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字号保镖

第二十六章:闹剧

    清晨。

    明媚的阳光洒满了九州城的每一个角落,天高云淡,一望无际,微微浮动的风也给炎热的天气带来了一丝凉爽。

    对于九州城来说,这是极为难得的好天气。

    明媚的阳光笼罩了天公府,面积巨大但却并不算高的山体上,数十栋充满了现代化气息的别墅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郁郁葱葱的风景,现代化的豪宅,山上清新的空气,整个天公府似乎都充满了一种异常明快的气息。

    可三号豪宅内部的气氛却跟外界的明媚天气截然相反。

    乌云密布。

    曾经被林小草破坏过的天公府三号已经修缮完毕,而因为九州城林家的林从政从吴越行省总督的位置上调任发展委第一副主任,即将级别上更进一步担任主任的事情,已经被人看作是九州城林家重新崛起的信号,在这种环境下,修缮完毕的天公府应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这句话,如今装修的愈发豪华。

    只不过此时装饰一新显得奢华而富有内涵的大厅里却是一片狼藉,丰盛的早餐散落的到处都是,正宗的北方市狗不理包子肆意的滚动着,几根油条也被人撕开摔在地上,浓稠的果酱一块一块的四处散落着,面包片和煎蛋被撕成了粉末,牛奶,豆浆,豆腐脑混杂在了一起落在脚下象征着喜庆的红色地毯上面,红白混杂成了一片,显得脏乱异常。

    各种食物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大厅。

    巨大的餐桌上,九州城林家已经全员到齐,绝大多数人都神色复杂,震惊,愤怒,嫉妒,仇恨,无奈,似乎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融合到了脸上,让他们的表情都变得异常精彩。

    气愤的喘息声在餐厅里不断回荡着。

    餐桌上,相对而坐的林水墨和林丹青已经停止了进食,也只有她们两人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神色,淡然的看着前方的餐桌。

    “林轩辕到底想要干什么?!啊?他到底要干什么!回来第一个拜访的长辈,竟然是林从军?他哪里够资格做林轩辕的长辈了?战神王的长辈啊,凭他也配?他们东北林家有什么?有哪一点值得林轩辕立誓保护?有吗?他凭什么!”

    沉寂的餐厅内,林怀卿尖锐激昂的声音不断回荡着,沙哑的犹如老母鸡的叫声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

    她的脸色带着异样的潮红,眼神中疯狂的神色不断闪烁着,嫉妒的神情甚至还要大过于愤怒。

    这段时间以来,她和二哥林怀远算是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两个人两个儿子,两个省委常委,一个是边境省份的监察部长,一个是一省的三把手,党群副书记,竟然说拿下来就被拿下来了,辛苦经营多年的硕果被人随手打碎,两个曾经对林怀远怀有优越感的老人在短暂的茫然无措之后,只能依附在九州城林家,两个老家伙,甚至连分支都算不上。

    离开了京城,离开了高层政治这么多年,林怀卿和林怀远似乎已经忘记了京城绝对权力人物的恐怖,如今战神王毫不客气的帮他们回忆起来,两个省委常委,副总督级的高官,对普通人说是天大的人物,可在九州城掌权人的面前,不过就是两个名字而已,说划掉就划掉了。

    作为曾经九州城林家这样一个顶级政治豪门的中坚分子,在林怀宇担任北方市市委书记进入决策局成为北方派系的领袖之一的时候,林怀卿也曾经位高权重,是北方派系的核心成员之一。

    林怀卿当时就是南云行省的总督。

    南云行省,原本就是北方派系影响力极强的省份,如今的南云地方派系,就是北方派系倒塌之后衍生出来的产物。

    林怀卿在南云担任总督的时间将近十二年,在帝国各个总督和省委书记中,这是极为少见的,就算是北方派系崩塌,她脱离北方派系,脱离九州城林家之后,依然干了将近一届的时间。

    十多年的布局,林怀卿在南云行省的影响力几乎是根深蒂固,即便过了二十多年,仍然残留着些许的影响力。

    这些影响力二十多年被他换成了实际的东西,全力培养了自己的儿子林从龙,四十来岁,副总督级的省委常委,监察部部长,这是他所有影响力都发挥出来的极限,至于能不能让儿子更进一步,那就靠运气了,但林怀卿已经很满足儿子的成就,南云林家虽然是端不上台面的小家族,可在南云却是绝对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起码要比身在九州城却守着曾经的辉煌处处遭人白眼的九州城林家要风光。

    林怀远的情况跟林怀卿相似,却又比林怀卿要好一些。

    二十年前,前首相李冬雷不曾当选内阁首相之前,北方派系对首相这个位置是志在必得的,而且运作良好,提前将派系内的各位大员都运作到了内阁的关键位置,就是为了让北方派系的领袖入主内阁之后好尽快掌控局面。

    林怀远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提拔进入内阁部委,而且还是含金量十足的财政部,担任一把手部长职务。

    除了林怀远的财务部,发展委的第一副主任,商业部的常务副部长,人事部的两位副部长,科技部部长,国土资源部常务副部长,中心人民银行行长,农业部副部长等关键位置上全部都是北方派系的干将。

    结果李冬雷放弃了一号的位置去竞争二号,这彻底打乱了北方派系的计划,李冬雷顺利当选,内部大怒的北方派系开始发动内阁力量处处针对李冬雷,以及李冬雷的秘书,当时担任北方市市长的林国栋,给李冬雷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被动,所以当西南派系林擎天策划覆灭北方派系的时候,王系毫不犹豫的狠狠捅了北方派系一刀,顺势让李冬雷掌控了内阁。

    那场漫长的政治风暴中,本该第一个被拿下的财政部林怀远,反而是最后一个被调离工作岗位的。

    这跟他的识趣配合李冬雷工作有关系。

    但最重要的是,在北方派系倒塌的第一时间,他就投靠了当时的南方派系。

    林怀远长袖善舞,身在财政部这种内阁部委重量级的部门,是各个地方官员眼里的财神,结交自然广阔。

    重量级国家部委有多牛?

    在发展委,财政部,农业部,交通部等等重量级部委里面,就算是副总督总督,都要坐在台阶上面乖乖等一个小科员。

    所以不少高官都自嘲说,在内阁部委里面,能有一张小板凳坐,那就是帝国中心委员的待遇了。

    所以牛气冲天的林怀远当时有多风光,可想而知。

    北方派系倒塌后,他自然不能投靠捅刀子最狠的西南派系和王系,于是林怀宇直接倒向了当时势弱的南方派系怀抱。

    对于帝国财政部长的投靠,南方派系可谓求之不得,几乎是死死保住他的位置,硬生生的让他在财政部长的位置上呆了两年,两年之后才调离。

    但调离之后的林怀远政治生命还不曾结束,连续两年多不遗余力的帮助南方派系,可谓劳苦功高,所以南方派系也不曾亏待他,直接将他调任北湖省,担任一把手,省委书记。

    林怀远在省委书记的位置上又干了一届五年的时间,才顺利退下来。

    而那个时候,他的儿子也已经开始被南方派系重点培养,三十四岁的副厅级,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他退下来不到三个月,他儿子林从虎就顺利进阶,调任北湖省,担任某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随即在不到三十八岁的时候,成为北湖省副总督,四十三岁成为省委常委,副总督。

    那个时候,林怀远在北湖的影响力已经下降了大半,但林从虎却得到了南方派系大佬的关注,又磨练了几年的时间后,林从虎终于在四十八岁的时候成为北湖省的党群副书记,第三把手。

    十年的副总督级。

    一次次的党内职务微调,完全是在冲击副总督级到总督级正职的巨大鸿沟。

    本来林怀远和林从虎已经收到了明确的消息,因为北湖省总督身体的原因,中心全会之后,北湖省总督会提前退下来,由林从虎担任北湖省的省委副书记,副总督,代总督。

    来年国民大会之后扶正为总督。

    五十一岁的正职总督。

    在整个帝国的正职总督中,除了一些背.景雄厚的让人不敢直视的人物之外,五十一岁的总督绝对要算是少壮派了。

    总督位置一届如果出色,省委书记在干一届,林从虎甚至可以拥有一丝冲击决策局的希望。

    尽管希望很小,但却是实实在在可以看到。

    就在父子二人振奋不已的时候...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林从虎,林从龙两兄弟因为泄露国家机密,给境外毒贩,军火商提供保护.伞,涉嫌以权谋私,贪污,与多名女子发生并保持不正当关系等罪名,在同一天几乎同一时间内被双规,帝国决策局常委巨头,监察部部长郭天龙亲自做出重要批示并高度关注,案件处理的异常迅捷,如今两个前途无量的副总督级高官已经结案,开除党籍,进入了司法程序。

    林怀远,林怀卿两兄妹努力了一辈子的希望,顷刻间因为战神王的一句话而彻底落空。

    多么的残忍?

    所以在这个早上,当两个老人听到战神王直接立誓终其一生保护东北林家的时候,在林怀宇神色阴沉还没发怒的时候,林怀卿直接就炸了。

    那是**裸的嫉妒和绝望。

    林从军!

    论辈分,那不过是他的侄子而已,而且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侄子。

    自己可是他亲姑姑。

    尽管这么多年都老死不相往来,可血缘关系总是确实存在着的,想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的战神王几个月前直接粉碎了自己所有的希望,转身就对自己的侄子做出承诺。

    凭什么?!

    他凭什么?!

    为什么他要扶持的是东北林家,而不是自己?

    嫉妒愤怒之下,情绪激动的林怀卿下意识的出现了恍惚,完全是出于本能的,他开始幻想着如果战神王对自己立誓,扶持自己的儿子林从龙的话,那么自己的儿子会达到什么高度?

    正总督?

    决策局委员?

    决策局常委?

    林怀卿浑身激动的颤抖了下,立即又认清了现实,于是愈发愤怒。

    “不行!我们必须要去找林从军那个小崽子,必须要他给我们一个说法!”

    “给什么说法?”

    林怀宇淡然的坐在主位上面,语气平淡的反问了一句。

    跟自己决裂的亲生儿子得到了战神王的全力扶持和保护,这让他心思异常的复杂,甚至嫉妒大过于那一丝淡淡的欣慰。

    王系如今的各位领袖里面,李冬雷,叶年伦,陈画楼,邹仁特,郭天龙,林轩辕。

    战神王看似排在最后,但林怀宇自然清楚,那只是因为林轩辕没有担任官方职位而已,确切的说,林轩辕才是最为特殊的一位,因为他不止是王系的领袖,还是皇族的三大巨头之一。

    他立誓保护的人,等于是皇族立誓保护的人,他完全可以动用皇族的力量,继而动用整个王系的力量。

    这种强大的代表性和涵盖性,是其他王系领袖所没有的,甚至连陈画楼都比不上。

    所以在得到了林轩辕的承诺之后,如今的东北林家已经变了,不再是炮灰一样的东北先锋,而是皇族真正的核心部分。

    就算皇帝,也不会在单纯的将林从军当成是棋子和先锋,因为东北林家,如今是战神王的人。

    林怀宇摸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嘴角满是浓的化不开的苦涩。

    他没由来的想起了大概两个月前,林从虎林从龙刚刚落马的那天。

    当天晚上,他就和林从政一起去了战神王府拜访林轩辕。

    本以为对方怎么也会给林从政这个刚上位的发展委第一副主任一个面子,但结果却是连战神王的面都没有见到,最后就是对林从虎林从龙轰轰烈烈的调查。

    两个月后,回归的林轩辕似乎忘记了自己的那次拜访,根本没半点反应。

    林怀宇没觉得愤怒,只是有种淡淡的焦虑。

    因为林从政偶尔跟陈画楼副首相的接触中,字里行间,陈副首相都不动声色的暗示林从政,他今年能否当选决策局委员,国务委员,在即便上更进一步,一切都看战神王的态度。

    对于林从政来说,今年是极为关键的一年,如果可以成功曾选为决策局委员的话,那么在下一届皇甫俊的班子中,他很有可能冲进常委巨头的行列,如果这两年等到大换届的时候,那就晚了。

    所以跟林怀卿一样,在听到战神王的承诺之后,林怀宇同样有种发泄不出来的愤怒。

    为什么林轩辕会如此偏爱东北林家而对九州城林家不屑一顾?

    林怀宇同样想问,林从军他凭什么!

    “讨什么说法?!我们必须要让林从军给我们一个交代,大家都姓林,是有血缘关系的!林轩辕凭什么只看重东北林家?必须要让林从军给我们交代和补偿,让他去跟林轩辕说,放了从虎从龙,让他们官复原职,不,林轩辕能量这么大,要让他们官升一级,战神王那种承诺都给出来,他肯定会给林从军面子,我们现在就去找林从军,必须要让那个小崽子去找战神王府,找林轩辕开口!不然我跟他没完!”

    林怀卿尖叫着,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强烈的嫉妒几乎让他要失去理智。

    始终默不作声的林从政嘴角扯了扯,淡淡道:“老三确实有这个面子,但是小姑,你别忘了老三和我们的关系,他凭什么为我们去做说客?”

    “凭什么?!”

    林怀卿狠狠瞪了一眼林从政,大叫道:“凭我是他小姑,小时候我难道没抱过他?现在翅膀硬了,富贵了,发达了,还敢不认我了?他敢!在怎么样,他也是我侄子,如果不给我让我满意的补偿,我饶不了他!从政,你不是在王系吗?大不了去投靠西南派系,看他们怕不怕!”

    林水墨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嘴脸,重新低下头去。

    她突然觉得这位长辈实在是可笑的厉害,当初三叔落魄的时候不闻不问,有多远躲多远,如今三叔辉煌了,却又打算理直气壮的打着长辈的幌子去要所谓的补偿?

    林水墨很想捏捏小姑***脸,看看她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三叔当初跟家里决裂,如果真在乎所谓的长辈,二十多年来,怎么可能一次家都不回?一个电话都不打?

    如今关系更远一步的小姑奶奶去找上门要什么补偿,除了自取其辱之外,林水墨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小姑,我想你弄错了,九州城林家不是南云林家,这里是父亲和我说了算,你可以去找老三.去要补偿,条件也随你开,你甚至可以去投靠老三,住在他那里,我无所谓,但无论怎么样,我不希望听到你要我投靠西南派系之类的话,不然您还是去南云养老去好了。”

    林从政语气突然冷了下来,对于这位小姑,他着实没半点好感,当年脱离北方派系,脱离家族就足以让林从政打心底排斥这个长辈,而自己仕途通顺,九州城林家重新崛起之后,他和二叔又打算回来,林从政虽然不欢迎,但看在老爷子念旧的份上,忍了,那他们身上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还是让他心里越来越烦躁。

    林从政甚至怀疑,自己如今如此被战神王瞧不上,就是因为被林从虎林从龙两人给拖累了。

    现在听到小姑还想替自己做主投靠西南派系,林从政顿时忍不住,心里骂了句蠢货,说出来的话同样毫不客气。

    “你...”

    林怀卿睁大了眼睛看着林从政,瞠目结舌,面红耳赤,尴尬至极。

    林从政冷哼一声,懒得理她。

    他如今是内阁要员,发展委的第一副主任,正职总督级,王系如日中天,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敢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那是致命的错误。

    而且林从政绝对可以肯定,自己只要敢投靠西南派系,林轩辕就敢马上剁碎了自己一家老小。

    杀正总督级高官全家。

    这是相当犯忌讳的事情,但林从政相信就算林轩辕做了,西南派系也会保持沉默,至于南方派系,也就是有个旁观的资格而已,能多说什么?

    西南派系巴不得九州城林家消失,从而彻底抹去当年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和恩怨。

    一旦彻底往死里得罪王系,自己一家老小绝对活不过二十四小时。

    投靠西南派系,这他妈是什么蠢主意?

    “林小草最近怎么样?”

    林从政沉默了一会,突然抬起头,看着自己两个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女儿开口问道。

    作为发展委的第一副主任,林从政已经进入了帝国的核心,以他的权限,自然知道如今黑暗世界沸沸扬扬的七大震世级武道至尊是谁。

    跟皇族关系密切的林小草位列第四。

    林从政内心悄然火热起来,一位震世级的武道至尊,在皇族中即便不封王,也绝对可以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的,如果可以找他来接触战神王....

    一丝激动在林从政眼里一闪而逝。

    林怀宇也是内心一动,看着自己的两个孙女,若有若思。

    “还没有消息,不过据说这几天教官会回国。他如今还在日本处理一些私事。”

    战神林轩辕归回。

    超级特工林小草身在日本。

    这是最官方的消息,也是大多数人都得知的消息。

    林怀宇眯起眼睛,犹豫了下,淡淡道:“丹青,水墨,等小草回来了,邀请他来家里吃顿饭,你们是年轻人,要经常联系。”

    林丹青和林水墨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深层次的含义。

    她们一对姐妹花,要经常主动联系林小草?

    这算什么?!

    在家里向来温顺的林水墨再次低头,没答应,像是没听到一样。

    林丹青嘴角扬起一丝讥嘲的笑意,冷眼看着在座的几名长辈,就像是看一出可笑的笑话。

    或者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