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神国

第三章 香蜡养鬼

    经过反复的猜测,林烨可以确定就是这点燃的香蜡在起作用。尤其是这袅袅沁人的清香,闻起来更是让林烨觉得无比安宁和舒畅。

    “看来这前朝土地庙供台上的香蜡,还真的是好东西,竟然可以加快我祈愿塑金身的速度。”

    看着已经塑满金身的武皇圣像,林烨心中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同时他快速地翻看了一下《伯卿异闻录》,想要查找看看其中是否有关土地庙香蜡的记载说明。

    “有了,这一则《香蜡养鬼》的典故,似乎说的就和香蜡有关。”

    翻到了一篇《香蜡养鬼》的典故,林烨瞬间便被吸引住了。这则典故说的是,地处偏僻的凉州腾安府当中,有一好吃懒做之人名叫陈贵,家徒四壁,经常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泼皮无赖。

    但突然有一天,这陈贵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发了横财,出手阔错,接连买了好几处宅院和十几个漂亮丫鬟。当地人都议论纷纷,对陈贵羡慕不已。

    而恰好云游到此地的徐伯卿也听到了这个传闻,便好奇地在夜里潜入陈贵的家中探查一番。这才发现,原来是陈贵不知道从哪儿捡回来一只“贪财鬼”,养在钱柜当中,买来最好的香蜡,夜里就偷偷点燃香蜡喂养这一只“贪财鬼”。

    贪财鬼吃饱了陈贵的香蜡,便飞出窗外,大致一个时辰之后裹携着一个布囊回来。陈贵贪婪地接过布囊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有两锭金子,每一锭都足有十两重。

    原来这陈贵之所以突然发达了起来,是靠香蜡养着一只“贪财鬼”每天夜里替他去偷盗金银。看到这一幕的徐伯卿,便现身出来,规劝那陈贵赶紧用屎尿等污秽之物杀死“贪财鬼”,不然终究要害人害己。

    可惜,陈贵财迷心窍,有了如此轻松获取钱财的方法,又怎么可能肯将贪财鬼杀死呢?反倒警告徐伯卿不要坏他的好事。于是,徐伯卿只好摇了摇脑袋叹息了一声,不再规劝陈贵。

    再后来,过了大概一个月,身家越来越富有的陈贵却突然一夜暴毙身亡,他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和钱财也凭空全都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从市井走过的徐伯卿,听到这些话,无奈地笑了笑,道了一声:“欲念之祸,人为财死!”

    “世间难道真的有鬼?而且竟然还有这种能为人偷盗金银的贪财鬼?若是我像陈贵一样突然捡到了这么一只贪财鬼,我能够抵抗得住不用它去获取钱财的欲念么?”

    看完这则典故,林烨就忍不住扪心自问。从小饱受贫困之扰的他,对于钱财的欲念和渴求并不小。但是,熟读圣贤书的林烨却一直秉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信念,即便饿得前胸贴后背,不属于自己的钱财,从来分文不拿。

    “就像故事里徐伯卿所说的,饲养这种鬼物,行苟且之事,终究是要害人害己的。我若是捡到这么一只贪财鬼,哪里还会给它喂食什么香蜡,直接一泡童子尿就将它给灭了。”

    感受到方才自己的欲念之心似乎动摇了一下,林烨赶紧端正念头,笑呵呵地继续往下看去,是徐伯卿在这个《香蜡养鬼》典故后面的批注。其中细细地说明了香蜡养鬼的原理和祸患。

    真正喂养贪财鬼的并不是香蜡本身,而是那个陈贵对钱财的贪婪欲念。香蜡只不过是一个媒介桥梁,在点燃香蜡的时候,贪财鬼才能够更加快速地吸食陈贵的贪婪欲念。而最后,当陈贵对于钱财的欲念越来越大,贪财鬼也被喂养得越来越壮大,最终一口吞噬掉了陈贵的魂魄,并且席卷了陈贵所有的钱财宝物,去寻找下一个充满欲念的食物。

    “咦?徐伯卿在背后不仅注释出了香蜡的作用,更是顺带着点出了道家修炼的境界来。”

    林烨还没有来得及消化徐伯卿对《香蜡养鬼》的解释,却又看到了真正令他感兴趣的内容。

    人有三魂七魄,这是之前林烨在《新娘丢魂》当中就了解到的。只不过,一时之间,林烨还无法证实这个说法是否是正确的。而在这篇《香蜡养鬼》的后面,徐伯卿却是指出道家修炼的是三魂七魄当中的天魂和天冲、灵慧二魄。

    依据道家修为的深浅,境界可以划分为:开光、凝神、坐定、出窍、夜游、日游、驱物、显灵、阴神等境界。通常意义上老百姓口中的鬼,其实便是人死之后的命魂没有投胎转世,因其某一种欲念比较强大而存留在人世间的状态,类似于道士修为境界当中天魂出窍后夜游的状态。

    而达到了阴神境界之后,便需要面临天地雷劫。渡过了雷劫,便被称作仙人,可以施展强大的法术和神通,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但是,令林烨感到遗憾的是,对于道家的修炼之法,徐伯卿的批注上也就提到了这么寥寥几笔的境界名称,至于具体要怎么样修炼,每一个境界有什么不同,徐伯卿却是只字未提。

    这样一来,就更是让好奇心旺盛的林烨觉得心中有一只猴爪子在挠着,心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

    “前朝的香蜡都能有这样神奇的作用,那么极有可能,人由三魂七魄组成的说法就是确有其事了。那董家的大小姐的怪病,应该就是丢了天魂和地魂。好!那我明日就赶早去揭榜治病,只要赚得那五百两银子,族长日后便休想再用赋税来压迫我。”

    不过,从这些信息当中,林烨还是推敲出了一些有用的讯息来,当即下定决心,明早要去揭榜治病。

    夜渐渐深了,林烨躺在床上睡的很香,周围的几盏烛灯闪着火苗,让寒夜里的林烨不会感到寒冷。而此时,被林烨随意丢在床下的那个黑色小鼎却疯狂地吸收着香烛点燃后释放出来的香气。

    第二日一大早,难得睡了这么一个暖和觉的林烨伸了伸懒腰,发觉今日的精神格外的好。趁着那可恶的族长林良柱还没有赶过来收税,林烨锁了门便快步往城中的董府赶去。

    咯吱咯吱……

    林烨踏着街上厚厚地积雪,冒着严寒朝董府急匆匆地赶了过去。还没有到董府,林烨就看到董府门口排起了一条长龙,便奇怪道:“怎么这么多人?难道都是来揭榜给董大小姐治病的么?”

    等走进了之后,林烨才想了起来,今日正好是月末最后一天,也是董府招家奴的日子。门口排长龙的都是争抢着要到董府当家奴的,从十几岁的少年到五六十岁的糟老头子都有。

    “所有人都给我站好了!一个个走过来,这个老头,太老了,还想来我们董府当杂役?当我们董府是善堂呀?滚滚滚……还有你这个臭小子,细胳膊细腿的有什么力气?一边去一边去……”

    林烨走上前去,却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董府门口很是嚣张地嚷嚷着。定睛一看,只见是个十六七岁的董府奴仆,身体十分壮实,穿着棉帽棉衣,正趾高气昂地在那一个个挑选着。

    “是刘龙?不对,应该叫董龙了。看来他卖身进入董府之后混得不错,竟然当上了一个小管事。”

    林烨认出了那个负责挑选的管事,正是两年前和他一起在街上找食的一个小乞丐。当时恰逢董府招家奴,董龙便拉着林烨要一起去。可林烨却告诉他自己志在读书考科举出人头地,从未想过当别人家的奴仆。

    谁曾想,那董龙竟然觉得林烨是在讥讽他作践自己,便和林烨大打出手了一顿,从此将林烨记恨在心。

    两年的时间,董龙的变化很大,当初瘦瘦弱弱的小乞丐变成了壮汉。可林烨却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是瘦瘦弱弱的穷酸书生样。

    所以,林烨才刚走上前想要去揭董家贴在大门口的重金求医告示,董龙一眼就认出了他来,立刻面露惊喜,阴阳怪气地指着他哈哈讥笑道:

    “哟!这不是要准备考科举中状元的林烨么?当初你不是不屑于当奴仆被人支使么?现在还不是一样为了活命要来董府给人当牛做马?敢问你所谓读书人的傲骨哪里去了呢?哈哈……”

    林烨闻言一愣,原来董龙认为他和这些人一样,都是活不下去前来董府卖身为奴的。

    说着,董龙还冲身旁的其他几名董府家奴笑道,“你们看到没有?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林烨,他以为自己是文曲星下凡么?没有先生老师教,自己瞎看几本破书也妄想考科举出人头地?

    假清高,真穷酸!当初我好心好意要拉他来董府吃口饱饭,他不来也就算了,竟然还骂我作践自己。现在你们看看,他不也心甘情愿送上门来作践他自己了?哈哈……”

    周围的家奴们听言,也是哄笑一堂,对着林烨指指点点讥笑不已。

    面对董龙和那些家奴的讥讽嘲笑,林烨却根本不放在心上,笑着说道:“董龙,你弄错了。我并不是来董府卖身为奴的。”

    “哼!还嘴硬?这一大早的,你不是赶着来我董府卖身为奴,难道告诉我是过来散步的么?”斜着眼睛瞪着林烨,依旧十分看不起他,不相信地反问道。

    林烨笑着摇了摇头,却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径直走到董府门口的告示栏,啪一下将那董府重金为大小姐求医的告示给撕了下来,才郑重其事地举着告示对董龙等人说道:“我是来给你们府中大小姐治病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