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罗万相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大,这小子睡着了

    “哼,虽然不能杀了你,但让你变成个废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士兵甲那个尖头直接扎向雷岳的丹田气海部位。

    “你尽管来。”

    后者相当坦然地挑衅道,那模样竟是看不出任何惧怕的意思。

    要知道,丹田气海可谓是任何修士的命根子,一旦这里被废,那绝对比直接死了还难受。

    一身修为来之不易,一朝被废且永世不得翻身,这样的打击可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起。

    “这小子胆儿真肥,是个人物。”

    士兵乙在旁边说道。

    听了他的话,士兵甲收起了铁锥,点点头,“哼,人物?任他是天王老子,今儿也落在咱几个手上了。”

    “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他不是勇夺四组大比冠军的天才么?蹂躏天才,正是老子最喜欢干的事。”

    士兵甲嘿嘿冷笑着扬起另一只手的锤子,狠狠地砸在了雷岳的肩胛骨上。

    不出所料,当锤面和皮肤接触的刹那,空气中适时地响起了清脆的骨头破裂声。

    “嘶~”

    雷岳当即便下意识地倒吸了口凉气,连忙用菩提心对伤处进行修补,不过这个过程相当缓慢,慢到肉眼难以察觉。

    “知道疼了吧,不想受罪就把灵兽号角还有须弥法器交出来,爷几个立马去向将军申请给你松绑。”

    士兵甲显然对于面前这个俘虏的反应很满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嘿嘿,有种就继续。”雷岳丝毫没有买账,他要坚持,坚持到廖辉那边起作用或者夜深人静之时。

    为什么?

    因为深夜人的活动最少,那时候,他就可以借机逃脱,并且趁着这帮士兵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去了解一些自己想到知道的事。

    “上拶子!”

    凤凰特卫队队员甲见这小子竟然还能笑,立刻就恼羞成怒地看向旁边的同伴,扬下巴示意。

    “好,来了。”

    士兵丙及时的把东西递上,然后和另外一个队员协力把刑具套牢在雷岳的手指间隙中。

    “拉紧。”

    随着兵甲的一声令下,两个施刑者同时用力,精钢打造的利齿细签便骤然收紧。

    雷岳虽然战斗力不俗,但他不是什么肉体强悍的真身境强者,面对这样的酷刑,承受的痛苦和常人基本没有任何区别,所能利用的,也就只有菩提心。

    不过问题的关键是,面对敌人那么多双眼睛,他也不敢完全发挥生命之力来修补伤势,所以那剧痛真是直钻心子眼,半点儿不带虚的。

    好几次都差点儿忍不住直接开启暴走模式,可咬了咬牙,还是选择继续坚持。

    “我让你摆谱,给老子笑啊。”

    “再笑一个。”

    和同伴卖力用刑不同,士兵甲则是在旁边不停地冲雷岳叫嚣。

    听了他的威胁,后者狠狠地甩了一个眼神过去,冷冷地说道,“狗儿,成天乱吠什么呢?你家主人到哪里去了?怎么不管好呢?”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狗?”士兵甲气得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都落到了这般田地还有骂人的闲功夫。

    “呵,我可没有指名点姓,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雷岳翘起嘴角,不屑的应了一句。

    “给我加点料,刮刑!给我上刮刑!”

    士兵甲愤怒到了极点,佝身捡起一张用银丝制成的大网扔了过去。

    两名行刑队员见状,不由担心地说道,“老,老大,这可是会死人的。”

    士兵甲红着眼咆哮道:“蠢货!我让你们按照刮刑的标准来割了么?给我割慢点,并且适当的撒点盐和辣椒水,死不了人就行!”

    “是!”

    两人明白过来后点点头,先是走过来扒掉了雷岳的衣服,再将这张大网套了上去,随即紧紧收拢,皮肉便被勒得快快凸起,填充在棱形的网洞内。

    “上刀。”

    其中一个行刑人员对同伴说道。

    后者点点头,便顺手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匕首,不过这时候,士兵甲又说话了,“这么干净的刀,未免也太便宜这小子了,在上面抹点毒,就要麦酸毒蝇的毒。”

    “麦酸毒蝇?”

    听到这个名字,雷岳的心里当即便打了个机灵。

    他对此早有耳闻,这种生物是一种毫不起眼地小虫子,不过被它们叮咬之后,瘙痒难耐的程度,远远不是其他同类可以比拟的。

    故而有人就利用它们这种特性,从其体内压榨出了具备强毒的体液用来严刑逼供或者涂抹于武器上方。

    “怎么办。”

    雷岳很明白,恐怕以他的忍耐力,都很难应付这种强烈的负面感觉。

    “再忍忍,哦,对对,我还有空灵之境。”

    想到这里,他的双眼缓缓合上,默念口诀,很快就沉浸在无念无想的境界中。

    倘若要是让这帮凤凰特卫队的知道他现在的心境,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于是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两名用刑者带上手套把毒液均匀地涂抹在刃面上,然后极缓慢地从雷岳身上割下了一块儿肉。

    而后他们就开始等待后者露出痛苦的反应,不过一分一秒过去,那预料之中的惨叫始终没有出现。

    “老大,这个……这个小子好像是睡着了。”

    其中一人不太确定地说道。

    “放屁,谁能在酸毒下睡着?”士兵甲当即便毫不留情地痛斥道。

    “那,那他是怎么了?”

    另外一个队员则是缩着脑袋问道,他也是琢磨不透眼前这到底是个啥情况了。

    “哼!”

    士兵甲自己走上前,使劲地拍了拍雷岳的脸,后者压根就没有任何反应,犹豫了一阵子后,他为之下了个定义,“这小子是晕倒了。”

    “呃……”听了他的话,一名队员声如细蚊地嘟囔道,“谁能在酸毒下昏倒啊。”

    “我说昏倒就是昏倒了,废什么话,快准备冷水把他给我泼醒,我告诉你们,不从这个小子身上套出点儿东西,将军追究下来,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呃,好好好。”

    将军这两个字还是想到有威慑力,;两个动刑人员纵然暗自腹诽不已,但还是忙不迭地按照他的意思去照办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