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罗万相

第一百零七章 谁是凶手

    “这……”

    两人听到之前柳晏紫回答的内容,本就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老实回答吧,雷岳又救了她们的命,这样做的确不太地道,况且还会得罪似乎有心包庇的大小姐。

    不老实回答吧,又觉着有些对不起柳圣哲他们在天之灵。

    纠结归纠结,现实不容她们表现出过多的犹豫,纵使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你俩且说说,事情真的是像大小姐所说的那样吗?”柳永年声音威严地问道。

    “呃,我,我们,我们看到,是雷岳杀了圣哥还有天成哥。”

    两人结结巴巴了几声,旋即下定了主意,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这样一来,立马让柳晏紫俏脸变得冰寒。

    不得不说,这个信息堪称劲爆。

    柳圣泽还有柳天成两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级种子选手。

    虽说雷岳现在获得了第一。

    但并没有人认为他能够手刃两位顶级天才。

    在大多数人心中,他或许只是运气好了些罢了。

    柳永年,百里破浪,洪天罗,北苍烛龙四人尽皆陷入呆滞。

    这则消息,几乎宛若晴天霹雳无异。

    “雷岳,真的是你?!”柳永年一眼便锁定了站在队伍末尾,身穿黑袍,面无表情的青年。

    柳晏紫见状,急忙申辩,“父亲……”

    “你闭嘴,让他自己交待。”柳永年生硬的板着脸。

    此时此刻,雷岳已经自觉地走了上来。

    他直视着这位柳族巨头不卑不亢的说道,“没错,的确是我亲手斩杀了柳圣哲还有柳天成。”

    “什么?你还真敢承认!”柳永年怒目圆瞪,即便以他的定性,也是动了肝火。

    雷岳似乎并不惧怕,腰板挺得笔直,“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过我要纠正一下,柳小姐说得并没有错。”

    “归根到底,的确应该算在百里东亭头上。”

    紧接着,他便在四大巨头的逼视之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自己怎么从百里东亭手下救下柳晏紫,又怎么去见柳圣哲,毫无遗漏,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只不过,他并不是没有任何算计的莽夫。

    在陈述的过程中,他运用巧妙的辞藻修饰,把百里东亭成功地刻画成了一个被色心蒙蔽,手段残忍的凶狠恶魔。

    虽说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如果不刻意点出,那么为自己辩驳的效果也就没那么强。

    “你,真是强词夺理,什么狗屁逻辑?”柳永年再次向柳青璇柳婉婷两人核实验证。

    后两者纠结许久才不情不愿的点头肯定了雷岳说法的真实性。

    这让柳永年的情绪更加复杂了起来。

    他其实并没有杀雷岳偿命的想法。

    一方面,后者的确是救了自己视若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另一方面,他还必须顾及着百里芙蓉的面子,再加上自己也有点欣赏这个自立自强的青年。

    可是,自己部族的两名顶级天才,也决不能说死就死了,不然怎么给族民交代。

    究竟该怎么处理?

    看来这是一个必须要细细琢磨的问题。

    “哎。”他长叹了一声,后退一步回到了百里破浪的身旁,“我的问题问完了。”

    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暂且搁置,从长计议。

    雷岳和柳晏紫见状,皆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后者的模样,落在当父亲的人眼里,那还能不明白,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追究儿女情长这种私事的时候。

    洪天罗是第二个站出来的巨头,他可以说是代表了广大普通势力的意志,因为犁天族带队首领张翠花,早就和他结成联盟。

    后者作为普通势力的成员,自然是要为自己的阵营说话。

    “我要问的是,是谁对我洪族,还有各族参赛者下如此狠手?!”

    他说完这话,冷酷的瞪了雷岳一眼。

    明显在其心里,这匹黑马的嫌疑比百里东亭更大。

    着实,出众人所意料的拿到了魁首,引人注目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太昌,你说是怎么回事?”

    他自然不可能相信雷岳或者是柳晏紫等人的回答,当即便点出了这群人中自己最信任的洪太昌。

    后者生性稳重,做事踏实,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可信度极高。

    刹那间,不光是四大巨头,所有旁听的势力首领还有民众都是竖起了耳朵。

    洪太昌的实力摆在那,他自然是了解更多的内情。

    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个出身卑微,头发花白的青年并没有挪步,只是站在原地,指着这堆死尸堆成的小山,不紧不慢地回答,“一部分是百里东亭干的,一部分则是北苍耀干的。”

    “什么?北苍耀?!”

    如果说是百里东亭,那还在众人的猜想之类。

    没想到北苍耀亦是其同党。

    这话就好像一个火把,立马将人群点燃。

    “请各位稍安勿躁。”

    洪天罗运转功力,将声音扩大,喝止住人群的骚动。

    他旋即重新看着洪太昌问道,“那么,又是谁杀了百里东亭和北苍耀。”

    话音落下,所有的目光重新落在了那位宛若一汪幽潭般平静的青年身上,洪太昌耸了耸肩,撇着嘴说道,“反正不是我干的。”

    “那是谁?!”洪天罗急声追问。

    不过洪太昌兀自是低下头,说什么也不肯再开口了,他的冷漠无疑是更加刺激了不少被牵连势力脆弱的心,除了一些愤慨咆哮的声音外,还有情绪更加激动者甚至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于他。

    直接是将凶手的帽子,扣在了洪太昌的头上。

    后者依旧是静若止水,平平淡淡的说道,“知道吗,你们越是这样,就越是让我厌恶。”

    “请恕太昌不奉陪了。”

    他说完,便不顾众人的抗议声,自顾自地屈膝一蹦,整个人旱地拔葱高高跃起,踩踏在人为或自然的障碍物上,三步并作两步,堂而皇之地消失在这片是非之地。

    “抓住他,他就是凶手。”方才那些态度偏激的人,更是一个个失去理智的疯狂怒吼,甚至有几人已经准备开始捉拿行动。

    这时,天地间忽然响起一个风轻云淡的声音,“不用找了,干掉北苍耀和百里东亭的人,都是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