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第八章 不明凶兆

    “……有点意思,看来是我小觑了鬼界大能,不过……”褒丽妲冷笑一声,“妳们也把我估得太低了。”

    言出爪动,褒丽妲凌空一抓,数百米外的冥土破开,一道女鬼幽影,被无形巨爪从中硬生生被抓出,拎到半空,赫然是暗中跟随妃月泪脚步,一路潜来保护的冬月槭。

    妃月泪见状大惊失色,甚至从发狂大笑的状态中摆脱几分,自家姊姊不知是何时跟在自己后头的?这么说父亲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它默许了此事,派出姊姊保护?它最是擅长遁影藏匿之术,如果不是为了救援自己,行迹不至于暴露,现在却被敌人觑破,顺势逮了出来,而看它在那无形巨掌中拼命挣动,似乎非常慌乱,妃月泪登时也感到一阵恐慌。

    “住……”

    一声刚呼叫出口,陡见那张无形巨掌发劲,骤然收缩,半空中的冬月槭,连惨哼也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直接就整个炸开,点点黑血,漫天洒落,溅在荒芜的冥土上,也洒在妃月泪的头上、脸上。

    妃月泪整个都呆住了,亲眼看见亲如姊妹的冬月槭,因为自己遭遇不幸,她心中的情感天平,瞬间倾覆,急怒、狂悲,是此生怨愤之最,而这样的情绪状况,面对其他敌人可能还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逆转大局,可遇到欲魔大能,却是最危险的状态,刹那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不能自制。

    雪白的柔荑,五指指尖却都带着狰狞血色,夹着那枚七怨傀儡针,狠狠拍落,从妃月泪的头顶刺入,瞬息无影,少女眼中神采刹那敛去,浑浑噩噩站在当场。

    “……还让我多费了点手脚,哼,反正结果都差不多。”

    褒丽妲一手插腰,扭头遥遥望向远方的冥府,“实力不够,就侧着来,千方百计,无孔不入,这才是魔的本色啊!”

    意外的发生,牵动天机,化为冥冥中的讯息,让相关者能够有所感应,虽然这讯息太过微弱,可拥有相当程度以上的人物,就能够捕捉到,只是如果有人遮蔽,或是接受者情况不对,纵有天机启示,也是无用。

    鬼岩城中,凯里似有所感,抬眼望向远方,却没能察觉到什么不妥,而在冥府之内,温去病也猛地皱起眉头,手摸胸口,感到阵阵不安。

    龙仙儿道:“又有感觉了?”

    温去病点头应道:“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感觉怪怪的,妳呢?”

    龙仙儿道:“和你一样,也感觉到了,很不祥的预兆,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将发生,像是有什么人在求救一样。”

    温去病道:“妳的这种痛楚,发作频率怎么样?”

    “最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最近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强烈了。”

    “频率大概是怎样的?”

    “最开始的时候大概几个时辰一次,后头直线增加,从几十分钟一次、十几分钟一次,现在已经差不多几分钟就有一次了。”

    “……这是很明显的宫缩征兆,羊水呢?破了没有?”

    温去病问得很认真,龙仙儿听了则是一副想要打破他脑袋瓜,看看里头长得究竟是什么的怨恨表情,对面的小白则听了更是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个到底要不要听我说话?不要听的话,我可走了啊,我堂堂冥府二号人物,很忙的啊!”

    两人一道前来小白的鬼王府,是为了商谈始界之事。当前始界被那几位神皇联手封住,以两人的修为,要强行闯入,不见得作不到,可想要无声无息地潜入,那就休想。

    正面硬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选择,如果是无意义的送死救援,直接断了始界友方的外援希望,这一点也不叫帮忙,纯属是回去添乱,还不如呆在外头苦练,保全有用之身,将来成为复仇之火的种子还有用些,说不定还能作为一个威慑,让那些神皇有所顾忌,不至于赶尽杀绝。

    只是,两人频繁感到不祥预兆,显然始界里面的状况十分不妙,各式各样的凶险,化为一种求救讯号,不停向外发送,为两人所捕捉,频率都到几分钟一次了,内中的险恶情况可以想像。

    当所谓的警报,都频繁到几分钟一次,自然也就没有任何预警意义了,始界之中,估计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刻,温龙两人虽然心急,却仍只能寻求外援,虽然冥府不涉外事,小白也一副不能离开冥府的模样,但人走不了,不代表不能给点东西,真…封神台尚在,几位神皇不能直接伸手进去,如果能带几件大杀器回去,说不定就能扭转乾坤。

    温去病道:“我搞不死会,替你们冥府累死累活,你们好歹也该意思意思吧?补偿点医药费给我,不然我不走了!”

    环顾整个冥府,够资格说了算数的,只有冥皇、鬼王这两个。对于前者,温去病早就没有一点指望,明明有能力出来说话,却不管不顾,竖起十殿阎罗来当挡箭牌,还是十面板着面孔,终日冷冰冰,一心只忙于公务的人形立牌,摆明了不想沟通,一早就把大门关死。

    反倒是没有架子也没有下限的小白,虽然总是捉弄人,单靠言语就能让自己退避三舍,又好像对什么都没兴趣、不在乎,但对自己的善意摆在那里,付出过、扛过风险,是可以信得过的,说不定……还是个可以耍赖的对象。

    “你让我硬撑不死会,我二话不说就替你撑了,这份一起没话说吧?现在我撑得五痨七伤,你们帮忙给我点医药费去看病,天公地道!”

    “……你还好意思说,搞那么什么不死会,不是我让冥府出面,又是给你站台,给你政策支持,又是砸锅卖铁,全力支援你,你怎么能布局把阎罗阴蛟、万血河都圈进来?怎么能凭此搅动鬼界风云,瓦解鬼界大联盟,解了始界之危?怎么能顺势下坡,彻底摆脱愿力崩溃的大危机?”

    小白哂道:“我帮了你这么多的忙,还替你扛了那一剑的因果,你从此高枕无忧,我这几日可是夜夜吐血到天明,我伤得比你还重啊,不是你该散尽家财,给我点医药费去看大夫吗?”

    “……说得倒也是,这么说的话,我确实承了你很大的人情,不过,我有点纳闷,这些难道都是你一早料到的布局?你当初怂恿我在冥府建立不死会分部,就帮我想好了后路?”

    “……这倒没有。”小白陪笑道:“当初就想有个不死会,凝聚万鬼愿力,也算是多只手多个力量,危急时刻用得到,谁知道……危急时刻却一直不来,不死会在你手上整个失控,把冥府的宝库赔进去也撑不下去了,最后七弯八绕,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我靠!那这些根本就不是你的功劳嘛!你在这里跟我居什么功啊?”

    “哪里有居功?我是在跟你卖惨啊!就算不是我的布局,你享受到好处却是事实啊,我帮你帮到自己那么惨,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不能过河拆桥,连点医药费都不给我啊!要不……温大侠,小弟给你下跪了,请受我一拜,给我条生路吧!”

    “你……好,我们就先不说自己的事。”

    温去病见小白摆出这副无下限姿态,立刻一把将旁边的龙仙儿扯过来,龙仙儿本来站在一旁静听,嘴角抿着笑,看着两个人互相卖惨,忽然被扯过来,登时一呆,立刻挤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用力点头。

    “你看她,好歹也是你们冥府的圣女吧?现在就先撇开你我之间的债务不谈,你们冥府嫁圣女,怎么都该给点嫁妆啊。”

    “……不是已经给了一套房吗?冥府地产,花园别墅,头等雅筑,开窗就是黄泉无敌海景,自带鬼哭立体声音响,邻近著名风景区,十分钟车程可直入主题乐园,还不收门票钱,这么丰厚的嫁妆,你们该请消夜啦。我们敞开说,这年头娶亲都是男方买房加名,再送够彩礼,才轮得到女方陪嫁的,现在你分文没出,房都没买,女方直接陪葬地产豪宅,你还有什么不满?”

    小白坐着抠脚,哂道:“等会儿我去和判官打个招呼,专门给你们办个房产证,明晰产权,让你安心,你们拿了证,直接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回来给我找事了。”

    温去病还没来得及开口,龙仙儿却似想到了什么,盯着小白,抢道:“厄灭之刻,已经过了?”

    闻言,温去病大吃一惊,压根没想过竟然还会有这种事,立刻望向小白,发现它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尴尬,还伸手掩脸,虽然没有开口,却已经将一切肯定了。

    “太荒唐了!”温去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居然搞错日子了?之前还说得那么秘密,连问都不许问,结果你们自己却直接搞错了时间?这怎么可能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