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三三章 无佛无魔

    如果温去病与之同级,甚至不用九重天顶,只要同为万古,这一手操作就没那么容易成功,但九重天顶与一介大能之间的差距,实在大得过头,哪怕温去病一早就料到对方会用这战术,竭力阻截、抵抗,拖延时间至今,却终究抵挡不住,被对面连破数关后,猛发大力,彻底轰碎了江山社稷图的阵势,断绝了地气的供给。

    当下,冥土地气已绝,巧妇难为无米炊,任凭地藏的境界再高,借力技巧再妙,也不可能在全无力量借引的情况下,只凭真灵之体,继续与强敌周旋,一直屏护着三人的佛光护罩,甚至直接就应声而破。

    此消彼长,随着这边陷入危势,心魔地藏的气势则空前高涨,魔气、鬼气、佛气绕体循环,祂的法身随着力量压缩,发生变化,巨大的体型渐渐缩小,四首、八面、十六目的形象,很快就变成了一首、三面、六臂。

    三张不同的面孔,有青面獠牙的鬼相狰狞,有欲望横流的魔相邪秽,还有圣洁正心的佛相*,都出现在一颗头颅上,明明怪异惊悚,仿佛一个拙劣的玩笑,却又有莫名的和谐之感以及诡异难当孕育其中,更发出三道明明是相同声线,却具有不同意象的大笑。

    六只手臂上,分别持有六件不同法器,佛气、魔气、鬼气,泾渭分明,互不相融,却又同样强大,每一股力量都疯狂撞击这天地,争先恐后地要宣泄出来。

    如斯声势、如斯法相,饶是温去病见多识广、妃月泪家学渊源,都不由为之骇然,从来不曾想过,真有哪个存在能够兼得三脉所长,还同时将三种截然不同,甚至彼此冲突的力量,都推升到这等高度的,这位万古大魔,恐怕真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独一位,只凭这份成就,就没有谁能够小看祂。

    “乾坤无极,混沌归空,无名无相,无佛无魔!”

    仰天狂嚎,心魔地藏的三双眼睛,却压根没有对着温去病三人,也不像看着诸天之内的任何人,甚至不是看向最可能出手阻道的那几位,纯粹是对着苍天,反抗似的呐喊,吼出自己的道,吼出自己一生的感悟。

    无论是佛是魔,是鬼是妖,凡是能够走到这一步,成就天阶九重的,本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站在天阶之顶,尽全力吼出自己的心声,而这一吼发泄之后,涌起的破坏欲望,更无可抑制,祂三双手臂陡然延展开来,两两合捧,指掌骨肉延伸变形,仿佛龙头的上颔下颚。

    三只无比凶恶的龙头,在空中出现,跟着,发出连声巨吼,无匹的劲力随之轰破乾坤,万千鬼影、魔欲阴火、圣佛明光,三股截然不同,却都隐约突然万古极限的力量,同时轰出,直直轰向地下暴露出来的温去病三人。

    这已经不是平常状态打得出的战技,已经是突破本身界限,极度催迫体能,甚至要透支未来,留下后患暗藏,要花极大代价才能打出的超限攻击,一击出手,几乎等同三个平时的自己联手,威能陡增两倍,沛然雄威,惊动诸天。

    如此强悍的一击,再非任何封禁能够遮蔽、隐藏,随着这一击出手,诸天万界中,万古以上的各界强人,都惊觉鬼市外所爆发的这一仗,察觉那边正进行的一场惊世之战。

    战斗双方的身分,牵动佛、魔两界的斗争,震动一出,两边佛陀、天魔的精神都异样紧绷,等着看最上头的那位如何行动,会不会就此演变成一场佛魔大战,而鬼界诸位万古也纷纷投来关注,想着若是心魔地藏圆满,那后头自会跟血丑有一番纠葛,若是地藏渡魔成功,那自家是不是有机会染指鬼市,但真正最有可能被这场大战牵动的一个,却不在佛界,也不存于魔界,更不关注鬼市的归属。

    邪魂岭上,万鬼大会堂中,风雨战刀插在王位之旁的鞘座上,再无半点异状,王位上的孤傲身影,静静坐着,压抑不住的邪火,正从四肢百骸不住喷冒出来,将整个身影都包裹在永燃不熄的邪火当中。

    火势炽烈,仿佛能够焚化一切,却已经无法像先前那样,烧融血肉,只是在持续不断地带给火焰中的王者极度痛楚,足以让寻常人发狂的痛。

    霸皇额上都为之泛出冷汗,这些痛楚是真实存在,他并非全然无感,但坚毅如石像的面容上,却看不出一丝痛意,眼神更是淡漠之极,仿佛周身这焚肉灼骨的怨火全不存在,一点也不能影响自己。

    雷鸣骤响,霸皇斜斜看向殿外,确认了天地异象的源头,而同在冥府之上的动静,立刻就为他所捕捉,刹那间,霸皇的眼神整个变了。

    怨火焚身都淡漠如恒的双眼,刹那间闪出一股厉芒,仿佛猎人见到难寻的猎物,老饕看见无双的美食,眼中绽出的极度贪欲,比周身燃烧的九阴怨火更烈十倍。

    ……佛、鬼、魔,三极猛击合流,虽然没有能够在进一步,真正交流互补,融会为一,但已经非常了得,形同三名天阶九重,不同属性的绝顶强人,互相信任,毫不保留,全力出尽,联手夹击。

    ……如此威势,纯以量来说,已经超越寻常永恒的出力,自己生平所见,也只有小白的那一式七大永恒联手合击能比拟,但那是永恒层级的猛招,自己要接,只能竭力抵挡,试图求生,根本没有余力去体悟其中仔细,可这式就不同了。

    ……依旧是万古层级,又能正面压过自己,有相当的风险,可能致命,却又突破过往窠臼,打开新的天地的一式,这简直……是为自己量身订做的诱惑,如果能够正面接下,对自己的助益极大,更能够填补自己胸中对战火的渴望!

    ……该动手吗?

    ……要顾忌明辰那边的反应吗?

    霸皇眼中幽火跳动,炽烈得像是能够焚毁一切,却在即将解放失控之际,骤然黯淡下来,嘴角上随之露出一丝微笑。

    原本心中忐忑,考虑是否要赶在主上冲动而走前,上前劝谏的鬼韬,见状一下也呆了,这一笑,笑得它心里直发毛,甚至比看到主上又一次消失不见,跟着出现在战场上还要难以接受,因为这并不是那种非常霸气、锐气十足的笑容,而是非常温柔,有些像是看着自家孩子捡拾树叶一样的微笑。

    ……主上怎会笑成这样?他究竟在笑什么?

    鬼韬满心不解,却不好出声询问,然后就听见霸皇轻声说话。

    “罢了,这一回……我就不掠美了。”

    就在这一声的同时,战场上的情势再变,原本浮现在温去病身后的地藏真灵,往前一扑,身影骤然消失。

    之前地藏真灵就是寄存在温去病的识海内,依附神魂而留存,这一下再依附回去,技术上全无难度。

    但任谁都料不到,这一次地藏真灵依附后,竟然更进一步,直接与温去病神魂结合,刹那间,温去病全身佛光绽放,佛光照射之下,周遭要侵吞一切的魔意都直接消散,持续涌来的魔气巨浪,也仿佛畏惧一般,主动让路分岔而过,而这片和煦的乳白光辉中,他一身衣袍骤变,从普通的文士服,化为雪白僧袍,胸前出现念珠,头顶长发随之化灰散空,光秃秃的头皮,完全成了僧人打扮。

    如果龙云儿或者司徒小书在此,一眼就能认出,这就是大荒西朝时,名动整个世界的“病僧”扮相,但比之当时,没有那么多灵动狡捷的气质,反而多了一份沉稳与自然,虽然是相同面孔,却像是完全变成了不同的人。

    而睁开的双眼中,神光内敛,像是有着能够看透一切的大智能,只一眼,就让魔焰止息。

    温去病双掌合十,僧衣无风自扬,抬起头来,俊秀的面孔上,展露出的情感并非满腔正气,不是斩妖除魔的豪迈,而是无限的悲悯,仿佛对眼前这些痛苦感同身受,双手结出莲花宝印,长长一声叹息。

    “我佛慈悲!”

    ……三藏经论,无数典籍,普渡大千众生,初心都是一句“慈悲”,不能同众生所悲,再是斩妖除魔,灭尽世间一切魔也是枉然,万千神通,到头终究成空!

    一声慈悲,温去病周身的佛光迅速往外扩散,仿佛能够辉照三千世界,粲然如同煌煌大日,而无比霸道的鬼影、魔火、佛光,触及这团大日,都像是梦幻泡影一般,迅速消融,化归无形,亿万灾劫,俱不能损。

    狂暴化升平,灾劫转祥和,这等无上神通,让诸天之内不晓得多少正在观战的强人顿时呆若木鸡,就连万古存在也纷纷自叹不如,觉得这等神通,已经不能用寻常道理去估计,这绝非万古能为,许或已经是永恒者的范畴。

    也只有极少数真正踏在天阶顶峰上的大人物,才能看透这一式的奥妙。大会堂内,霸皇面色一沉,有些不太赞许地摇了摇头,而心魔地藏见状更是狂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