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第1920章 终了

    第1920章 终了

    “啧啧,老都老了,吹牛还这么夸张,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秦海笑容一收,沉声道:“别废话了,你最好跟我回去,然后接受法律的审判,否则后悔的就是你!”

    许文昌目光闪烁,厉声道:“好,那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西南蛊门的厉害!”

    刹那间,许文昌嘴里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声音尖锐刺耳,几乎能够刺穿人的耳膜。

    已经被许文昌推到远处的白凤面色大变,赶紧用手捂住了耳朵。

    忽然,四周的草丛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动静,然后就看到许多虫子纷纷从灌木中钻了出来。其中有飞蛾,有各种甲虫,还有爬行的多足虫,其中还有不少蜈蚣和蟾蜍这样的毒物!

    随着啸声的持续,越来越的昆虫纷纷钻出地面,当啸声停止后,许文昌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不停地捏印,然后只见这无数的昆虫忽然掉转反响,朝着秦海爬去。

    秦海看得心中惊讶,他只在玛吉身上见过她召唤昆虫的本领,想不到许文昌竟然也有这个能力。不过玛吉的本领是天生就有的,而许文昌既然自称西南蛊门,想必应该是有一门操纵昆虫的法门。

    这还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许文昌见秦海不停地朝着四周的昆虫大军张望,以为他害怕了,顿时冷笑连连。

    秦海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你已经表演完了?如果你只有这个本事,那你可以跪地求饶了,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饶你一命!”

    许文昌顿时勃然大怒,“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让你尝尝虫海的厉害!”

    话音刚落,许文昌忽然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拧开瓶盖后,一股恶臭立刻飘散出来。

    秦海赶紧摒住呼吸,但是那些虫子在恶臭出现后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忽然朝着他疯狂地重来。其中很多爬行得较慢的昆虫,全都被后面的虫子咬死,其中以那几条巨大的黑蜈蚣爬行得最为迅速,沿途咬死的虫子最多。而且越到后面,这几条蜈蚣爬行得就越来越快,它们的身体好像也膨胀了一大圈,变得非常巨大。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这样明显变异的蜈蚣,恐怕早就吓得落荒而逃了。秦海却只是觉得有趣而已。因为无论是这些蜈蚣还是其他的虫子,只要靠近他,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住了,根本无法寸进。

    过了没多久,这些虫子就在秦海四周垒起了一道蔚为壮观的虫墙,其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虫子。

    “还有绝招吗?有的话赶紧使出来!”秦海笑眯眯地看着许文昌说道。

    许文昌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呆滞了好一会,他忽然眼睛瞪得溜圆,失声喊道:“你是人王!”

    “看来你还没有彻底老眼昏花!”秦海淡淡说完,身边的人王界忽然爆开,只听嘭的一声爆响,他四周的虫海忽然被人王界推向四面八方,四周的许多灌木都被无数的飞虫击中,无数昆虫当场死亡,而且灌木也好像被子弹射中了一样,变得枝断叶残。

    而站在秦海对面的许文昌首当其冲,胸口被那几只巨大的悟空狠狠地撞击,不仅当场口喷鲜血,还凌空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就在他准备爬起来时,一只巨大的蜈蚣忽然在他身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许文昌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然后张开大嘴放声惨叫。

    凄厉的叫声响彻夜空,惊起无数飞鸟,在这黝黑的夜色里显得那么的恐怖。

    秦海一步步走到许文昌面前,笑道:“玩虫的反被虫咬了,你这个蛊虫高手也不过如此嘛!”

    许文昌一把将那只大蜈蚣扯掉扔开,气喘吁吁地瞪着秦海道:“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下一刻,他的面容忽然变得无比狰狞,嘴角也随之流出一道黝黑的血液。

    秦海暗道不好,立刻捏住许文昌的下颌,但是等他掰开许文昌的嘴才发现,许文昌竟然已经咬舌自尽了。

    鲜血呼啦啦地从许文昌嘴里流出来,转眼之间他就气息全无,彻底死绝。

    秦海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股不太好的感觉,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远处的白凤刚才也被飞虫打倒,现在刚刚爬起来正好看到许文昌气绝的一幕,顿时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扑在许文昌身上大哭起来。

    随后,她又转身扑向秦海,双手不停地捶打秦海,哭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他?你还我师父,还我师父!”

    秦海抓住白凤的双手,沉声喝道:“够了!你们害死刘景然的时候就应该想过会有这一天。你现在知道痛苦,那你想过刘医生家人的感受吗?你们比你要痛苦一百倍!”

    在秦海的嘶吼声中,白凤愣住了。秦海放开她,然后拿起手机通知了守在小楼外的警察。过了不久,警察赶到了这里,将白凤和已经死掉的许文昌带走。

    沈梦也随之赶到了现场,看到仿佛经受过飓风摧残的现场,沈梦惊讶不已,看到秦海后,她连声问道:“我刚才听到这边很大的动静,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秦海对沈梦笑了笑,看着不远处正在忙碌的警察,问道,“沈姐,你听说过西南蛊门吗?”

    “听牛奶奶说过,怎么,你怎么知道他们的?”

    “这个许文昌说他是西南蛊门的人,还说他的师弟是现如今的蛊王。说不定,我又给你招惹了一个厉害的对头!”

    沈梦笑了起来,“无所谓了,反正我马上就要离开这边。难不成他们还能追到春江去?你不是说春江是你的地盘吗,难道在春江还用担心他们?”

    秦海哈哈大笑,“说得对,到了春江,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都会帮你安排好!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他随手牵住沈梦的手,带着她朝着远处的小楼走去。

    沈梦愣了愣,低头看了眼被秦海牵住的手,脸上忽然再度变得发烫。

    不过她并没有提醒秦海现在已经安全了,也没有挣脱秦海的手,咬了咬嘴唇,她就这么跟着秦海慢慢地朝远处走去。

    她却没有发现,秦海的嘴角悄悄地露出一抹贼笑……

    最近太忙了点,拖到现在才完成补更,真是不好意思了!现在五更更新完毕,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