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二百零八章 变天了

    “怎么回事?妖兽都跑光了么?黑雾林也完全……散了?”

    在那甬道当中,林烨和林山也不过是被困了七八日而已,却没有想到,从里面逃出来之后,外面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之前让所有氏族都闻风丧胆的黑雾林,现在却变成了和普通的山林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这黑雾林当中,原先的树木就不够高大,现在黑雾散去了,妖兽们没有地方躲藏也没有任何地限制,自然就四散而去了。

    “烨哥,散了更好。我们快回城去吧!在外面过夜的话,终究可能会被妖兽侵袭。”

    林山见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抹了抹嘴巴上的油,建议道。

    “行!走,山子,也不知道当时我们不在,林荒有没有将族人们都给带回元丰城去。”

    黑雾林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其实和林烨的关系并不大,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那些族人们,会不会出事。毕竟,林氏一族是他的立身之本,如果那些族人们都出事了,他之前和林山这几个月来的打拼和积累就前功尽弃了。

    “烨哥,林荒大哥是行伍出身的,只要他发现天黑了我们还没有回来,就肯定会带着族人们先回去的。”林山一边往前面探路,一边说到。

    “恩!这一点倒是,林荒从前就是在董元昌手下当百夫长的,进入黑雾林的次数不少,应该知道入了夜,黑雾林内是不能呆人的。”

    黑雾林内没有了妖兽,又有小家伙在前面带路,林烨和林山也都填饱了肚子,赶起路来就是飞快。

    不过,快走到黑雾林边缘的时候,小家伙突然嗷嗷叫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猛地跑了过去。

    “小家伙,你跑哪儿去,回元丰城的路在这边呀!”林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朝着小家伙追了过去。

    赶上前去,才发现小家伙竟然在一具明显是人类残缺尸骨旁边,林烨看了一眼,奇怪道:“小家伙,你盯着这一具骸骨看,有什么目的么?”

    “烨哥,这一具骸骨,该不会是小家伙认识的人,不会是林荒大哥的吧?”林山也赶了过来,有些惊慌的猜测道。

    “应该不是,你看这白骨上面的痕迹,尤其是被妖兽咬过的部分,起码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林烨蹲了下来,看了一眼后摇了摇头道,然后猛然一下看了看四周,这才想了起来,“山子,这人还真的是我们认识的人,你猜猜看,是谁?”

    “我们认识的?难道说,也是我们的族人?”林山疑惑地道,“我猜不出来。”

    “你仔细看看这四周,是不是有些熟悉?虽然黑雾已经褪去了,但是,这个地方我想你应该也记得起来。”林烨提示道。

    “四周?咦……是有些眼熟,对了,烨哥,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进入黑雾林的地方。后来我们也是从这里出去的,当时就发现……林氏一族的所有男丁都死在了这里,这一具尸骨该不会……是前任族长林良柱的吧?”

    林山也想了起来,蹲着看了看那被妖兽扯破的衣衫,立刻确认道,“对!没错,这就是林良柱那天穿的衣着。可是,烨哥,为什么小家伙会突然带着我们来找林良柱的尸骨呢?”

    “是呀!我也想不通这一点,按理来说,小家伙是根本没有见过林良柱的,上一次我们从黑雾林深处出来的时候,也经过这个地方。但是小家伙却对林良柱的尸骨一点都不感兴趣,怎么今天就……”

    对于小家伙的异常行为,林烨也想不通,只能够将注意力放在地上林良柱那残缺不全的尸骨上,突然,他的双目一闪,从林良柱尸骨腰间的位置,发现了一块精致的玉佩,立刻伸手将玉佩给拿了起来。

    “咦?这一块玉佩好精致漂亮,烨哥,没想到这林良柱的身上竟然还会有这么好看的玉佩。估计,这一块玉佩若是拿到当铺去,至少可以换回几千两银子吧?”

    见到林烨捡到一块漂亮的玉佩,林山也立刻低头搜寻了一下,“我看看还没有其他什么值钱的东西!”

    而林烨却是盯着这一块精致的玉佩,看着上面的那一个类似古体“陈”的字样,恍然想了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山子,你看这一块玉佩,像不像我七岁那年被林良柱抢走的那块。当初是我娘留下给我的,却被林良柱硬生生抢去的。”

    “对!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烨哥,当时我还小,但是听我娘说过,那一块玉佩是你娘留给你,作为和你亲生父亲相认的唯一信物。”林山经过林烨这么一提醒,也想了起来。

    不过,毕竟是很久远的事情,林山当时还小,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可林烨修炼了道术,思维清晰,所有的记忆都在脑海当中,只要仔细一回想,便全部都记了起来。

    “对!这一块玉佩,是我娘留给我的信物。我娘在去世的时候,就曾告诉我,早就过世的父亲不是我的亲身父亲。我娘是在逃难的路上,被他好心救了,为了能够给她一个名正言顺进入林氏一族的身份,才假装和我娘结亲。而当时我娘的肚子里,就已经怀上了我……”

    看着这一块时隔了十年失而复得的玉佩,林烨感慨良多,“当年我娘是从遥远的冀州逃难过来的,她一个弱女子,还怀着身孕,也不知道中途躲过了多少妖兽和歹人。而这一块玉佩,则是我和我亲生父亲相认的唯一信物了……”

    “太好了!烨哥,如今信物玉佩失而复得,说不定,你就有机会和你的亲生父亲相认呢!能够用这么好的玉佩当做信物,你们家绝对是豪门望族。”

    林山听清楚缘由之后,恭喜林烨道。

    “相认?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山子,别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娘究竟是从哪个地方逃难到元丰城来的。就算我知道了,时隔这么多年,仅仅只是凭着这么一块玉佩,还不是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林烨笑了笑,便没有当做一回事,只将这一块玉佩作为自己对母亲的一个留念,挂在了腰间,然后便叫上小家伙,继续往元丰城赶去。

    “族长……林山……”

    出了黑雾林,林烨和林山便听到了不远处有一阵阵的喊声,是林荒的声音,还有其他的一些族人们。

    “喂!林荒,我们在这儿……”

    听到他们的喊叫,林烨赶紧朝着他们招了招手,也喊了起来。

    “林荒大哥,我们在这里!我们出来了……”

    一出黑雾林,就能够看到熟悉的人,林山也是兴奋地挥着手喊道。

    “是族长和林山,他们都还活着。快,我们快过去……”

    远处的林荒听到了二人的回应,也立刻带着七八名族人赶了过来,激动地对林烨说道:“族长,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一定会从黑雾林内出来的。我带着族人们,这些天每天都在黑雾林附近搜寻,终于等到你们出来了。”

    “林荒,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死?”

    对于林荒能够带着族人们,连续几天一直寻找自己二人的下落,林烨也是十分感动,也侧面说明了他当初招揽林荒是一个正确地选择。

    “祈愿府的族长令牌一日没有碎,便说明族长你没有死。所以,我就轮番带着族人们,在黑雾林的四周搜寻……”林荒解释道。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族长令牌和我是息息相关的。一旦我死了,族长令牌就会碎裂,但是只要我还活着,除非祈愿府主动将我撤换,否则我永远是林氏一族的族长,族长令牌会一直存在。”

    林烨点了点头,然后又询问林荒道,“对了!林荒,这些天黑雾林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为何里面的妖兽都消逝一空?”

    “岂止是黑雾林内的变化呀!族长大人,现在外面完全变天了。那天我带着族人们左等右等都看不到族长你们出来,眼见天马上就要黑了,不得已之下,只能够带着族人们先回到元丰城去,打算第二天再过来寻找你们。”

    见林烨和林山都是一脸疑惑的样子,林荒细细地将那天之后发生地事情说道,“结果第二天的时候,我们来的人便发现,黑雾林的雾气竟然在一夜之间,完全消散了。里面的妖兽也全部都跑出来了,等级高的妖兽跑到了更远的深林当中去了。而一些等级低的额妖兽,则四处乱窜,很多氏族联合起来,才围捕了大部分的妖兽。”

    “恩!这一点我能够想象得到,毕竟没有了黑雾的掩护作用,妖兽们自然会跑出来,寻找新的安居点。林荒,你继续说,刚刚你说外面变天了,是什么意思?除了黑雾林之外,还有什么变化么?”林烨又问道。

    “是呀!林荒大哥,黑雾林的妖兽这一点,我和烨哥猜的差不多。你说的变天了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有什么大变故发生么?”林山也奇怪地问道。

    “族长,你们被困在这黑雾林当中,可能不知道,我们大秦武国变天了。武皇病危,皇后把持朝政。原来那天七皇子陈曦突然急匆匆地离开,就是因为收到了武皇病危的秘密消息……”林荒说道。

    “武皇病危?这的确算是大事,可是和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有什么关系,不管是哪个皇子登机,和我们的关系应该都不大才对啊!”林烨疑惑道。

    “关键就在这里,皇后只育有一女,并未有嫡子。武皇之前为了平衡各大皇子之间的关系,也从来未曾立过太子,如此一来,各个皇子之间就暗潮涌动了起来。武皇病危的消息扩散了出去,所有的皇子都立刻自立门户,据城分割了起来。以至于在六七天时间之内,所有城池的城主也纷纷投奔了各自效忠的皇子和势力,如今整个大秦武国明面上看还是一个完整的国家,实际上却……却已经被几大皇子给分割开来了……”

    林荒一口气说道,“而且,我听到的消息是,很快几大皇子之间便会开战,甚至许多武道圣宗也会牵扯到其中。帮助各自支持的皇子争夺皇位,恐怕席卷九州的大战又要开始了。”

    “什么?几大皇子分封割据,争夺皇位,那……我们元丰城呢?我们元丰城是属于哪个皇子势力之下的?”

    本来那朝堂上的权力纷争,不管是谁当上皇帝,都和林烨这小小的一个族长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一旦皇子夺嫡,声势浩大九州开战的话,林烨就算是想要独善其身,恐怕也不得不卷入到其中,充当那些皇子们走向至尊位置的炮灰了。

    所以,听到这样的情况之后,林烨最关心的便是现在自己所在的元丰城是属于哪一个皇子的势力。

    “我们元丰城是三级小城,像我们这样的三级小城整个大秦武国有上千个,加上还是在偏远地区,恐怕那些皇子还看不上。但是,就在族长你们失踪的那一天,杨城主也消失了,而且根据祈愿府的知府钟晓天的说法,杨城主的城主令牌碎裂,已经身死道消。所以,现在我们元丰城已经没有城主了,完全由知府大人钟晓天接管……”

    林荒说着又突然补充道,“对了!还有左武尉官吕子洪,似乎也死在了黑雾林当中,他的身份玉牌也碎了。六天之前,钟知府便派人立刻接管了左武尉营,若不是因为族长你的族长令牌还在,恐怕钟知府也会立刻派人接手右武尉营和我们林氏一族的。

    族长,咱们可要小心一点,这个钟知府可不简单,平常有杨城主在,他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却是雷厉风行,手段一点都不含糊。我估计,说不定杨城主和吕子洪都是中了他的圈套才死的……”

    在回元丰城的路上,林荒将这短短六七天内发生的巨大变化一五一十地说给了林烨和林山听。不仅是整个大秦武国的大势变化,还是小小的元丰城内的巨大变化,都让林烨突然之间有了一股紧迫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