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二十章 读书人的气节

    骏马飞驰,血气生机力量涌动起来,武师修为的董元昌在府中听到郎中张海霖通风报信说林烨没死的消息之后,便二话不说,立刻快马赶了过来。

    远远地,董元昌见林烨被林良柱的人给五花大绑了起来,便立刻鼓起身体当中的血气力量,声如洪钟地这么喊道。

    “林烨,今天我就要将你打入祈愿府大牢当中,看你这一条臭咸鱼,还能怎么翻身?哈哈!”

    看到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林烨,林良柱大笑道。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远处董元昌那利用武师血气力量发出的声音,立刻被吓了一跳,颤抖道:“声如洪钟!谁?是哪位武师大人过来了?”

    “族长,是武尉董老爷驾马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站在林良柱面前的族人指着他背后说道。

    “什么?董府大小姐不是得了怪病么?董老爷不去寻访名医给大小姐治病,到我们这来有何贵干?”

    林良柱转身一看,果然是本城武尉官董元昌,心中奇怪地说道。

    可正当林良柱打算向骑着骏马奔驰过来的董元昌拱手作揖问好的时候,突然,还骑在马上的董元昌就是挥了一鞭子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那林良柱的身上。

    啪!

    武师修为的董元昌,狠狠地抽了林良柱一鞭子,瞬间将林良柱给抽飞了出去,啪一下摔在了地上,背上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滋……”

    摔在地上的林良柱莫名其妙挨了一鞭子,登时心里面的火气就冒了出来,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正打算开口大骂来人。

    但是一看到挥鞭的是武尉官董元昌,便立刻又蔫了下来,哭丧着脸弓起身子向下马的董元昌问道:“董老爷,我林良柱并未曾得罪您,怎的一见面不由分说就给了我一鞭子?”

    周围那些林氏族人在董元昌的目光之下,也纷纷低着头不敢和他直视。要知道,董元昌可是元丰城的武尉官,武师的修为,岂是他们这些连武生都不是的平民百姓敢直视的。

    “未曾得罪我?你把董府的恩公给捆了,还说没有得罪于我?”

    啪!

    董元昌毫不手软,又是一皮鞭抽在了那林良柱的身上,厉声喝道。董元昌知道在白桦林时对林烨见死不救,肯定会让他记恨在心。所以现在想要再次请求林烨出手救自己的女儿,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不过,当他远远地看到林烨被林氏族长林良柱绑起来的时候,心中便有了这个主意。将一口恶气全部都撒在了那林良柱的身上,期望能用这种方式,重新博得林烨的好感。

    “董府的恩公?董老爷,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林氏族长,哪里敢去绑你董府的恩公……”

    觉得冤枉的林良柱话还没有说完,转头一看到被绑在一旁的林烨,登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吓得支支吾吾起来,“董……董老爷,您说的董府恩公……该不会就是……林烨这臭小子吧?”

    “瞎了你的狗眼!”

    董元昌又怒斥了林良柱一句,便赶紧上前替林烨解绑,十分关切地说道,“恩公,你没事吧?以后若是这种狗贼再敢欺压于你,我就扒了他的皮。”

    而林良柱听到董元昌喊林烨的这一句恩公,顿时便面如死灰,赶紧在林烨的面前自己扇自己的耳光认错道:“林烨,是我林良柱狗眼不识泰山,我以后再也不敢刁难你了……”

    周围那些林氏族人见状,也是大为惊异。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被他们五花大绑,马上就要被打入祈愿府大牢当一辈子愿奴的林烨,竟然真的咸鱼大翻身,连元丰城的武尉官董元昌都要对他这么客气起来。

    “董老爷,不好意思!这一句恩公,我可受不起。还请您收回!”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林烨,解绑之后却是站起身来,朝着董元昌摆了摆手道。白桦林雪崩之时,林烨就已经看清了董元昌。

    林烨知道,方才董元昌那两鞭子抽在林良柱的身上,不过是演戏给他看罢了。想要博取林烨的好感,让他忘了早上白桦林雪崩之事,继续帮董大小姐完成还魂的最后一步。

    可那生死之间的绝望,人情冷暖的心寒,林烨又岂能如此轻易地就揭过去的?

    “受得起!受得起……林烨,你揭榜为我府中大女儿辛月治好了病,自然便是我董府的恩公。怎么会受不起呢?”

    见林烨果然还嫉恨着早上白桦林雪崩之事,董元昌急忙陪着笑脸解释说道,“早上白桦林雪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能逢凶化吉,所以便先赶回城中等你。如今按照林恩公的方法,小女的天地二魂果然都已经归位。但是却不知道为何还没有醒过来,而且身体手脚冰凉,印堂开始有些发黑。还请恩公你快快随我回府中去看看吧!”

    在一旁的林良柱,还有周围的那些林氏子弟,听到了董元昌的这话才算是明白过来。原来林烨是替董府大小姐治了病,董老爷才会对他那么客气的。

    “林烨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是好命,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治疗董大小姐怪病的方法?据说董老爷今天早上的寻医告示已经将赏银提高到了一千两银子,甚至还许诺要将大小姐董辛月许配之。可恶!林烨这小子这回攀上了董老爷的高枝,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

    身上火辣辣的两道血痕,林良柱的心里面对林烨却是又嫉恨又嫉妒。周围的那些林氏子弟现在也是后悔莫及,刚刚林烨向他们求助借钱的时候,就不应该顾忌族长林良柱的淫威而拒绝了他。

    现在他们可算知道了,难怪林烨刚刚有那么大的口气敢说今日借的钱,来日百倍奉还的话来。

    可就在林良柱和那些林氏子弟认为,林烨会立刻得意地跟董元昌回董府去给董大小姐治病时,林烨却是根本没有理会董元昌,反倒径直走到了林良柱的面前说道:“林良柱,这个月的十文税钱我没有交上,你不是要依律把我打入祈愿府大牢的么?怎么还不动手?”

    “这……林烨,我都已经自扇耳光向你道歉认错了。你……你还想怎么样?你现在是董老爷的恩公,我哪里还敢因为十文税钱捉拿你?这十文钱我替你交。”

    欺软怕硬的林良柱以为林烨是为了报复自己,故意在董元昌面前这么向自己演戏的。所以,他赶紧苦着一张脸又向董元昌道:“董老爷,我……我这也是按照大秦税赋法令和族规公事公办的呀!不过,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刁难林烨了,真的!”

    但是,董元昌却知道林烨并不是在故意演戏,他算是看出来了,林烨是宁愿被打入祈愿府大牢当中,也不愿意跟他回董府帮忙治病。

    于是,董元昌心中憋着的火气便一下子朝着林烨释放了出来。

    他董元昌身为元丰城堂堂武师修为的武尉官,已经如此低声下气地请你林烨一介穷酸书生来治病了,竟然还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林烨,你别太过分了!早上在白桦林的时候没有救你是我的不对,但是你现在不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么?哼!今天这个病,你是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

    怒气爆发出来,董元昌身上的武道威势压得林烨都快要站不稳了,从身上掏出早上林烨签的那一张生死状威吓林烨道,“早上你揭榜治病签的生死状在此,你敢不治?”

    见董元昌终于原形毕露恼羞成怒,甚至拿出了早上签的生死状相威胁,林烨却是冷笑一声,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早上揭榜签生死状的林烨已经死在了白桦林的雪崩之下,不管你如何威逼利诱,现在的林烨是不会屈从的。董老爷要么就在这当场杀了我,要么还是请回吧!”

    说完,林烨便笔挺地站直了身子,闭上了眼睛,即便是在董元昌那盛怒的武道威势之下,脸上坚决地表情也依旧是纹丝不动。

    不是林烨不怕死,而是对他来说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那便是丢了自己读书人的气节。卑劣的董元昌在白桦林雪崩之时,那见死不救不屑的目光,林烨依旧在脑海当中历历在目,又岂会因为他故意低头的几句谄媚和暴怒的威胁而屈服呢?

    何谓读书人的气节?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仅此而已。

    这无关乎林烨愿不愿意前去救人,而是关乎读书人的气节。

    虽然林烨的心中怨恨董元昌对自己见死不救,不打算再同他有任何关系来往。但是,林烨不是董元昌,上古圣贤有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同样见死不救的事情林烨做不到。

    这次林烨死里逃生回来,就算董元昌不来找他,他也会找机会去救董大小姐的。

    同样是要去救人,但林烨是绝对不会屈服于董元昌的胁迫,他只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方式去救人。

    而之所以林烨敢对董元昌这么大义凛然地说出这一番话来,也是他吃准了爱女心切的董元昌不敢真的杀了自己,因为现在能救董辛月的只有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