这棋局很简单啊,还需要研究吗?”

    叶荣耀不解地问道。现在这棋局在叶荣耀眼里很简单,自己随时都可以让这黑子走投无路。

    “那个,下棋。”

    王开山不想再跟叶荣耀说下去了,真的太伤自尊了。

    拿着黑子,王开山在棋旁的右下脚落下。

    这王开山是要另开战场啊。

    “好棋!”

    “这一步走的漂亮!”

    “老先生去一趟厕所,这棋艺都上来了。”

    “这下白子的优势荡然无存了。”

    ……

    听到围观的人们夸奖自己,王开山不由地得意地说道:“呵呵,老了,还是不行了,这反应都不如年轻人了,比起当年差的太远了,这人老了,这棋艺也下降了。”

    “您老以前一定是职业棋手吧?”

    一位年轻的围观者好奇地向王开山问道。

    “不说了,想当年日韩棋手看到我都要吓得尿流,现在不行了,都被一个年轻小伙子给逼到这个地步了,不服老,是不行了。”

    王开山摆摆手,对围观的人说道。

    这老人有时候,就跟小孩子似的,喜欢被人夸。

    “这么厉害,老先生难道以前是九段棋手。”

    听王大山的话,一位围观的中年男子吃惊地问道。

    这围棋明星,不像娱乐明星,那么地知名,经常出现在网络上,围棋专业棋手,基本上都很低调。

    他们的知名度比起体育明星还不如。

    哪怕是像王开山这些的曾经的九段棋手,走到大街上,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他是谁。

    在大街上问十个年轻人,让他们说十个娱乐明星,他们绝对能给你说出几十个,让他们说十个体育明星,他们也能说出十几个,要他们说这围棋明星,十个年轻人有人能说出一个,就非常了不起了。

    这围棋棋手,简直就是默默无闻的明星。

    也就是参加世界级比赛的时候,会有新闻稍微报道下,也就过了,也没有什么人去关注。

    毕竟喜爱围棋的人,就那么些人,受众太少了。

    “那个,你这棋还下不?”

    叶荣耀把白子一放,见自己对面的老先生,竟然跟围观的人聊上了,不由地郁闷地说道。

    这围棋都下一个小时了,叶荣耀想早点结束。

    这都快中午了,叶荣耀还要找个地方吃午饭呢?

    “下啊,这都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说了下,王开山执着黑起落下。

    这黑棋的走向,是自己大徒弟张东旭研究棋局,估计这白子的落脚处,而特意定的。

    “咦!”

    叶荣耀不由地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老先生,这手棋实在是下的漂亮啊,竟然又一次把自己的白子给封死了。

    直接把劣势转为僵持,谁也没有占上风。

    “你落子啊?”

    见叶荣耀吃惊的样子,王开山不由心里一乐。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嗒。”

    吃惊归吃惊,叶荣耀还是快速地落子。

    “嗒。”

    王开山执黑子跟着落下。

    十几子后,两人各有几粒棋子被对方吃掉。

    不过整体的棋局,黑子又出现落败的迹象。

    “那个,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去下厕所!”

    说完,王开山急忙往下面的道观而去,实在是不知道这黑子怎么走了,这是去求援了。

    十分钟后,王开山回来了。

    “嗒。”

    这会王开山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在棋盘的中间位置落下一子。

    叶荣耀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放,拿起白子,在棋盘的中心偏右的地方落下一子,直接把整盘黑子给封死了。

    现在都十一点了,叶荣耀还急着去吃饭呢,不想玩下去了。

    直接一白子把这黑子都给弄死了。让王开山翻盘的机会也没有了。

    这盘棋赢了,

    ~~~~

    如果您喜欢这部小说,请支持宅男,欢迎您来起~点,您的订阅、您的打赏、您的推荐票,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