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怎么,舍不得我走?

    苏荞闻声转头,人也走出卫生间,刚到门口就看见在反手关房门的陆靖深,他把房卡插到房间的电源槽里,身上是干净的西裤衬衣。

    望着站在跟前的大活人,苏荞失神有那么一瞬间。

    原来不是做梦。

    苏荞依稀记得昨晚她赖着陆靖深让他背自己,至于具体还说过什么,已经没印象。

    也正因为没了印象,现在面对陆靖深,她才觉得更加尴尬。

    陆靖深已经注意到起床了的苏荞,浴袍穿在她身上偏大,敞开的领口下肌肤雪白,深邃的视线定格在那张白皙脸庞上:“现在才七点半,怎么不多睡会儿?”

    “不睡了,等会儿还得上班。”

    苏荞拢耳鬓头发,思绪混乱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的飞机。”陆靖深直接往里走,他把手中的外卖袋子搁书桌上,又偏过头看着苏荞:“我买了早点,先去刷牙洗脸吧。”

    卫生间的流水声覆盖了外边动静。

    苏荞望向镜中的人儿,黑眼圈颇深,脸上缺血色,头发还有些乱,心中有困惑,她昨晚明明是跟慕安安在一起的,什么时候换成了陆靖深,她们将近11点去的ktv,那时候他还没在。

    换衣服时,她手上动作一顿,想起浴袍里面除了底褲自己什么都没穿。

    昨晚她喝多意识混沌,现在却已有分辨能力,如果凌晨真是陆靖深背她来的酒店,那么谁给她换的浴袍,答案显而易见。

    而且,她订的是普通大床房。

    想到这里,苏荞的脸颊有点热起来。

    活了二十几年,她在男女交往这一块缺乏经验,做不到游刃有余,尽管她努力在让自己习惯这种状态。

    ……

    陆靖深买的早餐是景阳楼的。

    景阳楼在二环线内,从王朝酒店开车过去,大概一刻钟。

    苏荞走出卫生间,陆靖深正站在窗前接电话,烟灰色衬衫扎在西裤里,一手插腰一手握着手机,正是阴雨天气,他这身行头站在那里,使得整个人透着一股沉稳内敛的积威。

    陆靖深转眼看到苏荞,讲了句‘等我回去再说’就挂了电话。

    “三鲜馄饨还是牛肉粉丝汤?”他收起手机走到书桌前,修长手指打开袋子。

    苏荞说都可以。

    陆靖深给她那碗三鲜馄饨,又递来一次性调羹和一盒生煎。

    在各色早点里,生煎算是苏荞的最爱,她用筷子夹起生煎咬一口,汁液从嘴角溢出,有些狼狈,刚放下筷子用手捂住嘴,陆靖深已经抽了两张纸巾递过来。

    苏荞以为是拿给自己的,她下意识去接。

    陆靖深却径直伸手到她嘴边,上身往前倾,衬衫映着他结实的肩膀跟胸膛,他神色如常地帮她擦干净嘴,苏荞耳根发热,这个动作,陆靖深做起来毫无违和感,仿佛他们之间本就该如此,感觉像是相处多年的老夫老妻。

    刚才陆靖深讲电话时,苏荞在卫生间门口听到他有提到沈阳。

    过了会儿,她组织着语言开口:“你还要回沈阳?”

    陆靖深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含笑地看着明显有话说的苏荞:“怎么,舍不得我走?”

    苏荞的脸红,她手里还捏着调羹,抬头望向陆靖深,他的身子稍稍后仰靠着沙发椅,早上应该有刮过胡茬,脸廓清朗分明,眼睛里却泛着血丝,她问:“你昨天什么到的?”

    “挺晚的。”陆靖深放下水杯,答的轻描淡写。

    房间里恢复安静。

    苏荞一时找不到可聊的话题,干脆继续吃剩下的馄饨。

    用完早餐,陆靖深起身去卫生间漱口,苏荞收拾残羹冷炙,打算扔进书桌旁的垃圾桶,发现桶里有几张服装吊牌。

    她捡起来一看,是某知名的男装品牌。

    退房时,陆靖深接了个电话,苏荞听出是司机打来的,等他们从酒店出来,一辆黑色奔驰已经等在大门口。

    陆靖深长身立在车旁,拉开后车门,目光温柔:“先送你上班。”

    苏荞坐进去,发现前头开车的是李师傅。

    “苏小姐?”老李也有些讶异。

    苏荞有些尴尬,大清早,一男一女离开酒店,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她刚跟老李打了声招呼,陆靖深已经上车,他关上车门后吩咐老李:“到三环的明盛写字楼。”

    老李应下,眼睛却往后视镜里瞟了瞟。

    奔驰行驶在冬日早晨的道路上,遇到上班高峰期,在部分路段踽踽缓行。

    即便车内开了空调,苏荞的手还是很凉。

    包里传来震动声。

    陆靖深刚好俯身来拿她右侧的手提,大手碰到她握着手机的手指,他询问的嗓音略低:“手怎么这么冰?”

    “刚上车的缘故,过会儿就好。”

    苏荞解释,碍于李师傅在,不敢跟他太亲近。

    陆靖深没再说什么,只让老李把空调再打高些,两人坐在后排,一个打开手提浏览邮件,一个低头捣弄手机,各自中规中矩,倒是让老李以为真是自己多想了。

    短信是以前和苏荞合租的徐慧发来的,问她有没有续租打算。

    当初苏荞付了三个月房租外加一个月的押金,租房到期是在十二月中旬,苏荞搬去苏宅小住的时候只拿走部分行李,后来跟梁慕贞住在天河湾,一直没抽出时间去收拾剩下的东西。

    昨晚跟梁慕贞发生争执,她不是没有搬出来独居的念头。

    但徐慧那里,不会再继续租下去。

    苏荞正准备回短信,徐慧先打了电话过来。

    “这星期六吧,我会回去一趟。”

    ……

    “如果你们不在,我把钥匙搁在客厅餐桌上,押金的话,你直接网上转账给我就行。”

    徐慧却说,上个月房东涨了房租,所以得从苏荞的押金里扣掉两百块。

    “苏荞,情况我跟你说了,我过会儿用支付宝打1000块给你。”

    苏荞蹙紧眉头,不想在车里跟徐慧争论:“我在上班途中,晚点我打给你,到时候再说。”

    挂断电话,苏荞轻舒一口气。

    陆靖深转头望过来:“在外面租了房子?”

    “嗯,回国那会儿租的。”

    苏荞没瞒他:“现在租期到了,跟我合租的人来催我尽快搬东西。”

    陆靖深问:“周六去搬?”

    苏荞点了点头,她是这么打算的。

    陆靖深合上手提电脑:“如果周六我还没回来,让老李开车陪你过去。”

    “……”苏荞没想过拿这点事麻烦他。

    “过会儿我直接去机场,回程可能会推迟一两天。”陆靖深看了看腕间钢表,他再看向苏荞的视线温和郑重:“到时候一起吃晚饭?”

    顾虑到车里有旁人,苏荞还没回答就先在陆靖深的注视下微红脸。

    这时,奔驰停在明盛写字楼前。

    老李瞧出后面两人有话要说,借口买烟先下车离开。

    陆靖深打破车内的寂静:“以后跟朋友出去唱歌,别再选三更半夜。”

    “好。”苏荞正想着道别,听到他温厚的嗓音:“离上班还有几分钟,先上去吧。”

    陆靖深没下车,目送苏荞跨着包和其他白领走进写字楼,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目之所及处,他才收回视线。

    老李没走远,很快就回到车里。

    陆靖深正在接电话,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人聊这几日的股市情况,老李听不懂这些门门道道,车子在路口等红灯时,陆靖深挂断电话,他捏了捏眉宇,似乎很疲惫,靠在座椅上闭目休息。

    老李想到那位苏小姐,忍不住开口:“这附近有家蛋糕不错,刚开张那会儿,队伍都排到路口,后来有个大老板看上了那个糕点师,别人高薪聘到家里专给他一个人做蛋糕,不到三个月他又嫌人做的腻口,直接把人给开了。”

    说着他看了眼后视镜,见陆靖深还闭着眼,继续往下说:“那家蛋糕店,因为没有糕点师做不出好吃的糕点很快就关了,如果不是那位大老板一时兴起,蛋糕店可能会开的红红火火,那位糕点师也会好好呆在蛋糕店工作,员工自然也就不会失业,有时候呐,某个人的兴趣使然,往往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陆靖深睁开眼,看着前头面相敦厚的司机,笑了笑:“您要想骂我,不用拐着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