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他的横行霸道

    苏小舞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乔西律的怀里,剧烈挣扎,想张开嘴呼喊,却被他用胶布封住了嘴。

    龙跃出了门,便见楼梯下一个高大的身影抱着苏小舞,正朝着一旁的车子走去。

    他竟直接从二楼的楼梯口跳了下来,大喊一声,“将人给我放下!”

    乔西律并没有迅速的进车,反而顿住了脚步,和龙跃不过几尺的距离,“她是我的女人。”

    “唔唔唔……”苏小舞双脚乱扑腾。

    龙跃冷眼看着乔西律,“小舞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是不是你的女人,你说的不算。”

    “我要带走她。”乔西律哼道,“奉劝你,我的事情你别染指。”

    “我也要奉劝你,将我老婆放下。”

    “等你有那个实力再来说吧。”他眼睛微敛,怀里的苏小舞一动不动了,龙跃也站在那里如同一塑雕像。

    慢条斯理的上了车,乔西律低头看着苏小舞的脸,道了一声,“倒是挺有能耐,让我亲自跑这么远来接你。”

    车子呼啸离开,龙跃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无影无踪了。

    他眼神露出一丝惊色,望着漆黑的前方怔怔出神。

    “你放开我!”撕掉她嘴上的胶带,苏小舞的第一句便此句。

    “给我安静待着,我告诉你,你再乱动,我回头就将那个叫龙跃的男人给杀了。”他严厉警告,眼神里的凉薄清晰可见。

    “你以为你是什么,乔西律,你凭什么这么为所欲为。”苏小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们已经毫无关系了,你可真是会多管闲事。”

    乔西律一手掐住了她的脖颈,牙缝子里蹦出一句话来,“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说没关系那是那一会儿没关系,我说有关系,那就有关系。”

    苏小舞不挣脱,斜视着他,“我和我老公已经结婚了,我们已经上过床了,你不会喜欢别人用过的女人吧?”

    “啪!”一声脆响,开车的叶硕手一抖,屏住呼吸。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苏小舞的脸被他这一巴掌给招呼的生疼,但她还是继续说道,“乔西律,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是什么,你不过是个出尔反尔食言的卑鄙小人,还有,我怎么水性杨花了,我走的时候,是谁说我们毫无关系,我光明正大有了老公,我是对不起你了,还是背叛你了,你少给我扣屎盆子,还有,别忘了,我们从来都不是正常的男女关系,是你说终结的,你还反而来指责我?停车!”

    没有乔西律的发话,叶硕自然不敢停下来的。

    “不停是吧?”苏小舞伸出手将车窗给摁下,叶硕见状,又将车窗给升上去。

    乔西律阴沉着脸不发一言,叶硕也不说话,苏小舞坐在那里,看着距离龙跃越来越远,突然才发现,自己快乐的日子不过一天。

    太短暂了。

    短暂的令她觉得,好像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此刻才是真的。

    车子到了机场,从车上下来,为了预防她不安分,乔西律只得动用超能力,飞机启动之后才恢复过来。

    苏小舞经过这几次莫名其妙的经历,“你练了邪术吗?”

    乔西律不回答她,她自己哈哈笑了起来,“你可真有意思,乔西律,是不是玩的很嗨,简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抓我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他还是不说话,最后,苏小舞自言自语的说,“我可算是见识了,看来,我活着真的是连自己的自由都不会有了。”

    她侧过身子,看着飞机的窗户,眼睛突然就湿润了,鼻子酸涩了起来,无能为力四个字,她此时此刻,感受的很真切。

    ***

    “龙哥,出什么事儿了?”

    “是啊,龙哥,怎么了?”

    “你到底说句话啊。”

    龙跃开口,“你嫂子被乔西律强行带走了。”

    “什么?!”三个人面面相觑,“他凭什么啊,我们去抢回来。”

    龙跃打住,“他像是会用什么法术之类的,原本我跟你嫂子刚躺下正说呢,下一秒钟你嫂子就被他弄到了楼下,门是谁去开的?”

    “我。”龙一说,“但是我也纳闷,我明明开了门,怎么还在自己床上躺着,就跟梦一样。”

    龙跃点点头,“如此,不可行,如果将你搜子带回来,他找上门来,还是轻易的被带走,所以,如果去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龙哥,你是要脱离组织吗?”

    “龙哥,张姐要是知道了,你会被毒打的。”

    “如果去一个乔西律都找不到的地方,张姐会找到吗?”龙跃琢磨,“这世界上有这样的地方吗?”

    “我看应该会有,世界这么大,天涯海角,谁能那么厉害都能找到啊。”龙三说,“再说了,人太多了,随便在哪儿,都不太容易找到。”

    “如果龙哥你要走,我们跟你一起,我们从小到现在都是为张姐卖命,我们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龙二说到这里,没了声音。

    龙跃却说,“这件事要有一个周全的计划,不能草率,现在都好好的做好眼前的事,毕竟之前江哥是怎么死的,大家都清楚。”

    闻言龙跃说起江哥,三个人一阵寒心彻骨。

    江哥是跟随张姐父亲很多年的人,整整三十年为其卖命,最后因为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想过安稳的日子,却被张姐父亲拒绝,最后江哥十分寒心,认识一个心仪的女子,带着女子去了隐秘的乡下,好景不长便被发现了,两个人都被杀害了,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但他们四个都很清楚,因为杀害江哥和那个女子的时候,他们都在场。

    虽然年纪特别小,但都记忆犹新。

    张姐的父亲许是遭到了报应,没多久突然病逝。

    张姐便接收了父亲留下的摊子。

    直至今日。

    大家都知道,她好的时候对人都很好,但不好的时候能让你恨死她。

    她的凶残像她的父亲,毫不心慈手软,所以,这么多人,一直被她束缚的妥妥帖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