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结婚(2)

    “但你别忘了,如果我当时坚持不让你入我的名下当我女儿,你从小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苏小舞淡然一笑,“既然你要说到这一点,那咱们就好好掰扯掰扯,有你个养父跟没有什么区别,你要知道,在我心里,我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也不愿意有你这样的爹,好吃懒做,吃喝嫖赌,你哪样不干?别自讨没趣了,拿着卖我的那点钱好好过你的余下的人生吧。”

    “我现在没钱了,你给我些钱,我以后不再找你。”苏父憋了半天,终于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苏小舞冷眼看着他,“你就是个无底洞,别说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就算是有关系,我也不会给你钱的。”

    她转身离开。

    “小舞,我其实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

    苏小舞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只要你给我五十万,我就告诉你。”

    “不需要。”她纵然也想知道,但是还不想从他的嘴里知道。

    “只有我知道,我是无意间知道的,一直憋着没说,小舞,我可告诉你,你奶奶已经没了,除非我告诉你,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了。”

    “如果一直不知道的话,那就不知道好了。”她的态度令苏父失望。

    “小舞,即便如此,但是你就要结婚了,给刘芸请柬都不给我,以后你死了见了你奶奶,能说的过去吗?”

    “能说的过去,我见了她,会如实说你的行为,请柬?你觉得我会邀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吗?你不配。”苏小舞不再跟他废话,“吴管家,将门关上,以后他再来,不需要再通知我了。”

    “是。”

    吴明达腾地将大门关上了,苏父来这趟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可想而知。

    他此刻是深深的后悔,如果曾经好好厚待过这个养女,也不至于身份被爆出,她一如既往的把自己当做她的亲生父亲,她当了少奶奶,那自己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而现在呢,一切都泡汤了,成了过眼烟云。

    连带着夫妻感情,也渐渐变得恶劣了起来,回到家,苏母难免又对他一顿冷嘲热讽,说落一顿,他一恼火,俩人大打出手,二岁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

    整个家里充斥着乌烟瘴气。

    ***

    “瞧,那不是乔大美女吗?”庄落落戴着口罩,目光随着朋友的指示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乔贝贝坐在那里买醉,心情看起来十分糟糕。

    “是她。”

    “落落,我们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不要了吧,该回去了。”

    “走吧。”朋友拉着她过去,乔贝贝还未喝醉,看见戴着口罩的庄落落,看了片刻,才看出是她。

    “哟,名媛晚上出来酒吧,可真是大新闻啊。”乔贝贝鼻音加重,“我看这名媛的帽子也是虚的吧?”

    庄落落的朋友笑着说,“乔大小姐,你别说我们家落落了,你还顶着乔家小姐的名号呢,这新闻上呢,你可是常客。”

    乔贝贝一凝,举杯的手一顿,瞥了她几眼,“常客又如何,不常客又如何,你是谁啊,我可不认识你,滚一边儿去。”

    庄落落的朋友脸色变了,庄落落让她别再说话了,而是自己开了口,“心情不好?”

    她一饮而尽,没有回答庄落落的话。

    “看来的确心情不好了,我们也不再这自讨没趣了,走了。”

    她和朋友转身离开。

    到了门口,朋友说,“怪不得这乔贝贝名声这么差,你看她那熊样。”

    “还不是你非要靠近乎。”庄落落陪她走到车门前,“你快回去吧,我也要回了。”

    “行,那我先走了,你也开车小心些。”

    “好。”

    朋友的车离开,她并没有也开车离开,而是重新进了酒吧。

    乔贝贝的身影还在那,他上前重新过去,坐在她身侧,也要了杯酒,低声说,“看新闻,你哥马上要结婚了。”

    “既然都看新闻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乔贝贝侧过脸,“庄小姐,名媛不是晚上七点以后不出门的吗?你怎么还停留在这,不怕坏男人把你给办了?”

    庄落落轻笑,“也除了你能认出我来……”

    “庄小姐……”一声男音突然从他身侧响起,她吓了一跳。

    转过头才发现是延凯。

    顿时不想再看第二遍。

    “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能在,我为什么不能?”庄落落重新举杯将酒喝掉,随后戴上口罩就准备闪人。

    延凯见她又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便跟乔贝贝打招呼,“一个人?”

    “恩。”

    庄落落没走,而是对乔贝贝说,“你自己喝醉了,小心点,他可是个把妹高手,要是把你给绑了可没人救你,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乔贝贝给她一眼神经病的眼神,“你觉得延凯会对我有兴趣?我们见的次数比你吃的盐都多。”

    “好,算我没说。”庄落落心里暗骂了句,朝着门口走去。

    到了大门口,突然一个帽子从后面戴在了她头上,顺便将脸也给蒙住了,身子顿时被抗了起来,朝外走去。

    她大惊,想叫,一个有力的手腕却勒住了她的脖颈,令她发不出声音。

    庄落落从未碰见过这阵仗,吓得不轻,后悔刚才没跟朋友一起走了。

    她使劲挣扎,却无济于事。

    只觉得自己被弄进了一辆车里,紧接着手被反手给绑住了,乱蹬的腿也给绑住了。

    整个人受制于人,无法动弹!

    “你是谁,放开我。”

    “……”

    “你要多少钱,你说。”

    “……”

    延凯开着车,将车停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原本没想对她怎样,但没想到她居然把自己想象成为了玩女人不择手段的绑匪?

    那他就做一次如何。

    一把锋利的小刀将她的裙子给剪开,连带着丝袜一起……

    庄落落怕极了,尖叫连连,最后被自己的内/裤塞住了嘴巴。

    她的衣服被一点一点的用刀子划开,心里的防线也崩塌了,一直抽噎个不停。

    像是在剥鸡蛋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