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罗万相

第四章 力敌众强

    真是个瘟神啊,阴魂不散的瘟神,怪不得大太上都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那么多精英部队都败于其手,真的是有道理的。

    “这小子,比雷山强了无数倍。”

    北苍辰钧和大胡子男人齐齐出手,璀璨夺目的光辉直冲上天,迎向泰山压顶般落下的大印。

    北苍廷面色森寒,双手划圆,搅动空气中存在的一种无形能量因子凝聚成球,倾力朝目标砸了过去。

    “嘶~”

    三大巨头全力出手,往日哪里能有幸目睹这样的场面。

    一时间,北苍氏族的族民们都停下脚步一饱眼福,他们根本就不担心劫法场的事。

    开玩笑,有这么三尊大佛在,那个年轻的小子完全是自寻死路啊。

    不仅如此,诸多士兵还有其他落位在副席的高层也都反应了过来,五彩斑斓,形态各异的法相如浪似潮奔涌呼啸,场面虽然不如万军冲阵那样壮阔,但也委实绚丽如飞虹。

    与北苍一方这么大的动静相比,雷岳孤零零的模样的确显得形单影只。

    “哼!”

    可雷家青年兀自是临危不惧,敌人的攻势纵然猛烈,他也不是坐以待毙的羔羊。

    北苍廷的出手,还有这么多方人的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所以丢出青木龙印后,他没有选择立刻逃窜,而是停下脚步一边对抗自然之力,一边掏出了兵盘开始凝聚五行星芒阵。

    开玩笑,雷山的儿子何其勇敢,何其坚韧,何其逆天,何其犀利?

    北苍辰钧?北苍廷?还是那个大胡子中年人?这些人连神通境都没达到,会让他惧怕么?

    哼!

    雷岳血气翻涌,很想振臂高呼:“你们放过我吧……”

    好吧,事实上,他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掐断北苍廷召唤自然之力,他根本就没办法跑啊,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手指用力地摁在兵盘的凹槽上。

    一根根亮铮铮的阵道丝线已经沟通完毕,兵魄也全部到位,蓄势完毕,刹那间,雷岳猛然抬头,看向激射而来的诸多法相,还有那道无影无形,但能清晰感应的恐怖能量所在方位。

    “都给我破碎吧!”

    胸腔内填满的怒火转换成震耳欲聋的声浪,席卷着滔天的阵道冲击波,摧枯拉朽地冲破一切阻碍,径直拍在最前排的法相上。

    “轰……砰!”

    一道道炸鸣声不绝于耳,只见不远处,法相被吞噬湮灭的修士都是面色苍白的步步倒退,惊骇不定地看向不远处那个大发神威的劫法场者,再也兴不起,也根本提不起半分胆气卷土重来。

    “这人是谁?”

    不是所有人眼神都那么好,第一时间认出了雷岳的身份,很多人都还蒙在鼓里,对这个神秘对手的身份不明就里。

    “这小子!”

    眼睁睁的望着那不可阻挡,冲垮道道防线,顺道掀飞狼牙法场高台地板装潢的炫光洪流朝自己扑面席卷过来,北苍廷总算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不得已撤掉了控制雷岳的自然之力,神经紧绷,气沉丹田,双手用力地平推一掌。

    倾尽全力地迎向那来自于未知阵法的浩然巨力。

    “哼!”

    雷岳豁然感到身体一松,他面露微笑,调动意念,收回了青木龙印,旋即再也不犹豫,飞也似地急冲而去。

    那模样,好像耗子躲猫,唯恐避之不及。

    狼牙法场。

    硝烟终于散去,焦砾遍地,满目狼藉。

    北苍廷、北苍辰钧等一众高层凑在一起,望着不远处横陈着的十来具士兵躯体,内心皆是无比沉重。

    虽然伤亡并不算大,可被人从眼皮之下劫了法场,这可是丢脸丢大发了。

    围观的群众早已是目瞪口呆,讶然得说不出话来,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己方占据这么大的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三位重量级的强者把关,还是让人成功抢走了死囚。

    空气仿若凝固。

    刑殿殿主和北苍辰钧二人,这两位声名显赫,一生鲜有败绩的强者更是陷入了各自的焦虑中。

    这么大的事,根本无法隐瞒。

    北苍廷一方面担忧被上面怪罪,一方面懊恼万分。

    北苍辰钧的感情则更为波动,因为他涉及两项罪状,其一是抓获了部族必杀名单对象隐瞒不报,其二则是此刻出的大篓子,两罪叠加,即使是以他为北苍氏立下的汗马功劳,恐怕也免不了一番重罚。

    相较之下,那名大胡子男人倒十分平静。

    “那人就是雷岳?”他低沉地问道。

    “我肯定不可能看错。”北苍廷眼里绽放着寒芒,咬牙切齿地模样恨不得将雷岳抓到手心里剥皮抽筋。

    因为愤怒,他本就黑得像焦炭一样的脸变得更黑了。

    “我不管那么多,这件事,就说怎么负责吧。”大胡子男人看起来没有任何情绪。

    听了他的话,两大强者尽皆神情一滞,北苍辰钧转而挂上笑容:“这个……天逸兄,能不能在太上们那里疏导几句。”

    “这么大的事,纸包不住火啊,恕愚兄无能为力。”大胡子摇了摇头。

    听了这话,北苍廷下意识地看了看情绪隐隐有点不受控制的北苍辰钧,顿时心生计较,“狼牙法场乃是我刑殿分内之事,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也应当由我担负主要责任,请天逸兄向太上们如实禀告。”

    北苍天逸轻轻颔首:“很好,廷兄既然这样说,我也好交代了。”

    他说完,便招招手,带上自己的人离开了这片硝烟弥漫之地。

    等到人走了,北苍辰钧才转过头来:“廷老弟,要不我们追上去将那小子重新抓住?”

    北苍廷斜了他一眼,“得了吧,刚刚都追不上了,何况现在,以那小畜生的速度,指不定跑到哪去了。”

    说到这,他问道:“说吧,你是不是之前抓到过这小杂种?”

    “呃……”北苍辰钧被问得一愣,只得点头承认:“不错,我之前确实对他手里的某件宝物有所企图。”

    闻言,北苍廷徒然叹气:“哎,你真是糊涂啊。”

    “大祸已酿,说什么也没用了,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北苍辰钧回答:“就我的亲卫队。”

    “哼,我建议你全都杀掉灭口!”

    北苍廷说了这么句话后,也拂袖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