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第九章 时机已过

    许多的圣地、凶地、灵宝、功诀,都有周期性的天时克制,这不稀奇,天道轮转之下,每多少年一度,力量全消或是力量暴涨,冥府有厄灭这个大劫时刻,温去病并不意外,只是很难相信……这么重要的时间,冥皇和小白竟然会搞错?

    “……厄灭之刻,本来应该是一个月之前,正确来说,是该在三十二天又四个时辰前发生,发动之时,冥府法则失序,按理来说,现在冥府的一切神异都会消失,异象根本瞒不住人,必会引来觊觎权柄的大敌,然而那时候你正操盘和万血河、阎罗阴蛟斗得厉害,我还斩了它们的使者,却不曾有半点波澜。”

    小白耸肩道:“厄灭之刻就这么过了,无声无息,什么也没有发生,我自己也很绝望啊!”

    温去病皱眉道:“这……冥皇的感应,难道也会出错?还是厄灭之刻的发生,有偏差了?等过一阵子,忽然就厄灭了?”

    小白叹道:“或许吧,但厄灭之刻,理论上是万劫一遇,一劫四十三亿多年,万劫就是四十三亿万年……这么大的基数,如果会发生偏差,就算误差值只有百万分之一,也是几百万、几千万年后的某日,对普通的生命体而言,这与地老天荒没什么分别。”

    让冥皇和小白,甚至冥府上下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灭顶大灾,就这么没声没息地没了,温去病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既觉得这像是一场大忽悠、大玩笑,又觉得好像是一场大阴谋,看似是玩笑般的逢凶化吉,却即将在未来更凶、更猛地爆发开来。

    温去病道:“既然厄灭之刻早都过了,你也不打声招呼,一直让我在那边死顶,你还他妈的有良心吗?”

    小白苦笑道:“我也很无奈啊,该来的时候不来,你让我怎么办,这是厄灭之刻,灭顶之灾,不是等人上门吃饭请客,没来就算了,万一明天来了呢?你硬顶着,我也在后头替你死撑啊,后来你撑不住了,我也没拿剑放你脖子上逼硬顶啊,你说还能再撑十天,我不也忍了,甚至后来你假死脱身时,不还帮了你一剑?”

    温去病吼道:“你还有脸说那一剑!那一剑明明是霸皇先出手,你才跟着出手捡便宜的,这样也能叫对得起朋友?”

    小白嚷道:“我才觉得奇怪咧,那么大的风险与代价,霸皇居然肯为你出手,搞的我不得不跟上一剑,这几天夜夜吐血,真是亏惨了……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你该不会是他的男宠,与他有一腿吧?”

    嚷完,小白立刻扭过头,压低声音,对龙仙儿道:“想不到妳老公居然是这种人,将来一定要小心盯住他,否则会传染给妳奇怪的病。”

    龙仙儿一时间啼笑皆非,但这么一来,情况又绕回原点,小白摆明了不肯付账,那又该要如何处理鬼市、始界这两边的问题呢?

    “罢了,你们都已经到这里来了,不给点东西出来,你们是不会甘心走了,既然这样,那就给我听着吧!”

    小白扯了张椅子坐下,看着温去病,正色道:“变动之道,用来变形,固是一法,六耳猕猴一脉的变化术,能变化各种天地神物,进而演化风云、日月,其后更进一步,无所不包,无所不化,充塞于诸天万界,最终以身化天地,既是万有,也是万灵,这可以说是变动之道的一个终极境界。”

    突如其来的一通教学,虽然只有寥寥十数语,讯息量却大到让温去病一时接收不下,等到将小白整段话细细想过,登时欣喜难耐,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块新的天地。

    纯以变化术本身而论,温去病常觉得其实用性超高,却未免有些失之小道,再怎么千变万化,在高位者眼中也不过是小丑跳梁,除非修练者能够静下心来,藉着每一重不同的变化,细心感悟背后对应的天地法理,那才有些长远的进阶空间。

    变化术的二重变、三重变,就是前人穷尽智虑,在此道路上做的探索,虽然堪称神妙,温去病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变动之道的核心,固然是一个变字,可既然名为变动之道,而非变化之道,显然不该是一个变化术能尽含,只是以变化它者,籍此体悟其他大道作为进阶,未免奇怪,甚至……可能有些跑偏了。

    直到听完小白的说法,这才恍然而悟,变化术的尽头,能够以身化天地,演变日月星辰,吹息山河动,吞吐乾坤荡,这等若身成小规模的天道,堪称一条康庄大道,终点绝对远大,倒是自己之前将变化术给瞧得小了。

    “……以管窥天,阅历还是限制了我的想像力啊。”

    温去病忍不住自嘲感叹,脸上却满是笑意,为扫清疑惑,看到的新天地高兴,小白却是摇头,“终极境界不是只有一种,当你真到了那个高度,终极也未必还是终极……变化术的确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但你原先的思路其实也没错啊。”

    “啊?”

    “化形,说到底只是身历天地的一种手段,本质上仍然是感悟天地法理,更进一步说,我们修练,修的到底是什么?大部分人追求的是长生,或是为了抗拒消亡,或是为了生的精彩,但最终目标都是寿同天地,宇宙不灭则自身永存,但如果我们把那个寿字拿掉,漫漫修途到最后无非就是为了与天地同。”

    小白道:“所以我们参悟各种天地法理,解析空间、时间、无形因果与命运,并改造自身结构,完善内天地,就是为了让自己与这片天地同,直至一切圆满,最后一着就是超脱,以圆满无暇,不假外求的形态跳离开这个天地,不再受天道压制,到时候……跳出去的人或许就能成为另一个天道,用自身法则,开辟属于自己的诸天万界。”

    温去病、龙仙儿在一旁怔怔听着,骤然间如醍醐灌顶,他们两夫妻都是始界出身的强人,也都有游历诸天万界的经历和眼界,经过鬼界冥府一行的多次异遇,如今的实力别说在始界,就算放眼诸天万界,也足堪自傲,却因为缺乏明师指导,只是被那个人强推上这条路,随手给些资源,一路上都靠自学成才,从来就没想过修练的尽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单纯的爬梯登阶,目标天阶、目标大能、目标万古,还有连想都不敢想的永恒。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听到了完整的修练论述,为何修练、修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又该如何走到那一步……能够得到这方面的指引,对两人的帮助,实在大到无可估算,名家门下和野路子的差距,直接就体现在这里。

    小白道:“变,是天地之永恒,小至人身气血,大至天地风云、宇宙星河,甚至无形的因果、命数,无时不刻都在变动,这就是变动之道,但万变其中却又有守恒不移的存在,那就是天道根本,你如果能够从变动中领悟到关键,成为那个不变的点,从容驾驭所有的变动,则诸天万界内,无一不可为你所用……相较起变化法门的终点,这条路掌握的力量,无疑又要强悍得多了,你明白了吗?”

    “大学长”这种存在的份量,从来都不轻,特别是遇上一个天才学霸级的大学长,所给的指点,包含着他身为先行者,在项目上多年累积的感悟,虽然只是寥寥数言,却直至核心,给予后继者的好处之大,难以掩饰,让温去病感激到情绪亢奋。

    如果没有之前那两个月的集训,自己对这纯理论上的指引,共鸣可能还不是那么大,大道理想要付诸实践,用以修行,之间往往还差很远,但在那段时间里,小白和霸皇分别帮自己将全身技艺梳理过一遍,如今对自己来说,小白所指引的方向,已不只是纯粹的理论道路,有了大方向指引,和实际对照,自己甚至能清晰看见路上的每一级台阶。

    这两个月梳理所得,自己从霸皇身上,学到了他的霸气护体、霸拳与霸刀的形意,这些属于山陆陵那一脉的补完与整理,而小白那边,每每面对霸皇的“出招”,它就刻意使用变化术,变化成某物、某形去应对,或是使用近似双极轮的阴阳轮转之道,用化劲、卸劲的手法,破解之后反击。

    每次小白使用变化术,变成某种温去病所不知,或者不知道怎么去变的洪荒凶兽、先天神灵,就会同步教授相应的变化法诀,包含多重变的技巧,这些都是六耳猕猴一族的不传奥秘,甚至有不少连六耳猕猴一族都未能领悟出的宝贵知识,温去病学得轻松,但夜晚检视,常常觉得自己就像捡到了天上掉下的金子,真是连作梦都想笑。

    这两个月的努力,就在这一刻得到总结,温去病觉得不知不知觉中,自己好像站上某个山峰,如今被小白一语点醒,回头一看,两条路径清清楚楚,无形之中,内天地似乎起了变化,星宇横空,日月齐光,让温去病的精神无比昂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