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二十六章 怎么是你?

    董府内,沧月别院董辛月的香闺当中,确认了女儿已经彻底地清醒过来之后,董元昌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便落了下来。这才想起了那两个治病的乞丐,董元昌转身一看厢房当中,却根本不见二人的踪迹。

    “咦?董空,那两个流民乞丐呢?跑哪里去了?”董元昌问道。

    “两个乞丐?老爷,我……我也不知道,好像……他们方才乘着我们进屋的空当跑了出去。”

    董空刚刚的注意力也都在醒过来的大小姐董辛月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林烨二人乘机悄悄溜了出去。

    “跑了?”

    眉头一皱,董元昌冷哼了一声,道:“哼!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能跑到哪里去!董空,你马上到祈愿府去,就说我们府中有两个流民乞丐捣乱,让他们马上派人过来。”

    “老爷英明!就凭那两个流民乞丐,也想要当我们董府的东床快婿么?小的马上就从后门快马赶去祈愿府。”

    说完,董空便立刻悄悄从后面的府门赶往祈愿府通风报信去了。

    “爹爹,那两个乞丐,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辛月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辛月,你刚刚醒过来,身体还虚弱。不要下床走动,先好好休息一番。爹爹出去看看那两个乞丐,你不用担心。”

    让董辛月赶紧躺下,董元昌又吩咐丫鬟好生照顾董辛月后,便快步朝着府门口而去。

    而此时,董府小小姐董辛雪听闻大姐的病好了,便也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奶声奶气地对床头的董辛月道:“大姐!大姐!你可终于醒了,辛雪好担心你。”

    “小蜜糖!你会担心我?我死了,以后可就没人跟你抢蜜糖吃了。”

    见到妹妹那关切的目光,董辛月笑着说道。

    “辛雪才不要呢!大姐要是出事了,以后就没人陪辛雪玩了。”董辛雪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真无邪地说道。

    “好了!好了!小蜜糖,姐姐这不是好好的么?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突然晕倒两天,爹爹刚刚说是那两名乞丐救了我的?”董辛雪问道。

    “大姐,什么乞丐?本来救你的是林烨哥哥的。可是,爹爹说林烨哥哥死在了白桦林,还有……爹爹贴的悬赏告示上面说了,谁要是救了大姐,就把大姐许配给他。”小蜜糖董辛雪简单地将知道的部分向董辛月说道。

    不说还好,一听到董辛雪说到告示上的亲事,董辛月便立刻皱起了眉头:“不行!我董辛月怎么可能嫁给乞丐?绝对不嫁,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嫁给乞丐的。还有,辛雪,你说的林烨是谁?他也是来救我的么?”

    “林烨哥哥是一名书生,是他跟爹爹说大姐是丢魂的,然后跟着爹爹一起去白桦林替大姐收魂。可惜最后死在了白桦林当中,不然的话,林烨哥哥就可以娶大姐了。”

    对于林烨这个虽然有点穷酸的读书人,才六岁多的小小姐董辛雪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董辛月却依旧是一脸嫌弃地摇头道:“书生也不行!我董辛月的夫婿,至少也要像爹爹一样是一名武师,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书生也想娶我?”

    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向刁蛮的大小姐董辛月好歹也有武生的修为,咬着牙坚决道:“不管是流民乞丐还是穷酸书生,想要娶我董辛月,门都没有。”

    董府门口,林烨和林山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果然不一会儿董元昌便带着好几名家丁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其实从一开始接纳两名乞丐来治病的时候,董元昌就想好了,正好利用两名乞丐流民的身份,一旦董辛月的病真的被他们治好了。直接将他们抓起来,送到祈愿府去便可,如此一来,根本就不用兑现什么一千两赏银和许诺的姻亲。

    所以,当远远地看到林烨和林山二人站在府门口,董元昌不容分说,便是一声令下,让家丁们将他们上前将他们俩给抓起来。

    “烨哥,不好!董老爷追上来了,而且好像是来抓我们的啊!”

    林山被林烨刚刚那一番“董元昌会杀人灭口”的言论吓到了,往林烨这边缩了缩,担心道。

    “放心!山子,他董元昌再大胆,也绝对不敢在这么多百姓们的面前,将我们这两个救了他女儿一命的大恩人怎么样。”

    算准了的林烨,知道单单是自己和林山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同董元昌斗的实力和筹码,所以他就必须要借势,借外面这些百姓们悠悠之口的势。

    “董老爷来了,你们快看……还有好几名家丁,气势汹汹的过来,该不会是来抓这两个小乞丐的吧?”

    “不可能吧!两个乞丐不是说治好了董大小姐的病么?那可就是董府的恩人了,董老爷怎么可能会抓他们?”

    ……

    四五名身材魁梧的家丁冲上前来,刚想要朝着林烨和林山扑过去,看到了门外这么多百姓和议论的董元昌,赶紧大手一招,大喊一声:“慢!”

    董元昌也没有料到,那些跟过来看热闹的老百姓竟然一直聚集在自己的府门口,而且还越集越多。这一下,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这两个乞丐一治好董辛月之后,便立刻悄悄遁走溜了出来。

    原来,这两个乞丐就是要将他们治好了董辛月的事散播出去,这样一来,就让自己有所顾忌没办法过河拆桥了。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一会儿等到祈愿府的官差来了,看你们两个流民能跑到哪里去?”

    止住了上前的家丁,董元昌亲自走上前去,故意摆出了笑脸,问林烨二人道:“两位既然治好了小女的病,便是我府中的贵客,为何突然跑出来了呢?”

    因为底下有这么多百姓看着,董元昌无法否认二人救了董辛月的事实,所以便依旧以礼相待道。

    “董老爷客气了!我们这不是赶着要将董大小姐醒过来的大好消息,和门口这么多关心董大小姐的百姓们通报一声,让他们也跟着一起高兴高兴呀!”

    这一回,林烨倒是也不怕被董元昌认出来,所以就直接自己站出来笑着说道。他这话一说,底下的那些百姓们便也许多跟着起哄。董元昌却是心里面被气个半死,这些老百姓哪里是关心他女儿的安危,完全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而已。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听到林烨的声音,董元昌皱了皱眉头,再看看底下的这些百姓们,为了自己武尉官的威信,还是拱手对众人道:“本官多谢诸位对小女的关心,目前小女的怪病已经被这两位高人治好了。就不劳诸位挂心了,现在时候不早了,天上又下着大雪,诸位还是散了吧!”

    董元昌这是想要驱散围观的老百姓,这样一来,自己想要对这两个小乞丐怎么样,都不用顾忌太多。可是偏偏,这些围观的老百姓也不是省油的灯,冒雪等了这么久,没有看到真正的热闹之前,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散去,于是就有人纷纷大声发问了起来。

    “董老爷,敢问你告示上说的话是真的么?当真要将董大小姐嫁给乞丐?”

    “对呀!董老爷,你真的要招一个乞丐当女婿?”

    ……

    听到这些百姓的质疑,林烨也是微微一笑,冲着董元昌拱手问道:“董老爷,就像大家问的那样,不知道告示上所标示的奖赏,能否兑现?”

    在场百姓的舆论胁迫,还有林烨的当堂质问,便是让董元昌进退两难,不得不点头道:“当然兑现,我董元昌一言九鼎,告示怎么写的,自然都会兑现。”

    董元昌这话一说完,下面的百姓们便更是纷纷议论了起来。嗤笑董府要招一个乞丐女婿的人有之,夸董元昌言而有信的人有之,更多的却是羡慕这两个幸运的小乞丐。

    不过,董元昌虽然口头上不得不这么承认道,但是心里面却是期盼着大管家董空马上带着祈愿府的官差过来,一旦这两个流民乞丐被祈愿府抓进大牢当中去,自己承诺给他们所有的一切,自然都不需要兑现了。

    果然,在董元昌承认之后没多久,远处街道上便传来一阵马蹄声,五名祈愿府的武徒官差挥鞭策马杀气腾腾地朝着董府赶了过来。

    “不好了,是祈愿府的官差来了。这两个流民乞丐要倒霉了,他们没有氏族身份令牌,被祈愿府的官差撞见,铁定要被抓进大牢去了。”

    “是呀!这可是祈愿府的官差抓人,就算是董老爷想要救他们,恐怕也不容易吧?”

    “你想太多了,董老爷巴不得他们被官差抓,哪儿还会想办法救他们呢?”

    ……

    底下的百姓们一转身看到祈愿府的官差凶神恶煞般的策马冲了过来,都不由得为那两名小乞丐担心和可惜起来。

    董元昌却是一脸地大喜,暗道这一次看你们两个流民还不被抓入祈愿府大牢永世不得翻身?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五名祈愿府的武徒官差杀气腾腾地下马朝着这两名流民乞丐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却丝毫没有惊慌失措或者要逃跑的迹象。

    “董武尉,我等听说你府中有两名流民乞丐滋事,可是这两个?”

    带头的官差指着林烨和林山,询问了董元昌一声。

    “正是此二人,都是没有氏族身份的流民乞丐,你们尽管抓走打入祈愿府的大牢去。”董元昌点了点头说道,他虽然是元丰城的武尉官,但是各地的祈愿府都是直接隶属朝廷皇家管辖,不受任何地方势力约束的。

    所以,即便是一名武徒修为的官差,对董元昌也并没有太客气。

    而一听到董元昌的这话,林烨便假装色变,大声叫道:“董老爷,是你通报祈愿府来抓我们的?你根本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兑现告示上的奖赏!”

    “高人!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怪不得我,要怪就怪你们没有氏族身份。祈愿府听到了动静过来要抓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是祈愿府要抓你们,我有什么办法?这可算不得是我言而无信,只怪你们自己没命享福罢了!”

    董元昌大笑了起来说道,和在白桦林的时候对林烨一样,他再一次将救了自己女儿的恩人给推向了危险的一面。

    “废话少说,你们两个流民,胆大包天,竟然敢跑入城中滋事。通通都给我押回去!”

    祈愿府那名带头的官差一声命令,其余的四名官差便立刻上前要捉拿林烨和林山二人。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林烨却哈哈大笑,和林山一起亮出了自己腰间的林氏一族身份令牌,道:“谁说我们是流民了,我乃林氏一族林烨是也!旁边的是林氏一族的林山,这是我们的令牌。”

    “什么?林烨,怎么是你?”

    一看到林烨的令牌,董元昌再次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头发乱糟糟,脸上满是污泥的小乞丐,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后来一直坚决拒绝来给自己女儿看病的穷酸书生林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