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六章 据理力争

    论衣着,林烨穿得破烂又简陋。

    论出身,林烨只是一名寒门书生。

    论本事,林烨没有学过任何医术。

    林烨知道凭借这些,自己没有任何一点能够取信于董元昌,所以,他就必须拿出莫大的勇气。

    生死状,一旦签订之后,林烨若没有治好董大小姐的病,那么董元昌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他给董大小姐抵命了。

    “你敢签生死状?”

    当林烨喊出了这句话之后,本来对林烨并没有正眼看过的董元昌,也是目光一凛,有些意外了起来,“林烨,你可知道,签了生死状之后,你的命就和我家辛月的命连在了一起。她若是有半分闪失,你便要以命抵命。难道,你就不怕死么?”

    虽然说大秦武国现在实行科举考试,但是重武轻文的风气依旧盛行朝野。那些考中了状元的书生在朝廷当中任职尚且不被武官将军们看得起,更不用说林烨这么一个小小的连秀才都还不是的穷酸书生,在董元昌的眼中,甚至还不如街上的贩夫走卒来得有分量。

    董元昌是元丰城的两名治城武尉之一,武师的修为,掌管着元丰城的一营兵马大权,麾下五百名将士效命。在他的眼中,那些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够在朝堂上发出酸腐之词的书生,从来都是只会纸上谈兵却胆小怕事之徒。

    因此,当林烨面对郎中张海霖和大管家董空的排挤之时,能够毅然决然喊出签生死状时,这一份临危不惧的勇气,便让董元昌另眼相看,觉得林烨似乎和他知道的那些书生有些不大相同。

    “怕!我当然怕死,每个人的命都只有一条,没有谁是不怕死的。但是,董老爷,我既然有这个把握能治好董大小姐,那我非但不会死,还能够拿到董老爷给的酬劳赏银,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紧握双拳,林烨直面董元昌那带着武道神通威压的目光,咬着牙说得字字铿锵有力而自信,但是内心却是充满着那种被人质疑的愤慨。

    若他能身穿造价昂贵的华服!

    若他是出生在大家族世家的公子!

    若他能有条件学习医理医术,甚至是武道!

    难道还会被董元昌如此看轻和质疑么?还会被董府一个家奴如此讥讽迫害么?

    从小尝尽了人间疾苦和白眼的林烨知道,没有出身,没有实力,在别人的眼中根本是一文不值,即便真的有治病的本事,也可能连出手证明的机会都不会有。

    但是,林烨不甘心,他不甘心永远承受这样的白眼和迫害,他不甘心一辈子都只当一个饥寒交迫的书生。他要改变,改变自己的处境,改变这一切。

    所以,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放在面前,以命一搏又如何?

    “你有把握?哈哈!这恐怕是我张海霖这辈子所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一个连一点医术都没有学过的穷酸书生,竟然夸下海口说有把握治好董大小姐的怪病?”

    百草堂的首席医师张海霖闻言,忍不住冲着林烨大笑道,“真是不知死活,你要是真能治好董大小姐的病,我张海霖的脑袋就摘下来给你当夜壶!哈哈……”

    “老爷,既然林烨这么想送死,不如就成全了他。老奴这就去拟一份生死状来?”

    大管家董空和林烨并无间隙,只不过是收到了家丁董龙偷偷塞来的半两银子贿赂,刚刚才故意出言激将让林烨签生死状的。

    躲在客堂门外偷听的家丁董龙,此时却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心里面暗暗催促道:“快签呀!哈哈……只要签了生死状,林烨,你这个臭小子就等着死在我董龙的手上吧!让你知道知道嘲笑讥讽我董龙的下场……”

    不过,也许是林烨刚刚表现出不畏生死的勇气,让董元昌有些惜才了。他叹了口气摆手道:“不必了。把他赶出去便是!”

    显然,董元昌虽然欣赏林烨的勇气,但是言下之意依旧是不相信林烨能够治好自己女儿的病。

    一听到这话,百草堂的医师张海霖得意的笑了,董空和门外的董龙却有些失望了起来。而林烨却是急了,赶紧再上前一步拱手道:“董老爷,请你给我一个……”

    “机会”二字还没有说出口,林烨的身后就突然蹦上前来一个娇小可爱的身影,对着董元昌奶声奶气地喊道:“爹爹,你就让他试试吧?大姐已经昏迷两天了……”

    林烨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方才看到的演武场练拳的小姑娘么?怎么突然跑出来替自己说情了?

    “辛雪,你不好好跟着刘师父在演武场练拳,跑到这来做什么?你大姐的病不用你担心,爹爹自然会想办法。”

    看到小女儿董辛雪跑进来替林烨说情,董元昌皱了皱眉头,低声呵斥道。

    “爹爹,我不想练武了,大姐就是因为射猎沾染的怪病。辛雪想要陪在大姐身边,等她好起来。你就让这位林烨哥哥试试看,好不好?”

    其实董辛雪一直就躲在门边上,把刚刚林烨对董元昌说的话全都听在了耳里,年纪小的她还不会以貌取人,但是她却从林烨的话语当中听出了绝对的信心,让她有一种莫名地信任感,认为林烨一定可以救好自己的大姐。

    所以,在董元昌最后决定将林烨赶出去的时候,董辛雪便忍不住站了出来替林烨求情。

    “哼!董老爷,我林烨既然都肯赌上了自己的性命。你堂堂一个治城武尉,力拔千斤的武师,难道连让我给董大小姐治病的这点风险都不敢冒么?”

    虽然林烨很感谢突然出现的董辛雪替自己说话,但是看到这态势,他知道好好说话是没有用的了,于是便故意换了一个语气用上了激将法赌一把。

    “大胆!林烨,你一介布衣书生,敢这样和我家老爷说话,真的是不想活了!”大管家董空立刻怒斥林烨道。

    “对!我就是不想活了,董老爷,可敢将生死状拿与我签?”

    此刻的林烨,却是彻底地豁出去了,站在堂前一动不动,就这么抬眼瞪着董元昌。

    “好!既然你非要签这生死状,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董元昌便转身对大管家董空吩咐道,“董空,速去拟一份生死状出来,他要签就让他签。”

    “好嘞!老爷……”

    董空急忙去弄生死状,心中也是得意地道,“这臭小子真是不识时务,老爷明明都有想要放过他一马,可是他自己偏要找死,真的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呀!”

    躲在门后面偷听的董龙也是面露喜色,暗道这一次林烨是在劫难逃了。

    反倒是那名百草堂的医师张海霖有些闷闷不乐了起来,心道:“一个不知道哪儿跑来的臭小子,连我张海霖都看不出端倪的怪病,他能有什么办法?董元昌也不知道是爱女心切,还是老糊涂了,竟然真的让这臭小子给女儿看病……”

    站在客堂中央的林烨,倒是将各人的面孔神态尽收眼底,不过争取到了给董大小姐看病的机会,他便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要赌那《伯卿异闻录》是否属实了。

    不一会儿,董空便拿了一张墨迹未干的生死状,递到林烨的面前。林烨没有犹豫,大大方方落笔签上了自己的姓名,又按上了手印。

    而在林烨的身旁,刚刚闯进来的董府小小姐董辛雪却是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林烨看。从小就在府中长大的董辛雪,所见的除了自己的至亲家人之外,就是府中的奴仆。看的书不少,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书生。

    如今看到自称书生前来治病的林烨,当然十分好奇,如果不是父亲董元昌在场,恐怕董辛雪已经忍不住缠着林烨问东问西了。

    “董老爷,如今生死状我也已经签了。可否让我去看看董大小姐,开始治病?”

    林烨现在一门心思放在治病上,并没有觉察到身边这个董府小小姐异样而又好奇的目光。

    “辛月就在里面的厢房,你跟我来。”

    既然答应了让林烨试一试,董元昌便转身走进了里面的厢房,林烨和其他人也都跟着走了进去。

    粉红色的幔帐,厢房内是一股淡淡地脂粉香气,林烨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装扮的女子闺房,尤其是当看到床上躺着的董家大小姐董辛月时,更是忍不住眉目一动,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大美人。

    “老爷,小姐的气息越来越弱了。”守护在旁边的丫鬟一见董元昌来了,急忙欠身说道。

    “你退下吧!”

    董元昌微微皱眉,便让丫鬟退下,然后转身对林烨道,“林烨,这便是我得了怪病的女儿,你有什么本事都尽管使出来吧!”

    林烨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按照《伯卿异闻录》当中所说的,翻看了一下董辛月的两只眼睛,见目光呆滞无神,眼白黯淡无光,是失去了天魂的特征,然后又轻轻地捏了捏董辛月的手臂和小腿,发现骨头酥软肌肉松弛,这便是失去了地魂的典型特征。

    确认了这两点特征之后,林烨心中悬着的大石头便落下来一半,知道这回自己恐怕是赌对了,这董家大小姐董辛月哪儿是得了什么怪病,根本就和那故事里的梁氏新娘一样丢了天魂和地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