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他抬眼,笑意兴然:“要不,你检查一下?”

    袁卿话还没说完,左手腕一紧,人被拽得抵在电梯光面上,苏衍霆没控制力道,她因为手上的烫伤脸色发白,耳边响起苏衍霆的冷声警告:“别以为我真会这么无休止的容忍你。”

    她抬头,发现苏衍霆英俊的五官已经显出怒意来。

    袁卿盯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心里恨到不行,他是她的丈夫,跟她同床共枕三年的丈夫,可是他不爱自己,他心里装的全是另一个女人,想到这里,她冷笑:“我不过就说说,有人这会儿正跟其他男人你侬我侬,你对她来说,以后可真什么都不是了。”

    苏衍霆脖子处的青筋突显,眼底尽是阴鸷,似乎下一秒就能把她的手腕折断。

    “你明明不爱我,那为什么要跟我结婚?我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你爱苏荞么?你爱她对不对,可你不敢告诉她,你为了让她幸福快乐,选择跟我结婚,让我像个傻瓜当你们爱情的牺牲品,你明白当我知道自己丈夫爱着他侄女时的那种心情么?”

    袁卿突然又哭又笑:“因为我爱你,我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时间久了你总会慢慢遗忘她,可是她却回来了,所以你又心潮澎湃了是不是,”她说着双手扯上苏衍霆的西装,眼泪掉下来:“我恨苏荞,可我更恨你,是你把我拖进来的,你们为什么不受到惩罚,你们怎么还能活得好好的!”

    苏衍霆任由她打骂,听着她的哭泣声,心中的怒气渐渐消散,闭上眼睛,感到心神疲惫。

    对袁卿,不是没有愧疚。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不会再选择这样的婚姻。

    苏衍霆喉结微动,他平静的开口:“如果真这么痛苦,离婚是最好的选择,放过你自己。”

    “我为什么要离婚,给你心里的那个人腾位置么?”

    袁卿红着眼眶瞪着苏衍霆,眼角还有泪水,不过被她抬手轻轻抹去,脸上恢复泰然自若的神情:“我才刚刚给你扣上好男人的帽子,怎么舍得破坏你的名声,放心吧,现在这样对我来说挺好的,看到你郁郁寡欢,我心里还是很畅快的。”

    电梯停在五楼。

    “只要我们一天不领离婚证,我就是你妻子,我现在没什么好顾虑的,把我惹急了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说完,袁卿踩着高跟鞋走出电梯。

    ……

    陆靖深带苏荞去吃饭的地方,正是那回两人约好却不欢而散的茶楼。

    两人吃完饭出来。

    外面月朗星疏,道路两旁的昏黄灯光形成一道美丽灯海。

    来的时候,茶楼附近没有空的车位,陆靖深让苏荞在茶楼门口下车,他则把车停去了对面医院的露天停车场。

    “在这里等会儿,我去取车。”

    他说着朝前面的十字路口走去,打算穿过斑马线。

    苏荞开口:“一块去吧。”

    陆靖深回过头看她,眼底有笑意:“那得再往里走一段路。”

    “没事,就当是饭后散步。”苏荞踱步到他跟前,在他的注视下,控制着浮上心头的那抹羞赧:“要不然过会儿车子还得特意掉头。”

    过马路的时候,在车来车往里,陆靖深牵过她的右手攥在手心。

    轿车停在眼科中心旁边,从大门口进去大概三四分钟。

    苏荞突然说:“那家茶楼的糕点还不错。”

    他问:“喜欢吃?”

    苏荞其实是想找聊天的话题,见他这么问,她点头:“上次安安也吃了不少。”

    陆靖深拿出手机:“那打包两份回去。”

    说着要打电话给茶楼那边。

    苏荞拉住他拿着手机抬起的臂弯说不用,另一只手还被他握着,男人的手掌宽厚又温暖,挥去蒙在她心情上的那层阴霾,回握住他的大手:“刚才吃挺饱的,打包回去也是浪费,下次再说吧。”

    “真不要?”

    陆靖深低声再问,见她态度肯定这才作罢。

    回去,苏荞主动提出开车。

    刚系上安全带,她听到坐副驾驶室的男人咳嗽了两声,转过头看他,语气关切:“是不是感冒了?”

    他的围巾还围在自己脖子上。

    西装不保暖,那件大衣抵挡不了多少寒意,体质好不表示就不会生病。

    苏荞打高车内空调,又想解开围巾给他,他却说:“只是空气质量不好引起的喉咙不舒服,不碍事。”

    “真的没事?”苏荞不放心。

    陆靖深用鼻音嗯了一声。

    随后他抬眼,见她依然担心的望着自己,笑意兴然:“要不,你检查一下?”

    苏荞脸有些热,没问怎么检查,收回视线发动车子,想到什么,她又转过头看他:“系好安全带。”

    陆靖深煞有其事的笑了笑,手还是抬起扯过旁边的安全带。

    ……

    比起男人的开车方式,女人握着方向盘时讲求安全第一,当轿车驶过拐向人民中路的路口时,本在假寐的陆靖深睁开眼:“不回天河湾?”

    苏荞还没告诉他自己最近借住在慕家的事,她注意着前方路况,回道:“先送你回家。”

    车子驶进湘庭湖壹号小区,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

    在别墅的铁门外,苏荞把车熄火,还没解开安全带,听到他开腔:“太晚打车不方便,这车你开回去。”

    今晚陆靖深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

    苏荞没有拒绝。

    她没下车,目送他走向铁门。

    刚打算点火挂档,陆靖深突然折回来,他打开副驾驶车门,俯身用手扶车顶,看着她:“进去坐会儿?”

    苏荞偏过头,回望着他清朗的眉眼,心跳莫名加快,鬼使神差的点头应下。

    这个时间,别墅里漆黑一片。

    陆靖深打开玄关处的灯,苏荞跟在他后面进别墅。

    客厅门口还竖着个拉杆箱。

    “我先去冲个澡。”陆靖深把大衣脱了搭在沙发上,他又抬手扯开领带,屋子柔和的灯光下,是他穿着西装挺拔的身影。

    苏荞点头,等他上楼,她才在沙发坐下。

    尼可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出来,脖子上还拴着牵引绳,它看到苏荞后立刻跑到沙发旁,抬起前肢扒着沙发边缘,朝着苏荞吐出舌头。

    苏荞正拿着手机在跟慕安安聊天,听到嗬嗬声转头,冷不防瞧见尼可的大脑袋,开始有些本能的害怕,对上尼可懵懂可爱的眼神,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背:“把你吵醒了?”

    尼可嗷呜一声,跳上沙发趴在她身边,还拿嘴筒子搭在苏荞的腿上,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苏荞以前没养过宠物狗,第一次听到狗叹气,觉得新奇的同时又哭笑不得。

    她用手碰了碰尼可的脑袋,尼可立刻舒服的眯眼。

    陆靖深洗完澡下来,走到缓步台就看见客厅里苏荞低头在跟尼可玩,尼可的大尾巴在沙发上扫来扫去,说不出的惬意。

    听到脚步,苏荞抬起头,陆靖深已经走过来,他穿着居家棉裤跟羊绒衫,双手从裤袋里拿出来的时候也坐在她旁边,他伸过一手逗弄趴在她左侧的狼犬,稍稍倾下|身子,另一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

    挨得近,苏荞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味。

    尼可看到男主人,兴奋的嗷嗷直叫,越过苏荞直接扑到陆靖深的怀里。

    陆靖深揉了揉尼可的脑袋:“晚上没吃饱?”

    说完,他又起身走开。

    尼可知道主人这是去给它拿吃的,跳下沙发欢快的跟过去。

    苏荞搁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慕安安发来信息:“既然在他家了,那晚上不回来也没关系,放心,我是不会给你留门的,挥手。”

    “……”苏荞没再坐等着,她走向别墅里的声源处。

    尼可在这个家里有自己的房间。

    苏荞走到房间门口,陆靖深正蹲在食盆旁看尼可吃狗粮,他用手抚摸尼可的脑袋,眼神温和,足以看出他在意这条狼犬,她在门边站了会儿陆靖深才发现,他站起来走向苏荞:“要不要吃点宵夜?”

    “我不饿。”苏荞看了眼趴在那改啃骨头的狼犬:“尼可每天都吃这么多?”

    陆靖深轻笑了下,他说:“先出去吧,它一时半会儿吃不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