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第1951章 阵法

    第1951章 阵法

    秦海又问了几声,那老头还是咿咿呀呀地喊个不停,他只好无奈放弃。

    但是就在秦海刚刚离开房间,那老头就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只竹筒,拧开盖子后,将里面的蛊虫放了出来。

    这是一直类似蜻蜓的蛊虫,它很快就朝着门口飞去,速度很快。

    不过没等这只蛊虫飞出房间,一只手忽然凭空出现,将它一把攥住,然后秦海又回到了房间门口。

    看到秦海去而复返,哑老头面露惊愕之色,慌乱地将竹筒塞到枕头下面。

    秦海快速走到床边,一把攥住老头的手腕,将竹筒拿了出来,问道:“你发这只蛊虫想干什么?”

    老头还是咿咿呀呀地乱喊乱叫,秦海冷哼一声,直接将手指头点在老头身上。老头顿时浑身一震,然后面露痛苦之色,疼得在床上不停地抽搐起来。

    过了几秒钟,老头就受不了了,大声求饶道:“我说,我说,他们都下山去了,去了白云寨!”

    秦海在老头身上拍了一下,沉声问道:“去白云寨干什么?”

    老头如同在鬼门关前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要去对付什么人。”

    秦海的眉头立刻蹙起,马文强去白云寨多半是去找达旺老人寻仇,而达旺老人年事已高,而且白云寨的人淳朴向善,肯定不是马文强等人的对手,弄不好今晚会出大事。

    想到这里,秦海顿时心急如焚,他撇下老头,快速回到了白灵所在的卧室,准备带着白灵离开这里,返回白云寨。

    可是等他进了房间之后突然发现白灵竟然倒在了地上,她胸口血流如注,一把匕首正深深地插在她胸前。

    “白灵!”秦海急忙跑过去,封住白灵胸口的几处穴位,尽可能地减少鲜血流出。

    但是匕首已经刺进了白灵的胸腔,不仅伤口有大量鲜血冒出,就连白灵嘴里也在冒血。

    秦海焦急不已,不停地往白灵体内渡入真元,在他的努力下,白灵终于睁开了眼睛。

    “白灵,这是谁干的?”秦海急忙问道。

    白灵凄然一笑,“秦先生,你别管我,快走吧。我身子已经不干净了,没有脸再回去,我死了还可以去找小宝和他爸爸,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团聚了!”

    “白灵,你怎么这么傻!”秦海万万没想到白灵竟然走上了绝路,他拼了命地往白灵体内渡入真元,但是匕首不仅插穿了她的胸腔,甚至伤到了她的心脉,就算大罗金仙下凡,恐怕也救不活她了。

    很快,白灵嘴里喷出了大量鲜血,意识也渐渐消失。

    不久之后,白灵就彻底停止了呼吸,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直到死去,她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目光也充满憧憬地看着前方,似乎她的丈夫和孩子真的在前面等着她。

    “混蛋!”

    秦海抬头怒吼一声,心中的愤怒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过了一会,秦海不得不接受白灵已经死去的现实。他将白灵逐渐冷却的身体抱出房间,在道观外面找了个朝东的山坡埋下。

    虽然白灵永远也回不了家了,但是她还能在这里看一看远处的白水寨。

    站在山坡上,看着刚刚出现的坟堆,秦海紧紧攥了攥拳头,然后转身离去,朝着下山的方向快步走去。

    秦海走得很快,没用多久就来到了半山腰。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竟然出现了一片大雾。

    秦海站在雾气之外皱了皱眉头,他有种本能的直觉,如果贸然进入这片浓雾,会有很大的危险。

    所以秦海立刻就将人王界放开,但是这片浓雾的范围非常大,就算他将人王界全部放开也无法探明接下来的方向。

    一方面心急如焚,担忧着白云寨现在的情况,另一方面,前面大雾封山,想要安全离开并不容易。

    秦海稍作迟疑,很快就有了决定。他按照记忆中的方向,一头钻进了大雾之中,一边凝神戒备,一边快速朝前走去。

    雾气很大,再加上山里的夜晚格外黑暗,以秦海的目力也只能看清身边一米左右的东西。

    刚刚走了没多远,秦海忽然侧身避开,然后右手迅速探出。在他手里,一条小蛇正在剧烈挣扎,三角形的舌头张得老大,想要朝他手背上咬去。

    秦海手上真元暗吐,小蛇立刻被震死。

    扔掉这条毒蛇后,秦海继续朝前走去。

    过了一会,一阵异样的声音从灌木中传来,秦海低头一看,数不清的甲虫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甚至连灌木上也爬上了不少这种甲虫。

    他迅速跃起,随着人王界的全面展开,他几乎身轻如燕,在灌木丛上方飞速越过。

    但是过了没多久,秦海就停了下来。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毒蛇滋扰,也没有毒虫挡路,但是秦海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仔细观察身边的灌木丛之后,秦海眉头再次蹙起,他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也就是说,他刚刚走了这么久,其实只是转了一个圈,又转回到了原点。

    看来这里的大雾不简单,并不是山里常见的那种大雾,很有可能是一种阵法。

    如果是以前,碰到这种情况秦海绝对束手无策,只能等待天亮之后大雾散去才能想办法离开。

    不过现在对他来说,一般的阵法根本困不住他。茅山派的阴阳经里记录了很多常见阵法,他都曾经仔细研究过。

    稍作思考后,他立刻改变方向,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同时还在灌木上不断留下记号。

    过了几分钟,秦海再次停下,通过观察四周灌木上的痕迹,他再次掉头朝另一边走去。

    如此反复进行了几次之后,秦海心里对这片阵法已经有了一些明悟。

    随后,他径直朝着东方走去,约莫走了五百米左右,他又拐向南边,继续走了三百米左右,最后又朝着西边走了一百米。

    说来也怪,当一百米走完之后,前面大雾忽然就消失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