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万域神芒

第十章 危在旦夕

    “嘿嘿嘿嘿——”

    巨石后传来一阵阴沉的笑声,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新来的,我在此等你多时了!”

    黑风狰狞的面孔上带着凶恶的杀机。

    又是这厮,小爷今日定要取你狗命!

    “是你杀了白总管?!”

    邝图紧握堆云斩,一腔怒火几乎要破胸而出。

    “是我杀的又怎样?!不过你不要心急,你马上就会和他在地狱相见了!”

    话音未落,黑风手中的长鞭带着破空声飞卷过来。

    邝图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将黑风立斩刀下!

    他纵身一跃,竟然从长鞭上方越过、直接落在黑风面前。

    这一跃完全出乎黑风的意料,连邝图也没想到自己这一跃如此惊人。

    黑风惊而不乱,他左手飞快抽出短剑,又狠又准的朝邝图咽喉刺来。

    “嗤——”

    一阵奇怪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中响起,如同疾风吹过小孔一般。

    黑风的短剑距离邝图还有三寸时,堆云斩已经划开了他的左颈大动脉!

    黑风一低头,看到一股血雾喷射而出;将月光衬托的更加惨白。

    他嘶嘶的倒抽了几口凉气,一头栽倒在地上。

    或许他至死都不明白:自己身为修为达到气界第五重的腾云武师,怎么会死在一个新来四天的初级武士刀下?!

    邝图吃惊的程度不亚于黑风。

    没想到只一招“堆云九式”便结果了他性命,这一定是因为修炼灵光之故!

    “小白猿,我已经为白前辈报仇雪恨了!”

    “主人是被少堡主柳乘风杀死的!黑风只是柳乘风的走狗。”小白猿扬起了短剑。

    邝图这才注意到,那镶嵌着宝石的剑柄和少堡主的佩剑一模一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先离开这里再作打算。”

    小白猿摇摇头:“黑风既然能找到这里,说明上面的山洞已经被发现。我已经嗅到了兽人的气息,我们多半被包围了。”

    小白猿话刚说完,山谷两侧突然传来阵阵呐喊声!

    只见两批人马高举火把从两端向中间杀了过来,连山顶上都亮起了一排火把。

    这一下真是插翅难飞了!

    邝图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白前辈遗愿未了,咱们不能都死在这儿!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他们未必会去搜查你。”

    小白猿愣了一下,转身向暗处跑去。

    不到片刻,喊杀声已在十步之外;山谷被火把照的通明。十位腾云堡武师带着狼头兽人已将左右堵死。

    左侧为首一个满脸胡须的虬髯大汉惊诧的看着黑风的尸体,疑惑问道:“黑风是被你杀死的?!”

    ***!这次难逃一死!小爷一定要多杀几个当垫背的!

    “你看我一个初级武士,杀得了武道场的教头吗?”

    邝图反手紧握“堆云斩”,脸上却装作恐惧的神情。

    虬髯大汉长剑一指,厉声喝道:“快说出你的同党在哪儿?大爷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邝图口中支支吾吾,脑子却在的运转。

    这些武师和兽人都拿着重剑,我的“堆云斩”绝不能与之格挡,必须要一剑毙命。先取这大汉的狗头再说!

    虬髯大汉狐疑的看着邝图,突然一挥手,五个狼头兽人向邝图一步步围了上来。

    邝图看准空当,正要跃过兽人对胡须大汉发出致命一击。

    忽然,山顶传来一个女子的呼声:“夫人又令,快快停手!”

    喊声刚起,只见一个轻盈的身影飞快的从山顶滑了下来。

    弹指之间,那黑影已经落到谷底。随后她解开腰间绳索,飞身一跃跳到众人面前。

    虬髯大汉连忙拱手说道:“原来是柳叶姑娘,请问有何吩咐?”

    柳叶板着脸亮出手中的一块黑色令牌,冷傲的说道:“夫人又令: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杀初级武士!你们快将此人送回腾云堡。”

    这女子是谁?

    看这大汉的反应,她口中的“夫人”应该指的是堡主夫人。

    可是堡主夫人为何特意派人来阻止他们杀一个初级武士?

    虬髯大汉一愣,低声下气的说道:“柳姑娘,我们此行也是奉少堡主之命。此人还有一个同党,杀了黑风刚刚逃走了······”

    “这件事我会向夫人禀报。不用你操心了!”

    柳叶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虬髯大汉的话。

    “可是——”胡须大汉还要争辩。

    柳叶眉头一皱:“熊霸,难道夫人的命令对你无效吗?你可知道抗命的下场?!”

    “属下不敢!来人——把他带回腾云堡!”

    惊心动魄的一夜过后,接下来的几日出奇的平静。

    其他初级武士并不知月圆之夜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龙吟风的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

    除了小屋周围多出了一名武师和几名兽人警卫之外,其它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

    然而,最令人揪心的是:“老扫帚”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老扫帚’大叔或许是离开了武道场到别处做杂役了,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邝图只有如此安慰自己。

    十天后的早上,邝图照例第一个来到武道场。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心头一热,“老扫帚”回来了!

    看着“老扫帚”满脸的疤痕,邝图愧疚的问:“大叔,他们是不是对你用刑了?!都怪我连累了你!”

    “老扫帚”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他们是关了我几天,没问出什么就把我给放了。”

    接着“老扫帚”警觉的向入口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

    “昨天我无意中听到了一件大事:少堡主得到了无月家族的支持,很快就将成为腾云堡堡主;这几天夫人就要正式交权。还要举行祭天仪式。”

    “难道说腾云堡一直是夫人在主持?那堡主在做什么?”邝图不解的问道。

    “你有所不知:堡主重病多年,只比死人多口气。这些年,一直是夫人在代替堡主行使权力。白总管就是夫人最信任的助手。如今少堡主已经成人,他自然要把权力抓在自己手里。”

    原来白临风是堡主夫人的心腹,那夜夫人派人救我一定是因为白临风的缘故!

    没想到我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卷入到堡主夫人和少堡主的明争暗斗之中;无意中成了这些大人物争斗的牺牲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