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三十章 看见气血

    “修炼到了武士,想要换其他的功法就必须自废修为,从头开始?难道说,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在《牛魔大力拳》的基础上继续往上修炼么?”林烨有些可惜地问道。

    “有!除非你能够完全弄清楚《牛魔大力拳》的气血运转路线,但许多人和你一样不信邪,将《牛魔大力拳》修炼到了第二层之后,不管怎么去琢磨,也无法剖析《牛魔大力拳》的气血运行路线。所以,最后都只能白费几年的修炼时间,服用‘化劲丹’将体内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气血给消融,换功法从头修炼。”

    武士修为的演武堂监事杨广仲看着面前穿着寒酸的林烨,几乎可以肯定,他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林烨必然会放弃要这《牛魔大力拳》残卷功法的。

    果然,如同杨广仲所料的那般,林烨沉吟了片刻之后,便立刻将《牛魔大力拳》放了回去,果断地从书库那边换了一本稍差的《螳螂拳》对杨广仲道:“监事大人,既然如此,我们便不要《牛魔大力拳》,换这本《螳螂拳》。另外,我们是两个人,按照规矩可以购买两枚《螳螂拳》的演武符,请一并为我们取来。”

    “《螳螂拳》也不错,六百五十两银子,是黄级中品的功法,每一枚演武符需要一百两银子。一共是八百五十两银子,你可想好了?”

    监事杨广仲笑了笑,他见过太多人像林烨这般开始拿了《牛魔大力拳》最后又换成其他功法。

    “嗯!这里是一千两的银票。有劳大人了。”

    将藏在怀里的一千两银票掏了出来放在案桌上,林烨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这辈子他连一两银子都没有摸过,结果刚到手的一千两银票转眼又要付出去了。

    不过,为了修炼武道强大自身,林烨知道这个钱是必须花的。

    “好,你们在此稍后,我去库房为你们取《螳螂拳》和两枚演武符。”

    收了林烨的一千两银票,监事杨广仲便往库房而去。林山却是眼巴巴看着那一千两银票远去,对林烨道:“烨哥,八百五十两银子就这么没了?我们就只剩下一百五十两了。”

    “山子,放心!舍不得银子,就学不到武道。等到我们都成了武生,还怕赚不回区区八百五十两银子么?”

    马上就能拿到真正的武道功法开始练武了,林烨的心中还是有些激动大于心疼银子。再者他有了用香蜡快速塑金身的秘密赚钱敲门,自然不用操心银子的问题。

    不一会儿,监事杨广仲便拿着一本《螳螂拳》拓本和两枚演武符走了出来,对林烨和林山说道:“这是《螳螂拳》的拓本,你们购买之后,仅限本族传阅和修炼,不得传授给氏族之外的人,否则一旦被我祈愿府的执法堂发现,定不饶恕。”

    “什么?监事大人,原来一人购买的武道功法,是可以让整个氏族的人都修炼的?其他人不需要再另行花银子购买的么?”

    林烨闻言也是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当然,所以一般都是族长集资前来演武堂购买武道功法,回去之后再传授给其他的族人。呵呵!看来又是两个被族长蒙蔽的傻瓜蛋,你们的族长想必是担心被你们挑战夺取族长之位,所以才故意不传你们武道功法的吧!”

    杨广仲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虽然说大秦武国对于武道功法的控制比较严明,但是只要一个氏族当中有人购买了演武堂的功法秘籍,就可以在整个氏族当中传授修炼。只不过,许多族长故意自私地隐瞒了这一点,购买了武道功法之后,只自己一人偷偷地修炼。

    “烨哥,那林良柱练的好像就是猛虎拳,据说还是用我们氏族的银子购买的。但是却根本没有传授给我们这些普通的子弟,简直是太可恶了。这次我们修炼了《螳螂拳》,一定要将他从族长的位置上打下来。”林山听了这话,立刻愤愤不平地说道。

    “嗯!山子,等我们成了武生之后,就去挑战林良柱。最后再把他赶出我们林氏一族!”

    林烨也是嫉恨林良柱已久,握紧了拳头,狠狠地说道。

    “还有这个,是演武符。一枚是之前就已经灌输完成的,还有一枚是空白的演武符,我现在就当场替你们灌入《螳螂拳》的气血运行路线。算你们有眼福,可睁大眼睛看好了!”

    手拿一枚空白的演武符,杨广仲走到林烨和林山面前,立定马步,将演武符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深吸一口气,双手猛地一收,犹如螳螂前足的两道镰刀一般,打起了螳螂拳来。

    “烨哥,这位监事大人,是在做什么?这就是我们要学的《螳螂拳》么?果然看起来像是一只一螳螂在捕食……”林山两眼发亮,目不转睛地仔细看着杨广仲的动作。

    “恩!这就是《螳螂拳》,我们今天运气好。想必是库房当中现成的《螳螂拳》演武符不足,少了一枚,所以监事大人要亲自打一遍《螳螂拳》灌入演武符之中。这样,演武符内便会正确地记录《螳螂拳》施展时候的气血运行路线……”

    武士打拳做示范,这可是丙级以上氏族子弟才有的待遇,林烨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凝目盯着杨广仲,想要将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牢牢地记在脑海当中。

    可是,就当林烨要努力要在脑海当中去铭记杨广仲《螳螂拳》的动作时,脑海当中那只一直瞪着的神秘眼睛,突然一眨,然后林烨便惊奇地发现,自己不仅能看到杨广仲的肢体动作,甚至能够将他身体当中的气血运转路线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怎么回事?道士开光之后的天眼能让我看到董大小姐溢出体表的三魂,但是绝对不可能连人深藏在体内的气血都看得到。所以这绝对不是天眼的效果,是那个神秘的眼睛,它方才在我脑海当中的眨了一下,我就能够看清监事大人体内所有的气血运转路线了。”

    猜测到了这一点,林烨心中便大喜道,“对了!《牛魔大力拳》残卷之所以无人敢修炼,不就是因为练习完第二层之后,复杂的气血运转路线,让人无法转换修炼其他的功法么?现在我有了这个神秘的眼睛,能够帮我剖析出气血运转的路线,不就完全没有这个困难了么?”

    《螳螂拳》是黄级中品的武道功法,《牛魔大力拳》原本却是玄级上品的武道功法。一个是黄级中品,一个是玄级上品,效果相差至少是数十倍的,傻子都知道用玄级上品的《牛魔大力拳》打基础会更好。

    于是,当打了一通《螳螂拳》后大汗淋漓走过来的杨广仲将那一枚演武符递给林烨的时候,林烨却并没有接过去,而是深吸一口气,拱手说道:“监事大人,我……改变主意了。不想要这《螳螂拳》,想换回之前的《牛魔大力拳》。”

    “什么?你又想换回之前的《牛魔大力拳》?方才我跟你说的话,难道你没有听进去么?《牛魔大力拳》是残卷你最多只能修炼两层达到武士,决然不能再往后继续修炼。难道说是这《螳螂拳》不够好么?”杨广仲惊疑了一声,质问林烨道。

    “不是这《螳螂拳》不够好,而是我觉得反正我们俩这个年纪才开始修炼武道,再怎么修炼这辈子恐怕最多也就是达到武士的层次。那还不如修炼一门厉害的武道功法,这样一来,同样是武士修为,修炼《牛魔大力拳》总比《螳螂拳》来得更厉害一些吧!”

    林烨当然不会实话实说告诉这监事自己能看到气血运行的路线,所以便找了一个理由敷衍一番。

    “呵呵!果然是鼠目寸光,不过看你们的穿着,所在的氏族也只不过丁品末等。正如你所言,就算你们努力一辈子,没有大机遇的话,最多也就只能修炼到武士了。”

    杨广仲摇了摇头,然后便将那《螳螂拳》和两枚演武符给收了起来,再次往库房走去,道,“既然如此,你们再等一会。希望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我这就去给你们拿《牛魔大力拳》残卷的功法拓本。”

    见杨广仲一走,林山便奇怪地问林烨道:“烨子,你真的认为我们一辈子都没办法修炼到武师么?可是之前你还信心满满的样子啊!我觉得,我们要不还是要那《螳螂拳》吧!至少有个突破的念想呀?”

    “山子,我自有打算,这《牛魔大力拳》或许对别人来说唯恐避之不及,但是对我们却是最好不过的功法了。”

    林烨微微一笑地点头,刚刚他已经在脑海当中做过了试验。那一只神秘的眼睛,已经可以受到他的控制,只要一眨眼睛,便可以看清他人或者自己身体当中的血气运行情况。如此一来,这《牛魔大力拳》残卷修炼的所有阻碍,便可以轻松化解了。

    不一会儿,监事杨广仲拿着《牛魔大力拳》的功法拓本,还有一枚演武符回来,递给林烨道:“这回你可想好了,不许再变了。这是《牛魔大力拳》的功法拓本,至于演武符库房内就只剩下一枚,而我并不会《牛魔大力拳》,无法给你们现场灌输演武符,所以只能给你们一枚演武符。一共是九百两银子!这是剩下的一百两银票。”

    “辛苦监事大人,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收了这些物品和找回来的一百两银票,林烨便和林山匆匆离开了演武堂,趁着夜幕赶回自己家去了。

    而当他们从演武堂出来之后,便有一名一直跟踪着他们的董府家丁走进了演武堂内,塞了十两银子给杨广仲,将林烨在演武堂内的所有言行作为都打听清楚,然后飞快地跑回董府禀报给了老爷董元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