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字号保镖

第一百章:信号(2)

    柔和的灯光洒遍了卧室的每个角落,窗帘紧紧的闭合着,春末,窗外风声呼啸,因为楼层太高,强烈的风吹在玻璃上,声音显得异常的凄厉。

    床上的美人全身姿态很柔弱的蜷缩在床上,脸上还带着一些泪痕,柔顺的长发静静搭在肩头,将雪白柔嫩如凝脂的肌肤遮住了大半。

    卧室内的地板上,男女的衣服,裤子,性感的内衣裤扔了一地,在地摊上随意的散落着,这完全是一副男女床上激烈战争后的场景,而且看模样,似乎从一开始,这场战争就异常的火热激烈。

    床上的美人睫毛轻轻颤抖,缓缓睁开了眸子,灯光下,她的眼睛下意识的眯了眯,短短的过程中,人刚刚清醒过来时的迷茫在她身上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似乎永远都不会屈服的倔强和野性。

    女人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不着寸缕的状态,略微一惊,随即想起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她整个人的身体就被一双手臂伸过来直接搂紧了怀里。

    “你...”

    她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双手完全出于本能的抱住颤颤巍巍却异常挺拔的胸部,想要避免自己的敏感区域跟男人的身体有任何接触。

    这副满脸通红咬着嘴唇既羞涩又无奈又愤怒的状态,根本没了半点蝴蝶特勤队队长平日里的丝毫风范。

    “有意思吗?掩耳盗铃还是自欺欺人?昨晚又不是没玩过,确实挺不错的。”

    林小草直接将赫连晨曦搂进怀里,在她沉默无声的微微挣扎中将她两条雪白的胳膊拉倒一旁,一只手直接握住了对方胸前的一只嫩白峰峦。

    “疼,轻点...”

    赫连晨曦本来想忍着不开口,但她越是沉默,对方手掌的力道就越大,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自己平日里引以为傲的珍贵部位在对方手中肆意变换着形状,也可以想象到此时身边男人看着她的玩味眼神。

    就像是昨晚一样,用最粗暴的方式将自己拖到床上,沉默,麻木,冰冷,都没有让他丧失任何的兴趣,他用最粗暴的方式玩弄着自己,凶猛而狂野,赫连晨曦默默的承受着,第一次的痛苦,她生生咬牙忍了下来,可接下来的怪异感觉她却怎么都忍受不了,怪异的感觉随后变成了快感,无穷无尽,那是完全可以让她清醒的理智彻底迷失的诱惑,赫连晨曦最终沉沦进去,隐约中,似乎还记得自己说过一些平日里打死都说不出来的话,更是做出了一些她一想起来都觉得下贱的动作,祈求,妩媚,勾引,求饶,昨晚的画面一点点的在她脑海中回放着,赫连晨曦脸部犹如火烧一样,越是不想回忆那些画面就越是清晰,一时间她竟然忘记了挣扎,在林小草的怀里呆住了。

    “是不是还在回味?”

    林小草笑着问道,他们如今还在江南酒店,挂掉赫连云腾的电话之后,他们直接在酒店要了一间情侣套房,随后该发生的就都发生了,不得不说,赫连晨曦sss级的实力在床上也可以发挥的淋漓尽是,身躯柔软而苗条,体力更是对得起sss级的评价,让林小草充分的尽兴,而且赫连晨曦毕竟不是王锦绣,林小草几乎没有任何疼惜的情绪,异常粗暴的拿走了她的第一次之后,几乎要了她一夜,一直到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才结束。

    被说中了心事的赫连晨曦猛然回过神来,脸色愈发通红,像是一个大红苹果一样:“你放开我!”

    她想要狠狠踢林小草一脚,结果双腿刚刚一动,剧烈的疼痛感立刻传来,赫连晨曦轻轻哼了一声,疼的差点哭出来,咬着嘴唇狠狠瞪着林小草。

    “穿衣服吧,一会去你家坐坐。”

    林小草拍了拍她的后背,似乎赫连晨曦如今看似凶巴巴实际上却楚楚可怜的姿态让他对做完的举动感到一丝愧疚,语气也柔和了不少。

    “嗯。”

    赫连晨曦点点头,乖乖的嗯了一声,伸出手指了指地上的内衣裤和衣服。

    林小草笑了笑,**着身体下床,将衣服捡起来全部扔到了床上。

    赫连晨曦怔怔的看着林小草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怔怔出神,这绝对是任何人见到一次都会震撼一次的画面,数不清的伤疤在他身上不断交错着,犹如复杂而神秘的图腾,在诉说着无数的生与死,血与骨,赫连晨曦昨晚早已见过,但今天再次见到,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发愣。

    犹如一个被人撕碎后又随便缝合上的布娃娃,每一道伤口随意而粗暴,看上去异常恐怖,但细看之下却又格外具备美感,赫连晨曦简直不敢想象,究竟是多么强大的生命力才能在如此严重的伤势下活到现在成为人人敬畏的战神殿下。

    “疼吗?”

    下意识的,赫连晨曦开口柔声问道。

    “嗯?”

    林小草随意应了一声,看到赫连晨曦的眼神,随即明白过来,淡淡道:“当时疼,现在没事了,时间一久就成了习惯,我都快忘了自己身上有这么多伤口的。”

    “我还以为你会说不疼呢,这样才符合你无敌的身份吧,殿下?”

    赫连晨曦扑哧一笑,弓身坐在床上,拿被子盖住自己,只露出大半个后背和雪白肩头,轻笑道:“伤口很漂亮,一点也不难看。”

    “......”

    林小草扫了她一眼,没说话,果然无论什么女人都爱美是有道理的,连伤口疤痕都要评价一番,不过能在战神身上留下伤口的人,无论是死是活,都肯定是高手,他们划出的伤口都是可以伤人最重失血最多的,说的玄乎一点,那就是符合人体曲线,细看之下确实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殿下,你昨晚说我就是那个信号,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意思了吗?”

    赫连晨曦将军裤拿到被子里,动作异常轻缓,小心翼翼的穿上裤子,轻声问道。

    她现在的情绪跟昨天已经大不一样,其实真说起来的话,赫连晨曦对自己的宿命从小到大就有着很清晰的认识,无非就是联姻而已,能跟和自己结婚的男人产生所谓的爱情,那纯粹是幸运,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被自己一直崇拜仰慕的战神殿下拥有,做他的女人,对赫连晨曦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她对于战神殿下崇拜也好仰慕也好,总归不会是反感,跟着一个自己崇拜的男人,并且给家族带来最大化的利益,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她昨晚那幅姿态,并不是不接受战神,只是真的适应不了大打出手针锋相对之后就脱了衣服开始上床,脑子里转不过弯来,但如今都已经被上了,已经造成了既定事实,赫连晨曦也就渐渐想通了,反正总不能纠结一辈子不是?

    “叫我的名字,你是我的女人,不是仆人。”

    林小草淡淡道,他穿衣服的动作很快,说话的时候已经对着镜子整理衣领,看着镜子面前那张陌生的脸,他犹豫了下,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赫连晨曦林小草这个身份。

    “轩...呃...轩辕。”

    赫连晨曦张了张小嘴,语气有些艰难的喊了一声,心里莫名的有些甜蜜,但更多的还是虚幻。

    “十三门徒是我杀的,包括林风雪在九州监狱带出来的那几个sss级高手,我也杀了一个废了一个。”

    赫连晨曦还在纠结,就被林小草这一句话瞬间给震懵了。

    关于十三门徒的死亡,在九州城引起了轩然大波,但风波起来的很快,又瞬间被压了下去,或者说,被安全部和林风雪被请去总参喝茶给取代了,但真正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件如今愈演愈烈的事情的起因,那就是十三门徒的死亡。

    谁是最初的凶手?

    所有人都认为是战神王,但却找不到丝毫的证据,怀疑是怀疑,如今亲口听到当事人的证实,顿时让赫连晨曦心神大震。

    “你看,我杀了十三门徒,林风雪和安全部部长黄昊天就出事了,现在两人一周时间至少有一般要呆在总参吧?如今两个多月,西南林家威望还在不断的下降,林擎天虽然统一了西南派系的声音,但暂时还找不到反击的机会,只能拖着。”

    林小草轻声笑道:“昨晚我单挑了你们蝴蝶还有雷霆小队,结果林西南重伤,林东北眼睛被我挖出来了,这件事谁都知道是我做的,但王总却可以压下来。”

    “我两次动西南林家却安然无恙,就是想告诉所有人,我对西南林家有敌意,跟之前的并肩王不一样,王复雨跟西南林家只是立场不同,但我却是跟他们不死不休,任何站在他们旁边的人,都要有承受我以及整个皇族怒火的准备,其实我做的事情不算什么,但战神王,嘿,这个身份太敏感了,哪怕我抽了林东北一个耳光,都会让人深思的吧?”

    “这就是所谓的炫耀武力了,而我要了你,是要告诉别人战神王府准备正式插手特勤系统,你们赫连家在特勤的地位不需要我多说吧?如今西南派系的特勤力量阵脚大乱,你成了我女人的事情传出去,恐怕他们更人心不稳,到时肯定有脱离西南派系的特勤队,而且不止一个,这么大一块肥肉,对于在特勤系统内部一直都没有话语权的南方派系来说,你说他们吃不吃?特勤力量,可不是一两个正总督级副总督级别的位置可以换来的。”

    “......”

    赫连晨曦呆呆的看着林小草,像是不认识他一样。

    她原本还想说西南派系似乎有了跟南方派系合作的迹象,林西南昨晚约了南方派系的杨青冥谈话,可眼前的男人早就把南方派系的目标算计好了,拱手让出这么一大快肥肉送给南方派系,对于急缺特勤力量的他们来说,即便是知道这块肉不好吃下嘴,也必须去拼命吞下去,跟西南派系争个脸红耳赤,除非林擎天能够给予南方派系更多的政治力量。

    但这个更多的政治力量,绝对不是西南派系愿意支付的代价,他们也付不起。

    不过赫连晨曦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她没有提起杨青冥,反而让林小草忽略掉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走吧,去你家转一圈。”

    林小草轻声道:“昨晚林西南约你,应该承诺你们什么了吧?我去跟你哥谈谈,如果他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会满足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