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域神芒

第298章 圣足山

    大伙正要离开天池,突然一片黑云飞快才向山上飘来。

    “黑魔!”大伙异口同声的惊呼。

    邝图猛然想起:今天是七月初七,正是禁门打开的日子。离开人间久了,连日期都忽略了。

    他连忙命道:“屏蔽仙力,隐身、布阵!”

    大伙立刻隐去身形,暗中布好大罗天魔阵法。

    这时,黑云已经飞到百丈之外;一晃变成一个样貌和黑大猛有几分相似的黑魔。

    只见他身高百丈,犹如一尊铁塔;双耳戴着脸盆大的铁环,手中拿着一柄朱红大锤。他样子虽然比黑大猛更加凶猛,不过看得出和黑大猛一样的头脑简单。

    邝图暗道:莫非他是黑大猛的兄弟?

    他用魔音傲慢的喝问:“哪来的黑魔?”

    那黑魔一愣,显然没料到邝图会用魔音说话。

    “我乃焚天教焚金护法魔尊手下魔卒黑大雄,你是谁?!”

    “哈哈哈哈··”

    邝图仰头一笑,“原来是自家人。我是天狼堂主的朋友,名叫龙魂尊者。”

    黑大雄狐疑的看了他一会儿,问道:“龙魂尊者的名号,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是黑魔域哪个帮派的?”

    邝图整了整衣冠,骄矜的说:“我本是古陀境的仙家,因为厌恶神仙之学后来改修魔道。本尊自成一派,不属于魔界任何帮派。”

    黑大雄恍然大悟,自作聪明的说:“我明白了,昔日古陀境的古真人弃仙成魔;你应该是他的徒子徒孙吧?”

    邝图点点头,“不错,古真人正是我师尊。”

    说着,他叹了口气:“只可惜,当时我因故没有随师尊进入魔界。到现在也不知师尊在魔界的情况如何?”

    黑大雄惋惜的说:“那的确是太可惜了。古真人已经进入了第一重魔天,就连我们教主也对他仰慕的很。否则,教主也不会把区区一个白狼封为堂主。”

    原来,焚天教主是为了攀附古真人,才把飞天白狼封为堂主的。

    邝图故意感叹了一番,然后问道:“你来这里作甚?”

    黑大雄四下看了看,低声说:“刚才,焚金护法魔尊探查到我兄弟黑大猛从灵峰塔下逃了出来,特派我来这里查看。你有没有看到他?”

    邝图摇摇头,“我因万年老参精来到这里,并没有看到别的黑魔。”

    黑大雄失望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难道焚金护法魔尊弄错了?这里好好的,并没有山峰崩裂的痕迹。罢了,趁禁门没有关闭,我还是回去复命吧。”

    他对邝图拱了拱手,便要转身离开。

    “且慢!我来到这里时,遇到了一位自称‘斩仙大士’的人;不知是否和你兄弟有关?”

    黑大雄一听,连忙转过身来。

    “他长得什么样子?”

    邝图凌空画出金震甲的肖像,“这就是他的模样。”

    “是他?!”黑大雄惊叫起来。

    邝图故作漫不经心的问:“他也是焚天教的吗?”

    “他并不是焚天教的人。不过,我曾在黑魔域见过他;当时他正和左护法王在一起。”

    之前,邝图已从黑大猛那里得知:在焚天教内,左护法王的地位仅次于焚天教主。左护法王之下是右护法王,再下才是金、木、水、火、土五大护法魔尊。

    “那‘斩仙大士’现在在哪儿?”黑大雄追问。

    邝图向南一指,“他已经朝那个方向去了。”

    “那是禁门的方向!”

    黑大雄话音未落,已经化作黑烟飞远。

    大伙显出身形,围了过来。

    “大哥,刚才你们都说了些啥?”铁磨好奇的问。

    邝图将他和黑大雄的对话内容告诉了大伙,随后分析道:“看来,焚天教内也不是铁板一块。金震甲无疑是左护法王的探子。左护法王明知八方魔盘在人界,却对其他魔说八方魔盘在白魔域;这说明,他想把宝物据为己有。”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焚金护法魔尊得知消息后,或许会亲自赶来一探究竟。咱们马上离开这里。”

    大伙立刻飞移到老龙屯外湖泊的上空,小龙女一马当先飞入湖底海眼。

    令人称奇的是:这个海眼只有百丈多深的海水。过了这一段充满海水的区域,便是一个没有海水的发光通道。

    小龙女提醒道:“大家小心了,一踏入光路,马上就会到达第一重天的龙象大海。”

    邝图命道:“大伙同时走过去,以免分散。”

    刚一踏上光路,他只觉得在一弹指间,竟然剧烈震动了上万次。当震动消失后,他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天蓝色的大海中。

    “这就是龙象大海?!果然和人界的大海不一样。”他四顾着说。

    话音未落,一个庞大的黑影闪电般移动过来。

    它并不是在“游”,而是在飞!它所经之处,海水都自动向四周分开;给它留下飞行的通道。

    “那不是避水恐鳄吗?!”圆树惊呼。

    说话间,长着两个头的避水恐鳄已经飞了过来。

    “小龙女,问问它要做什么?”邝图说。

    小龙女马上和避水恐鳄交流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小龙女开心的说:“这片海域是避水恐鳄的领海。所以我们一出现,它就发现我们了。它感谢我们在老龙屯没有杀它,它愿意帮助我们。”

    邝图点了点头,“问它知不知道圣足山孔雀台在哪里?”

    小龙女又和避水恐鳄沟通了一番,忽然高兴的拍起手来。

    “小鳄知道孔雀台在哪儿。它让我们骑在它背上,它要带我们去那里。”

    “小鳄?!”圆树诧异的睁大双眼。

    小龙女脆生生的说:“小鳄是我刚为它起的名字。”

    避水恐鳄点头摆尾,一副十分乐意的样子;逗得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

    邝图一挥手,“小鳄肯帮忙,求之不得。咱们快出发吧。”

    小鳄在海底飞行了十万余里,忽然减慢了速度向海面飞去。

    邝图一看:百里外的海面出现了一座暗红色的山峰,大小和东海泉山岛相仿;形状酷似一只巨大的脚掌。这座山峰上寸草不生,布满了卵形的的石头。山峰的高处被一团浓雾所笼罩,根本看不清雾中是什么。

    “小龙女,问问小鳄,孔雀台在哪里?”

    这时,小鳄停了下来,对小龙女低声叫了几下。

    “邝大哥,小鳄说前面那座红色的山峰就是圣足山,孔雀台藏在山顶雾中。它还说,再往前就是禁区,它只能把我们送到这里了。”

    大伙离开了鳄背,邝图让小龙女向小鳄详细了解了一下圣足山的情况。

    第一重天又称“太皇黄曾天”,乃是东方八天之一。此间天帝名号为:郁鉴玉明,共生有八位王子。这圣足山便是大王子郁真的属地。因为郁真王子常在此修行,所以将周围方圆百里的海域都划为禁区。

    金孔雀王将人质关在这里,说明他和郁真必有勾结。

    想到这里,邝图对小龙女说:“你再问小鳄,如果闯入禁区会怎样?”

    过了一会儿,小龙女说:“圣足山上有上万只食火飞兽。只要有活物闯入禁区,它们会立刻飞来,将闯入者活活烧死。食火兽喷出来的是天火,任何东西都无法使其熄灭;而且连小鳄的鳞甲都能瞬间烧成灰。”

    邝图心想:我曾经在第十九天婆竭罗海经受过海雷阴火的淬炼,再加身上的玄丝甲,食火飞兽多半伤不了我。不过,其他人就难说了。所以,还是我一人去救人质的好。

    打定主意,他对大伙说:“你们在禁区外接应。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得进入禁区。”

    大伙都知道他说一不二,只好齐声说:“遵命!”

    邝图隐去身形,心念一动瞬移到圣足山上空。

    山顶上的浓雾依然无法看透,那些无数大卵石却同时发生了变化。转眼间,它们就变成了状如大蜥蜴的灰色飞兽;铺天盖地包围过来。

    不好,它们竟能看透我的隐形术。

    “呼——”

    飞在最前面的飞兽突然喷出一道火光。火光还没靠近,邝图便感觉到一阵灼热的刺痛。不仅如此,这火光的力道不亚于一个地仙的仙力。

    他挥手发出一道混元气,将火光反弹回去。

    那飞兽大嘴一吸,将天火吞了进去;随后又飞出一道更猛烈的火光。与此同时,上万只飞兽一起喷出天火;圣足山上空顿时变成了炼狱!

    邝图早有防备。就在万兽喷火前的一刹那,他已经飞移到圣足山顶的浓雾之中。因为他认定只有进入浓雾,才能避开万只食火飞兽的攻击。

    果然,没有一只食火飞兽追过来。

    然而,他刚一穿过浓雾,顿时感觉到另一种刺痛,一种极度寒冷带来的刺痛。就连最寒冷的冥界,寒冷程度也不及这里的万分之一。

    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食火飞兽不敢飞进浓雾中了。

    他的地仙之体加上玄丝甲的保护,虽然可以抵御严寒的伤害;却无法隔离这种严寒的感觉。他只有强忍着寒冷,快速搜寻着孔雀台。

    浓雾中的雾气虽然变薄,但是仍然是灰蒙蒙的一片;只能看见百步之外的东西。

    他向前缓慢的飞了一会儿,忽然看见一片密密麻麻的、像塔林一样的东西。只不过,这里的“塔”是方方正正的。而且,每个塔顶都有一只铜铸的孔雀。

    他猛然明白过来:这些不是塔,而是孔雀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