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第326章 魏其道之死

    楚王驾崩一事,虽然说是引起了不大不小的动荡,但是对于楚国来说仍旧是尾大不掉。

    众位大臣激励扣押住了田雅馨母子,魏其道的如意算盘也没有打响,眼看他的两个招数都已经失了效,魏其道也不近有些着急,他也知道,如今也就只能从回到魏国这件事上下功夫了。

    可是能有什么扳倒魏其坤的办法……

    魏其道这日正在黯然神伤,忽然间听到属下来传消息说:“王爷,流光姬今日忽然间开始发起了高烧,若是在不医治,只怕会越来越严重。”

    魏其道咧嘴一笑,心道:“这几日一直为了岚裳的死有几分伤怀,竟然忘了我的手里还有这样的一个王牌。若是用出她来,不愁解决不了这个难题。”

    “不着急医治他的病,你先去盐城中找一艘大船,足可以装下我们这些人的大船。”

    这属下显然是吃了一惊,原本想问一声:“王爷这个时候要船做什么?”但是见到魏其道脸上的神色,也就聪明的住了嘴,出门去寻找王爷所需要的船。

    盐城新来的太守之前是与魏其道有几分勾结,但是眼下见魏其道已经失势,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尊敬,但是这种油腔滑调的人,做人最讲究的就是‘万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故而在听说魏其道要找船只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是要离开陈国了,欢天喜地的就去找了几艘船,其中有一艘甚至是胡宗尔等人制造的。

    胡宗尔等人甚是舍不得,但是知道自己此刻身边当真是一个帮手都没有,于是也就只得任由太守大人将船只开出了码头。

    其中一个做工的人忍不住问道:“胡先生当真是大方,若是我,肯定是拼了命也要护住自己的心血!”

    胡宗尔苦笑了一声,道:“我们做出来的东西,原本就是为了给大人们用的,给了谁不是一样呢。”

    众人都有几分诧异,他竟然这么豁达,于是都甚感没趣,摇着头走开了。只剩下胡宗尔一人,看着船只的背影,嘴角撇起了一个略微有几分残忍的笑容。

    他知道这艘船是要给谁用,也知道王爷是如何看待这个人的,若是这个时候再不动手,只怕他以后都是要后悔,也没有办法来回报王爷的知遇之恩了。

    离去之前,魏其道安排了一番,看到秦烈的时候,吩咐道:“你还是留在陈国吧,若是让你跟着我回魏国,只怕我当真是寝食难安。”

    秦烈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虽然是高兴异常,但是面上却不敢过分的表露出来,只是道:“我没有尽力为王爷效劳,心中还是有几分愧疚。若是以后有机会再相见,王爷有什么吩咐尽管提就是,秦烈肯定是毫无怨言。”

    魏其道笑了笑,道:“怪不得陈墨白成日里将你们当做宝一般,原来你们每个人都是如此。”

    随后瞟了一眼满面希冀的卫紫衣,道:“只是可惜,要让紫衣姑娘陪我去魏国了,你也知道,这一路上,岚裳若是没人做伴的话,只怕是会寂寞许多。”

    卫紫衣知道他这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话罢了,但是知道他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师姐,她也就释然了。“去就去,正好我还没去过魏国,不知道魏国人是不是都像王爷一样,心狠手辣又阴险狡诈。”

    “只怕卫姑娘见到之后,多半是会失望。魏国人,甚至是要比陈国人还要真诚上几分。”

    二人也算是‘说说笑笑’上了船,谁都没有想到,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凤城。

    秦烈在得知魏其道竟然特意吩咐了要将岚裳的骨灰也带上船的时候,心中很是吃了一惊,暗道:“这个人也许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无情无义,进进看对待岚裳的这件事,就知道他肯定也是心中有几分不舍。但是再不舍,又能如何,人既然都已经死了,不管再做什么,都是无济于补了。”

    魏其道来的时候便没有带多少人,走的时候带的人就更加少了,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上了船,在旁人看来竟然是有几分萧索。

    魏其道回身看了一眼盐城,心道:“此刻本王不过是暂时的离开罢了,以后本王肯定是要再回来,等我再回来的时候,盐城就不再是陈国,而是魏国的了。”

    他的一番雄心壮志随着船只的行进,逐渐淹没在了波涛之中。

    船只驶出码头不久,站在瞭望塔上还能看得清船帆的时候,忽然间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传来,盐城百姓都忍不住吃了一惊,只有胡宗尔抚掌笑道:“果真是老了,原本是想让这炸弹过一会儿再着的。”

    自那之后,魏国、陈国之内都没有再见到过魏其道的身影,有的人说他死了,有的人却坚信他不过是看透了人世间的争斗,而后选择了隐居。

    可到底是如何,恐怕也是没有人知晓了。

    陈国,凤城——

    “今日是进宫面见父王的时候,你可要穿得正式一些,”陈墨白见温一宁还是穿着甚是宽松的衣衫,忍不住提醒道。

    “为什么今天要穿得正式点?”温一宁不解的问道:“我之前不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吗,当时你也没有说什么啊。”

    “今天我要央求父王母后将你许配给我,”陈墨白丝毫没有羞涩的说道:“若是可以,我想要尽快成亲。”

    温一宁一惊,说话都有几分结巴:“什,什么?现在可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你不知道其他国家都在为了别的事情忙碌吗,哪里有时间顾得上跟你结婚。”

    陈墨白微笑着看向她,说道:“你没有时间,我有的是时间。再者说,你不答应我,难不成还想要去答应别人吗?”

    “谁,谁要答应别人了,”温一宁气恼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偶尔就是会这么不懂事,我是说,现在天下人可都是在看着几个国家之间的风起云涌呢,我们在这个时候结婚,岂不是,岂不是太,太不符合时宜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