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帝火丹王

2651.第2649章 迎战毒师

    第2649章 迎战毒师

    辟心教最为出名的就是惑人之术,其闻名程度,堪比妖族的狐族一脉。而惑人之术,更加强调的是精神力,而辟心教修炼惑人之术锻炼精神力的法门虽然对外保密,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说,辟心教是以炼化婴孩精血连提高自身的精神力的,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真的,可想而知,这个黄鲁手中,浸染了多少婴孩的精血。

    魔皇鳌宇答非所问道:“那个名叫勾雪的女子便是你黄鲁钦定的接班人?”

    黄鲁笑了笑,道:“魔皇大人慧眼,就是她。”

    魔皇眉头深皱,回过头又打量了一下勾雪,随即微微颔首道:“嗯,还不错!不过你别忘记你们辟心教的承若,除了此女之外,其他人在用那样邪恶的法子,别怪本皇不容。”

    黄鲁的目的就是让魔皇知道,勾雪是他们辟心教的例外,目的已经达到了。

    “当然!”

    辟心教惑人之术的确需要婴孩的精血,而且,消耗的数量还不菲。这样的修炼之法,其实不被人所容的,即便是在魔域,各大势力也不会容忍辟心教大规模的捕捉婴孩,炼化婴孩的精血。

    为了不被众势力针对,辟心教便与魔皇有着约定,每一代人,只有一人可以用炼化婴孩精血的方式净化自己的精神力,从而使得自己的精神力始终是纯粹的。而黄鲁之后,就只有勾雪有这个资格,因为勾雪是黄鲁选定的辟心教未来的教主。

    “妖****栗冷冷道。

    对于辟心教每一代都可以有一人偷偷的搜捕婴孩,祭炼婴孩之血,阴栗心中有些不服,只不过碍于魔皇为其打包票,所以,阴栗也不好说什么。

    魔皇不理会阴栗,淡淡道:“咱们魔域这一辈人,总体上要比人族强上一些。弱势没有魔王殿捣乱,说不定这一辈魔族之人,能够完成咱们魔族一直以来的愿望。蓝洪山、费田、勾雪、程启天,对了,还有那个宋立,均是人中龙凤,不过……”

    鳌宇顿了顿,言道:“也许,找个机会我要跟兄长谈谈,鳌家不要在内讧了。”

    五大宗的宗主眼观鼻鼻观心,不接这话。心中却纷纷腹诽,幸亏鳌家自己闹了起来,要不然,以鳌宇和鳌天两人的天赋和实力,这一代鳌家可能彻底的将魔域给掌控住,到时候还有他们五大宗什么事啊。

    魔域五大宗相互之间对立,但在一些问题上,因为利益的关系,他们还是会站在一起的,比如在对待魔王殿的问题上。

    这一代的鳌家太强势了,两名绝世天才,如果不让他们俩对立,那就是他们魔域五大宗的末日。

    鳌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当然十分的清楚,身旁这五人是什么心思,更何况,他当年能够将鳌宇驱赶,成为所谓的魔皇,便是在这五家的帮助下才成功的。

    可以说,他和鳌天对立,以及鳌天弄出一个魔王殿,这其中都有他们五个势力的推动。

    鳌宇对于所谓的魔域五宗,恨之入骨,但没有办法,鳌天的存在,让他根本不能够与五大宗翻脸。

    如今,鳌宇特别需要一个破局的人。

    突然,鳌宇的目光落在了宋立的身上,喃喃道:“对了,我听说魔王殿南州分堂最近要招这个名叫宋立的家伙为堂主?”、

    鳌宇看上去对魔域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但其实有关于魔王殿的事情,鳌宇都是知道的,作为魔皇,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独掌大权的帝王,但鳌宇仍有有着自己的消息来源。

    谷凌霄想了想,开口道:“这件事老夫查探过,确有其事。不过都是巧合罢了,宋立也拒绝了魔王殿的招揽。”

    魔王殿一直都是鳌宇最为敏感的那一根神经,谷凌霄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鳌宇对宋立起了杀心。鳌宇杀人,向来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如果鳌宇将宋立给杀了,谁还给他驱除体内的虚火。

    鳌宇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微微眯起,心中有些想法,不足为外人道也。

    第三轮的第一场就轮到了蓝洪山,蓝洪山的对手宋立也认识,天照门弟子沈西。

    沈西的面容有些苦涩,他的实力不俗,正常来说,只要对手正常一些,他应该能够进入第四轮的,奈何,碰到了蓝洪山。

    蓝洪山有着魔域年轻一辈第一天才之称,固然,这个称呼可能有些水分,无论是郭龄还有程启天或者费田等人,实力并不比蓝洪山弱,但对付他沈西,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即便如此,沈西也决定与蓝洪山全力一战,试试自己与蓝洪山到底有着多大的差距。

    这一场比试,真可谓是强强对话,两人一战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交手数百招。如果是生死一战,可能两三招就能够完事,蓝洪山毕竟实力强悍。但是,蓝洪山显然不想用自己的杀招,而沈西则十分顽强的与蓝洪山周旋。

    一众观战之人不自觉的连连惊呼,使得大比达到了一个高潮。

    蓝洪山取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出乎意料的是竟然用了这么久。但宋立心中清楚,蓝洪山之所以如此费力,其实是在向其他人示弱,蓝洪山本来是已经突破到魔尊之人,直至现在还没突破,是他自己强行压制了丹田中的魔气。

    即便如此,费田、程启天等人仍旧让蓝洪山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使得蓝洪山不得不动用些心思,还在最后遇到费田、程启天等人的时候,自己能够轻松一些。

    完成比试获胜的蓝洪山走出明月塔,脸上波澜不惊,没有得意也没有失落,十分的淡定。

    数千观众安静的一会后,不自觉的掀起了一阵议论之声。虽然人们早就知道蓝洪山的修为和实力,可是看过蓝洪山出手后,仍旧感觉到惊艳无比。

    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段平峰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又落在宋立的身上,宋立感觉到了,回头看向段平峰,段平峰却朝着宋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下一场,段平峰对宋立!”方伍宣布下一场的对阵。

    “宋立!轮到宋立了,这家伙也不弱哦。”

    “下一场也应该很激烈吧。”

    “段平峰也不是凡辈,有的瞧了。”

    听到下一场的对阵,观众的情绪并没有任何失落,有了蓝洪山和沈西的垫场,观众的情绪明显要比前几轮热情许多。

    宋立的实力对于在场观众来说是一个迷,众人只知道宋立好像很强,但具体强到怎么样一种程度,现场除了寥寥数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是很清楚。

    但是从第一场的比试中,宋立一招击败鞠康的结果来看,宋立仍旧让所有人颇为期待。

    至于段平峰,虽然不如宋立那么神秘,也算是整个魔域年轻一辈的知名人物,可说实话,对于段平峰十分了解的人并不是很多。

    “天元宗的段平峰,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此人很少出现在他人面前啊。”

    “刚刚前两轮的比试,此人也没显露出多强的实力,给人的印象也不是很深。”

    “宋立可不似段平峰前两轮的对手那么弱,我估计这两人的比试,应该是一场龙争虎斗吧。”

    观众议论的焦点很快从蓝洪山转移到了宋立和段平峰的身上,在众人的议论声音中,宋立和段平峰步入了明月塔中。

    “宋立,如果你现在认输,我似乎会留你一命,谁让我心善呢,即便是是受到宗主的指责,我也认了。”段平峰低声道。

    段平峰的任务就是当众杀了宋立,但若是宋立主动认输,让他没有机会将其击杀的话,魏乾纲也跳不出毛病。

    段平峰此时的提醒,其实是为了他自己着想。

    说到底,段平峰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施展毒师之术,将宋立杀死。就算魏乾纲已经向他打过包票,事后会为其承担后果,但到时候他难免受到魔皇的指责。况且,段平峰刚刚已经看到过宋立那强大的火焰,知道宋立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如果宋立这个时候主动认输,在段平峰看来,是一个最符合自己利益的结果。

    然而,宋立根本不可能认输。

    “同样的话反过来给你,仅有一次机会,不认输便去死。”宋立可没有似段平峰那样藏着掖着,说话的声音很大,几乎所有人都听得见。

    鳌宇听罢,微微皱眉。

    方伍见鳌宇的面色阴沉,提醒道:“皇城大比,最忌讳出现人命。”

    宋立淡淡的笑了笑,微微颔首,没说什么。

    段平峰的脸都绿了,宋立这公开叫嚣,使得方伍还公开提醒了一声,如果他要将宋立给杀了,还是使用大比之中不允许使用的毒师之术的话,那罪名就更大了。

    如果方伍不提醒,那他杀了宋立还可以解释为失手,可方伍赛前特意提醒一句,如果他再将宋立给杀了,那就真成了明知故犯了。

    一念至此,段平峰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魏乾纲,那意思是在问魏乾纲,是否还是痛下杀手。

    魏乾纲也满脸阴沉,在他看来,刚刚宋立公开叫嚣要将段平峰给杀了,其实是宋立施展的手段,目的就是让段平峰不敢在大比上对其痛下杀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