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罗万相

第一百五十六章 飞赴牛栏山

    飞驰在天空之中,耳旁刮过飕飕的寒风。

    雷岳极目俯瞰下方大地,当真是崇山峻岭,连绵蜿蜒。

    牛栏山,便是不远处那处环圈形山脉中并且包括其中簇拥着的两座宛若牛角的山峰。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头野牛被囚禁在了围栏里。

    关于这个还算有名的绝地,雷岳最清晰的印象就是北苍耀修炼的法相裂山神牛。

    听说就是生存在其中的一种极为稀少罕见的灵物。

    “快到了。”

    不过随着飞抵牛栏山上空。

    雷岳的兴奋就渐渐化作了强烈的危机感。

    下方密密麻麻的黑点让他意识到现在的形式极为严峻。

    这样宛若铁桶的包围圈,完全就是想要把柳族军队给包了饺子。

    “这么多人,至少得上万了吧。”

    雷岳不知道,自己远远低估了来势汹汹的北苍大军。

    “找个地方降落下去。”————

    在他盘旋在高空侦查下方的情况时。

    地面的人也看到了从云中穿梭而出的猛禽,纷纷是目露精光,他们都不知道狂风狮鹫的背上还骑着一个人,只是认为这是头不太走运的灵兽,于是有些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士兵则是跃跃欲试,眨眼间,便有好些道不同色泽的能量流光还有箭矢冲上天空。

    只不过经过了爬升高度的损耗。

    这些东西已经完全对狂风狮鹫够不成威胁。

    “狂风”用力地煽动了几下大翅膀,便把这些玩意儿尽数拍散。

    “在天上就是安全,不过我得先找到柳族的驻扎地降落才行。”

    雷岳赞赏地拍了拍狂风的后颈,如是想到。

    此时此刻,柳族行营之内。

    每个人的脸色都极其阴郁,被接近十万人的大军困在中央的感觉可不美妙。

    其中不少人甚至在思考着要不要投靠敌军这种事。

    “到底怎么办呢。”

    柳晏紫虽然明知凶多吉少,但还是希望在绝境中寻得那一线生天。

    然而想着想着,她的脑海里却忽然出现了雷岳的画面。

    “怎么会突然想到他呢?”

    少女用力地甩了甩臻首。

    纵然雷岳是多次救她与危难之间,不过眼下的局面却是相当特殊。

    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在成千上万的军队之中也是显得微不足道,杯水车薪。

    拍了拍脑门,将心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期盼情绪抛诸脑后。

    这时,身旁传来一个温柔的男性嗓音。

    “紫儿,在想什么呢?”

    说话的是个浓眉大眼的青年男子,他五官搭配起来倒是颇显俊朗非凡,再加上举止投足间自有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气质。

    即使是现在深陷重围,也未曾表露出其他人一样的情绪。

    他的名字叫做柳承运,乃是柳族内赫赫有名的年轻强者。

    不过比起柳圣哲等人,他要长上一个辈分,如今已经年近三十。

    但这更是让他身上平添了几分成熟男性的稳重与沉定。

    由内自外流露出的种种优势,都堪称是少女杀手的完美人选。

    “承运大哥,眼下的情势已经破在眉睫,我难道还能忧虑其他的事情么?“

    柳晏紫头疼地摇摇头。

    “哈哈。”柳承运竟然是爽朗地大笑了几声,旋即不顾及他人想法地说道,“紫儿不用担心,其他人怎么样我管不着,我是在意你的事。”

    “承运大哥此言差矣。”柳晏紫稍稍蹙了蹙黛眉,平静地说道,“我们既然身处这支军队,那自然是一个整体,怎么能只考虑自己呢?”

    “紫儿当真是心地善良,这让我更是喜欢得紧啊。”

    柳承运嘿嘿笑了起来,看着柳晏紫的目光充斥着炽热。

    “如此紧要关头,还请承运大哥注意言辞。”

    柳晏紫被说得面若火烧,旋即冷着脸回应了一句,便转过头去,来到了正在伏案沉思的老者身边静立不语。

    “嘿嘿,你迟早都是我的。”

    柳承运脸上挂着微笑,五指暗暗紧握。

    “报!”

    这时,一个士兵跌跌撞撞地冲进了营帐之内,火急火燎地报告道,“四长老还有各位大人,敌……敌人打上来了!”

    “什么!”在柳晏紫身旁的老者顿时好似受惊之鹿那样猛地拍案而起,怒喝道:“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固守防御工事,肉盾在前,远攻在后,中军随时听从调遣,做好随时冲入敌阵中冲杀的准备!”

    “是!”

    那士兵双脚并拢,应令退下。

    “营帐内的所有军官听令,马上到达各自统领的队伍进行临场指挥,务必谨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擅自冲锋冒进!”

    “是!”

    众人齐齐应道。

    “长老,那我需要干些什么?”

    柳晏紫主动请命道。

    “你,你就好好呆在这。”

    老者的口吻满是不容置疑地强硬,没有理会少女渴求而委屈的目光,自顾自地坐回椅子上,手指不停地点着面前的桌案,随即拿起纸笔在一块空白的木简上龙飞凤舞地画了起来。

    “哈哈,紫儿,就让我们静静的呆在这把。”

    此时此刻,柳承运再度凑了上来,笑盈盈地说道。

    他故意将头凑近,不动声色地嗅了嗅柳晏紫的散发而出的芳香,眼珠稍稍上滚,显得陶醉不已。

    柳晏紫下意识地走远了几步,她其实对于这个实力颇强,为人也很有风度的兄长有些好感,只不过后者眼下这种不合时宜的轻佻表现,却是让她极为不满。

    “承运大哥,请你自重。”她义正言辞地呵斥了一声。

    “嘿嘿,好吧,一切听紫儿的话。”

    柳承运故作轻松地撇撇嘴,转身走了几步撩开帐帘,旋即就准备钻出去。

    但临离之时,他又转过身来,含情脉脉地望着也正看着他的柳晏紫说道,“紫儿,此行我恐怕没办法再回来,不过能在临死之前再最后看你一眼也是心满意足了,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我实话说了吧,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你,很可惜,或许咱们今生都不会成为伴侣了。”

    “等到来世吧。”

    柳承运表现得沉痛而深情,完全和方才的贪婪无赖判若两人。

    他很善于利用这种黑白交替,正负对比形成的反差来达到俘获少女芳心的目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