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罗万相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严刑逼问

    “呜呜呜~”

    这士兵拼命地甩着头,眼里迸射出泪花。

    他很想嘶声大喊,可奈何嘴巴被一块儿脏兮兮地破布塞满,根本叫不出。

    此时此刻,在他的脚踝处,已经叠上了八块厚砖。

    被强行拉伸的筋骨脉络还有扭曲的关节处传来阵阵剧痛。

    这令他额头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牙齿深深地咬进那坨揉成团状的破布里。

    然而其中散发出来的阵阵恶臭,还有透过舌头感知到奇怪味道又让他不停干呕。

    “第九块,看来你小子柔韧性不错。”

    百里天明还在进行着言语上的挑衅。

    但哨兵甲依旧是坚守不语,他知道,自己只要能够坚持到天亮,能坚持到大军再次发动攻势就胜利了。

    “有点意思。”

    百里天明咧开嘴,又从刑具堆里摸出了一副拶子,扯起士兵的手指对准关节就夹了进去,然后猛地拉紧。

    “呃啊!”

    如此一来,哨兵乙的喉咙里终于是忍不住低声咆哮了起来。

    他仰起脖子,眼珠臌胀圆瞪,近乎于要爆炸出来,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心灵失守。

    “让你休息休息。”

    片刻后,百里天明忽然风轻云淡地松开拶子。

    然后抽掉了这年轻士兵脚底垫着的青砖,自顾自地坐到了一旁,闭目调息起来。

    这种行径,看似是让受刑者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但实际上是避免对方适应了这种痛苦。

    众所周知,人都有个通病,那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意思就是说,习惯清贫生活的人,让他学会奢侈起来很简单,但一个原本习惯了奢侈生活的富豪再让他去过清苦日子,多半会精神崩溃。

    百里天明此举的意图就在于此。

    这士兵受了刑罚之苦后,让其稍稍喘息喘息,待得他浑身的肌肉逐渐从因为剧痛引起的紧绷变得松弛下来,渐渐地适应了这种没有刑法之后的相对轻松状态后,再重新加刑。这就起到了一个由奢入简的效果,对人的心志可谓是相当大的折磨。

    半个时辰之后。

    百里天明如此往复不知几许。

    这士兵好几次都差点痛晕过去。

    “还不松口。”

    百里天明也不慌,反而是把捆绑在受刑者身上的麻绳解开。

    但转而又将之扶上了个精钢打造而成的刑架上,用架子两条钢臂上的带着的卡圈将他的手臂套入其中。

    卡圈内部,有着不少铁钉,如此一来,这诸多钉子便生生地刺破哨兵的皮肉,长驱直入地扎了进去。

    “你……你别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说的,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哨兵乙竟是忍住恶心的感觉,费劲地用舌头顶掉了塞在嘴里的破布,冷冷地开口道。

    他这反应,倒是让百里天明心中一喜。

    根据其多年的经验,一个死硬分子主动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是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

    想到这里,百里天明躬身捡起那块儿破布,重新塞进了那个士兵的嘴里。

    旋即又从须弥法器中拿出了一张特制的大,然后套在这士兵的身上,并且用力收拢勒紧,其皮肤便被箍出一块块形状规则,泾渭分明的形状,填充在子的间隙之中。

    做完这一切后,百里天明不动声色地摸出了把锋利的小刀,轻轻地搭在其中一块儿凸出的皮肉边缘。

    见状,哨兵乙哪能还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顿时拼命地挣扎呜咽起来,但越是用力,被无数铁钉扎着的手臂就越是疼痛。

    百里天明丝毫不为所动地来回切割,很快便割掉了一片形状和洞形状一模一样的肉块儿。

    “嘿嘿,趁早交代,趁早解脱。”

    “实话告诉你,本座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想要拖到天亮么?”

    “恐怕,你拖不到那个时候。”

    百里天明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什么时候想通,就什么时候就猛眨眼睛。”

    说完他又继续重复了刚才的整个过程。

    将一片片血肉生生地从哨兵身上分离开来。

    “都说一般人坚持不到五刀就会昏厥,眼下竟然都七刀了,你小子竟然还能忍,看来痛苦还不够嘛。”

    说到这,他又端起一碗烈酒,径直泼在了血淋淋的伤口之上。

    “呃啊!!!”

    强烈到极点的痛苦,让哨兵终于是忍不住了,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但百里天明哪能让他这样享受,当即便在其嘴里塞进了一枚专用的药丸,迫使其清醒了过来。

    “怎么样,想通就猛眨眼睛,何必苦苦给自己找罪受呢?”

    百里天明嘿嘿笑着说完,就又将匕首伸向了新的一处完整的皮肤。

    “呜呜呜~”

    这士兵见状,目露惊恐地摇着头,终于是心神崩溃,连忙按照百里天明的要求眨眼。

    “哟呵,这就对了嘛。”

    见状,后者笑眯眯地停下了手,一把扯出那块儿他拿着都嫌脏的破布,问道,“想通了?”

    “我……我只求一个痛快。”

    这士兵精疲力尽地说道。

    “很好,只要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百里天明点点头,“不过我奉劝你最好别尝试任何自杀的手段,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果不其然,这士兵腮帮子的骨骼上下起伏了几下,旋即黯然失色地低下头来,“你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要知道,这次你们军队的统帅是谁,兵力都多少人,指挥部的位置在哪……”

    百里天明将所有需要了解的关键信息一股脑地抛了出来,同时竖起耳朵,将听觉全部放在了这名哨兵的胸膛旁心脏处。

    以真身境强者的灵敏感官,能捕捉到心率上任何一丝微妙的不同之处。

    借此可以判定这人有没有撒谎。

    但或许是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这士兵倒也没有以谎言来耍心机,只是心力交瘁地把百里天明的问题挨个回答完,而后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阿爹阿妈,孩儿不孝,我是部落的叛徒,已经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二老请原谅,对……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只能来世再报了。”

    他说完,豁然睁开眼睛,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力气,愤怒地瞪着百里天明咆哮道:“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下面该履行诺言,快杀了我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