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二百零九章 回城蛰伏

    第二百零九章 回城蛰伏

    “不对呀!当日夜探城主府的时候,我可是亲耳听到那七皇子陈曦说过,这元丰城是他老师要求他的必争之地。既然现在天下大乱了,各个皇子都在想办法争夺皇位,为什么陈曦不趁机将元丰城占据成为自己的地盘呢?”

    听到一路上林荒关于整个元丰城内发生的大事,林烨心里面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说,是七皇子陈曦发生了什么不测?他当日匆匆赶回京城去,难道被其他的皇子软禁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元丰城会是“必争之地”,林烨之前并不知道答案,但是现在其实已经隐隐在心中明白了一二。

    他看了看走在自己前面,昂首挺胸的小家伙,在刚开始碰到它的时候,还是一只普通的土狗样子,怎么可能想象得到,它竟然就是能够辅佐人夺取天下的兽神呢?

    “传闻当中,兽神有很多种形态。其中一种,便称作是麒麟,麒麟是瑞兽,相传麒麟出现的话,若不是出现了万世明君的话,便是天下要马上易主。”

    林烨看着小家伙现在的样子,吃了上古兽符之后,头上隐隐要长出两个角来了,越看越像是传说当中的麒麟了。

    “小家伙,你现在倒是越长越霸气了。估计以后尽量不能让人看到你的样子了,不然的话,现在这样的乱世当中。你的样子一旦传扬出去,必然有人认出你是麒麟神兽。那估计就会引来腥风血雨,那些个皇子们一个个都会来争夺你的。”

    夜幕渐渐降临,林烨等人趁着夜幕,进入了元丰城内。不过,在城门口的时候,林烨一回城,虽然没有受到门口卫兵的刁难,但是他发现立刻便有卫兵跑到了城主府去禀报了。

    如今的城主府当中,住的早已经不是杨维成的亲眷和族人了,在杨维成的令牌一碎的那一天,知府钟晓天便已经立刻动用自己的手腕,将杨府内的那些族人通通给赶了出去,自己霸占了城主府。

    只不过可惜的是,城主的令牌不在府中,钟晓天派人搜遍了整个城主府,却依旧没有找到城主令牌。而没有城主令牌的话,一来无法打开城主府的宝库,取出许多元丰城内的装备和宝物。二来,更加无法启动护城大阵,一旦有妖兽或者敌军攻打过来,根本无法抵挡。

    所以,现在钟晓天最为着急的,就是要找到城主令牌了。毕竟,现在元丰城内,他先天武师的修为足以震慑住所有的宵小之辈。而在吕子洪也死了之后,他便更加大权独揽了,只差林烨的这一个右武尉营不在手中,不然的话,元丰城内的所有军队都归他所率领了。

    城主府内,钟晓天还在发愁如何想办法找到杨维成的那一块城主令牌,他通过查访之下知道,杨维成那一天也是进入了黑雾林当中。但是,他派兵搜遍了黑雾林,根本就找不到杨维成的尸体。

    “难道说,杨维成是障眼法么?表面上是进入黑雾林当中,实际上却是早就从黑雾林内跑出来,去了其他的地方?也对,黑雾林内虽然危险,可对于他这么一位先天武师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如果他有心逃跑的话,即便是兽王也奈何不了他的……”

    钟晓天便在猜想其他的可能性,“杨维成难道提前得到了消息,去投奔了其他的城池和皇子么?可是,这也说不通,城主府内的那些宝物,以及他的这些族人亲眷都还在,他不可能只身一人这么前去……”

    想了很多种的可能性,但是都没有一个能够解释的通,钟晓天便考虑是否要上禀上级城主,让他再层层上禀,再造一块新的城主令牌来呢?

    “不行!这么做的话,虽然元丰城是三级小城,位置上也没有什么战略意义,不会受到夺嫡争宠的波及。但是,一旦我将这个消息上报的话,上面必然会重新下派一名城主。而我便再无可能掌握一城的大局了,现在是一个天赐良机,诸多皇子争夺皇位,可能是一个乱世的开始。我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若是能够掌握住这元丰城的力量,再徐图发展,说不定便可以被某位皇子纳入麾下,将来飞黄腾达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这么一个三级小城当中当知府,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实权的,一城大权都是掌握在城主的手中,知府只有执法权,其实也就是管管那些老百姓和氏族。虽然在老百姓们看来,祈愿府的知府权利滔天,但是只有钟晓天自己知道,想要继续往上爬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必须要有一城之地作为依靠。

    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城主杨维成身死的消息上报,但是如果不上报的话,被查处下来,他便也有失职之罪。这是一场博弈,他在赌,赌现在朝廷已经混乱了,没有人在关心这个问题,甚至于,其他的一些城池已经开始在诸多皇子的争夺当中了。

    “那些皇子可以命令自己的手下争夺重要的城池,我又何尝不能占据元丰城呢?而且,这一次杨维成意外身死,对我来说是绝对的天赐良机。不过就是一块城主令牌而已,那些宝库内的宝物,我顶多暂时不动。等我招到可靠的工匠,再慢慢打开。城楼上的护城大阵,暂时也用不着……”

    没有城主令牌,便很难行驶一些城主的权利,但是这也不是一定的,只要有会阵法的工匠或者道士,借助一些其他的手段,也是可以破开城主府的宝库和改变城门上的护城大阵的。

    不过,这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了,但钟晓天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城门口的卫兵紧急来报:“报知府大人,右武尉官林烨安全回城了。”

    “哦?什么?林烨回来了,他倒是福大命大。连杨城主和吕武尉都死在了黑雾林当中,他竟然还活着回来了?”

    林烨还活着这一点,其实钟晓天一直都知道,毕竟祈愿府的族长令牌当中,林氏一族的族长令牌一直没有碎,这便说明林烨依旧活着。

    钟晓天一直在等着,等看林烨的族长令牌什么时候碎,因为他预料以林烨的修为,在黑雾林内发生了剧变,应该活不了多久的。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林烨的令牌依旧没有碎。

    所以,钟晓天命令自己的人在城门口守着,一旦发现林烨回来,立刻来报。

    “是的,知府大人,不仅是林烨回来了,还有他族中的林山,以及他的那一头獒犬。”守卫的士兵如实答道,“好像是他们族中的林荒找到他们的。”

    “他倒是命大,不过,一个林烨不足为虑。他才不过武士修为,而且修炼的是《牛魔大力拳》,根本没有可能进入武师,更不用说先天武师。对我造不成威胁,不过我也不能掉以轻心,你们立刻派人盯着林府,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随时来报……”

    钟晓天并没有将林烨放在眼中,不过林烨现在毕竟是前任城主封的武尉官,他也不好现在立刻就对林烨动手,剥夺他的武尉官职。

    而此时的林烨一回到林府当中,便立刻吩咐了下去,让所有的族人都安心在府中修炼,尽量减少外出,还有就是将一些低等级的妖丹给林山,让他换做金银,然后开始悄悄囤积粮食和一些皮甲器具。

    “好一个钟知府,手段还是有一些的。竟然还派人盯着我的林府……”

    通过仙纸鹤的发现,林烨知道钟晓天也派人盯着林府。不过现在的林府可不是之前的林氏宗祠那么一点大,而是以前的董府,可以说是整个元丰城内除了城主府之外最阔绰的几个府邸之一了。

    “林烨,你可总算是回来了,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和姑姑可能就走了。快,姑姑叫你过去。”

    回到了府邸之后,小狐狸涂山云便一脸想念地拉着林烨道。

    “你们要走?去哪儿?”林烨愣了一下问道。

    “我也不知道,姑姑前几天的时候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便想要带我离开元丰城了。但是后来发现你还没有回来,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所以就等了你几天。不过这两天姑姑说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再晚了的话,可能就会出大事了。所以……你若是今天不回来的话,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

    小狐狸涂山云拉着林烨往她姑姑梁茹的厢房走去,同时一路上十分不舍的说道。

    “还真的是要走?留在我林府当中不好么?为什么要走呢?难道又回到你们的九阴之地去么?”林烨皱了皱眉头,疑惑道,“是我们这里款待不周么?让你姑姑受委屈了?”

    “不不不……嘻嘻!林烨,你族里面的这些人挺好玩的,而且七婶对我可好了,每天都做好多好吃的给我吃,他们都叫我大小姐呢!可是……姑姑说我们不得不走,有大事等着我们去做呢!姑姑答应我,是带我去更繁华更好玩的地方去呢!”

    小狐狸一边展现出对更繁华地方的憧憬,一边又眨了眨眼睛看着林烨,觉得十分地不舍。

    “那……一会儿我去跟你姑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什么事是非走不可的么?”

    虽然林烨和涂山云已经梁茹认识的日子并不长,但是他还挺喜欢小狐狸那傻萌的样子,还有梁茹的渊博知识,对于他来说也十分有帮助。尤其是,今天林烨领悟到了一些佛法的精粹,对于佛家的断绝欲念的这种修行理念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还正好想要和梁茹多交流交流。

    如果梁茹走了的话,对于林烨来说,无疑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此,林烨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将梁茹给留下来才行。

    “姑姑,林烨回来了。”

    涂山云将林烨带到了梁茹的厢房面前,敲了敲门,喊道。

    “云云,你先回自己的厢房去,我和林烨有话要说。”

    梁茹打开了厢房的门,看到了林烨点了点头,然后便将涂山云给支开了。

    “梁姑娘,听云云说,你们好像打算要离开元丰城?为什么突然之间要走?”林烨进入了厢房之后,闻到了一股淡淡地很好闻的檀香,是梁茹在烧着一种供奉在佛前的香。

    “我有事要去办。”梁茹淡淡地回答道。

    “什么事情,非要离开?”林烨追问。

    “重要的事,不办不行!”

    梁茹看着林烨,目光突然瞄到了林烨腰间的那一块玉佩,正是今天从林良柱尸体上捡回来的玉佩。

    “林烨,这一块玉佩是?之前怎么没有见你戴过?”梁茹盯着这块玉佩看了一会儿,惊讶地问道。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身份玉佩,说是凭借这一块玉佩,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之前这一块玉佩被我那无良的族长抢去将近十年了,我今天才找回来的。”

    林烨简单地说道,但是他以为梁茹是故意要岔开话题的,便又追问道:“梁姑娘,你在那九阴之地不是已经居住了这么多年了么?难道,在尘世当中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妨说给我听听,看看我是否能为你分忧。”

    “你的确是能为我分忧,不过,现在却不能告诉你。”梁茹微微一笑,打哑谜般地说道。

    “那……你还是要走?”林烨又问道。

    “不得不走!”梁茹点了点头。

    “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留不住。云云说,你是有话要对我说才一直拖着没有走的,究竟是什么话?这总可以说了吧?”林烨知道改变不了梁茹的主意,便也放弃了挽留。

    “现在可以不用说了!”

    梁茹说着,目光却是微微扫过林烨腰间的这一块玉佩。

    “现在可以不用说?为什么?梁姑娘,你这是在逗我玩的么?”林烨无奈地问道。

    “放心,林烨,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不早了,你早点回去睡吧!辛苦了这么多天……”

    梁茹已经下了逐客令,林烨只好悻悻地离开了梁茹的厢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