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偷天魔道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无极神弓的意外

    臻元五阶与臻元六阶之间虽然没有质的区别,但是,每一阶段都需耗费无数年的苦修,所蕴含的能量,却也是天地差别。

    前者未必不能战胜后者,但若比拼能量,臻元六阶足以碾压臻元五阶。

    所以,陈争此举在南化乙眼里,无疑是自不量力,便是木神君都觉得陈争只是神通强大,却缺乏战斗经验,只是木神君也有无奈,此刻以陈争为主导,若出言指点,又怕陈争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相信一个人,那便不要去怀疑,否则往往会弄巧成拙。

    陈争自是有自己的考量,即便加上木神君源源不断的生机,正常的臻元五阶也无法与一个臻元六阶比拼能量,但陈争修炼偷天魔道,一身能量至少是同阶修士的五六倍,加上木神君的能量供应,未必不能与南化乙分庭抗礼。

    炎王镜射出的黑光还死死的抵着南化乙祭出的土墙,但不过几个呼吸间,土墙却已经缓缓朝前,推着黑光不断后退。

    陈争双目一凛,低喝一声:“木神君!”

    木神君点头,双手结印,张口一口血液喷成雾状,却又化成点点金光洒向四方,便见她领域中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越是拔高,越是茂密,一阵阵淡青色的光芒像涟漪般荡开,一波波的涌入陈争的领域。

    这是无限的生机,正化成能量滋润陈争的领域,也让他感觉到力由地起,足足增强了三分,那黑光当即停止后退,再次与土墙分庭抗礼。

    南化乙却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无知小辈,与本座拼能量,便你二人联手,又能挡住几时!”

    话一落,南化乙长啸一声,座下托天象迈开四蹄,一步一步朝前,每一步看似艰难,却惊天动地,每一步看似沉重,却又势不可挡。

    托天象每行进一步,土墙便朝前一分,南化乙的领域与陈争领域碰撞之处,便朝陈争这方压了一分,如此下去,陈争的领域必然崩溃,便是有血魔身,在领域崩溃的状态下,也势必会被南化乙的领域笼罩,绝无活路。

    木神君已看出端倪,急道:“陈争!若有手段,还不快快祭出,难不成你真以为南化乙不敢杀我们?”

    木神君感觉自己上了贼船,有点骑虎难下,眼看必败无疑,却无法收手,她若不给陈争提供能量,陈争立即会死,那时,南化乙即便不杀她,她也只能屈居人下,为奴为婢,对于骄傲的三大高手之一,这种下场或许比死还难受。

    但她也肯定,陈争敢与南化乙正面对着来,必然还有不少手段,却不知陈争为何不施展,反而用这种最为愚蠢的与高于自己一阶的强者比拼能量的方式。

    陈争目光凝重,心知木神君的信心已经动摇,此刻不给她一点信心,恐怕木神君会后继无力,那时,单凭陈争一人,是绝对无法与南化乙比拼能量的。

    至于为何比拼能量,自是为了南化乙的神通,谁也没发觉,在黑光与土墙相抵之处,黑光正一丝丝的逸散开来,试图侵入南化乙的领域之中,只可惜,南化乙的领域正以一种强大的力量压迫陈争的领域,这些黑丝自然也被抵挡在外。

    “木易君!”陈争又一声低喝,最终的底牌也该亮出了,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抵挡多久。

    “木易君?”南化乙只是惊讶,莫非木易君没死?躲一旁偷袭?但南化乙立即现出不屑的冷笑,便是木易君偷袭又如何?即使三人联手,南化乙却也不惧怕。

    远处隐匿的木易君此刻正估量着局势,陈争与木神君联手,显然无法与南化乙匹敌,此刻还能抵挡,但恐怕也无法长久。

    倒是木易君也很是奇怪,当日与陈争一战,感觉陈争深藏不露,更不可能是愚蠢之辈,为何现在这种愚蠢的方式与南化乙对战?

    陈争背后那巨大的镜面,让木易君眼神一亮,隐隐猜到了什么,不禁有些犹豫。

    这家伙想得到我的招式那般的得到南化乙的招式?还是……他甚至能学习别人的神通?

    若是如此,此人比南化乙更可怕!一旦让他得逞,我与木神君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若他死了,有此联手袭击南化乙之事,南化乙未必也会让我好过。

    倒不如搏一搏,起码,陈争是外来人,未必会看上天外大.陆!

    木易君心中有了决定,目光也随之坚定起来,手中也同时现出那把赤红的大弓,手便在弓弦处拉了起来,大弓两端当即延伸出两条细细的火焰,原本无弦,已然连成弓弦。

    “除非是七品神器,否则,如何击杀南化乙?即便是七品神器,我也无法催动,何况,根本感觉不到这件神器的内部禁制,更无从催动……”

    木易君心中颇为疑惑,但弓弦一成,他立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如潮水般涌向无极神弓,神色当即一怔,因为短短一息间,他竟有种被抽干的感觉!

    可怕的神器!

    木易君心中惊骇,更不想被一件神器活活抽干至死,想松手,却发觉手指根本无法从弓弦上脱离,除了继续拉弓,别无他法。

    “靠!”

    如此状况,木易君也大骂了一句,牙一咬,储物戒指中的各种神石之类的补充能量的物品悉数现出,纷纷化成齑粉,散出庞大的能量,若漩涡般汇聚到木易君身上。

    “咦!”

    南化乙已是发觉远处木易君的存在,见他正提着大弓,弓上那支由火焰形成,近乎黑色的箭矢,隐隐散发着让他心悸的波动。

    但南化乙却立即松了口气,他有些忌惮木易君手中的大弓,想到若是被偷袭,自己不死也得重伤,但此刻木易君已经暴露,躲一支箭矢,南化乙却还有自信。

    “陈争!你讹我!”木易君也是骑虎难下,这把该死的无极神弓,简直是个无底洞,虽然形成的箭矢,连木易君自己都感觉到恐惧,奈何如此可怕的威压,南化乙怎么可能没感觉到?还能拿这东西偷袭?别开玩笑了!

    最重要的事,无极神弓还在继续汲取木易君的能量,好像真要活活把他抽干一样。

    陈争见此,心中也苦笑不迭,他倒没骗木易君,甚至告诉过木易君,只要把弓弦拉满,无极神弓便不会继续吸收他的能量,而那时,木易君还必须继续提供能量,直到感觉箭矢足够杀死南化乙再出手。

    可陈争本人也料不到,那件他一直看不透的神器,自己以前可以将之喂饱,为何此刻,比自己强大了无数倍的木易君,却无法拉满弓!

    意料之外的事,让陈争有点无措,不拉满弓,无法祭出无极神弓的箭矢,那就没杀南化乙的手段了。

    该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