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字号保镖

第五十四章:杀

    交出平衡法和让我得到平衡法,两句话,对于林轩辕来说,结果是一样的,但过程却绝对不一样。

    这种意思,林轩辕甚至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他的目的简单而清晰,轩辕龙隐师徒如果可以将平衡法主动交出来,他并不介意给予师徒二人一定的礼遇,更不会掐断他们的活路。

    但如果对方不肯配合的话,林轩辕也丝毫不介意采取极端的方式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黑暗世界的战神,有的可不止是超强的震世级实力,在这个不被任何阳光温暖照射的国际性圈子中,折磨人的方法可谓比比皆是,之前的催眠充其量只是一道开胃小菜,林轩辕如果真的狠下心来,完全可以让轩辕龙隐和轩辕清欢彻底崩溃。

    人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承受极限,每个人都是,林轩辕有足够的把握去狠狠的刺激他们的极限。

    你不给,我就抢。

    典型的强盗逻辑,但却是黑暗世界中至高无上的规则,谁的实力强大,谁能掌握主动,谁说的话就是真理。

    如今除了黑暗世界之外,商场,政界,职场,各个领域内虽然都是这么一个道理,可在黑暗世界中,却更为**明显。

    对错这两个字,永远都是没有人在乎的事情。

    在黑暗世界里,只要够强,就可以无视一切。

    这里没有所谓的人性,但却是最为考验人性的地方。

    林轩辕神色冷漠的站在原地,任由雨水将他全身上下都淋透,他只是安静的看着轩辕龙隐,眼神中的幽深和阴暗似乎囊括了整个黑暗世界。

    轩辕龙隐冷眼相对,却并没有轻举妄动,从实力上来讲,他其实并不比阿道夫差多少,但却差在了自身的防御力上面,防御力,这可以说是身体承受能力的一部分,但却又不全是,身体承受能力..主要讲究的是承受自身可以发挥的力量,严格算起来,这算是对增加攻击力最直接的辅助。

    而防御纯粹是外部攻击的承受力量。

    平衡法主要讲述的就是提高自身包括身体防御的身体承受能力,平衡性以及柔韧性。

    但最关键的是,轩辕龙隐的年纪。

    九十多岁的高龄,身体机能已经开始严重退化,他的身体可以保证承受自己的力量,但老化的身躯却难以承受外界过度狂暴的攻击。

    所以他和阿道夫一战,双方伤势虽然差不多,但放在两人的身体上,却完全不是同一个效果,轩辕龙隐实力下滑的更大。

    大到了他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却再也没有突围的把握。

    两个准x级。

    一个x级。

    一个接近了震世级门槛的顶级x。

    五十名平均实力在ss+以上,配合默契,荷枪实弹的超级精锐。

    此时此刻,以轩辕龙隐的身体状况,这绝对是一个豪华到让他连尝试突围的念头都没有的阵容。

    而如果是全盛时期,甚至是轻伤状态的话,几个瞬间的爆发基本就可以从这几个高手中全身而退,面对外面一个神州守护的战斗大队,他也不会废太大的力气。

    超级高手震世,超级组织镇国。

    这话在轩辕龙隐眼中意义其实并不算太大,可重伤之下...

    轩辕龙隐眼神冰冷中透着凝重。

    林轩辕跟阿道夫硬碰硬的拼了几次,稍落下风,情况不容乐观,可他自己的身体情况同样好不到哪去,如今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地方赶紧稳住伤势养伤。

    战神王府确实是个不错的养伤地方。

    可那地方完全就是铜墙铁壁,进去容易,出来却是妄想,不到万不得已,轩辕龙隐真的不想去那做俘虏。

    “看来今晚我帮你出手对付阿道夫,真是个错误。”

    轩辕龙隐淡淡开口道,语气有些自嘲。

    “但就是因为师叔的出手,所以你和师姐才多了一个选择,一条生路。”

    林轩辕不动声色的接过话题,没有半点愧疚。

    “生路?!”

    轩辕龙隐声调骤然提高,冷笑一声:“我是你师叔,林轩辕,难道你一开始就想着杀我?!你还真敢欺师灭祖不成?!”

    “抱歉,我只是想活着。”

    林轩辕的眼睛逐渐眯起,他虽然重伤,可瞳孔中的锋芒却依旧凌厉如刀锋,清寒耀眼:“平衡法是我活下去的关键,师叔不肯成全,就是想让我死,在我的概念里,想让我死的人,都是敌人,我有什么不敢杀的?!”

    “一个想要杀我的人,你觉得我会给他平衡法?”

    轩辕龙隐冷淡道,嘴角带着一丝戏虐和固执。

    林轩辕眼神直接越过了他,看向远方的夜空,他的身子愈发无力,干脆就靠在了旁边一辆宝马的车身上,抽出烟点燃了一颗,深深吸了一口后,立刻又开始咳嗽起来。

    一把伞撑在了林轩辕头顶。

    看到王天雄几人过来之后,立刻放心的赫连晨曦从车里拿出一把伞跑过来举在林轩辕头顶,眼神关切。

    她并非贪生怕死,只不过对自己实力有深刻了解的她很清楚,自己一旦过来,非但不会成为什么助力,反而会是累赘,可眼下,这个担忧不存在了。

    林轩辕继续大口吸烟,随意抹掉了嘴角涌出来的血沫,轻声细语道:“师叔近些年在非洲应该也没闲着吧?不止培养出了杀手界天榜第一的游魂轩辕清欢,貌似自己还组建了一股情报小势力?虽然不成器了点,但也算小有实力了,对不对?”

    非洲。

    游魂。

    情报。

    几个关键词瞬间刺中了轩辕龙隐的敏感神经,他甚至来不及震惊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整个人霍然转头,盯着林轩辕,神色阴森道:“你想怎么样?”

    “没有平衡法,我会死的。”

    林轩辕平静的看着轩辕龙隐:“师叔,我没什么牺牲自己成全其他人的情怀,别人都说我是疯子,我冲动起来的话,确实有些不正常,如果你断了我的生路让我绝望的话,不拉几个陪葬的,我怎么能甘心?我可以死,但你们都不能活。将近四年前,我入世的时候,师父曾经告诉我,我是轩辕一脉唯一的传人,我死了,那么轩辕一脉自然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不过我死之前,肯定会先将你和师姐送上路,你在非洲的那些势力,我保证连一条狗都不会留下,最起码,我也要让轩辕一脉为我陪葬!”

    林轩辕的话语缓慢而清晰,但一字一句却残酷到了极点,不停的打击着轩辕龙隐坚定的内心。

    “你...混蛋!你这个罪人!轩辕一脉的罪人!”

    轩辕龙隐花白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整个人被气的够呛,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

    林轩辕没有跟对方争辩到底谁才是罪人的问题,如今的轩辕一脉人丁稀薄,但传承却依旧强大而完成,只不过分成了两个分支,林轩辕的巅峰法,轩辕龙隐的平衡法。

    轩辕清欢的态度直接让林轩辕杜绝了交换这个念头。

    如今轩辕龙隐不愿意将平衡法交出来,而让林轩辕交出巅峰法,就更不可能。

    林轩辕一死,轩辕一脉的传承就会彻底断绝,反之亦然。

    谁是罪人?

    谁都是藏着私心的罪人!

    林轩辕不否认这一点,但他却敢直接拿轩辕一脉最后的生死存亡来威胁轩辕龙隐,或许无耻,但却足够坦荡。

    而一生都想着重振轩辕一脉辉煌的轩辕龙隐只要一想起这种话,就会觉得大逆不道。

    可实际上呢?

    他的做法和林轩辕却也差不到哪去。

    巅峰法平衡法二合一。

    轩辕龙隐,林轩辕,轩辕清欢。

    轩辕一脉就是三个震世级高手。

    这是皇族都不具备的辉煌,明明是双赢的事情,结果轩辕龙隐和轩辕清欢却非要把事情弄成这个样子,坚持什么正统,如今只剩下三五个核心人员的轩辕一脉这个时候竟然在坚持所谓的正统,滑稽,可笑,荒谬,完全就是迂腐!

    林轩辕随意的身手弹了弹烟灰,将烟灰弹进雨水里,淡然道:“忘记告诉师叔了,皇族执政官,一百五十人的满编制,前天晚上已经在王玄武师兄,李虎,以及王江湖的率领下前往非洲,整个执政官,一人不少,如今已经全部抵达非洲阿克拉,我的耐心有限,而他们的耐心同样不多。”

    前天晚上,那是玲珑催眠轩辕清欢不久后,可以说,战神王府的动作极为迅速,在刚拿到情报之后,整个皇族执政官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就赶往非洲!

    轩辕龙隐内心猛地一沉。

    阿克拉。

    非洲加纳国的首都,也是他们如今的总部。

    这个地点,足以说明林轩辕之前所说的那些并非是虚张声势,直接打破了他最后一点的侥幸。

    “三天。”

    林轩辕看着老人巨变的表情,平淡道:“三天时间内,如果师叔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直接屠掉你在非洲的所有根基!”

    “请师叔三思。”

    林轩辕说完这句话,直接转身,一把扶住了赫连晨曦的身体,身体轻轻颤抖着,但语气依然平稳:“王总,送老人家去战神王府,那边清静,更容易帮助他做出决定。”

    “前辈,请吧。”

    王天雄平静的开口,原本想叫辆车过来,结果路边遍地都是豪车,他直接拉开了其中一辆的车门,将轩辕龙隐请了进去。

    轩辕龙隐神色愤怒至极,想反抗却有心无力,最终只能钻进了车里做了俘虏。

    他隔着车窗看了一眼林轩辕的背影,神色阴冷,杀机闪烁。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王天雄神色微微一动,让齐铭瑄和赫连家父子看住他,自己则走向了林轩辕的那辆阿斯顿.马丁。

    老人的伤势极重,他虽然离开,但余下的三个人足以百分百保证不会出现什么乱子。

    “这车确实不错,豪车,好车。”

    王天雄直接拉开车门坐进去,看了一眼车内装饰,随即笑道。

    林轩辕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你说他会不会把平衡法交出来?”

    车子启动。

    阿斯顿马丁跟在押送轩辕龙隐的宝马后面,王天雄看着前方的道路,突然开口道。

    “这是个很迂腐的老头,迂腐,很多时候代表着固执,老头执念很深,他肯定难以接受整个轩辕一脉消失的事实,我所有的威胁都很有力,所以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他最多纠结两天,就会把平衡法给我,不过多半会要求用巅峰法交换。”

    林轩辕平静道。

    平衡法交换巅峰法。

    这个买卖如果一开始就做的话,其实双方都不吃亏。

    但现在嘛...

    “那你换不换?”

    王天雄直接问道,两人师兄弟的关系,虽然还没在林书画面前挑明,可林书画也是绝对的自己人,所以他说起话来没有丝毫的估计。

    “换。”

    林轩辕淡淡道。

    王天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如今虽然还没有对老头做些什么,但今晚之后,你们俩肯定是结怨了,这个时候把巅峰法换给他,弄不好就是放虎归山了。师叔师侄,从未见面,一见面就结怨的师叔师侄,有多少同门感情,难说得很啊。”

    其实一点都不难说,完全就没有而已。

    林轩辕自然也明白这个,他点了点头,回话还是简简单单:“嗯。”

    “换完之后呢?”

    王天雄内心突然一动,他看着林轩辕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惨白脸庞,开口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对师徒?”

    林轩辕的语气依然平静直接,却带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