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三十七章 金色小鼎

    究竟是谁?

    此时演武场上的数百名武者,都在相互之间猜测着,不过却是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这打出了一百九十七道测力涟漪的人,会是刚刚才修炼武道不过半个月的林烨。

    “山子,看来以后我们要尽量少用测力墙来测试拳力了。”

    林烨见状,朝着林山挥了挥拳头,笑道。

    “不是我们,烨哥,是你!我现在才练了几十块肌肉,力气不过一百五十斤,根本就不引人注意。这演武场当中的武者,除了达到武生级别的个别族长,其他人大部分都在一百八十斤以下。所以,要注意的人是烨哥你才对,也不知道烨哥你是怎么修炼的,竟然速度比我快了三五倍!”

    对于林烨的武道修为进步,林山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了解了普通武者的修炼速度之后,知道自己已经是普通武者三到五倍的修炼速度,而林烨又是自己的三到五倍,这样一来,等于林烨的修炼速度比普通的武者快了十几倍以上。

    “我的天赋比你稍微好一点,再加上这神奇的《牛魔大力拳》,山子,等着好了!月底之前,我会尽快达到武生的境界。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去堂堂正正地挑战族长林良柱了。”

    普通的武者,哪怕天赋极高,有足够的肉食供应,修炼一般的黄级功法到武生,需要耗时一年到三年的时间不等。而现在林烨的速度是普通武者的十多倍,加上修炼的又是品级至少在玄级以上的《牛魔大力拳》,自然极其有望在一个月之内修炼成为武生。

    不成武生,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大秦武国这么一个以武为尊的治下,是没有丝毫的地位可言的。而一旦成为了武生,就可以向祈愿府申请建立氏族的任务,或者挑战现有的族长,只要打败了现有的族长,就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同样是修炼《牛魔大力拳》,林烨的速度之所以大大快于林山,一方面是林烨的武道天赋的确十分出众,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便是林烨通过那只神秘的眼睛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体内气血运行的路线,几乎可以做到一丝气血也不浪费,便极大程度地提升了修炼的效率。

    夕阳的余晖洒在了演武场的测力墙上,许多武者依旧对着今天排行榜单榜首的一百九十七道涟漪羡慕不已,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力量距离武生已经是一步之遥了。

    “走吧!山子,一会儿去你家里,将这个月的武皇圣像拿给我。”

    演武场要关闭了,林烨和林山先是去了酒肆当中好好的饱餐了一顿,每人都吃了将近二十斤的牛肉,之后便前往林山的家中,取来了他那张空白的武皇圣像。

    “烨哥,我听你的吩咐,这十几天的时间都没有对武皇圣像祈愿,你真的有办法短时间内将武皇圣像塑满?你要知道,如果月底我们交不出武皇圣像的话,就要被族长打入祈愿府的大牢当中了。”林山将武皇圣像递给林烨,略微有些担忧地问道。

    “山子,交给我吧!而且,等我当上了族长之后,将来……便可以拿到更多空白的武皇圣像,靠贩卖多余的武皇圣像赚取修炼的银子。”

    收下了林山空白的武皇圣像,林烨便快速地返回了自己的家中。本来,他是可以在林良柱那边多领取空白的武皇圣像,然后祈愿塑满金身之后拿到黑市去售卖换取银两的。

    但是,林烨知道,有太多双眼睛盯着自己了。尤其是林良柱和董元昌,一旦被他们知道自己有快速塑满金身的方法,在没有足够的力量自保之前,他们就有可能用各种方法逼迫自己的交出来。

    “林良柱现在因为氏族贡献的问题自顾不暇,应该不会注意到我。而董元昌为了不留把柄的除掉我,在等待月底年关考核的机会,想要先让我成为流民赶出元丰城之后,便可以不用顾忌的对付我。所以,现在这一个月的安全时间对我十分宝贵,我必须在月底之前成为武生,打败林良柱成为族长才行……”

    回到自己的茅草屋当中,林烨将两张空白的武皇圣像都挂在了墙壁之上,然后点起了一盏用土地庙香蜡所做的烛灯,开始诵念《大秦开国定鼎经》。

    “奉天之子,开朝武皇。大破妖道,定鼎中原。踏遍四海,夷狄臣服。威震宇内,千秋万世……”

    如同林烨所预料的那般,果然在点燃香烛的时候,墙壁上空白的武皇圣像塑金身的速度飞快,而且自己也丝毫感觉不到精神萎靡。

    于是乎,一晚上的时间,林烨接连不断,诵念了整整三十多遍的《大秦开国定鼎经》,下半夜丑时刚过的时候,墙壁上的两幅武皇圣像,就已经全部塑满了金身。

    “呼!总算结束了,两张武皇圣像,本来需要耗费我和山子两人每天两个时辰的时间。但是现在,只需要我一人诵念不到五个时辰就完成了。有了这些香烛,就是一条财路。只要我当上了族长,便可以向祈愿府申请多余的武皇圣像来……”

    这香烛的数量也有限,所以林烨一见两张武皇圣像都塑满了金身,便立刻将香烛给熄灭了。

    可就在林烨刚熄灭香烛的时候,却听到了床底下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响,是那种金属的嗡鸣声,而且似乎这声音当中还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来。

    “什么声音?难道说……我床底下有老鼠?可这声音,根本不像是老鼠的声音呀?”

    林烨一惊,急忙探头往床底下看去。但是却没有见到任何的活物,正奇怪那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时候,却是猛然间瞥见了床脚后面的一抹闪亮的金色。

    “金子?我床底下怎么会有金子?”

    那一抹金色,让林烨飞快地蹿了下来,伸手往那床脚背后摸去。

    “黑鼎?这……这难道是我那天从土地庙当中带回来的不起眼的黑色小鼎么?可是它……什么时候一半变成金色的了?”

    从床脚下,林烨拿出了那天被他随意丢下的黑鼎,只不过现在这一尊黑鼎的半边是闪亮的金色,而另一边依旧是乌黑之色。

    “刚刚的金属嗡鸣声,难道就是这一尊小鼎发出来的?小鼎之前是乌黑色的,现在却有一半变成了金色,难道说……小鼎本来就是金色的?是因为我做了什么,才让它慢慢的恢复本色的么?”

    土地庙当中的一点香蜡都如此不俗,《伯卿异闻录》更是记载了不知道多少的玄奇古怪见闻,便令林烨对这一尊小鼎也不敢轻视起来。

    “金色的小鼎,武皇圣像塑金身,香蜡……”

    看着这小鼎上的半边金色,再看看武皇圣像的金身,林烨便将两者联系了起来,眼前一亮,道,“我知道了,这黑色的小鼎,应该也是像武皇圣像一样,需要塑金身。刚刚我塑满武皇金身之后将香蜡吹灭了,所以黑色的小鼎才不满发出了嗡鸣。看来,它还真的是一个宝贝……”

    说罢,林烨便又立刻将香蜡给点燃了起来,淡淡的白烟便迅速地被黑色小鼎吸收了进去,不需要林烨的祈愿,那小鼎黑色的部分开始慢慢地蜕变,一点一点地开始变成金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