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阳光正好,明媚如初

    两个人这一睡到了中午,起床洗漱吃饭,似乎楼兰发生天大的事情都跟他们无关。

    苏小舞穿上了几位老嬷嬷们亲手缝制的衣服,穿上格外的自在。

    下午一点钟,夫妻俩在十几个人的陪同下,一起来到了苏家的坟地。

    坟地周围清扫的十分干净,没有杂草没有脏物,看的出来这里经常有人清扫。

    “这里我们轮流守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没有一日停止过。”

    苏小舞很感动,这种奴仆上下级的关系,如此明朗。

    老妇们纷纷将供物摆好,一百多口人,如此摆好也要十分钟的时间。

    下跪磕头的时候,苏小舞身边响起一阵痛哭之声,她眼眶泛酸,面容不禁潸然泪下。

    乔西律也跟着动容,眼睛红了,跟着诚心诚意的磕头。

    老妇絮絮叨叨的说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告慰苏家人的在天之灵。

    一番诉说之后,十几个人便自动的告退,只剩下了乔西律和苏小舞两个人。

    她这才开口,“我是姣姣,爸,妈,爷爷奶奶,外婆,哥哥姐姐,小侄子侄女,各位苏家的前辈后辈,勿怪姣姣现在才来看你们,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的老公,乔西律,是西贡乔家的人。”

    乔西律重新磕了一个头,说道,“你们放心,我会对她好的,疼爱她,照顾她,永不辜负她。”

    不知道为什么,苏小舞觉得他们能听到,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苏小舞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差点重新跪下。

    挽着他的胳膊,两个人离开。

    “我想回家了。”

    “好。”

    刚刚回来便要走,这里的人自然不舍得,但苏小舞再三的说等孩子大了些便来这里长住,这才算走掉。

    在返回的途中,苏小舞拿着今早的报纸,看着新闻的头条,对旁边漠不关心的男人说,“我都没好好问你,你到底杀了多少人,去那么久。”

    “将所有对你们家动手的都杀了,确认最后没有了才回来,我也没数到底有多少,楼兰这下要大乱了。”他突然肆意一笑,“是不是觉得我也是个狠角色?”

    “如果你是个软蛋,那你坐在乔氏总裁的位置上早下来了。”她实话实说,“我从来都觉得你是个有能力又有胆识的男人。”

    “多谢夸奖,其实,有几张照片我没给你看,真的很赶巧。”他将手机的相册打开,递给她看。

    苏小舞以为是什么,接过来一看脸顿时红了,“你怎么……怎么能拍人家正在……”

    虽然这么说,她却看完了,之后将手机递给他,“怎么好意思拍的?”

    “怎么不好意思,看新闻说龙跃很得金薇薇的器重,看起来是真的,都器重到床上去了。”乔西律两手伸了个懒腰,“许是他也看明白了,男人有权比有钱重要的多吧。”

    苏小舞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管他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我似乎能看到张小花的结局,恐怕已经被龙跃弄死了,只是曾经跟龙跃一起的那两个年轻孩子死的太可惜了,从小被培训特工杀手,一直被当做工具,还未恋爱结婚就没了。”

    “他们死了有什么了不起,当时我的黑衣人还死了三个呢,更何况又不是我的黑衣人去杀他们的,在我看来,死不足惜,他们年轻,我的人就不年轻么。”乔西律说道,“自古以来,杀人总是有杀人的理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你的宿命就是回去给我好好备孕,争取明年再抱一个娃,这样就齐全了。”

    她把玩着他的手指问,“要还是女儿怎么办。”

    “你要愿意可以继续追生,你要是不愿意就俩女儿,我不介意。”

    “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

    “……”

    ***

    方母被抓了,方玉墨的公司一夜之间,所有正在跟贵公司合作的商家即使违约也要终止合作,给了他措手不及。

    焦头烂额的到处去接洽生意,却去一家公司吃一次闭门羹,莫名其妙被所有人这么对待,不是正常事。

    却又找不到源头出在哪里。

    急的他团团转,一连数日整个人从积极找方案求爷爷告奶奶到破罐子破摔,整日烂醉如泥。

    乔贝贝看见他这幅模样,也不再理会他,主动跟其断绝了p友关系,但这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方氏本身就是小公司,再加上他这么搞,一眼就能看得出前景。

    照此以往,不出数日便垮了。

    老婆离婚了,老妈蹲局子去了,找了个p友也告吹了,公司也这般模样了,他的人生已经处于灰暗色彩,曾经意气风发的他已经不复存在,等待他的,只是浑浑噩噩的日子,和说不清的感叹。

    跟他打算这辈子如此混下去的还有乔贝贝,跟他告吹之后,接二连三的换男人,反正不用上班,有钱花,天天吃喝玩乐,乔父乔母即便忧愁也随她去了,也已经做好了养她一辈子的准备。

    ***

    去年八月二十六延绍庭和麦苗一起去万鹤山算命,当时没有说算的如何,延绍庭和麦苗重新去了一趟。

    这次却大门都没进去,半天一个小和尚递过来一张纸条,“这是我师父给你们的。”

    延绍庭接过,只见上面只有几个字:命好,福薄,定成良缘。

    麦苗伸头看去,顿时眉开眼笑。

    “还让我们一年后再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好的结果呢,原来是这个。”延绍庭一把搂住她的腰吗“可以安心了,走,不是还要去见小舞么,走吧。”

    “小舞这二胎都有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胎?”

    “我妈今早给我下死命令了,让我跟我大哥二哥一起结婚!说不然还要举行三次,怪麻烦的,这到底是有多省事啊。”他问她,“你说我们要不要等他们结婚之后再说婚礼的事儿?”

    “你不想结婚你就直说,就好像我多想嫁给你一样。”麦苗甩开他的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想着我们的婚礼要单独举行吗?干什么要跟他们一起举办。”他追上去,“没有不想跟你结婚。”

    “你家三个儿子一起举行婚礼,婚礼肯定很盛大,难道你还觉得委屈,多好啊,很喜庆,你少说违心的话了,你就是不想结婚。”麦苗本来很愉悦的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乔西律不比你牛叉,结婚生子两不误,就你有偶像包袱?我看乔西律的名声比你大多了,延绍庭,我告诉你,爱结不结,别浪费老娘的青春!”

    延绍庭看她怒了,立马说,“麦苗,我真不是那意思啊,我对天发誓,我没有不想跟你结婚,真的,结婚就结婚,不去紫东小区了,咱现在就回去准备,还不行么,小姑奶奶!”

    她这才又怒转喜,“这还差不多,山路太难走了,你背我下去。”

    他当即蹲下,“行,上来。”

    “想起那次林小娜让你抱她上去,我就生气,这是我的专利……”

    ***

    接到麦苗要筹备婚礼不来的电话,苏小舞心情大悦,旁边是婴儿车,里面坐着几个月的乔爱苏,现如今,经过乔西律的不懈努力,肚子里又有了一个。

    1+1原本等于3,现在变了,成4了。

    一切的事情渐渐的恢复成原本的模样,她的心经过千疮百孔的洗礼之后,越来越具有成熟女人的味道,虽然她今年也不过25岁。

    靠在院内的沙发上,苏小舞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子有些合上。

    突然爱苏啊啊啊叫了起来,她睁开眼便见乔西律将爱苏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

    坐在她身旁,动手将孩子下巴湿掉的围衬给换掉,乐死不疲的在逗孩子,每天都是如此。

    “今天我在想孩子出生要叫什么,你说叫什么好。”

    乔西律似乎想都未想便说,“不管男宝女宝,都叫乔惜苏。”

    “……”苏小舞觉得有些不妥,“若是男孩喊这个名字太女性化了。”

    “我喜欢这个名字,若是男孩,他对他爹对他起的这个名字表示抗议可以直接对我讲,反正户口本上我也不会给他改。”

    “要是这样,孩子估计要被你气死了。”

    “无所谓。”乔西律咧嘴一笑,“他长大以后可以这样对待他自己的孩子,我没有意见。”

    苏小舞忍俊不禁,心田上如盛开了花朵一般,有这样一个霸道起来要人命的老公,她后半辈子只能这样度过了。

    也好,她栽在了他手里,他亦然,他们是一对妖孽,只能祸害彼此对方。

    阳光正好,明媚如初。

    ***

    来年三月。

    一则神秘的视频遍及全世界各国最有名的网站。

    是楼兰现任君主的视频,视频经过特殊处理,只有他自己坦诚自己如何指挥灭苏家的陈词,怎么精心策划了当年的灭门惨案,视频引起无数人震惊,虽然他已死,大家却认为他理所应当,没有人认为是乔西律和苏小舞做的,在世人的眼中,乔西律再是一个集团的总裁,也没有能力毫不费力去皇室血洗,这件事就这么翻篇了。

    当月,苏小舞产下一子,取名,乔惜苏。

    ***

    这本书到这里就结束了,原本我计划写很长一篇的,但这篇成绩不理想,加上作者身体抱恙,就这样吧,新书呢,还会开的,等我身体调养好,再写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的故事!开新书我会在微信公共平台和新浪微博说的,敬请关注。

    微信公共平台搜安姿莜,新浪微博昵称安姿莜sharon。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感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