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十八章 仗势欺人(上)

    什么是人情冷暖?

    其实林烨自小就感触很深,没钱没势,在别人的眼中就没有丝毫的地位和价值。尤其是那些有功名和官职在身的老爷们,更加不会将自己这样的穷酸书生看在眼中。

    今日在白桦林的雪崩之下,董元昌没有救自己,林烨其实并不意外。因为董元昌自以为已经知道了将董大小姐归魂的所有方法,所以林烨在他的眼中非但没有了价值,更是一个拖累和麻烦。

    “想必现在董元昌回到董府,已经用我教的方法帮董大小姐归魂了。可惜,他没有前朝大夏的这种香烛,更加不懂得如何用香烛安魂。董大小姐,依旧命悬一线……”

    叹了一口气,林烨却是望着手中的两枚铜钱,思考着,“就缺八文钱,只要熬过了这个月。我便能彻底翻身,不说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开光的道士,单单依靠香烛祈愿时候的加速效果。一个月内,我几乎每天都能塑满一张武皇金身。要知道,市面上一张武皇金身像的价格足足是一百两银子,而且还有价无市。”

    领略了香烛祈愿时候的加速效果,林烨就激动不已。

    但凡没有功名在身的普通百姓,每月都必须领取一张武皇圣像祈愿塑金身。而且,每一张武皇圣像有且只能由一人祈愿,他人决然不可代劳。若是两人对着一张武皇圣像祈愿,那这一张武皇圣像上的金身便会斑驳不堪,根本无法上交使用。

    寻常老百姓一月要塑满一张武皇圣像就已经十分吃力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帮别人祈愿?

    不过,却也有一些要钱不要命的人,拼着透支自己的精力,每天能祈愿四五个时辰。这样下来,两三个月往往能多出一张武皇圣像。

    这样的武皇圣像便是市面上流通可用金银购买的武皇圣像了,价格一般是在一百两银子左右,大户人家往往就会替没有功名在身的子弟,从市面购买这种别人已经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交差。

    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铜钱,寻常百姓全家一个月的开销往往也就才一两银子。足见一百两银子对于普通百姓而已是何等的巨款了。

    但是,这种硬挤出精力去多塑武皇金身像赚来的钱,往往被百姓们称为“要命钱”。

    缘何呢?

    既然只不过每天多祈愿两三个时辰,两三个月就能够赚一百两银子,这么轻松应该会有许多人纷纷效仿才对的呀!

    可事实上却是,几乎没人敢赚这“要命钱”。就因为这“要命钱”的严重后遗症,但凡这样透支精力去祈愿塑金身的人,过了一两个月之后就会发现,渐渐地丧失了祈愿塑金身的能力。

    不管对着武皇圣像如何虔诚祈愿,画像上的金身却是分毫不动。而且,整个人的脑袋也将是昏昏沉沉,时不时变得痴痴傻傻的样子。

    林烨曾经也有过要赚这种“要命钱”的想法,但是自从知道了赚“要命钱”的严重后遗症之后,便再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了。

    “我有了这前朝神秘的香烛帮助,祈愿的时候非但不消耗精力,反倒越来越精神。按照这个速度,祈愿一天就能塑满一张武皇圣像。那一个月岂不是能塑满三十张?扣除自己要上交的一张,一个月岂不是要赚两千九百两白银?”

    这么一算,林烨才发现,这些在土地庙供台上上百年来无人问津的香蜡才是真正的价值千金。

    不过,如何利用香蜡祈愿塑武皇金身圣像去卖,这些都还是后话。林烨目前的当务之急便是这要命的八文税钱缺口。

    “就差八文钱,太阳马上就落山了。我一定要在那林良柱来抓我之前想办法凑足八文钱……”

    林烨正发愁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外有人急促地敲门。

    咚咚咚……

    “不好!该不会是那林良柱来了吧?”林烨心中一慌。

    “烨哥!你在家么?我是山子,族长说你的武皇圣像没有塑满,现在正带着一大帮人赶过来捉你呢!你还是快逃出城去当流民,免得被抓进祈愿府中,一辈子不得脱身了。”

    听到这声音十分耳熟,是族中和自己交好的少年林山。林烨这才放下心来,打开了屋门,让林山进来,对他说道:“不行!山子,我还要参加开春的科举考试,一旦逃出城去当了流民,一辈子就别想出人头地了。”

    “我说烨哥,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怎么还想着什么出人头地的事啊!先把小命保住再说吧!我听说你的武皇圣像还有一小半没有塑满,族长肯定会抓着你不放,把你送到祈愿府大牢去的。你还是赶紧逃吧……”

    林山算是林烨在族中最交好的同龄伙伴了,两人经常一起出去找活计赚铜钱,没事的时候,林烨也会拿出书本来教林山认字。

    所以,林山今天在族中祠堂一听到族长林良柱带人要来捉拿林烨,他便赶紧抄着小道连忙跑过来给林烨通风报信。

    “山子,我不会逃的。你看,武皇圣像的金身,我都已经塑满了。”

    见到林山来了,林烨便有了主意,将武皇圣像拿给他看。

    “什么?烨哥,原来你早就已经塑满了金身。那你怎么不早交到祠堂去呀?不过,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怕族长他们了。一会儿他们过来收税,你将这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拿出来,他们便无话可说,想要刁难你都不行。”

    看到林烨手中的武皇圣像,林山便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次族长不能得逞,恐怕又要灰溜溜的回去咯!”

    “先别高兴得太早,山子,虽然我的武皇圣像已经塑满了金身。但是那十文税钱,我却……”

    林烨苦笑一声,将仅有的两枚铜钱摆在了书桌上,“短了八文钱,你身上有没有?先借给我对付一下,下个月我必定百倍奉还给你。不然的话,恐怕这一次我真的只能让那林良柱收了这屋子了。”

    “八文钱,好说!烨哥,这个月我去李家老爷那打了二十天的短工,正好赚了二十多文,除掉这个月交税的十文钱。我还留了十几文钱备着下个月交税……”

    林山笑着说道,但是一摸腰间却是大叫不好,“哎呀!不好,烨哥,我将放钱的荷包落在家里了。”

    而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屋门外面远远地就响起了族长林良柱的大笑声:“哈哈!林烨,你这个臭小子竟然还敢回来,这回看你还有什么借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