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娇宠皇妃

999.第999章 番外:落花伤春

    成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叫人觉得愉快的事。

    至少朔风就不快乐。

    满眼的红,叫他心里,更难受了。

    可是,花轿里的女子,她没有错啊。是他一心求来的姻缘,他就是难受,也不该慢待了她。

    所以,换上了一副笑脸,骑马回府去。

    一路上,想着那些本不该想的事,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分裂开来一般。

    那年初见苏棉,他就知道,这女子会是主子的宠爱之人。只是他不知道,这女子,也会成为他的喜爱之人。

    喜欢上了主子的女人,这是何等大逆不道的罪过?

    唯恐害了她,他不声不响,从不敢露出一丝一毫。

    那年,她落入寒潭,他救她起来的时候,好想将她抱在怀里。可是还是将她交给了匆忙而来的主子。

    后来,害她落入寒潭的迷香,被他用对待女人最残忍,最恶毒的方式报复。

    事后,御风曾经写信说他何必如此?杀了不就是了?

    这件事,他唯恐主子想多了。好在,主子并没有多想。

    多年以来,他保护着主子,也保护着苏棉。

    看的越多,心里越是放不下。战场上,他不顾一切的拼杀,恨不得战死,就算是解脱了。

    可是他还活着。

    第一次见到苏棉的妹妹苏槿,他就决定娶她。

    他知道自己自私,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这个与苏棉有六分相似,一双眼像足了苏棉的女子,他真的不想放过了。

    他知道,这对于苏槿来说,不公平,可是情感已然无法控制,他还是这样做了。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会对她好,好一辈子。

    大婚之夜,朔风喝多了。

    他没法不喝多。在兄弟以及手下参将面前,他是终于如愿以偿的娶到了妻子的男人。

    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的痛。

    散了酒宴,御风心里很沉重。

    疾风没心没肺的回府去了,凌风也看得出,两人对视过一眼都叹息。

    “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想得开,娶旁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与皇后娘娘长得相似的人。还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

    “会想开吧?”

    谁的担心都没用,朔风醉的不省人事。

    苏槿倒是不介意,醉了就醉了,府里没有大人非要看元帕,她身份在这里,嬷嬷们也不敢说什么。

    只是心疼朔风怎么就喝了这么多?

    次日一早,朔风醒来,静静的看着身侧女子。

    她不如她姐姐那么绝美,可是也是少有的美人。睡着的时候,像极了她姐姐的那双眼没有睁开。此时再看,那六分像,就少了三分。

    朔风心里,一阵一阵的愧疚。

    没有人知道,他故意喝这么多固然是因为难过,可是……也有逃避。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婚之夜的妻子。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苏槿的长发,心里默念,对不起,我委屈了你。我会对你好的,很好很好。

    洞房花烛夜,次日才实现。

    苏槿丝毫不在乎,也没有怨言。

    比之苏棉,苏槿的性子更温柔委婉些,也更懂事些。

    成婚半年,她将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将朔风照顾的很好。

    也是终于成婚了,朔风才知道,原来有没有妻子,真的不一样。

    他对苏槿的愧疚越是深,就对她越好。

    越是对她好,她的回报也就越是深。如此下来,他们就在这样的循环中,过了两年。

    两年啊。

    苏槿对朔风爱恋越来越深的时候,那些微妙的……不可诉说的东西,渐渐的浮出水面。

    进宫请安的时候,朔风多看的那一眼。

    与她相对的时候,朔风走神的那一瞬。

    为她作画的时候,朔风手抖的那一下。

    桩桩件件,唯有她才知道……

    她是苦涩的,她的夫君……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永远得不到的人。

    可是,他娶了她……

    是因为她的样貌么?苏槿照着镜子,呆呆的做了一下午之后,哭了一夜。

    朔风军营呆了几日回来后,就觉得气氛不对了。

    苏槿不再笑了。

    虽然她还是将府里打理的很好,照顾他也很好,可是她眼里,只是平淡,没有了笑意。她不再快乐了。

    她……看出了什么?

    朔风不敢进后院,不敢面对她……这一冷,就是三个月。

    直到知道她病了,才匆忙赶去。

    她瘦了不少,不过是风寒,却久久不愈、

    “槿儿……”朔风叫了一句,就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

    “侯爷来了。”苏槿坐起来。

    侯爷……朔风心里,痛了一下。她第一次,叫他侯爷。以前,她叫夫君,甜甜的,羞涩的……

    “你好些了么?是我不好。冷落了你。”朔风内疚的无以复加,可是还能说什么呢?

    “不碍事,侯爷忙碌,是妾身给侯爷添乱了。”苏槿淡淡的。

    如此一字一句,客客气气,朔风只觉得空气都是冷意。

    他做不到掉头就走,是他执意娶了她,却叫她这么不开心。

    “槿儿,我陪你。今日无事。”朔风道。

    苏槿眼眶一红,强忍着没有哭。

    她这几个月,****夜夜盼着他,可是他不肯来。她想啊,就算是她只是是个替身,也认了。可是他呢?不要这个替身了么?

    “别难过,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这样对你了。对不起。”朔风心疼她,纵然心疼不是爱……

    苏槿到底没忍住,她在家里,是教养大的孩子,从未受过委屈,进府两年,自认夫君对她好。可是忽然之间,一切都变了。

    三个月啊,她都没见着夫君的面,心里就跟油煎似得难过,怎么能不哭?

    她想,替身也可以啊,本来男子就要三妻四妾的,她就当……当他的夫君宠爱的是别人,历来,嫡妻不都要忍受着这些么?

    怎么可以和姐姐比呢?姐姐……是多么幸福的女子,陛下当成珠宝呵护着。

    朔风抱住她,拍着背:“不哭了,是我的错。以后都陪着你。”

    “夫君……”苏槿叫了一声,就大哭出来。

    她想说夫君,我不在乎,做替身也好啊。夫君你不要走,你陪着我吧。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