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一品呆萌妻

【V313】大结局

    花小小和慕容红从另外两个房间内被人拥簇出也出来了,而段羽宸和宫铭寒、幕杨宁三人坐在打扮的精神抖擞的骏马之上。

    三人的打扮都差不多,墨染的柔顺发丝被精致小巧的盘龙金冠高高的束起,一身朱红色的绣龙喜袍。

    水玲珑含羞的偷偷瞄了一眼段羽宸,发现今天的他好想也很不一样了,原本就俊美无涛的他,今天看起来比平时多了一份俊美,尊贵优雅,宛若天神将世一般,看的她的这颗小心肝都快崩了出来了。

    然而,她没有注意看,只要稍微注意,就会发现,其实他现在也是十分紧张。

    紧绷的神经让他在颤抖不止,双手几乎握不住缰绳,深如幽潭的眸子,紧张又期盼的看着这边的水玲珑,一瞬不瞬。

    一个人在紧张的时候,总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突然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好像是梦境一样,上个月他还和玲珑在清风崖边历经生死离别,现在却在成亲了,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梦,请保佑他永远不要醒来。

    今天的玲珑好美,令段羽宸的心跳有种骤然停止的感觉,即使她的容颜,被一层红纱遮盖,他也能想象,此刻的她,是怎样的美丽,是比任何时候都要美的,今天,她终于就要未成他的妻子了,十八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水玲珑被这人山人海给吓得不轻,妈蛋啊,黑压压的全是人头,她从来不知道,玲珑城有这么多人口,一眼望去,排山倒海,这是要吓死谁啊?

    那浩浩荡荡,长不见尾的迎亲队伍,宛如一条长龙一般盘旋着。

    三个肥嘟嘟的喜娘,生的珠圆玉润,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正巧,这三个喜娘也是这玲珑城里有名的喜娘三姐妹,他们各自朝自己负责的新郎走了过去,三个新郎见到自己的美娇娘都显得十分的木讷。

    “新郎官,新娘子来了,你们还愣着干嘛啊?赶快去接新娘子啊?”喜娘笑嘻嘻的喊了一句,边上的人也跟着一起叫嚷着:“是啊,是啊,快去接啊……”

    三人这才回过神来,朝自己的新娘子缓缓的走了过去,水玲珑、花小小和慕容红三个人并排站在一起,然而段羽宸一眼就认出了他的玲珑,直直的走到了水玲珑的面前。

    宫铭寒则淘气的上前一步,勾下脑袋,偷偷探了探红纱盖头下的花小小,因为他害怕啊,要是他今天接错了新娘子,花小小非在洞房花烛夜把他给废了不可,所以,先瞅瞅,小心使得万年船。

    发现红纱下确实是花小小,他悬挂的心终于可以安稳落地了,看着朦胧的红纱下,花小小露出那羞涩的笑容,还有她哪双闪闪动人的杏眼,宫铭寒乐的眼睛都快成月牙状了。

    段羽宸自喜娘手中接过水玲珑的小手,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玲珑,我终于娶到你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未等水玲珑反应过来的时候,段羽宸唰的一下把她腾空横抱而起,大步流星的朝花轿走去,随后把她放到了花轿之上,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新宅而去。

    宫铭寒和幕杨宁也不甘落后,抱起自己的新娘子,放到花轿之上,带着自己的新娘子跟了上去,他们三对人,就连拜堂也是集体一起拜堂的。

    这一场气势磅礴的婚礼,完全有水云山庄这个当家主母花月容一手操办,没有一天能比今天让她开心的了,就连自己当年成亲,她都没有这样开心过。

    新宅的建筑也十分宏伟,占了四分之一个玲珑城,建筑群有二十一处,府邸建筑分东、中、西三路,每路由南自北都是以严格的中轴线贯穿着的多进四合院落组成。

    宅邸的大门口,也是豪华的大红灯笼高高的悬挂着,大红色的喜字贴的到处都是,仿佛不贴这么多就彰显不出东家有喜一般。

    红色的绸缎,扎成的花球,这蔓延的红,十分光鲜华贵,来来往往的人群,身份高贵的宾客云集,恭喜声络绎不绝,很多抬着家丁打扮的人,抬着整箱的贺礼进进出出。

    站在门口的段家下人,不停的鞠躬致谢,收着贺礼,忙的满头大汗,但每个人嘴角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水玲珑坐在轿子里面,海棠在她边上小声的提醒道:“小姐,不是,少夫人,少爷要踢轿门了”。

    段羽宸上前用脚轻轻的踢了三下轿门,一个习俗,说是可以用来驱除新娘子一路上可能沾染的邪气。

    噌!噌!噌!三声过后,海棠和负责他们这对的喜娘掀起了轿帘,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水玲珑下轿子。

    水玲珑知道此刻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紧张的手心只冒汗,一边还在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妈蛋,水玲珑,你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害怕……不害怕……

    段羽宸看着前面一片红的水玲珑,仿佛自己在梦境中一般,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突然,水玲珑握着苹果的小手把一个清冷的大手给抓住了,吓了她一大跳,就在她惊魂未定的时候,耳畔,传来了段羽宸温润如玉的清澈嗓音:“玲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昂,你就是在做梦”,水玲珑一听见段羽宸的声音就什么都不怕了,也不记得现在是什么特殊时期了,直接调侃式的回了过去。

    段羽宸微微一笑,松开她的手,“是梦就永远都不要醒来”,说完就转过头,背对着她,身子微微的弓起,做要背水玲珑的样子。

    喜娘立刻大惊道:“城主,这使不得啊,还是让我来背吧”。

    “不要,你走开,我就要亲自背玲珑进门”。段羽宸绝美的唇瓣微微动了一下,还弓着身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水玲珑也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透过红纱左右漂移了一下,然后很不雅观的像猴子上树一般飞到了段羽宸的背上,喜欢背就让他背呗,最好背一辈子。

    袖长而有力的手臂,稳稳的托住了她娇小的身子,将她稳稳的驼在了自己的背上,那边的宫铭寒和幕杨宁看见这一幕,自然也跟随,各自背起了自己的新娘子往里面走去。

    本来他们两个想在外面买宅子成亲的,但花月容说了,都是一家人,当然要住在一起,他们都感动不已,自然也就接受了花月容的安排。

    水玲珑将自己的小脸贴在他宽阔的背上,一路上,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了正厅,他们要拜堂的地方,段羽宸轻轻的把背上的水玲珑给放下了,喜娘递过红绸,一头交给了她,一头给了段羽宸。

    水玲珑的心又是一阵惊慌,红绸的那一头是段羽宸,他扯着红绸,一点点的把她牵到了身边。

    大厅内除了三对新人的高堂,还聚集了不少的宾客,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吉时到”,司仪高高的喊了一声。

    花月容和段晴天连忙往主席的位置上坐去,端正的做好,在他们旁边并排而坐的还有花小小和宫铭寒的父母,幕杨宁的父母和慕容白,几位长辈都端正而坐,满脸堆笑。

    “一拜天地”,司仪的嗓子仿佛拔高了八百度一般,高高的响起,所有的宾客都安静了下来,目光齐刷刷的朝三对新人看了过去。

    三对人也很有默契的转过身子,向外面的天地跪拜叩首。

    “二拜高堂……”。

    他们又转过身子来,跪拜自己的父母长辈。

    “夫妻对拜……”

    本来一天都十分顺利的水玲珑,就在这最后时刻居然出错了,听到夫妻对拜的时候,直接转了个身子,背对到了段羽宸。

    弄的现场的人都一阵目瞪口呆,段羽宸临危不乱的微微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红绸,提示水玲珑,水玲珑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太紧张了,居然转了个反方向,立刻把自己头上的红盖头给扯了下来,对所有人嗯道歉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紧张了,弄错了”。

    呃,花月容满头黑线,嘴角狠狠一顿抽搐,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看着尴尬的场面,在场的人都憋住了笑,因为没人敢嘲笑。

    司仪都楞在了一旁,硬邦邦的呆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少夫人,转错了方向就转回去就好啊,干嘛还扯下盖头来跟大家说对不起啊?害的他汗流浃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水玲珑看了一圈所有的人,发现所有人都是一副想笑而不敢笑的憋笑样子,爹娘更是一头黑线,难以言语的抽搐,她知道自己此刻肯定闹了很大的笑话了,好嘛,她笨嘛,呜呜……

    然而,段羽宸微笑着扫了一圈所有的人,走近水玲珑的身边,从她的手中拿过红纱盖头,握了一下她的小手,温柔酌定的道:“没事,玲珑,你不需要向任何人说对不起,来,戴上盖头,我们继续”。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眼中的那股宠溺之色,洋溢的快要溢出来一般。

    说完之后,他就轻轻的为水玲珑把盖头又盖回到了头上,目光一扫那边的司仪,那个一头冷汗不止的司仪马上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子,扯着嗓子高高的喊了一声:“夫妻对拜”

    水玲珑在段羽宸的牵引之下,顺利的完成了拜堂程序。

    在司仪的一声“送入洞房”之后,她跟着段羽宸进了她们的新房,她知道,她这一跟他走,将是一辈子都跟着他走了,从她出生就注定了这一天了,而然这一天到来的却是那么的漫长。

    他们走过十八个年头,虽然每天都有在一起,可总感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靠近过,一根红绸,将他们的一生紧紧的牵在了一起。

    然后,让水玲珑想不到的是,在段羽宸把她送进房间之后,他就出去陪酒了,丢她一个人在房间内,坐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自己快要圆寂了一般,海棠和其他的奴婢喜娘还一直在陪着她,不准她吃东西,不准她动,说什么要等段羽宸回来给她掀开盖头,喝了合卺酒她才可以起身,然而这个该死的段羽宸,说去去就回,可特么的去了三个时辰了,还不见回来。

    最让她不爽的是,她一天都没有进过一粒米,而他,现在却在外面吃吃喝喝,这到底是有多不公平啊?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坐成木乃伊的时候,一身酒气,醉醺醺的段羽宸被人架着进门了,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我还没醉呢,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醉啊?”嘴里这么含糊的说着,可人都已经不靠别人扶着就站不稳似得了。

    几个人把段羽宸架到了床边,丢到了他们的新床之上,然后就退了出去,喜娘和海棠还有八个丫鬟也会意的笑了笑退了出去,海棠出去之前还在水玲珑的耳边叮嘱道:“少夫人,少爷没给你揭开盖头之前,你千万不能再自己掀开盖头了,那样很不吉利的”,说完全部人都退了出去了。

    水玲珑透过红纱看了一眼刚才还能哼哼两句,现在却醉的不省人事的段羽宸,整个人风中凌乱了,妈蛋,他醉成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给我掀盖头啊,如果等他醒了,岂不是还要等上好几个时辰,那样她估计要死翘翘了。

    水玲珑气呼呼的坐在床沿边上,又过了一会,她转头看了一眼段羽宸,仍旧没有任何像要转醒的迹象,气的她猛跺了一下自己的右脚。

    就在她思量着要不要自己掀开盖头,然后去桌子上偷吃一点那些红枣莲子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的纤细的腰肢,她惊恐的看向那双手的主人,才发现段羽宸和刚才完全变了个样子,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邪气的笑容正在看着她。

    “你……”水玲珑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了,隔着红色的面纱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他,她想问的是,你不是喝醉了吗?可是一时,吓得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段羽宸唰的一下起身,和她并排是一起坐在了床边,“你是不是想问为夫为什么没醉?嘿嘿,我那是装的,骗那些人的,今天是我们洞房花烛夜,为夫怎么可能醉的不省人事,辜负这良辰美景,那些人太讨厌了,一直给我敬酒,然而,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又不好拒绝,就硬着头皮喝,一直喝道现在,玲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水玲珑所有的气,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是因为段羽宸给她说的这些个甜言蜜语,二是因为,今天是她和段羽宸大喜的日子,她也不想生他的气,这个气就留着以后慢慢生好了。

    她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伸出白皙的小手指着自己的盖头问道:“大哥?你能先把这个给我掀开了,然后我们再愉快的聊天好不好?”海棠和喜娘说了,在没掀开盖头之前,什么都不准她动。

    段羽宸这才想起什么似的,笑嘻嘻给水玲珑掀开盖头,水玲珑娇羞的低着个头,不敢抬头去看段羽宸,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怂了,明明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在段羽宸面前,从来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不自在的感觉,可是今天,她就是好紧张,好害怕。

    段羽宸伸出白皙袖长的手指,勾起了她精巧的小巴,乌黑深邃的眼眸之中荡满了柔情,仿佛可以融化这个世间的一切,俱悔一般的低喃,“为夫真该死,居然忘记娘子你还盖着盖头呢,辛苦你了”。

    那什么,明明他们之间都有过那种事情了,可为什么每次在面对段羽宸靠近的时候,她还是会显得十分的紧张,水玲珑依旧低着个小脑袋,小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喜袍,手心不停的冒汗,很小声的回了一个字,“嗯……”。

    “玲珑,别害怕,把你一生都交给我,未来的日子里我保证会更加疼惜你,更加爱你,永远不会让你感到孤单和难过,这一辈子……不,今生来世,生生世世我都会永远的陪在你身边”。

    在段羽宸深情的告白中,水玲珑全完的懵了,只知道段羽宸又在对自己下蛊了,他的声音缓缓的流进了她的耳中,犹如天籁一般好听,轻声悦耳,又充满了多情,她含羞低头,不语,红艳的小嘴儿微微的上翘着。

    段羽宸看着如此美艳动人的他,心中更加的荡漾,玲珑今天的娇羞,是他这十八年都不曾看到过的,她穿着一身为他而穿嫁衣,脸上的微笑如此美丽动人,他这一生都没有见过比这更美的画面了,她的笑,比春风还要温暖和煦,有着能把冰雪融化的力量一般,段羽宸看的着迷,指尖顺势托起她的小巧的下巴,轻轻的在她红艳的小嘴上轻啄一吻。

    随后,深觉不够似得将唇贴了上去,将长久以来的深情,全部都注入到了这一吻当中,势必要将她融化在他怀中才罢休。

    水玲珑闭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微微扬起自己的小脸,小嘴儿微微张开,回应着他深情缠绵的吻。

    这一吻深情而又绵长,像是包含了永生永世的爱恋,那么的浓烈,浓烈到了仿佛倾尽了生生世世的情爱一般,浓烈的这个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良久,他贴在她的脸上,气喘吁吁的呢喃道:“玲珑,我想吃你”。

    水玲珑心口一窒,绯红的脸颊像煮熟了的虾子一般,水润的大眼睛中荡起了淡淡的笑意,推了推段羽宸靠过来的肩膀,娇嗔道:“不正经”。

    然而,段羽宸却顺势抓住了她的小手,指尖在她的手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轻柔的拨弄带着酥痒的感觉,一边继而似有似无的在她的脸颊之上落下无数个细碎的吻,故意逗弄的问道:“那你让不让为夫吃啊?”

    自从知道什么是“吃”,这个字眼对于她来说,十分的羞涩,她的一颗小心肝儿,瞬间变的纷乱起来,小脸儿也更加的红了,就连脖颈之处都开始泛起了红晕。

    他乌黑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小脸,不愿意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水玲珑被他看的更加的害羞,白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别出道:“谁要让你吃了”。

    “那为夫只好化身成狼,来强的咯……”,段羽宸没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直接把她往后面柔软的大床压了下去……#此处省略万字哈#

    比起他们的柔情蜜意,宫铭寒和花小小的洞房中却多了不少暴力事件,不愧是暴力女花小小,就连洞房花烛夜弄的地动山摇,原因是,宫铭寒就没段羽宸那么机智,不会装醉,别人灌他酒,他就死命了喝,原因嘛,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开心,喝呗。

    可宾客是在是太多了,直到他喝的不省人事,也没有应付完十分之一的客人,他也是被人抬进洞房的,但他可没想段羽宸那样醒来,直接睡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才被花小小的花家铁拳给揍醒的。

    花小小一直坐在那里等他醒来,就差气炸了,但他没有给她揭盖头,她又不敢动,喜娘告诉过她,那样不吉利,就算坐到天亮,她也不能动。

    天快亮的时候,终于坐到忍无可忍的花小小自己一把扯开盖头,顺便还扯掉了压在她头上十几斤中的凤冠,给狠狠的砸到了宫铭寒的肚子上。

    就这样,这个该死的宫铭寒都没有醒过来,气的花小小气不打一处来,撩起自己的大红嫁衣,直接一个飞身上马,骑到了宫铭寒的身上,开始对宫铭寒进行了人生最狠的一次暴走。

    别人的洞房花烛都是充满了温馨,第二天一早起来,另外那两对人都面带着幸福的荡漾之色,然而,他们这一对,宫铭寒鼻青脸肿,浑身是伤,花小小萎靡不振,两个黑眼圈重的像鬼一样,那是她揍宫铭寒揍到天亮,一直都没停下来,累的。

    一大清早,三对新人都过来敬茶时候,宫铭寒和花小小这对也是最晚出来的。

    当他二人一踏进厅门的时候,众人皆是一副尼玛,什么鬼的表情看着他们,仿佛过了一个晚上,都认不出他们了。

    宫铭寒的娘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立刻从椅子上起身,走到了自己儿子面前,关心的问道:“寒儿,小小,你们这是怎么了?”

    宫铭寒扭曲着俊美的五官,摸了摸红肿的嘴角,没着声,他总不能告诉大家,是昨夜洞房花烛夜被小小给揍的吧,那太没面子了。

    “哈哈,宫铭寒,你这洞房洞的这么高大上,真是叫人佩服啊”?段羽宸在一边忍不住笑出了声,死命的戳宫铭寒的伤口处,疼的他嗷嗷叫。

    “关你什么事,哥喜欢,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吗?不行今天晚上让玲珑帮你也高大上一回好了”,宫铭寒生气的白了一眼段羽宸,然后开始躲避他的攻击,他身上的伤是在太多了,这个该死的家伙随便一戳,他都疼的要死。

    “好了好了……别闹了,赶紧开始吧”,花月容拉过自己的儿子,不准他再欺负宫铭寒,然后三对新人开始给长辈们敬茶,接红包。

    花月容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儿媳,笑的是全世界的花都开了一般,就这样,几个孩子都步入了婚姻生活,她近二十年的梦终于圆了,接下来她就开始幻想小孙子的事情咯……

    ****

    几年之后,段羽宸逐渐把玲珑城架设城了水云山庄所有生意的根据地,花月容和段晴天也回去了紫霞谷的水云山庄过他们的二人世界,生意上的事情,他们完全不管了,全部交给了几个孩子,时不时的他们老两口也会出一趟紫霞谷,但不是来玲珑城看孩子们的,而是自己游山玩水去的,真正的做到了踏遍山河,走遍天涯……

    玲珑城内。

    绚烂的阳光普洒在这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

    水玲珑和花小小两个人正在路边一个卖发簪的摊位上看簪子,卖簪子的老板脸色似乎不太好的样子,本来看到全玲珑城最富有的女人到自己的摊位前,应该感到开心的,可谁都知道,他们的这个城主夫人,一天到晚就是喜欢逛街,可就是从来也消费,永远都是只看不买。

    “两位夫人?要么你们就买一只呗”?卖簪子的老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看自己能不能向天借了好运了,让这位城主夫人破例一回。

    “再看看,我们再看看哈,看中意了会买的”水玲珑笑嘻嘻的回道。

    买簪子的顿时泪牛满面,他的摊子也算蛮大的了,有发簪两百多款,可这两位夫人,已经每一个都试戴了至少两次以上了,也不买,也不走,害的他也不敢怠慢,再这么耗下去,他今天的生意别想做了。

    就在他以为今天生意泡汤了的时候,远远的听到一声咆哮之声,然后一个白衣胜雪的绝色男子往他们这边走来,在玲珑城谁都认识这个男子,他便是水云山庄少庄主、玲珑城城主段羽宸。

    “玲珑,为夫送你的玉佩呢?”段羽宸冲到水玲珑身边,抓着她的双臂朝她咆哮着,那是他们段家的家传之宝,历代相传,到他这一代已经第七代了,她居然拿着它去换了两个馒头给路边的乞丐?

    “少…少爷,玉佩不是送给我了么?”某女很小声的回答着,送给她了,就是她的,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干嘛还咆哮她?看见他暴走,她就故意喊他少爷,就是要让他气上加气,原因嘛,就是想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都成亲两年了,居然还敢叫为夫少爷?”段羽宸气上加气,歇斯底里的朝水玲珑咆哮着,那吼声堪比海啸之声一般刺耳。

    某女挖了挖耳朵,甩了甩头,根本没把他的吼叫当回事,无所谓的回道,“相公,一个玉佩而已,咱家库里不是有很多上等玉啊,你干嘛非要那块”?

    “可是那块……”

    段羽宸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稚嫩的小男孩声音给打断了,“爹,娘,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大街上这样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要吵,回家去吵,别在大街上丢人现眼的”。

    二人不由的转头,看向那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六七岁的年纪,一脸鄙视虐待嘲讽的看着他们二人。

    段羽宸眉头一皱,松开了爱妻水玲珑的肩膀,走到了那小男孩的面前,猛拍了一记他的后脑勺怒道:“段未然,你这个臭小子,谁教你这么说话的昂?”该死的小东西,明明才六岁,整天却摆出大人的样子,胆子跟着个子一起在发育呢?够肥啊,居然敢教训起自己的老爹老娘来了,这是作死。

    “嗷呜……爹,老打我的脑袋,会变笨的。”段未然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说着和段羽宸小时候被花月容拍后脑勺时候一样的话。

    段羽宸就不服气了,猛的又在他的脑门上一戳道:“不许用你爹的台词”,臭小子,自从他出世之后,他和玲珑连个么么哒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每天晚上都睡在他和玲珑的中间,他们两个人一离开,他就嗷嗷大哭,真是气死他了。

    还有他那个无良的老爹老娘,之前整天催他们生孩子,那么喜欢孙子,孙子出来了,你们倒是领走啊?自己去过二人世界,害的他和玲珑之间就多了这么个小魔星,有时候他在想,这肯定都是他那个爹的主意,这是在报复他,报复他小时候抢了娘的仇,他这是要让他尝尝自己儿子抢了自己娘子的心情呢?爹啊?宸儿恨死你了。

    东离国正搂着爱妻游山玩水的段晴天,这个时候,连续打了三个喷嚏,无奈的看了看天,然后会心得意一笑,把花月容搂的更紧了,他知道,是他儿子在骂他呢。

    “段羽宸,不许你欺负未然”,水玲珑心疼的一把把自己的儿子搂到了怀中。

    然而段未然却嫌恶的一把推开了她,凉凉的道:“走开啦,不要抱我,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是我娘亲也不可以,只有我未来娘子才可以抱我”。

    呃,水玲珑一头黑线,彻底被击败了,心中有个声音在咆哮,“这孩子到底像谁?到底像谁?昂?”

    段羽宸怒道:“既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今天晚上就别再跟我们一起睡觉,自己滚回自己的房间去”

    “不睡就不睡,谁稀罕啊?我纯洁的身子是要留给我未来娘子的”,段未然不以为然的扫了一眼自己的爹娘,然后学着他爹平时的模样,老气横秋的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胸,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反正现在是大白天,他不害怕,说说大话很容易的。

    噌的一声,旁边蹦出来一个同样六七岁摸样的可爱小女孩,一把抱紧了段未然的身子道:“相公,那你的身子是要留给我的么?”说话的时候,嘴角边上一对深深的小酒窝一闪一现,一双圆润的杏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段未然。

    “宫小鱼,你这条鼻涕鱼,你走开,离我远点,鼻涕都弄到我身上了”,段未然一脸嫌恶的推着贴在自己身上的宫小鱼,他是在受不了她那软绵绵的声音,以及那成天流不完的鼻涕,脏死了,邋遢死了。

    花小小看着自己的女儿,无奈额摇了摇头,看着鱼儿这么喜欢未然,可未然好像很不待见她的样子,她真不知道给他们定的这门亲事是对还是错,然而有了少爷和玲珑这对的先例,她也就放心不少了,现在不喜欢,说不定长大了爱的要死呢?

    “段未然,不许欺负你娘子”,这回水玲珑也发飙了,怒吼了一声。

    “娘,这个鼻涕鱼才不是我娘子”,段未然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疼了,他隐隐感觉到,这只鼻涕鱼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他真不知道这个鼻涕鱼到底哪里好,老爹老娘非的安排给他做媳妇,他可是堂堂水云山庄的少爷,这个宫小鱼整天爱哭爱闹,还邋里邋遢。

    “爹娘他们都说了,我是你娘子,你是我相公”,宫小鱼死活都不放开段未然,吸了吸鼻子,然后直接朝段未然的衣服上噌了上去,虽然她还不知道相公和娘子是什么意思,但爹娘和大家说了,他们是相公和娘子的关系。

    “鼻涕鱼,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拿我的衣服擦鼻涕”,段未然咆哮道,的一张白皙的小脸瞬间可以滴出石油来了,低头看着衣服那一块湿了的地方,有种想飙泪的感觉。

    他这么一吼,宫小鱼哇的一下哭了起来,水玲珑立刻给了段未然一记糖炒栗子,“段未然,男子汉大丈夫,欺负自己的娘子,你该死”。

    段未然小脸一跨,一副无语问天的样子,有些要奔溃的样子,看着哇哇大哭的宫小鱼,为了不让他老娘等会出大招收拾他,缓缓的道:“好了,别哭了,丑死了,我们回家,让他们几个大人在大街上丢人现眼去吧”。

    说完,他就无可奈何的拉起宫小鱼的小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