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女的兵王保镖

216

    216

    邝威也回头望去,不过他在一扭头的时候,发现江寒三人全都望向英子,没一人看着自己,尤其是身边那个个儿头不高的瘦子,更是一脸的痴迷,心中一动,这可不是个脱身的好机会?

    他想到这,再没有任何犹豫,一脸的狠戾之色,双手一撑,人已经从地毯上弹跳起来,起身的瞬间,已经朝左边的孙搏扑了上去。在他看来,江寒三人中,以这个孙搏最为瘦小,也应该最好对付,只要抓住他,以他为人质,自己就能趁机逃走,只要能够逃出生天,就立即远走高飞,再也不被这个可怕的家伙追到。

    “妈皮的,刚才就是这瘦子诱我上当的,这下正好报复回来。”

    邝威对孙搏是很有怨念的,只因刚才是孙搏把他骗到车前,才导致他被江寒三人围住。

    江寒三人谁都没有料到,邝威在苦苦哀求之际,居然突然拼死反扑,身为当事人的孙搏更是对他一点提防都没有,眼看邝威已经扑到他身前,抬手去抓他的衣领,下一步就是把他抓到身前,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以他为人质,逃往屋外。

    邝威算盘打得挺好,可惜他看错了孙搏,孙搏尽管身材瘦弱,却并非手无缚鸡之力,正相反,孙搏虽然枯瘦,但一身精肉,全是肌肉,没一点赘肉,筋骨肌腱锻炼的极其强健,远非普通人可比,而且,他也从来不是逆来顺受、怕事懦弱之人。

    就在邝威已经抓住孙搏衣领,想把他扯到身前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孙搏已经反应过来,来不及做别的动作,腰肢一坠,屁股一沉,猛地仰面坐倒下去。邝威打死都想不到他会玩这一手,仓促之下不知该如何应对,但心里明白不能就此放开他,因此保持抓住他衣领的姿势,弯腰向下就他,打算等他坐在地上后再把他抓起来,心里还暗骂呢,这个胆小鬼,见我要抓他,居然要倒在地上装赖,可你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吗?

    两人反应速度都很快,而且一个比一个快,虽然动作很多,但其实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前后不过是一两秒钟的事情,可就在这转瞬之间,蕴藏了巨大的杀机,若是谁稍有失误的话,就会被对方占有先机优势,说不定就会造成死伤的惨烈后果。

    此时江寒已经回过神来,眼见邝威扑向孙搏,似乎想要擒下孙搏,只看得又惊又气,眼中杀机骤现,右手一抹,里面已经多了一枚飞刀,不过,就在他要向邝威射出飞刀的时候,却见孙搏应对有据,当然,也能说应对的很滑稽,看得眼睛一亮,暗暗好笑,心想,权且看看这位孙哥要怎么反击,反正他还没有完全落入下风,若是他真的不行,自己再射出飞刀帮他。

    孙搏很快坐倒在地,不过并未停止动作,而是借势向后仰倒,在仰倒的同时,双腿已经蜷缩抬起,如同两只坚韧的弹簧压缩到了最大限度以寻求最大的爆发力,一副兔子搏鹰的架势。

    邝威也是能打的人,一见孙搏的动作与架势,就知道他想借这个姿势蹬踢自己,想要反败为胜,而自己也必须要马上放开他的衣领,否则很快就会被他蹬踢到小腹,真要是被他蹬中,绝对好受不了,可要是放开他的话,自己短时间内就没有办法将他抓为人质,也就无法借机逃跑,到了那时候,恐怕还要面对三人中那个最可怕的小子手里的飞刀,想到这,心中又是不甘又是郁闷,索性把牙一咬,把心一横,直接合身扑了下去,要跟孙搏玩个贴身肉搏,拼着吃他一蹬,也要把他扣为人质。

    孙搏反应敏捷之极,眼见邝威扑过来,当即双腿弹出,如同炮弹出膛一般干脆利索,双脚狠狠蹬向他的小腹。邝威已经决定就算拼着吃他一脚,也要压到他身上把他制住,因此视他蹬过来的双脚于不见,只是深吸一口丹田气,咬紧牙关忍着,等待那即将到来的一击。

    如果邝威事先能够知道孙搏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瘦子所能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他绝对不会选择硬吃这一脚。而在被蹬中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也是后悔无比,为什么要硬吃这一脚?这瘦子力气也太大了吧,早知道他力量这么大,当时就算被那个会玩飞刀的小子射上一刀,也绝对不吃他这一脚,这特么把肠子都给蹬断了吧。

    孙搏双脚很快蹬中了邝威的小腹,两者相交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邝威的小腹却如同被巨锤击中,猛地里往后缩了几寸,就像《功夫足球》里的门将硬接周星星同学射出的少林大力金刚腿足球时所表现出来的一幕,虽然夸张,却是事实。这之后,邝威高大的身形往后飞出,伴随着他嘴里的惨叫声,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落到地毯上后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如同客厅里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似的。

    不等落在地上的邝威有什么动作,孙搏已经灵活的翻身而起,如同一只轻灵的狸猫那样,只是轻轻一纵,便跃到他身边,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只一扭,就把他整个人扭得半翻过身去,之后更不停歇,右手从他右颈部绕过去,往回一绕,便用臂弯将他的脖子勒住,猛地往后一卡,利用自己胸前与右臂肘弯形成了一个坚固的三角形“绞架”,死死的卡住了他。至此,邝威已经被孙搏死死制住,如果孙搏想要他死的话,现在有好几种手法可以轻轻松松的弄死他。

    “漂亮!”

    一直在旁默默观瞧的江寒笑逐颜开,发出了赞叹声,这是他第一次夸赞孙搏的功夫,也是孙搏第一次在他面前展露本领。尽管这次孙搏取胜是占了形势的便宜--邝威为形势所迫,不得不死缠烂打却因此破绽百出,如果两人公平公正放开了搏斗的话,孙搏未必能赢,但在这次实战中,孙搏所表现出来的反应速度、心智、招法、勇气,还是令人称赞的。所以江寒不吝夸赞。

    旁边高鹏却不像江寒观战观得这么轻松,尽管已经看到孙搏获胜,却也想不到出声夸赞,仍是一脸震惊紧张之色,仿佛刚刚被邝威偷袭的不是孙搏,而是自己。

    孙搏被夸得嘿嘿一笑,也有几分小得意,毕竟是在被偷袭的情况下反败为胜,尽管占着一定的便宜,却也是自己应对有方才能最终获胜,否则,不仅会被邝威擒下,还会给整个小队带来负面影响,说不定还要成为累赘呢。

    他左手一摆,一拳狠狠打在邝威左太阳穴上,骂道:“孙贼,你特么不是挺能的嘛,你怎么不能了?啊?你他妈还想偷袭老子,老子是那么好偷袭的吗?你当老子好欺负啊?丫挺的,老子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捏死你跟玩似的。”

    邝威被他蹬中小腹,就感觉肝肠寸断,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只疼得叫都叫不出声来了,额头上冒出黄豆粒大小的汗珠,脸色发白,而且是惨白,一副受了严重内伤的样子,又被死死勒住脖子,呼吸不上来,又疼又气又难受,连翻白眼,竟然要晕过去。

    江寒眼见分明,吩咐孙搏道:“孙哥,先放了他吧,他这下受伤不轻。”

    孙搏闻言将他放开,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得意笑道:“我刚才那一脚,没有三百斤也有两百斤,他没被我蹬死都是捡便宜了。”

    江寒笑了笑,道:“刚才疏忽了,差点让他得逞。”说完望向楼梯口那,见英子还站在那,正脸色畏惧惊惶的看过来,对她招招手,道:“英子,你过来下。”

    英子伸手紧紧抓住楼梯扶手,似乎这样就能找到主心骨似的,紧张的问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江寒道:“不干什么,只是问你几句话。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只跟邝威有仇,你过来。”

    英子见三人打倒邝威,心里非常害怕,却又不敢不听他们的话,毕竟一个弱女子无论如何不是三个大男人的对手,只能老实听话,便默默的走了过去。

    江寒等她站定后问道;“你一个女孩家,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跟邝威做这么龌龊的勾当?赚这种钱你不觉得肮脏吗?”

    一句话就让英子红了脸,垂下头去,说不出话来。

    江寒又问:“我想知道,你这么干,是你自愿的,还是邝威逼你的?”英子嗫喏半响,垂着脑袋说;“半……半自愿吧。我……我原先是个野模,后来见外围来钱快,就做了外围,做……做我们这行的,本来也是给男人玩,慢慢也就习惯了,再后来跟了威哥做事,感觉做的跟作外围也没什么区别,就这么一直做下来了。我也想过退出……钱赚得差不多了,就想退出,过正常人的生活,不过威哥威胁我,不让我退出,我就……就没退出。”

    江寒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来钱快的“工作”方式,自己纵然有心劝她从良,怕也做不到,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劝她太多,道:“你现在可以退出了,你放心,邝威不会拦着你的,你可以走了,带着你的财物离开这里,回东海,或者去别的地方,去哪里都行。你过正常人的生活也好,继续做你的外围也好,我就不管了,但我想劝你一句的是,不要再跟着邝威这样的人为非作歹了,哪怕你继续做外围,也比跟他一起害人强,至少你做外围不会害人,不会违法犯罪。”

    英子听了这话,臊的耳朵根都红了,犹豫半响,鼓起勇气说道:“我不会再害人了,我……我也不会再做外围,我会做一个正常人,做一个好女孩。”

    江寒嗯了一声,道:“那你可以走了。”

    英子小心翼翼的说道;“我能……能拿几件衣服走吗?”

    江寒道:“当然可以。”

    英子说了声谢谢,转身回了楼上,过了五六分钟,脚步匆匆的走了下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肩上还挎着一个精致的坤包,她瞥了眼趴在地上的邝威,什么也没说,快步向门口走去。

    江寒目光从她身上收回的时候,无意间瞥见孙搏一直目送她离开,心里既好笑又惊奇,这位孙哥盯着她看一次行,看两次也行,可是盯着看起来个没完没了,就有问题了,这是看上她了吗?尽管这个英子确实美艳妖娆,算是难得一见的尤物,孙哥被她吸引也是人之常情,可难道就不考虑下她的人生经历吗?孙哥这是被她美色迷晕了头,还是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

    孙搏直到看不到英子的背影了,才回过头来,却发现江寒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下发虚,老脸一红,讪笑着转移话题道:“老弟,这个老小子怎么处置啊?”

    江寒道:“你跟高鹏在屋里找找有没有绳子胶带什么的,先把他绑了再说,这家伙不太老实。”

    邝威闻声,忍痛叫道:“不要……不要杀我,大哥……大哥们,我求……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把钱都给你们,真的……”

    江寒不为所动,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没一会儿,孙搏与高鹏找了卷尼龙绳回来,两人一起,将邝威捆了个结结实实,不仅是将他手脚捆得死死,还把他双臂双腿从上到下缠绕了几十圈,等全部捆完的时候,邝威倒在地上,几乎变成了一个木乃伊。此时他除非有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本领,否则绝对动弹不得,更不要说逃跑了。

    江寒问道:“不杀你可以,可是你有多少买命钱呢?”说到这有些郁闷,自己什么时候变成敲诈成性见钱眼开的家伙了?不过话说回来,就是眼前这个邝威,害得自己兄弟三人与诗妃担惊受怕多日,更是险些酿出人间惨剧,因此跟他索要一些精神补偿,也是理所应当。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小小惩罚吧。

    邝威结结巴巴的说:“我有……就还剩……剩不到两百万……”江寒撇撇嘴,道:“就这么点?你觉得能买你这条烂命吗?”邝威忙道:“还有……还有的,不过不是钱了,是……是实物。”江寒奇道:“什么实物?”邝威道:“东方之蓝色佳人。”江寒听了个稀里糊涂,问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佳人?女人?”邝威道:“不是,是一颗蓝宝石,一颗锡兰蓝宝石,名字叫做‘东方之蓝色佳人’。”江寒好奇不已,问道:“蓝宝石?你怎么搞到的?骗来的还是抢来的?”邝威摇头道:“不是,是我花钱买的。我的大部分积蓄,都用来买这颗蓝宝石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手头只剩下不到两百万的缘故……”说着将购买这颗蓝宝石的始末讲了出来。

    原来,邝威是个很有经济头脑的人,不只会钓鱼敲诈,也会投资,他在敲诈勒索的同时,也试探着做一些短线理财产品的投资,近些年也赚了不少钱。他被江寒赶出东海,躲到武林市后,一方面在寻找新的大鱼,另一方面也在寻找可投资的产品,有一次,他从广告上看到一则公告,说在市国际会展中心,将举行一场珠宝拍卖会,他看到后很是心动,觉得既可以在拍卖会上结识一些本地富豪,从中找到大鱼,也能寻找到投资的机会,毕竟,近年来,珠宝行市逐年走高,成为继黄金、古董、字画之后又一新的投资领域,若是搞好了,也能获得不菲的收益。于是乎,邝威就带着英子去了那场拍卖会。

    在那场拍卖会开始之前,邝威通过宣传图册与主持人的介绍,接触到了珠宝投资方面的专业知识,认识到了珠宝升值的巨大潜力,很有几分心动,心里考虑着,若是拍卖会上有值得投资的珠宝,那就买下来,等待升值,反正自己手里一不缺钱花,二能随时来钱,也有实力搞珠宝投资,没准啊,若是搞好了,自己以后还能成为珠宝界知名的大咖呢。

    结果,那场拍卖会上出现了一颗名为“东方之蓝色佳人”的蓝宝石,重达五十克拉,被顶级首饰商做成了一条铂金项链吊坠,这个蓝宝石吊坠一经展出,就艳压全场,引得无数赞叹之声,也带起了一股子疯狂抢拍的风潮。从报价时的五百万,一路涨到了七百万。不过到七百万也就到头了,毕竟这颗蓝宝石的重量在那摆着呢,哪怕成色再好,产地再高贵,也受到了重量上的限制,而没有办法拍出更高价。

    其实,争相抢拍这颗蓝宝石的人,也没什么大富豪,都是有点小钱,想搞点珠宝投资的小富人,真正的大富豪,不会看上这么点重量的蓝宝石,而且人家也不会拿珠宝来投资。在这群小富人里,邝威虽然不算最有钱的,但他却属于最敢干的,眼看大家都在疯抢这个蓝宝石吊坠,自以为这个升值空间很大,没准过两年,就能卖到一千万甚至更多了,于是咬了咬牙,把大部分的积蓄全部算上,一口气喊出了七百五十万的高价。他的竞争者们要么觉得这颗蓝宝石不值这个价,要么是囊中羞涩,要么是心存犹豫,没人喊出更高的价格,结果最终让邝威得到了这颗有着一个非常华丽的名字的蓝宝石吊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