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二百零六章 五行甬道

    轰隆隆!

    整个兽神祭坛,已经完全塌陷了,林烨和林山在这甬道当中,听到那塌陷的声音,都忍不住后怕了起来。

    “烨哥,还好我们跑得快,也幸亏你能打开那一道石门。不然的话,我们现在估计和那杨维成一样,都被压成肉饼了。”

    林山靠在甬道的石壁上,后怕地说道。

    “但是我们现在的处境也不太好,山子,省着点吃。我们说不定要被困在这里一段时间,究竟为什么这一段甬道会不断地重复呢?”

    这是一条走不到尽头的甬道,也是一条走着走着就回头的路,林烨隐隐地感觉到,这条甬道必定和那一道石门一样,和九宫歌诀有关。

    可是偏偏,林烨的脑子想了好几个时辰,却依旧想不出一个头绪来。

    “困在这里,没有水没有食物,烨哥,就算我们是武者的话,也支撑不了多少天的啊!”

    林山也是一脸地担心,小家伙却是干脆吃饱了就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毕竟这一整天在黑雾林当中,它也的确是累坏了。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找机会逃出去。实在不行的话,就要尝试一下,挖开这个甬道。”

    说着,林烨用自己锋利的匕首,朝着这石壁狠狠地砍了过去。

    锵!

    石壁上带起一阵火花亮光,却是纹丝不动。林烨只能够苦笑地摇了摇头,这样坚硬的石壁,根本不是区区一个匕首可以挖得动的。

    “挖不开,那怎么办?烨哥,我们不能死在这里啊!连那杨维成的城主令牌都在我们手中,我们林氏一族只要回到了元丰城当中,绝对有潜力成为元丰城内第一大世家,说不定你也能成为整个元丰城的城主呢!”

    才看到林氏一族崛起的希望,林山可不想就这么别去地困死在这甬道当中,这样的死法实在是有点太过于憋屈的。

    “不会的,我一定会想到破解甬道的方法。”

    为了保持体力,减少消耗,林烨和林山也在原地暂时休息一番,观察和思考面前的局势。

    甚至于,为了减少火源的消耗,林烨也赶紧灭掉了手里面的蜡烛。就这么在黑暗当中,冥思苦想,脑海当中一直浮现出那一段九宫隔绝来。

    几个时辰过去,在这黑暗的甬道当中,却仿佛是几百年一样地漫长。然后,林烨却依旧没有丝毫地头绪,之所以见到那个石门的时候,林烨可以联想到这个九宫歌诀,那也是因为石门上面形象的九宫分布图像。

    而现在这个走不到尽头会循环的甬道,却根本让林烨看不到丝毫有用的信息,自然就无法和九宫格的歌诀联系起来了。即便林烨有预感这和九宫格有什么关系,但是却不知道要如何去运用。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们要一直被困死在这里么?”

    黑暗当中,时间过得很慢,也过得很快。

    一天过去,甬道内的林烨还是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期间他尝试着用自己的仙纸鹤朝着甬道一直往前飞,一路上探查情况,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或者是直接突破这循环的甬道,找到新的出路。

    可惜的是,仙纸鹤在林烨的控制之下,一直往前飞,最后依旧从林烨的身后飞了回来。

    无解,即便是对于这仙纸鹤来说,整个甬道也依旧是循环反复的,不会有因为飞行的是仙纸鹤而有丝毫的改变。

    又过去了三四天,林烨尝试了无数种方法,甚至自己也跑了好几趟,依旧找不到出去的办法。

    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死胡同,目的就是要为了困死进入里面的任何生命。林山已经有点快要崩溃了,因为林烨神鸦令内存的那些食物快要吃完了,妖兽的尸体也快要烤完了。

    被困在甬道当中的第七天,林山饥肠辘辘,已经断粮三天了,即便他是武者,可以多抗几天,此时肚子那饿的绞痛的感觉可不好。

    小家伙倒是好一些,毕竟小家伙平时的食量大,身上的肉也多,比较抗饿。但是也依旧饿的趴在地上,懒得一动,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了林烨的,眼巴巴地想要林烨再神奇地从空间当中拿出一点吃的来。

    “小家伙,你也别看我了。我是真的没有吃的了,空间里面的那些兽皮,大前天的时候,就已经被你们全部拿出来烤着吃了。”

    林烨的肚子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们两人一兽可以说也快要达到极限了,再继续被困在这里面,没有吃的,估计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今天,一定要想出办法来。究竟要怎么从这甬道当中出去呢?”

    道家的那些法门和小玩意儿,林烨几乎能使用出来的都用了,却偏偏一点也没有奏效。这甬道就好像天生便是这样,一点办法都没有。

    “烨哥,我不行了。肚子好饿啊!”

    林山已经饿得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一样,流着口水说道,“要是现在有个烧鹅在我的面前,该多好啊!我一定连骨头都吃得一干二净……”

    嗷呜!

    小家伙听着林山说到了“烧鹅”两个字,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叫了一声,不过后来发现是林山在那幻想着,便十分无趣地耷拉着脑袋。

    “山子,小家伙,你们再坚持一会儿,我一定会想到出去的办法的。”

    林烨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再想不到出去的办法,他们就要被憋屈地饿死在这里面了。

    曾经,林烨想过许多种自己的死法,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便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冻死饿死在茅草屋内,或者是哪个冰冷的街角当中。

    后来林烨又觉得自己会死在白桦林的雪鸦爪下,或者是黑雾林的妖兽口中,亦或者是董元昌的残害当中……

    不过,一切一切地危机,林烨都挺了过来。每一次迎面而来的困难和危机越来越大,林烨却一次又一次地挺了过去,反倒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我不会死,我们都不会死。一定会出去的,这循环反复的甬道,我林烨一定会战胜你的……”

    林烨咬着牙,穷尽自己的思绪,在脑袋当中给自己灌输着这样的信念坚持下去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循环反复的通道!这一条甬道就是循环的,好像……对了!是五行,五行是生生相克,循环反复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可以说,五行元素当中,每一个元素都会催生下一个元素,然后五种元素在一起就生生相息,循环反复起来。”

    突然抓住了这么一个闪光点,林烨的心便砰砰砰直跳了起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方向是对的,这循环反复的甬道既然和生生不息的五行有关,那么一定也要从五行开始着手,找到破解循环的方法来。

    “五行!一定是五行了,金木水火土,它们生生不息,循环反复。我如果要打破这个循环的话,很简单,就必须让五行当中某个元素暂时消失……这样一来,链条就被打断了,自然而然整个循环反复就结束了。”

    林烨在脑海当中仔细地推论了起来,他先从五行元素的生生不息入手,想到了只要暂时阻止了其中一个五行元素和其他元素的沟通,就可以断掉整个五行生生不息的链条。

    “五行是这个样子,那么这一条甬道呢?是什么力量让他这样生生不息循环下去的呢?这其中,必然有链接的地方。或者说,它根本上就是一条由五行力量组成的甬道么?”

    联想到这一点,林烨立刻回想了起来,自己和林山行走这一条甬道的时候,会感觉到,走到某一段路的时候,突然觉得比较热,某一段路又突然觉得比较凉。

    “五行循环路,一定是的了。”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林烨激动得立刻爬了起来,直接朝着这一条甬道前面跑了出去,连和林山打一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烨哥,你……你跑到哪里去啊?”

    饿得眼冒金星的林山见林烨一溜烟兴奋地跑了出去,想要追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一刻钟之后,林烨却是如同之前一样,从后方跑了回来。和以往一脸愁容不同,林烨此时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淡淡地微笑。

    “烨哥,你刚才怎么突然站起来就跑,一句话都不说,害我还以为你是突然中邪了呢!”林山见林烨又从后面回来了,又失望又松了一口气。

    “山子,我们出去,有希望了。”

    林烨却是笑了笑,直接说道。

    “什么?出去有希望了,怎么回事?烨哥,你弄清楚这一条走不完的路是怎么回事了?”林山惊喜地问道,连小家伙也探起了脑袋来,期待地看着林烨。

    松了松筋骨,林烨指着前面的甬道路说道,山子,你跟我过来,你站在这个地方,是不是觉得这里有一点热呢?

    “热?”

    林山被林烨拉到了前面一段路的时候,皱了皱眉头,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说道,“好像……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呀!”

    “你再过来,再过去!仔细感受一下,这边是不是别那边热一点?”林烨笑着问道。

    “咦?还真的是,明明我们休息的地方是通常我们生火的地方,可是为什么,这边反而会比我们那里更热一点?难道说,这里是有传说当中的地下热泉?”

    反复感受了一下,林山也惊奇地说道。

    “不是地下热泉的缘故,如果你到前面那一段去看的话,就会发现,那边的墙壁都是用土做成的,而再往前面一点,会发现竟然墙壁上都长满了一种地下藤蔓。还有再往前一点,墙壁上有水珠渗出来……”

    林烨笑着拿出了一个水袋,递给了林山。林山一见到水袋,便立刻发了狂一样冲上前来抓住水袋,咕噜噜将里面的清水给喝了个一空。

    “山子,这一袋水就是我刚刚从那边的石壁上接来的。而我们这边的石壁之所以如此坚不可摧,却是因为它刚好是金子打造的。”

    有了这些作为佐证,林烨可以很有把握地说道,“如我所料不差,我们这一条甬道之所以一直反反复复走不完,走了又回头,就是因为,这是一条刻意打造的五行甬道。它利用了五行生生相息的特性,让这一条路成为了一条反反复复循环的路,使得我们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走不出这一条甬道。”

    “五行生生相息,这又是什么?”林山从来没有听说过五行属性,喝完了那些水之后,有了一些力气,好奇地问道。

    而小家伙听了林烨的吩咐,则是直接自己就跑到了那一道水壁上咕噜噜喝起了水来。

    “所谓的五行便是金木水火土,山子,这你应该知道吧?不过五行相生相克的隐秘,你估计就不太清楚了。我也是从一本书中偶然间看到的……”

    林烨将五行属性相生相克的道理规则和林山讲了一遍,林山才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这一段用五行可以造出来的甬道,会反反复复循环不止了。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这么说来,烨哥,我们现在休息的这个位置是金,左边是土,右边是水了。那……要怎么破掉这么一个五行循环甬道呢?”

    虽然知道了这整个五行甬道的原理,但是林山的脑袋瓜还想不出破解的方法来。

    “五行之所以会生生不息,就因为每一个元素刚好都可以生出下一个元素,形成了一个循环,能量在其中不会有所损失,自然便可以长久保持下去了。而我们只要一旦将其中一个元素拿走,或者减少它的量,久而久之,自然整个五行循环就被破解了。”

    林烨微微笑了笑,他也是在逛了一周之后,才想到的办法。然后林烨就掏出了两只匕首,递上一只给林山道:“山子,走!我们到属于木的那一部分试试看,将那些爬在墙上的地下藤蔓全部都给除掉。没有了木之后,我倒是要看看,它的火何以为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