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终极高手

2840.第2840章 传道之恩

    当深夜时分,叶枫走出了长廊走道,透过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对着前方林林总总的一切看去。

    他赫然发现,往日之中,所见到的那些树木,飞鸟,尘埃,以及青色苔藓,雕刻大石。

    在此时,似乎,不再是如往日那般平凡,而是多出了一些其他的色彩,那不是生命之力,可却也与生命,有着一定的关联。

    这是一种很是纷乱的感受,无法说清,甚至,就连叶枫自身,也是难以明悟。

    但他却是知道,这是一次变化,一次兑变,一次对这第十峰之地,肆意而行了一趟之后,沾染了那缘之一道初始时候,所产生的根本兑变。

    这样的兑变的存在,虽然没有让叶枫真正触碰到缘之一道,但他却是明白,只要假以时日,那么此等兑变,必然会发生惊天变化。

    而那个时刻到来,必然,也是缘之一道,真正沾染而成,触碰自身,彻底开始走上缘之道途的一刻。

    可那一刻,距离此刻的自己,有着多远?

    叶枫不知。

    可他从今日的见闻与感悟之中,却是知道,这缘之一道没有沾染那么也就算了。

    若是彻底沾染,他的实力,必然会发生极为逆天的改变,那样的改变,必然会给他的生命,带来巨大的异彩。

    对着来时的道路一走而去,叶枫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起来,他对着周边所走过的一切,全部再次看去,察觉着那点滴之内,所发生的所有变化。

    心间一股奇异的感觉不断出现。

    当他再次的回到了走入第十峰之地,来到了那苍老的槐树之前,看着那迎风飘荡,不断扭动腰肢,摆动树身的苍老槐树。

    心间陡然射出了一道亮光。

    就在刚才,他对着这槐树看去,蓦然发觉,这槐树,似乎有着了一些人形的生命迹象。

    这种生命迹象,虽然不强烈,微不足道,可在被叶枫感受清楚时候,却是给叶枫带来了巨大震撼。

    他的心中,更是多出了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猜测。

    也是在此时,一边的葬桑转身而来,透过了蒙蒙黑夜,将叶枫所表现出的举动,全部看在了眼中。

    “你可是有所收获?”看着眼前的身影,葬桑问道。

    “早就听闻缘之一道,神奇而又缥缈,只可随心而为,不可强行触碰,今日所见所闻所感,确实如此。”叶枫平静的说道。

    今日一行,对自己的收获,难以言明。

    也是让他知道,在此等一行之内,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全部都是因为眼前的葬桑所成就。

    若不是如此,那么决然,在此处之内,就不会有着如此的一面出现。

    而这些,也是彻底的表明,不管是眼前的葬桑,还是这第十峰,以及第十峰之内的任何一人,一物,对自己都是有着一定的帮助。

    这等恩德,如此看去,似乎不大,可叶枫知道,此恩,足以铭记一生一世。

    见到叶枫所说,葬桑面上多出了一个和煦笑容,“既是如此,那么也就说明,你与我十峰之缘,确实存在,你可知道,在今日之前,你并非第一个非是师尊弟子,却是在此处自由行走之人?”

    “可在过往那些修士之中,却是无一人可以做到这些,甚至,此处任何一物,在他们看来,也只是普通存在罢了。”

    话语说道这里,就是停顿了下来。

    葬桑眼皮轻轻一抬,似乎在思虑着,是否要继续将这等话语继续下去。

    但只是衡量了少许,就又是开口:“师弟,你且切记,我十峰之内,不管是人是物,任何一种存在,所为任何之事,全部以缘为始,以缘为生,更是以缘为死,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等才是能够真正的去触碰属于自己的缘之一道。”

    说着,葬桑的右手伸出,然后缓缓张开。

    那白嫩之间,有着少许红润,所夹杂而出的掌纹线条,在那里按照某种规律,自主延伸而开,展现在了这里时候。

    他就是继续开口。

    “正如我们的生命,自从存在以后,我们的身体,骨骼,以及血肉,都是按照自身所行的某种指引,在那里发生着点滴的变化,初始时候,那些变化似乎并不明显。”

    “可在岁月的累计之下,却是达到了水滴石穿的地步,而一旦积累到了某一定程度,则会产生巨大的爆发力量,这些力量,一部分为缘,一部分为天机气运所为,可若是将这些天机气运,转化为自身之缘,那么不说足以掌控自身生死,掌控自身命运轮回,但至少,可以维稳自身,让自身在这缘之道途之中,走的越来越远。”

    “也如我等之发,自出生时刻,大多颜色大同小异,全为青黑之色,绝无例外,而在我等生老病死之中,也大都是被缘之一道,给生生夹杂,无可躲避,也是无可避免……。”

    一番番话语,从这往日里,并不太善于言谈的葬桑嘴中所出,一路听着的叶枫,缓缓之内,就是有着了一种更为深的明悟。

    “师兄之话,师弟记下了,师弟心有一问,不知当说不当说。”

    “师弟尽管随意。”

    “师弟想问,在这天下之内,任何修为的强弱,以及生死之中,包括杀戮之内,是否,也是蕴含了缘之法则。”

    葬桑目中掀开了一道光亮,对着这看似很是模糊的问题,报以一个笑容,点了点头:“若是相信,那么自然有缘存身,若是不信,则是无缘存身。”

    “不过,师弟,你既然有此一问,今日你可记住为兄接下来之话,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突然。

    葬桑的手中,就是多出了一道树枝,这树脂干枯,若是落在一个凡夫俗子的手中,这树枝,顶多也只是一片没有任何力量与威能的树枝罢了。

    可出现在了葬桑的手心,却是如一把利剑一样,带着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能,在那里展现而开。

    其中锋芒,凛冽不断。

    随着葬桑手中轻轻一送,这树枝光芒依旧,可前方的气流与空气,却是在此时,彻底紊乱。

    并且,此处空间,也是猛然的混乱而开,并且,彻底绽放出了一大片极为靓丽的光华。

    可这光华,真正只是靓丽那么简单?

    自然不是。

    站在那里的叶枫感受的清楚,只是这随意的一个树枝抖动而出的光华,就是可以随意的将一个大恒星修为的修士,给直接无情的抹杀。

    看到这里,叶枫心神震撼。

    “师弟切记,在天下之内,任何一物,任何一人,不管是低弱的尘埃,也不管是那高高在上的圣人,以及那横跨了山河,走上了海域,坐上了那王朝,触碰了那伟岸遨游天地此类昆物躯体的强大之修,自存在以来,都是有着缘之一道存身。”

    “这缘,与生伴随,更是与死协同,存在以来,非是真正一定程度之修,根本无法躲避。”

    “而这也是说明,只要在缘之一道,达到一定真正水平,那么不管何等修士,何等之强,在缘修面前,都会展现自身弊端,这不仅是缘之一修的强大与可怕,也是缘修最为逆天之处。”

    “比如,这杀人,与救人之间,不仅需要自身意念而为,也因缘之一身的存在,才是导致,两者之间,看似狠辣,可却又带柔情。”

    此等话语,落在了叶枫的双耳之内,让他心中,震撼再次叠加。

    首次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缘之一道的强大,他也是相信,眼前葬桑所说话语,绝对没有半点虚假。

    这些所有话语,绝对是对方一生之中,最为精准的修炼感悟。

    他更是猛然想到。

    也是在此时,终于知道,为何在整个血剑门之内,修为无比强大的第十峰之人,为何会很少出手。

    原来,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缘之一道。

    此时的他,没有理由不去相信,为何,在那等凶悍之地中,哪怕在木心面临那等生死危机,依然没有将那属于第十峰的木剑取出,那是因为,那等危机,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发挥出缘之一道威能的根本地步。

    想着这些,叶枫心中的骇然,无比浓厚。

    看向眼前的男子,心中感激,无法言说。

    他自问,在这整个修炼生涯之内,不管是何等身份,以及何等关系,怕都是难以肆意的将自己一生的感悟,给就此说道出来,这般轻而易举的赠送给他人。

    叶枫自问,若是换在自己的身上,他能做到么?

    答案很是明了。

    他非圣人,自然无法做到。

    可眼前的男子,却是毫不在意这些,且认真叮嘱,一遍遍说道,想着这些,再想着在这整个第十峰之内,所遍布的那一股平和,所存在着的那一股自然态势。

    他心中所想,更为深刻。

    “叶枫多谢师兄今日所说,他日,若有所获,必举全身之能相报。”叶枫双手抱拳,面容恳切。

    “师弟不必如此,你若碰上大师兄,他也会如此对待于你,只因你是我十峰之人,别无他意。”臧桑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