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一百七十五章 魂游出城(上)

    达到了夜游境界,林烨的天魂才算是彻底地可以在体外游荡,而不用担心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再一次,林烨彻底地将厢房内的屋门和窗户都给打开,让自己的天魂完全沐浴在冷风当中,却是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在厢房内,行动自如,林烨现在已经可以控制着天魂自如的在空中游荡,就好像是那些失去了肉身的鬼魂一般。

    “既然如此,我何不趁着夜色正好,到外面去看看呢?”

    天魂状态下的林烨,没有了肉体的羁绊,人的七情六欲也完全被剥离了下来,便也没有了那种所谓的恐惧感。

    没有了恐惧,人便会更加大胆,也会更加勇于尝试。

    所以,林烨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思考,便直接控制着自己的天魂,从窗口飘了出来。

    轰!

    天魂完全暴露在了整个广阔的天地之间,林烨第一次用天魂的视角来感受这整个天地,抬头看向星空,看向夜月,都仿佛其中蕴含着一丝天地大道一般。

    月华照耀下来,沐浴在林烨的天魂周身,那种舒适的感觉无与伦比。

    本来,人以天魂的状态出窍,是不会再感受到了任何身体的感觉,自然也少了喜怒哀乐的情绪。

    然而,此时此刻的林烨,置身在广袤的天地之间,沐浴在月华之下,竟然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和轻松自在涌上心头。

    原来人的神魂也是会有情绪的,但是触发这些情绪的外部条件却比肉身更加困难。

    这种情绪难以言喻,不像是肉身的感觉那般具体和有源头。

    “人活一世,肉身不过是一具皮囊而已。喜怒哀乐惧,饥寒冷暖。一旦身死,所有的这些不也相当于说是幻象么?”

    林烨的天魂在宗祠的院子里静静地感悟着,突然,他想起了昨夜出城之后的那个古寺庙。

    自己的这些感悟,似乎便是那个叫做梁茹的女子对那些鬼魂所讲的佛经大道。

    不过当时的林烨对于这些话,只觉得深奥晦涩十分有裨益,却很难感悟到其中的道理。

    但是让林烨觉得奇怪的是,在神魂出窍的状态之下,回忆起昨夜听到的佛经大道,便有一种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来。

    “昨夜听道的那些都是孤魂野鬼,而我现在神魂出窍的状态,和鬼魂也差不多,难道说,这些佛经大道,是要在纯鬼魂的状态之下,才能够感悟得出来的么?”

    想起昨夜那个叫做梁茹的奇女子,林烨心中充满着好奇和探索的**。

    抬头看看元丰城的上空,一道黑色的阴渠源源不断地将城内的阴气汇聚到城外去,林烨便有些意动起来。

    “既然那些鬼魂可以顺着阴渠飘到那古寺当中去,我现在的天魂,自然也可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先引燃一盏引魂灯,免得到时候神魂无法回窍了。”

    确认自己现在是夜游的修为,林烨胆子便更大了起来,先回窍用香蜡制作了一盏引魂灯之后,便再次神魂出窍,顺着元丰城上空的这一道阴渠指引,直接往昨夜的那一片九阴之地飘荡过去。

    晃晃夜空,林烨的天魂飞升了起来,足足飞到了十多米的高度,从这个角度俯视整个元丰城,宛如一个含着珍珠的老蚌一样。

    而林烨也是第一次用这个角度观察整个世界,又是天魂的状态,心中的感觉十分复杂,说不出来。

    这一道阴渠当中,夹杂的都是城内产生的阴气。这些阴气有女子的天然气息,也有一些死去的动物和人产生的阴气,而更多的则是人的念头思想产生的阴暗气息。

    不管是哪一种阴气,最后都汇聚到了这一道阴渠当中来,被接引到了九阴之地。

    林烨徜徉在这阴渠当中,就好像是在小河当中游泳,顺流而下,丝毫不费劲。但是,这阴渠内的那些负面气息,却有如河水一样不断地在撞击着林烨的天魂。

    每一次的撞击,都会让林烨的天魂当中感受到一些元丰城内的阴暗气息。这些阴暗的气息,正常的人是完全感受不到的。

    哪怕是林烨这样的道士,不在出窍的状态,是无法读取到这种阴气当中夹杂的信息的。

    “没想到,元丰城内看似一切太平。但是各大氏族内的争权夺利明争暗斗,还有百姓之间的疾病痛苦,嫉妒报复……这些比起城外凶猛的妖兽,却是更加地可怕。”

    感受到这些气息,林烨却是想起了从《伯卿异闻录》当中看到的一则之前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异闻来。

    这则异闻叫做《捕蛇者说》,在这一篇游记当中,说的是徐伯卿来到了一个叫做永州的地方做客。

    却发现永州这个地方盛产一种毒蛇,这种毒蛇的毒液和皮都是上好的材料,价值不菲。所以,朝廷便在这个地方实行用这种黑蛇抵扣税赋。

    当时徐伯卿碰到了一名捕蛇人,便问他关于捕蛇的事情。那捕蛇人说他祖祖辈辈都是靠捕蛇为生,他的父亲和爷爷等等都是死于毒蛇之口,而他自己将来也必然早晚是死在毒蛇的口中。

    徐伯卿便好奇,询问他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从事捕蛇的生计呢?当时捕蛇人只是苦笑了几声,并没有多说,而徐伯卿脑袋一转也想明白了,便也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而且,出奇意外的,徐伯卿并没有在这一则异闻当中将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写下来,而是仅仅记录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了。

    看到这一则异闻的时候,林烨当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明明可以去做其他的生计,这捕蛇人还要从事这么危险的捕蛇活计呢?

    直到现在,林烨从这阴渠内的阴暗思想气息当中感受到了。倘若那捕蛇人去从事其他的生计,但凡能够安稳地活下去,他也决然不会继续捕蛇。

    根本原因很简单,林烨想起了上古一位圣贤的感慨来,那便是“苛政猛于虎”。(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